第三卷 格物世间 71. 事如春梦了无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北晨居而不动,果然好手段!然则,此不过以世人观之,无有不动之星辰。”柳致知笑着一指蓝天的南斗,居于地平线附近。六星齐发合为一光,取北斗主死,南斗主生的观点,一团星光照耀,飞坠而下,在柳致知的地界内集成一人,面向北方,两个尺许长的光人对恃着,气势是不分上下。

    “好手段。”聂观涛赞道:“就依你的说法,北斗主死,我看看生死之间哪个最终决定命运。”手一指北斗,七道星光如注,又一个光人形成,气势上立升,立刻压住了柳致知,柳致知见他集七星之力,形成北斗星君,却将两颗暗星给忽略,心中一动。

    “死之道,本是大道中分离出去的一道,正如生之道,两者谁也不能压倒谁,未如天一生水,一是生水,道在缘头。”说完,又一指北空,正是北方七宿,斗、牛、女、虛、危、室、壁,这七宿星光齐放,因星光众多,北斗九星中当然包括那两颗暗星,星光一动,刚才聂观涛形成的北斗星君,立受影响,明灭的几下,差点熄灭。

    聂观涛立刻手一招,口中说到:“相生之道不过生之道,相克之道也是正理。”手一指中天,腾蛇应指而落,星光坠地,曲盘成蛇,正好克制其北方玄武之象,玄武之象立刻暗淡下去,聂观涛的气势复涨。

    “谁说相克才是正理,相生相克,本是五行流转,自然的规率,相生相克,正如生死两面。各执一端,唯其顺逆变化,才是正理。”说完,一指天空,东西七宿光华大着,飞坠下来,此为苍龙,水生木,反克腾蛇。立刻腾蛇的星光暗了下去,柳致知的气势复涨。

    这样你来我往,两人两边的星光明灭不定,倒是拼得个旗鼓相当,聂观涛和柳致知两个相互招摄星光。形成各种形象,一时亭子这边似乎都天空群星所钟,星光灿烂,但奇怪的的是,这边这么热闹,而整座山却似根本看不到这里的变化,任由此处星光灿烂。并没有人倒来,聂观涛知道柳致知施法掩盖了形迹,虽星汉灿烂,但自然为别人所忽略。他对于这一点,心中不由暗暗佩服。

    两人在这里施法,场中星光照耀,能量越积越大。陡然一束星光射入其中,两人都无法局限着星光的范围。柳致知也不能掩盖这里的形迹,整个场地火树银花一样,瞬间的爆发,无数星流向天空中倒流而上,顿时一山通明,在其中,北晨先是一亮,接着破灭,而聂观涛一愣,地面的星流大阵破灭。

    柳致知望着这美丽的大阵,叹了一口气,说:“有人来了,明天见。”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当地,聂观涛望着大阵,若有所思,这到此时,柳致知阵中一颗暗小的星光升起,象一颗淡淡的萤火虫,缓缓地飞升而去。

    看到有人向这边赶来,聂观涛也叹了一口气,一转身,气体如虚空中的星辰一样,明灭不定,等人赶到,这里一切都空荡荡,似乎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只有最后的星雨在倒流入星空。

    阴山宗宗主微微皱了一下眉,他旁边一个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如果有人想对这次大会不利,我们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异常?”

    “不必追查,此等手段恐怕已是金丹手段,我们这次来开会的代表,唯有龙门派的聂观涛有这个能力,他仅仅是在演示,不必管他。”阴山宗宗主说到,他嘴里说着,眼睛却在四下张望,四下有些修行者来此,一见阴山宗在场,想当然以为阴山宗所为。

    第二天,却是一些宗派收了一些弟子,柳致知没有去参观,昨晚的事情,聂观涛并没有说出去,所以没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倒是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昨天晚上,看到了阴山宗的宗主,在星光映照下,很是美丽。

    经过这样的一件事,柳致知去意已定,不准备等到第三日,准备今日就离开,想到此,他决定去和刘阳河说一声,借此,向刘阳河告别,想到此,他直接去找刘阳河,刘阳河这两天可是大忙人,整个人忙得团团转,他见到刘阳河时,他正在忙着为保安时烦心。

    见柳致知来到,他忙放下手中的事,柳致知说:“刘道友,不忙,我今天来是向你告辞的,在山上两天,眼界大开,正好家中有些事,所以不等会议结束,便先告辞了,预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柳道友,今天就走太可惜了,也好,道友家中既然有事,就不挽留你的,祝你一路顺风。”刘阳河事情正多,没有时间与柳致知细谈,柳致知是他邀请的不错,但作为一个朋友,算不上一个知根知底的朋友,既然对方想提前走,那就提前走吧,不过,场面上的话还需说上一说。

    “你忙,我自己认识路,以后有功夫,到申城去找我。”柳致知客套的几句,便下山去了,由于早晨走的早,没有惊动任何人。过了好一会,聂观涛来到这里,问柳致知的去向,刘阳河说他早晨告辞下山去了,聂观涛听后,长叹一声,没有就什么话,上山去了,反而使刘阳河心中奇怪,自己认识的这个柳致知是什么人,怎么使金丹高手问他的下落。

    阴山宗的事本来就不在柳致知心上,他只不过是偶尔一会,也未表明自己的身份,阴山宗的事如春梦了无痕,事过就了,柳致知下山而去,却未使用什么神通,他现在渐渐地明了“慧而不用”这句话了道理,本来法术神通不过是自己正常能力的扩展,对自身来说,与其用神通法术做事,许多时候还不如用自己正常能力做事,当正常能力不足于解决,或者,不能及时解决问题时,倒可以用用神通之类,他不会什么事情都用神通法术,那样下去,有些大材小用,甚至会造成邯郸学步,神通在常人的世界中能少用,就少用。

    他安步当车,不想在路上遇到两人在休息,这两人正是燕山宗的师徒两人,一见这两人,柳致知不禁想起师徒两人在山上了对话,倒也心中有点佩服,毕竟在这个时代,支持自己信念的人已是很少了,虽然他们的坚持没有任何意义。

    “原来是两位道友,看来与在下一样,不想在山上呆了,便独自下山了,柳致知见过两位。”柳致知对他们谈不上什么印象,不过,既然相遇,便打一个招呼,这也是人之常情。

    师徒俩急忙招呼:“道友好,我们师徒二人是原燕山宗的弟子,因燕山宗已不存在,心中悲苦,不忍在山上呆下去,我叫周忠实,别人叫我周老实,这是我弟子卜胜,今天此山一别,我们就成为散修了,道友不要笑话。”

    柳致知叹到:“你们从有派变成无派,的确难过,不过,修行之事,在于自己,不在于别人。”

    周忠实苦笑到:“话是这么说,但这份担子落在谁身上,谁也不觉得好过。多谢道友关心,我们师徒走到这个地步,也能怪阴山宗宗主,人有自己的坚持,怨不得别人,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任何一个门派,在临终时,总有一些人为他还守节。”

    “道友的志向,柳致知不愿说些什么,你自己守节,不能让徒弟跟着你,你一个人足够了。”柳致知说到。

    卜胜摇摇头:“我是自愿的,不关我师傅的事,我不能丢下师傅不管,你不要说了。”他用眼睛看着柳致知,柳致知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追究这个问题,而是转换了一个话题,他不愿纠着这个问题。

    “你们下山是到什么地方?”柳致知问到。

    “燕山宗没有人,我准备带着徒弟走一走名山大川,也许上天会给我们一点启示,也算尽我一点师傅的责任。”周忠实老实地说,柳致知听到之后,把头点了点,说:“也是,等哪天旅游累了,可以去申城找我,现在我们就算告辞吧!”

    “道友一路走好。”周忠实师徒也和柳致知告辞。

    柳致知一路下山而去,他倒不着急,晓行夜宿,花了数日时间走出的燕山山脉,到了京城火车站,买票登车,他并不担心钱了问题,上了高铁,车子几乎无声的启动了,按理很快的就到申城,但柳致知在登车的瞬间,心中一潮,感觉的些不好的事,一皱眉,引起的警觉,往车上有众人脸上一望,心中格登一下,车上不少人眉心发黑。

    他想出调头就走,这列车肯定要出事。要不要救救这帮人,看着满车的有的人印堂发暗,术士不以法术来干预世事,如果干预它,会有什么后果,柳致知心中泛难,不管他,他目前到底不是忘情脱俗,还是先报警,他一念及此,便直接是打打电话费报警,他却忘记了,有什么人能理睬他,这也是强行夺天之机,带来了智慧昏沉。

    他电话一人拿起来,对方一听电话,便脱口而出:“神经病!”便把电话挂了,他一下了醒悟过来,他已能自如控制自己流汗了,但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