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2. 人生难脱世人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冷汗下来,立刻明白,自己这是无意间干涉自然,在那一刻,自己的心被干涉了,然而,何为逆天,何为顺天,在于自己无心,无心之事,虽恶不罚,因为自己内心之处无有印象,柳致知修行到此,对世界早已不按唯物唯心来划分,对他来说,自己的意志对自然的干涉,或者,他们本身就是自然的大道运行,柳致知隐隐感到,大道的根本有无限的可能,却因此在真正的意识里面,可能其根本在于真正的‘无’。

    这当然是柳致知目前所朦胧感觉到,今天只一打电话,先已成见在胸,世人眉间的征兆让他在心理一种成见,他的一语却加深了这个结果,本来,这种存在只是一种几率,他的努力却使这些人几率更向一个固定的结果而坍塌,一定程度上说,这些人的命运已恰定。

    既然已卷入其中,柳致知当然可以脱身而出,不过,他既然已明白其中道理,也是他的这次的考验,他轻轻叹的一口气,便又看了看车厢的人,各人的气运不同,有的黑气罩顶,有的仅仅是一层淡淡的黑气,从面象上来说,黑气透顶之象完全是大凶之相。

    柳致知又起身到其它车厢看看,四五节车厢都有黑气透顶之人,柳致知看了情况,望着窗外,山川飞速后退,终于下定决心,强大的意识瞬间笼罩了整座列车,每个人脸上的黑气刹那间退得干净,整个车厢刹那间欢乐起来,柳致知脸上带着微笑,看着这些快乐的人。

    车子到了申城,他下了车,倒没有留意。他刚下车,车厢内,刹那间好似黑气又浮现出来,不过范围却集中在两节车厢中,这一些,当然柳致知没有看见,他一下车,便打了一辆车,直奔家中。他这一次出去,已尽二个月。

    高铁继续向前开去,在离杭城几十公里外,与另一辆列车相撞,栽倒在高架桥下。两截车厢从空间坠落,更令人想不到的事,铁道部杭城分局的官员还做了一件蠢事,用土将坠毁的车厢给埋了起来,后来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才重新见到天日,此事在整个社会引起强烈的反响。一大批官员为此丢了官。

    柳致知到家中,先给阿梨去了一个电话,他和阿梨有两三个月没有见面,然后再给一些朋友之间通了电话。等一切忙定,他计划着什么时间去一趟苗疆,事情来了,宋琦打来电话。问他坐的是哪一趟车,他有点奇怪。告诉宋琦车号,宋琦在电话中沉默了一会,告诉柳致知,打开电视,看一下新闻。

    柳致知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列车事故,他脑袋嗡的一声,差点走火入魔,电视中画面一片狼籍,柳致知盯着电视画面,原来,他并未消除隐患,只是将时间推后的,他并未阻止事情的发生,事情依旧发生。

    柳致知呆呆地看着电视,脑海中一遍遍回想当时在车上情况,明明一个个死星罩顶的症状已解,怎么会这样呢?自己先示警,却被当作神经病,自己后来亲自作法,仅是推迟了一阶段,他所行并无差错,哪些人难免一死,为什么?

    柳致知在苦思冥想,死死求解一个真相,在电视机面前一站就是一个小时,电视节日早从新闻变成的其他节目,柳致知却视而不见,他纠缠于这个事实,如果这个心结不解来,他或许终身无寸进。柳致知深深感到,他自己陷入一个死结之中,自己却看不到出路,这难道是自己干涉世事的结果?

    他又想出到自己在车上想到的事,冥冥中真的有一个主宰吗?他并不认可,古人在那些冥冥中有天意的想法,在现代看来多么可笑,以为大地有主宰,以为苍天有主宰,好像事实都证明,这些都是一个个无形的幻想,天地无情,然而,今天这件事,却是人为,从根本是看,是人为调度也了问题,好像冥冥中注定了一样,虽然自己为他们化解,却依然没有什么效果,自己了一切作为,仅是将时间还后推辞了一些,并未改变结果。

    柳致知呆立在此处,何嫂进来了,见柳致知站在这里,不禁问到:“少爷,你不坐下看吗?”

    柳致知一下子从思维中暂时解脱过来,随口一个哦,随即想起了什么:“何嫂,你说什么?”

    “我说你看电视为什么不坐下看,站这边多累!”何嫂奇怪的望了柳致知一眼,并没有多问,她这话却似一道闪电让柳致知猛然想开,普通人不懂异术,依然生活,是啊,生活中各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细想,也许现在我不能想开,但随着我一步步的深入,终究可以给也答案,现在自己把自己绕在里面,却是钻了牛角尖,既然想不通,何不放下,生命逝去虽令人心痛,然而,地球依然在转。

    柳致知并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但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一句话,他还是柳致知,不必为这个问题费神,但这个心结还是需要他解开,不然,他没有信心踏上更高的层次。

    他微笑着对何嫂说:“谢谢,我这就坐下来。”何嫂倒是很奇怪,但她不是多嘴的人,不会无由问一些问题。

    何嫂走后,他打个电话给宋琦,他说:“我看到列车事故,我上车时就发现车子上人大多数面带黑气,我报警了,结果得到一个‘神经病’的回复,后来,我在车子上干涉了自然,这种情况消失,我到了申城,下车后,什么事也没有,我以为没有事了,还是没有逃到,我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不要纠缠于你是否救了列车是的人,你已经近了力了,他们是这个命。再说,事情已经发生,根本不是一个人力量所能改变,术法与天争命,很少有成功的,既使成功,实际上根本不能算是成功,成功者付出的代价根本不是一个人所能付出的,虽说成功,事实上还不如失败。”宋琦安慰到。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说:“道理上我知道,但谁能够无动于衷,鲜活的生命就此告别的红尘,虽然我明白,生命只是他的历程,不因为我的干涉而发生的变化,在情感上我却不能接受,想不到有些人因此而离开的人世。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我在心里明白。”

    宋琦一听,心中松了一口气:“如此,我就放心了,好好休息,毕竟二个月,你才回家,休息一阵子,自然就没事了。”

    给宋琦打过了电话,柳致知叹了一口气,将心中念头抛开,格三将那些资料解开了,他在电脑上一页页的翻看,当然原稿是英文的,好在柳致知英语非常好,这是一番对人体功能研究,对人脑中的脑垂体多方面的探索,并对人体进行基因改造,激发人的一些功能,整个采取了量化的过程,相对比较安全,但对被称为上帝的禁区,却依然失败多于成功,而且。这个脑垂体部分要么功能极其强大,就么看不出异常。既然功能比较强大,但往往受试者坚持不住,过后不久,纷纷发疯,最后神秘的死亡,甚至连征兆都没有。

    柳致知翻看着这些资料,这些资料是世界上强大的组织共济会多年研究,集人类的科技精华,其中像东方坐禅,印度教的高僧,佛教以及基督教许多人参与其内,是一个跨学科跨人种的研究报告,对一些现象还是难以解开,个人激发在功能是强大,但低层次的成果倒是真实可用,可惜其使用局限性比较大,对于高层次的成果,死亡率极高。

    用一位印度教的长老所说:“这是神的领域,人要想攀登,唯有自己成为神,以人的智慧,只能白费功夫。”柳致知看动这段话,心中回想起自己这一路走来,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位长老没有就错,也许他也告诉了那么研究者,这是另一层次的智慧,常人不论在体质上,还是在智慧上,都没有做好准备。

    低层次的超常现象,还不需要在这两个方面出现质变,常人之中,有些人能达到,所以低层次的能力并不是难以开发,不过对于以实战要求来看,就显得有些鸡肋了,大多数只能作为一些辅助之用,比如,透视能力可以看穿几厘米厚的遮挡层等功能,这也是极为高级的能力,不过,只能作为一般辅助能力。现代科学在有许多手段能做到,这一般的X光透视,就可以取代这些能力。

    柳致知看到这里,心中暗叹,共济会虽是一帮精英,但其目光依然不能摆脱人的本质,人的意识不发生变化,终究不行,但发生了变化,他们能相如此吗?

    柳致知不知道,也许生物的竞争性会以更高的形式表现出来,但绝不会是简单的变化,柳致知现在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这种变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