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3. 旧情再寻为何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和几个朋友聚在栈春茶楼,严冰没有来,她已快要临盘,赖继学倒是来了,柳致知细细地述说了他在京城一系列经过,众人皆感慨不已,不是为对方自取死路,而是为天道之无情而感慨。

    柳致知这次事却没有细说,宋琦虽知,见柳致知没有详说,知道他心中存在着疑虑,便不在多问,柳致知也知道这一点,向着宋琦点头表示感谢,此事外人所说,不能解决其疑惑,只有通过自己对事物本质的思考,让自己明白那一点,才能解决掉自己的疑问,让自己真正再进一步,明白就是明白,不是别人所能代替的。

    柳致知回到家中,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他也知道,自己所思考不可能是悟,开悟之时,所有思绪都不复存在,好像心内突然间明白,拔云见月,那种感觉是哑子吃蜜,根本说不出来,但思考是这一切的基础,只有那种思考到万般思绪、千种纠缠时,乱成一团,而当此时,再进一步,一下子云开雾散,真理便在眼前。

    柳致知边走边考虑,回到家中,叹了一口气,打开电视,收看新闻,他要看看车祸情况,等了一会,电视上播到那触目惊心的镜头,显然是在重播,又多了一些镜头,柳致知在认真看着,当报到事故责任者时,电视上在含糊其词。

    柳致知知道这案件之事,涉及的官员必然很广,电视上目前还未准确找定责任人,柳致知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当局政府总要抛出一些有重量人物,不然,这次事故没法与普通老百姓交待。柳致知不认为政府在此事上客观公正的办理,毕竟这方面,关涉官员间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

    柳致知一边看着电视上新闻,一边思考为什么会这样,一般人是很容易理解的,这是他们局限在表象,是在人间各种纷扰的表象间一种解释,而柳致知则深得多,他想追求表面之下。众多因果纠缠下的真相,这纷扰的世间万象则是重重干扰,不能排除这一切,所有东西象一团乱麻,头绪都没有。

    柳致知甚至连正常的练功时间都未正常练功。而是不停的思考,众多的思绪都缠在一起,不停在脑海中浮现,这也是他无法正常练功的原因,好在他的功行已到金丹,并没有退转,但正常精进却没有可能。柳致知知道这一点,却没有办法,好在他在之前已然明白此时状态,倒并没有着急。

    就这样过了几天。案件渐渐明朗,由于政府一些部门开始隐瞒一些真相,架不住媒体和公众质疑与呼声,真相渐渐浮现过水面。虽然只是世俗间的原因,一些玩乎职守的官员出现在荧屏上。政府也开始处理这些官员。

    柳致知发现郑鸣文的名字也赫然在其内,他只是匆匆一扫,然而在这个名字却停住了,他清楚记得这个名字,这是尤佳嘉的丈夫的名字,他唯恐看错,又看了二遍,心中升起一种荒谬之感,但他还恐看错,天下之间同名同姓的多的是,难保这不是同名同姓,电视上只是显示其姓名,并未有介绍,他关入电视,拿起电话,准备给尤佳嘉打个电话,却又颓然放下电话,这事却不好开口。

    想了想,他又拿起电话,拨了姜雨的电话,作为尤佳嘉的好友,同时也认识柳致知,她又是申城电视台的记者,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柳致知拨打姜雨的电话,姜雨正和别人通话,他只好等会再拨,拨通了姜雨的电话,柳致知报上名,姜雨叫了起来:“原来是玉器大师,今天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

    “不要开玩笑的,我不过是一名玉雕爱好者,不是什么玉器大师。对了,我刚才从电视上看到列车事故,其中郑鸣文也在事故责任人之中。你知道他的底细吗?”柳致知苦笑着问到。

    “你说的是郑鸣文?我明白了,他是佳嘉的丈夫。你还未忘记佳嘉?佳嘉真是命苦,结婚才一年,本来以为她能幸福一生,郑鸣文还是很爱她,却不料飞来横祸,这次事牵连太大,好在郑鸣文并不是主要责任人,不知能不能免除刑事责任,即使免除刑事责任,恐怕党纪免不了,以后在官场上恐怕没有多大发展。”姜雨在电话中说道。

    “他的生命没有影响?”柳致知松了一口气,他对郑鸣文没有好感,但也谈不上恶感,对于他,因为是尤佳嘉的丈夫,心中总觉得有点疙瘩,但也知道这不怨他,只要他对尤佳嘉好,一切就行了,柳致知初见他的名字出现在荧屏上,心中首先想到是尤佳嘉,毕竟是他的初恋,他平生第一次为情所伤,他不怪尤佳嘉,特别是他斩断与她情缘之后,心中终有一份愧疚,只能祝她幸福,所以见她丈夫的名字出现荧屏之上,心中才有那种紧张之感。

    “没有影响。你怎么关心情敌的生命安全?”姜雨心中带点奇怪,在电话中问到。

    “我希望佳嘉幸福,虽然我对郑鸣文没有好感,他毕竟是佳嘉的丈夫,他出了事,佳嘉不知怎么样了?”柳致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姜雨明白了,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很奇怪,有的人分开之后,对方不幸才觉得高兴;有些人却祝福对方,显然,柳致知属于后者,不论什么原因,姜雨觉得好感动,在电话中好久没有讲话,最后开口说道:“柳致知,我替佳嘉和谢谢你,她没有嫁给你,实在是天意弄人。”

    “我们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佳嘉,事情已成为过去,徒增伤感,我只想问一下,既然没事,那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好了,我挂了。”柳致知说着,掐断的电话。他虽然得知事情的情况,但还是决定去看一下,不过他不准备介入他们的生活之中,只是远远看一眼。

    他走到院子中,太阳已经偏西,他看了一眼,虽脑中盘旋着那个问题,还是为自然的伟大而赞叹,可以说,无声的太阳运行了五十亿年,为生命贡献光和热,但这一切,不过是太阳无意识而为,只是年复一年燃烧着,生命却从中得到其亿分之一或者更少的能量,从而发展出生机勃勃的绚烂多彩的生命界,与之相比,人类社会发展到今日,与之相比,实在太过于渺小。

    柳致知伸手一握,光线向他集中,转眼间,太阳似乎一黑,一道流光溢彩的光芒在他手中生成,令人不可逼视,他手一松,院子中成为光的海洋,似乎太阳浓缩于其间,象通过透镜将阳光聚集在其间,却没有一丝温度上升,在光海之中,连各种阴影都随之消失。

    柳致知这一刻,明白外丹术是如何聚日月精华,于神室之中,他甚至有一种想法,干脆放弃自己的修行,转为修习外丹之术,借助外丹之力,让自己突破,与道合真,免得走金丹之道,此问题不解决,可能终生未得寸进。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就被抛弃,自己走的格物之路,此信心根本不能动摇,一旦动摇,不仅修为止于此,只还是金丹一得永得,如果自己未入金丹,甚至会出现修为倒退的事情,此种想法一旦产生,转修外丹也无际于事。

    身边的光华渐渐散尽,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柳致知明白,自己道心经过了一次劫难,也成功渡过了这次劫难,这次列车之事,柳致知现在明白,只有面对,而不是什么逃避。他转身进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走出门来,伸手叫了一辆出租,再次离开了家,他要去现场看看。

    列车相撞,在杭城处几十里处,经过数天,地方早已弄干净了,唯有桥下了树丛草皮还留有痕迹,见证这一场车祸,其他有痕迹已消除得差不多。高耸的桥墩一根根像一条蜿蜒的龙骨,向远方伸去。

    柳致知在一遍荒草丛中,面对着当日车厢所跌落的地方,虽然车厢早被移走,但其遗留的一种信息能量却没有完全散去,柳致知依然感受着那种种绝望和惨呼,现在是中午时分,太阳直射,但使人感觉到阴风时时刮起,对于柳致知来说,这种感觉反而更真实。

    柳致知慢慢地向前方走去,现在是正午时分,阳气正盛,有些不甘心的残留意识,不甘心自己的毁灭,只不过是一些残存意识,只是一种意识的发泄,根本不知道存在的目的,只能在时间的流逝渐渐消磨殆尽。

    甚至这些意识连来人是什么都不能分辨,只是无意识在阴影中呜咽,普通人根本不能感受到这些呜咽的存在,稍微敏感一些人,可能觉得此处有些寒意,仅此而已,并无真实的感受。

    柳致知看着这些残留的意识,停了下来,准备将之净化,手抬了起来,然而,却又放了下来,这些残存意识,如果在一些养阴之地,可能成为怨灵,但在此处,却成不了气候,只能在时间流逝中逐渐消磨,最后归于自然,柳致知心生恻隐之心,只是叹了一口气,便收手不干。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