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5. 一朝顿悟灵性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陪同人员训斥他们,抬头看向那名陪同人员,口气有些不善:“你是谁?此处是露天之地,瞎咋乎啥?”

    一句话噎得那名陪同人员一愣神,随即暴跳如雷,叫道:“滚开,这个地方是铁路局的地方,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在此,还不滚,不然,将你们抓起来。”

    柳致知和法缘将他望望,柳致知又开口:“脾气不小,你有这个权利吗?”脸一沉:“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居然在此大言不愧,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不思自身问题,还在此乱吠,可想而之,你们铁路上的领导是一群怎样的货色的人。找人来超度,有用吗?不问苍生问鬼神,只怕惹鬼上身。”

    他还想还嘴,柳致知身边的法缘冷哼了一声,对方顿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冒出,不由打了个寒颤,一时张口结舌。柳致知看了身边的法缘一眼,露出一个笑容,这是法缘出手,以气势压制对方,又看了一眼眼前这群人,一个个都被法缘所压制,不由得觉得有些索然,对法缘说:“多谢,我先走了。”

    “我也准备走了,他们以为能超度,就让他们超度,不想看了,对了,你到哪里去?”法缘问到。

    “我有点私事,到杭城看一下,你呢?”柳致知反问到。

    “我嘛,没什么事,不过是云游,刚从杭城来,就不陪你了,世间的事,还是不干涉的好,没有什么事,先告辞了。”说完之后。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又向那名铁路工人一合什。慌得那名工人连忙有样学样。

    法缘扭头就走,脚下看似不快,却运用上了天足通,转眼远去,但在远去的一瞬间,一点灵光却被投入那些躲在阴影中的残存意识体之中,那些意识体立刻狂暴起来,柳致知一笑,也与那名工人告别。不经意间,一缕灵光附于他身上,柳致知不知道他会不会走,这线灵光足以保证他平安,这不过是以防万一。

    柳致知走后。那名陪同人员重新嚣张起来,对工人训斥到:“看什么,还不快走!”

    工人苦笑一声,便拖着身体离开了此处,而此处残存意识体想扑过来,但显然畏惧他身上的灵光,工人自己不知道。便一路离开了此处。

    他一离开,本来此处阳光灿烂,因为这名工人的存在,身上灵光虽淡。那些残存意识体并不敢靠近他身边数丈内,他一走,那些意识体好像吃了什么大补的东西,一个个不惧阳光。呼啸像在场的众人身上扑去,虽然无形无质。并不能感知,但众人还是觉得一股股寒意直逼内心。

    “奇怪,大师,现在中午刚过,怎么感觉到有股凉气逼人。”一位和尚说到。

    “了悟,你凡心未尽,又贪图享乐,身体虚了。”那位领头的和尚说到,过了一会,他也感觉到有些凉意,不由说到:“奇怪,还真有点凉意。”

    做完法事后,这一帮人全都病倒了,身体强壮的有个把星期才好,虚弱的,拖了两三个月才好,当然,法事不过是做给活着的人看的,让人们心理上多些安慰。

    柳致知离开现场,便赶往杭城,他知道尤佳嘉的娘家所在,但并不清楚她婚后在什么地方,不出意外,她应该在他的丈夫那里,柳致知并不知道她丈夫所在,不过她丈夫郑鸣文是铁道部的官员,家中的地址并不保密,柳致知到相应的地方随口和别人一聊,几次下来,将地址搞清楚,便向郑鸣文的别墅赶去。

    到郑鸣文别墅时,太阳已经落山,不过,离天黑尚有一段距离,柳致知并没有直接入内,而是在远远望着别墅,郑鸣文也在家中,他犯了错误,停职在家中,柳致知身在一里外的小公园中,选一个角度,正好能观察到郑鸣文家中,郑鸣文不在楼上,而尤佳嘉却在阳台之上,柳致知一眼看到她手臂之上带着那对红绿相间的镯子,却与一般不同,左右两臂都带着,脸上带着一种平淡的笑意,但难掩眉间一缕淡愁,容颜之间,却因为镯子的锁定,时光似乎在她身上并未流下痕迹。

    柳致知隔得很远,他已经运用上神通,尤佳嘉好似在眼前一样,而尤佳嘉并未觉察到,柳致知只是静静坐在小公园,并没有意思起身到她的身边,也没有离开的感觉,只觉得静静地坐着,身心似乎在这瞬间都忘记了,没有什么天长地久,也没有什么海誓山盟,只是觉得心灵之中一遍纯净,没有功利。

    尤佳嘉习惯性的上阳台,近来由于丈夫出了一些事,好在他只是受到牵连,估计没有什么事,但丢官却是肯定的。尤佳嘉恶意的想到,要是知道这种情况,母亲她们还支持自己嫁给郑鸣文,虽然郑鸣文对她很好,很爱她,她也尝试着爱他,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爱上他,在表面上,夫妻两人相亲相爱,但每当想起心中深藏的他,心中不禁一阵阵刺痛,今生已无缘,来生希望再续前缘。

    今天不知为什么,以往自己在阳台上呆一会,便会下去,今天却分明心中似乎有一种牵挂,尤佳嘉也沉浸于往事之中,用手抚摸着那对红绿相间的镯子,这对镯子也是奇怪,开始并未留意,随着佩带时间增长,尤佳嘉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对镯子越来越纯粹,红绿更加鲜艳,原来有些细小的杂色,都在变淡,玉色在上升,真是奇怪,而且,自己似乎和玉有一种心灵之间的交感,近来越发明显,这是一对什么样玉镯?

    郑鸣文见妻子久在阳台之上,便来喊她:“佳嘉,田妈已将饭准备好了,下来吃饭吧。”

    尤佳嘉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你们先吃,我再坐一会。”

    郑鸣文见此,便上来了:“佳嘉,不要为我担心,我虽丢了官,但关系还在,不行的话,我们从商,不会有事的。”

    柳致知虽在里许处,但他此刻关注着这里,自然听得见,远远的抬头看去,他的目光远胜于常人,甚至可以说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目光落在郑鸣文的脸上,见他脸上有一些晦气,但并不严重,而尤佳嘉的脸上却纤尘不沾,一靠近尤佳嘉,晦气迅速消退,而尤佳嘉的手臂上的镯子缓缓散发的光华,与晚霞一齐,在默默为他驱散着身上的晦气。

    柳致知明白过来,这对镯子的作用不仅是锁住生机,更能驱散晦气之类,如果这镯子郑鸣文能佩带,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柳致知心中一惊,自己所行,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了别人的气运,这些事情反过来对自己也有影响,当然,送出去的镯子柳致知是不可能收回,在这一瞬,柳致知心中的疑惑彻底解来,自己问题出在哪里,自己送去的镯子不知不觉中影响事情地结果,如果不是这对镯子,郑鸣文可能不会如此处于从属状态,此事本是铁路系统众多因素一个爆发,虽未能阻止,但因镯子而发生的较小的偏移。

    在这一刻,柳致知多日来的寻求一朝得到的答案,柳致知呆坐在小公园中,周身气机一下子与周围的一切水乳交融,完全断绝了外缘,他似乎不存在于天地间,大道并不是以什么艰深的道理来诉说这一切,仅以合理的一切来默默影响一切,一切都在大道之内,根本不存在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甚至柳致知依常人的称呼称之为大道,它叫大道么?一切都不过人所起名,道本无名。

    柳致知坐在此处,他很普通,普通的连在公园中人不自觉将他忽略,园中人到此玩耍,却无意识的避开柳致知的所在,好像柳致知是不存在,然而,一个婴儿在母亲的怀中甜甜的睡着,猛然睁开的眼,他才不过一岁不足,眼睛只勾勾的盯着柳致知,柳致知也一抬头,他处于特殊的状态,或者说,他正于一种顿悟的状态之中,所悟到的一切,心中虽然明白,发现用语言却没有办法解释,解释出来却是错的。柳致知发现小婴儿在看他,知道婴儿比之赤子,他们的心灵没有受到污染,自然纯净,不知世事却又直指本心,就望着婴儿微微一笑。那婴儿也格格的笑了起来。

    他母亲感到好奇,婴儿看到了什么东西,能将婴儿逗笑,顺着婴儿的目光望去,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坐在前面的长凳之上,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见少妇望了过来,便抱以一笑,目光移开,望了远方的一眼,少妇没有留意到,柳致知正是看尤佳嘉的所在,她心中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怎么没有留意到此处有人,随即自己有了一个解释,她太关心小孩子了,只一想,又将柳致知抛之脑后,却不知事情从根本上错了。

    柳致知这一顿悟,对于道行来说,却是增长了许多,境界虽没有变,但目前的他,已非之前他,挡在他眼前的迷雾随之散去,从今后,如果有人对之不利,他能捕捉住其微弱的先兆,不再像以前,许多事存在后知后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