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6. 天蚕本是本命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功行进了一步,在这个小公园中静静处于那种状态中,坐了一夜,只到第二日晨光初现,他才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他这一夜,静静坐着,刚晚之时,尚有夜晚的人们在此放松,随着夜色加深,人们渐渐归家,只剩下柳致知一人,悄无声息的坐在那里,不过人们也自然将之忽略,就连蚊虫之类,也自觉避开。

    柳致知从那种状态中摆脱出来,站起身,又望了一眼别墅,别墅之中静悄悄的,他回过头,眼中清亮无比,心头也平静无波,知道这感情从此终结,从此萧郞是路人!初恋虽好,也只有在梦中回味,保持那一股纯真,现实中,一切都很无奈,唯褪去繁华,留下那一缕真情,才是值得回味。

    他头也不回走出小公园,也不去杭城名胜游玩,径直返回的申城,身后的情缘已斩断,该考虑自己的法宝的时候了,他自从进阶金丹,因各式事情缠身,一直未能考虑法宝的问题,作为一个金丹修行者,他使用的还是法器,现在没有俗事在身,可以静下心来,考虑自己的法宝问题,他不想随便炼制一样,传说中法宝威能惊天动地,他现在已明白,法宝之所以比法器高级,其内蕴法则,能与自然一种或数种法则相配合,法器则没有,法器仅发挥物质的特性,在此基础上,如果能勾连法则,法器同样能升级为法宝。

    柳致知回到申城,整理一下储物袋中的东西,形形式式的法器,他倒有不少,从他自炼的灵虚刺到他所缴获的奥丁之刃,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仿制的奥丁之刃升不了神器,也就是东方修行者口中的法宝,因为它内蕴的法则没有,仅是利用它的特性。

    将袋中东西整理好,最重要的是一块陨铁,只是他在俄罗斯所得到的炼材,一颗浮游于太空之中不知多少亿年,最终坠入北极,与大气摩擦。烧毁只剩下中心一点铁芯,其料物性之丰富,世所罕见,大多数修行者反而嫌其物性过于丰富,对它无法下手。致使它反而以不算贵的价格落在柳致知之手。

    柳致知将袋中的东西整理一下,柳致知的材料大多存放在他的道庐之中,身边只是临时存放一些东西,柳致知将东西整理一下,与何嫂说了一声,便离开了申城,他也不乘车。在无人之处,御起天珠莲,淡淡的黑白相间的光华一闪,向苗疆飞去。

    阿梨得到的柳致知的电话。早在山口等待,头上宽松拢了一个发髻,头发盘在头上,一根发簪将头发固定。却是柳致知送给她的银簪,身上却是梅疏影所做的衣衫。更显得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柳致知一见之下,心中火热,一指遁光,落在她的身边。

    “阿梨,让我来看看,几个月不见,你的修行好像见长了?”柳致知细细打量着阿梨,阿梨的气质让他心中一动,便说到。

    “阿哥,你都金丹期了,人家这几个月来,黎青山爷爷传授了一些经验,便将之与自己相结合,偶有所悟,功行长了一些,离结成蛊神不远了,不然跟不上阿哥的脚步。”阿梨柔声说到,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柳致知有点惊喜:“真的?太好了!我的阿梨也要进阶金丹期了,还有多长时间?”

    阿梨娇羞望了他一眼,说:“没那么快,我现在的功行离成就蛊神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我的本命蛊却没有战斗力,是一种上古奇虫,传说中的天蚕,当年石阿婆收我为徒,本想以六翅金蚕为我的本命蛊,却不料金蚕没有培养出,半途夭折,只留下一条灰不溜秋的小虫子,本想重新培育,我却鬼使神差用鲜血点化这条蛊虫。后来,石石阿婆查了不少资料,基本上确定这是一条天蚕,是一个变异品种,战斗力很弱,却又无物不吞,甚至到最后,连空间都会吞吃,而且,它吞吃的物质能吐出一种丝,比原来物质强上五六倍。这种蛊虫很难成长,在上古时代,许多修行者希望养一条,对纯化材料有特效。在上古时代,几乎被捕捉殆尽,想不到我居然能得到一条。”

    阿梨这一番话,让柳致知目瞪口呆,他从未问过阿梨本命蛊是什么,这是阿梨的秘密,一般情况下,作为她最亲的人都不知道,这是炼蛊者自己的秘密,毕竟一旦泄露出去,对本人来说,是一个灾难,所以柳致知从未问过阿梨的本命蛊是什么,虽然阿梨在战斗中也从未用过本命蛊,倒见过她运用其它类型的蛊。

    阿梨见柳致知目瞪口呆,不由笑了起来:“其实,我早就想将我的本命蛊告诉阿哥,不过阿哥可一次也没有问过,我也就没有提,今天告诉阿哥也不晚。”

    “你倒没有必要告诉我,毕竟谁没有自己的秘密。我很高兴,阿梨,我这次来,一是几个月没有见你的,想你了。二是,我准备在道庐中炼法宝,我入金丹已近一年,该炼制一件法宝了。想不到你也摸着金丹期的门槛,真好!”说着伸出手,将阿梨拥入怀中。

    “阿哥,我入蛊神期,恐怕纯靠自己的力量有些力不从心,大概还要借助处力,我无意间炼制的蛊太强了,青山爷爷说,天蚕蛊是一种独特的蛊,虽为我炼成本命蛊,其自身的偏于对万物的吞噬和重组,得降伏其性,使自己能适应它。”阿梨依偎在柳致知怀中说到。

    柳致知沉吟说到:“阿梨,怎样帮你?”

    “目前没有事,到时候我告诉你,实际上很简单,我的本命蛊我知道,到时你神注于它,将之纯化,没有什么特别。”阿梨说到,嫣然一笑。

    柳致知明白了,这是将本命蛊当作一件法物来炼,使之本性更纯,除去其野性,使之和阿梨化为一体,柳致知点头称是。

    两人来到阿梨的家,见过阿梨的娘与黎重山夫妇,柳致知没有急着走,还是在此处呆了二日,陪陪阿梨的娘,与黎重山夫妇说些话,黎重山已明显老迈,虽然各方面都很正常,也不像一般老人显得迟顿,显然,他的生命在一天天靠近生命的终点,虽然,各种物质条件都是很好满足他生命所需,然而,生命终点却悄悄靠近,不过,他并未觉察到这一点,或者已觉察,但却被理智的否定了。

    柳致知说些话,这些话大多数是他所经历,却没有多少神奇,跟他们谈起来妙语如珠,自然不会作为主角,更多时候,是以旁观者的目光,不时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两日后,柳致知决定去道庐一趟,这次柳致知去道庐,黎重山倒没有派人跟踪而去,道庐的事,黎重山早就派警卫查得清楚,虽然无法入内,但那一片区域却已查清,阿梨也知道,但他们根本没有入内,阿梨也就没有管他们,只是随他们去。

    柳致知和阿梨赶到了道庐,秋月珀出来迎接,山猫枫卯也颠颠的跑了出来,柳致知一见枫卯的模样,发出了会心的微笑。秋月珀容光照人,柳致知一眼看出,她已经达到能脱体神游的程度,已然脱体有几十里,看来,只要渡过雷劫,就可以长时间脱离本体,看她神气,还在压制。

    柳致知点头说道:“月珀,你的天劫应该可以渡过了,等我炼制好法宝之后,你便去渡雷劫,一过雷劫,你可以长时间脱离本体,你要不要到山下去转一下?对你这类精灵,入世是大多数精灵的选择。修行成人,历经世事,最后历劫脱出,也是你们修行的道路。”

    “主人,我目前只想呆在山上,报答主人的恩情,还不想下山。”秋月珀说到。

    “傻瓜,我需要你报答吗?你好好修行,便是对我的报答,生灵有了灵智,脱离了浑浑噩噩,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既然如此,不要辜负了当初阴阳师点化,虽然阴阳师点化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来到山中,已有数载,走过了生命的本源受损,还本归源,是该渡劫去世间走走,放心,等我炼制成功,安排你渡劫,至于现代社会中种种证件,我来办理。”柳致知给秋月珀许下诺言。

    又蹲下身,抚摸着枫卯的皮毛,说:“你这个小东西,离化形还有一段距离,你准备怎么办?”

    枫卯叽叽地叫着,好像是说,它也行,它要下山去转转。柳致知笑着说:“你不成,一到山下,很可能遭受不测,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山上。”

    枫卯叽叽叫着,又跑到阿梨的脚边,叽叽急叫着,好像要阿梨给它说情,阿梨看着柳致知,柳致知见过这个情景,笑到:“不行,阿梨与你说情也没有用,精灵修行,不成妖物,难化人形,不得入人世间,这是为你好。”

    秋月珀在旁边开口了:“主人,枫卯它想入人间,干脆和我在一起,作为我的宠物,这样,别人就不会起疑心了。”

    柳致知一想也是,便点头同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