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7. 物性一体物人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安排好的秋月珀和枫卯,柳致知又吩咐一下注意事项,便进入静室,取出那一块陨铁,放于眼前,这是一块半个足球大小的星核,物性丰富,柳致知意念一起,静室中微微光线一扭曲,接着恢复的正常,而这块陨铁奇怪地浮在柳致知的面前。

    慢慢扭转了一个角度,外表开始的软化,内里美丽的蓝白色露了过来,还未等它完全变成蓝白色,其表面劈叭声中,蹿出了许多蓝紫色电光,这是这块陨铁中蕴含的物性之一,在柳致知的意念下,第一种物性激发出来,乱闪的电光看似电光四射,柳致知却知道这是一种记忆,并不是真的内蕴闪电,只不过是在自己心念力的作用下,呈现多彩的电光,柳致知的念力继续深入,他要将此电光规整化,现在散乱的电光此起彼落,没有规则,而要自如控制,必须形成一定的规律性。

    柳致知的意念在细心影射下,渐渐形成一圈圏固定有光影,具现了出来,如水一样的意念力引导着闪电,在劈叭作响中,渐渐形成一种美丽的的花环一样,闪电再也不像开始一样四下乱蹿,而是固定形成一种围绕在陨铁周围美丽的蓝紫色花环,似乎固定不动,再细看下,这些电光围绕固定的轨迹,电流劈叭的作响。

    柳致知暗暗松了一口气,陨铁中所蕴含的闪电精神终于固定下来,电流似乎慢慢在减弱,柳致知渐渐收回自己的意念,电光也在渐渐消退,不一会,电光已完全消失,陨铁从悬浮状态下就要跌落下来。就在此时,柳致知意念陡然加强,奇怪的是,他的意念之中,特别是他现在具现意念之像中,带着火红,而不像刚才电光闪现,使是无色。

    陨铁一刹那间,似乎从远古记忆中醒来,整块陨铁陡然变得通红,仅接着,似乎一颗星星亮起,光谱在急速变化,从通红变成白亮,最后发蓝发紫,好似一颗真正的星星,内蕴巨大的能量,划破长空,闪烁着亿万度的高温,柳致知甚至感到自己被烤得发干,但他知道,这仅是一种假相,陨铁上的高温,仅是一种记忆,根本没有温度,是陨铁在亿万年中,所记忆而已。

    自己的身体却将之当作真的,引起一系列的生理反应,如是常人,很可能承受不住高温,甚至倒毙在当场,柳致知却明白其实质,知道这是由于陨铁的记忆而引起,所以守定本心,不管它多么高的温度,只是当作不存在,好似明月照江。光色渐趋稳定,到最后,一团蓝紫色光静静浮在静室内之中,内外均匀,柔和中却带有霸道,像一团从深空中亘古不变的星辰。

    柳致知忘记了自己,只觉得自己化作一颗星球,带着亘古的记忆,在无尽的夜空中遨游,一颗颗星辰在身边退去,更多的星辰迎面而来,澎湃的力量在身体中激荡,亿万里的空间一瞬而过,柳致知在星空之间遨游,猛然间,一颗巨大的恒星横亘在眼前,在巨大的引力作用下,他感到自己陡然加速,他的心情很平静,没有任何情感,向着这颗恒星飞冲过去。

    巨大的恒星质量面前,空间已明显的扭曲,也许一个人不能感觉到这种情况,但柳致知此时已处于无意识之中,整个人已与星核合为一体,在历经星核的记忆,他的感觉是星核所赋予,他却是清晰感觉到这种空间巨大的变化,这不需要语言,语言一定程度上来讲,仅仅是间接经验,而此刻他所感受的是一种直指心灵的情况,在这种情况,语言显得苍白无力,仅是一种身心全方位的体验,让他近乎本能掌握此刻展现出来的空间的玄妙。

    星核划出一道璀璨的轨迹,另一颗陨石斜斜的撞了过来,星核的轨迹发生了变化,斜斜的飞了出去,以一条漂亮近乎直线从巨大的恒星边缘一掠而过,整个星体有一部分散落熔化,永远埋葬在这颗恒星里,而缩小了一圈的射入广袤无垠的太空之中。

    柳致知继续在太空中遨游,背后的恒星已远去,深遂而宁静的空间中,似乎一切都是静止,恒星在缩小,周围的群星静静地镶嵌在天空,根本不眨眼,却遥不可及,这是一种没有上下,也没有方位,似乎没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事实上,自己每秒都上数十公里,一刻不停在飞奔,因为以遥远的星辰为参照系。

    柳致知都不知道处于这个状态多久,只觉得似乎时间都没有了,周围一切都似乎静止不动,偶然有一颗陨石飞速而来,这才发觉自己是在高速运动,真是没有参照,自己都不觉得时间流逝。

    静室之中,那颗陨铁不知什么时候已移动到柳致知的头顶上,光色稳定,蓝紫光中,静静笼罩在柳致知的全身,柳致知在光中闭着眼睛,神态很安详。而那颗陨铁形状却已变得浑圆,外表的丑陋的外皮早已不见踪影,而代之的是微带蓝色的银白色,却放射着蓝紫的光华,使人不可逼视。

    柳致知却和陨铁合为一体,在陨铁的记忆中遨游太空,历经陨铁的种种经历,这些记忆并不是人们常见的记忆,还是一种在心灵中,物性与种种信息的共同作用的结果,是一种神秘而唯心的东西,却又体现的真实,柳致知忘了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人,只觉一种灵觉,在无限的太空中徜徉。

    头顶的那颗已不算陨铁,在静静的放着光,阿梨自柳致知进入静室,将整座道庐的防卫阵势起动起,外面可谓纤尘不入,她与秋月珀静候着柳致知,透过窗户,她先看到和听到电光劈叭的声响,过了一段时间,电光消散,一团蓝紫色光静静透过窗外,一亮就是几天,整个静室之中没有任何动静,但蓝紫光华却静静的悬浮着,没有一丝声响,静悄悄的。

    到了第七日,光华大盛,紧接着又收敛,蓝紫光华化为纯粹的蓝色,好似万里无云的碧空,一尘不洗,紧接着,光华顿敛,那一颗珠子已落在柳致知手中,柳致知七天来第一次睁开的眼睛,眼中似深遂的太空,似有无数星云在闪过,如走马灯一样,眼光收敛,恢复了正常,柳致知长出了一口气,活动一下,浑身关节发出格巴的声响,然后缓缓的站起身体。

    静室的门开了,阿梨就守在之外,看到了柳致知,立刻问到:“阿哥,法宝炼制的怎么样了?”她的脸上明显带着关心,掩盖不住一丝疲惫之色。

    柳致知心疼的说:“你在外面呆了七天?我不是叫你去休息,炼制法宝时间较长,还没有完工,第一阶段已经结束,它的物性已和谐,我也没有想到,它的物性如此丰富,本来以为三四日就已调和物性,结果花了七日时间。我没事,你倒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阿梨露出如花的笑靥,说:“我没有事,一个修行人,这几日不睡,还是坚持的住,你说完成第一阶段,那第二阶段从什么事候开始,你停下来,会不会影响它的效能?”

    “傻瓜,炼制法宝分为二个阶段,现在我完成第一阶段,可以说,它已是一作上品法器,物性充分发挥出来,第二个阶段本来准备一气呵成,但我发现冷却一样更好,其中物性相互协调一下,本来我准备炼制一柄剑,现在我改了主意,剑只能体现一个方面,决定依其物性,不再决定它的形状,就以它所形成的天然形状为准。”柳致知说到:“倒是你,我强迫你去休息。”

    柳致知说着,将阿梨拥入怀中,强迫她去休息,阿梨没有反抗。柳致知抱着阿梨,阿梨幸福闭着眼睛,让柳致知将她抱着,柳致知走进了卧室,将阿梨放在床上,盖在被子,自己握着阿梨的手,坐在阿梨的身边,看着她酣然入睡。

    柳致知看着阿梨入睡,他这七日并不累,他大部分时间处于静定之中,这种休息本来效率就高于普通的睡眠。他伸手将阿梨脸上的一咎头发拨开,看着阿梨那纯净的脸庞,带着甜甜的微笑,充满了幸福感,此情此景,人生何求。

    秋月珀端着茶,款款的走了进来,柳致知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秋月珀轻手轻脚将茶放下,退了出去。柳致知便在卧室内,静静的陪着阿梨,他与阿梨之间,不知不觉已认识了几年,从最初相识,一直走到今日,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一路走来,感情也不知不觉中更加醇厚,以至于两人之间,一个眼神,都知道彼此的心意。

    柳致知在房间中陪伴着阿梨,同时他感觉到那颗浑圆的球中,各种物性在相互交融,不停的变化。

    时间还没有到,物性还要一段时间交融,他不知道炼成之后,会是什么样,不过,他知道绝不是凡品。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柳致知看着阿梨,同时分出心思联系在那个球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