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8. 宝依天性水蓝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梨一觉睡醒,见柳致知还握着她的手,不觉脸上红晕泛起,手抽了一抽,并没有用劲,也没有抽了出来,脸更红了,眼波似乎要滴下水来,低声说:“阿哥!”柳致知回过神来,微笑着说:“阿梨,你醒了,要不要再躺一会?”

    阿梨“哼”的一声,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接着发现自己的意思表达错了,便挣扎着要起身,柳致知哈哈一笑,把她拉了起来,阿梨这才起身,眼波一转,横了柳致知一眼,将床上被子叠好,问到:“阿哥,你什么时候炼制第二步?”

    “不忙,物性还未达到最佳,大概还要一天左右的时间,我们先说说话。”柳致知时刻感应那块材料内部变化,物性不到最佳,而强行炼制,最终法宝就欠缺些火候,所以柳致知才如此说。

    两人在屋内说着一些闲话,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天又黑了,材料也快到最佳,柳致知起身,说:“材料的物性快到时间了。”将那颗圆球取出,其表面似有似无透着花纹,这种花纹细看却看不清,还在缓慢的变化着,透出一种说不出的神秘,让人觉得它在演练一种神秘。

    柳致知望着阿梨一笑,起身走往静室,到了静室之中,盘坐好,并未用意识催发,只是观照,待物性充分固定,在这瞬间,时机把握的比较重要,虽误差一点,作炼制出来的法宝威能上就有了差别,所以柳致知在这个时机把握上,不敢有丝毫大意。

    意识之中,观照着那块已不能算是陨铁的材料,静静地等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致知感知着材料中的物性变化,在那最后一刻,柳致知的意识勃然迸发,如火山爆发。无穷无尽的意识构成一个意识的世界,柳致知已放弃对材料塑形,本来炼制法宝的人几乎不会放弃这一步,而柳致知却放弃了这一步,他的意志完成构成一个虚幻的世界。在此中。他的意志就是王,他要在其中勾勒着材料中物性所连接的法则,完成法器向法宝的升华。

    那颗圆球刹那间电光闪烁,劈叭声响成了一遍。却不是无规则,而是其外电光如同一朵艳丽的花绽放,稳定而美丽,蓝紫色光华如同在静室中静静的开。柳致知在意识空间中,将电弧从四面八方拉开。整个静室中呈放射性电光布满,这是柳致知的意识具现,法则是无形无质,蕴含在大千世界中,人们却又能感觉到,法则细分,可以包罗万象。

    柳致知在这具象中,将电光破碎,却又把握着雷电的精髓。雷电法则本是一个大的范围,柳致知仅是从自己最熟悉一方面入手,他虽是金丹高手,但并不是真的把握大道,道虽平常。却无所不在。

    蓝紫电光花一下子固定了,流动的电光在刹那间凝固,好像时间停止了,接着蓝紫电光化作符文。妖艳而明亮,悄悄地收缩。在陨铁上与铁核一合,铁核的圆球开始发生变化,似乎长出一些刺,在柔和的电光中,悄然绽放。

    电光消失,整件作品似乎在呼吸,柳致知没有想到这样,但也没有时间细想,刚完成一种物性与相应的法则对应,他得完成其它物性与对应的法则的联系,他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他继续联系着法则,就他所理解的,与物性一一进行关联,物性在这些操纵中,一一与之对应法则相勾连,他这一勾连花了三天三夜,最后一丝物性与法则相连之后,物体凭空消失,但他清晰感受着它的存在。

    再次出现时,一股庞大的威压平空而生,天空中顿时电闪雷鸣,柳致知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怪物,自己炼制出了什么?不过,雷鸣一响,并没有落下来,却又云收雾散,再看看那件东西,却不复球形,而是一个特殊的形状,略呈剑形,上面长满了倒刺,拿在手上,尾部略大,向一端收缩,像一滴拉长的水滴,在上面布满刺,刺却不是乱长,而是沿着水滴的方向,顺势而长,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他意念起,在外人看来,这妖异的东西投入体内,消失不见,他却又一次的发现,好像此物存在另一重空间,随身而带,时时环绕着身体,却与身体相互联系,好像共存于一处,却丝毫感受不到**受到影响,真是一个奇怪的感觉。

    他有过经验,秋鸿剑化虚存在胸中,但那是一种化虚,一种状态的改变,而它却不同,根本没有觉察它是虚体,却又与**共同存在,两者之间似乎玄妙一体,如同阴阳而组成的太极图,二者本生是一体,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柳致知最后的动静立刻让阿梨她们感觉到,由于柳致知没有出静室,她们一时也没有进来。柳致知推开了静室的门,阿梨、秋月珀和枫卯都在,阿梨见柳致知推开了门,问到:“炼制成功了吗?”

    柳致知笑到:“炼制成功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关头,好像有天劫,却又不曾落下来。”柳致知为这件事感到费解,他却不知道,由于他的境界,他无意中炼出的宝物几乎达到灵宝的层次,灵宝者,不仅物性与法则勾连,更是法则外放,时时与自然勾通,本身一物,却能调动天地的威能,不过,自上古以降,鲜有炼制出灵宝,故绝大多数修者并不知道灵宝的存在,仅是以法宝视之。

    他炼宝出现异样,心中困惑,便将这个困惑问了出来,阿梨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想了一回说:“你的法宝是怎么样子,能让我见识一下吗?”

    “当然可以!”柳致知说着,招唤着法宝,一股庞大的威能从身边浮现而出,枫卯浑身的毛乍了起来,柳致知见此说到:“这件法宝初炼成,它的威能我还不能自如控制,大概过一二个月后,就不会这样了。”

    “这件法宝叫什么名字?”阿梨问到。

    “还未起名,这东西我没有规定的形状,模样挺奇特,叫什么好呢?像一个拉长的水滴,又是由陨铁炼成,就叫它水陨星吧。”柳致知沉思了一会,说到。

    阿梨默默念了两句,摇头说:“水陨星中间有个陨字,不太吉祥,此宝虽是陨铁所炼,但质地已是透明,闪烁蓝光,不如叫水蓝星。”

    阿梨这一说,柳致知眼一亮,说:“就叫水蓝星,天一生水,同样金生丽水,材质为陨铁,而其形似水滴,叫水蓝星正好。”

    柳致知将水蓝星又一次收入体内,法宝初成,虽然可以直接运用,但要纯熟控制,还需花上一段时间,柳致知并不着急。

    他将脸转向秋月珀,开口说:“月珀,这些日子来,你在此兢兢业业,我说过,等我法宝炼成,帮你渡过雷劫,你本草本之身,并不喜刀剑,但刀剑本是人类的发明,用之自保。你既然幻形为人,虽不喜刀剑,然不能废除,少用为佳。我在国外,得二物,为外国修行者所用,一是奥丁之刃,其本质上是无坚不催,不过因其是复制品,并不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我明白了这一点,是因为此物未与法则相勾连,不过,此刃作为法器,不失为上品法器;二是一颗珠子,国外修行者有一支,以其为第三只眼,能受意识激发种种妙用,我利用它塑自己有分身,还留有二颗,虽不用你开第三只眼,利用抹额,当为装饰品,倒是不错的法器,你欲渡雷劫,首先得有法器,我先传你这两件法器,你先起进行熟悉,我传你如何操纵法器。”

    柳致知说完,从储物袋中取出奥丁之刃和神眼,递给秋月珀,秋月珀谢过了柳致知,柳致知将两件法器如何使用讲解给她听,秋月珀一点就透,阿梨在一旁微笑看着柳致知将奥丁之刃和神眼传给秋月珀,而枫卯却眼谗看着柳致知将两件法器传给秋月珀。柳致知看到它眼谗的样子,不由一笑,说:“枫卯,你不要眼谗,等你化形时,我也送你两件法器。不过,现在你却用不了,给你只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还是老实一点。”

    枫卯垂头丧气,呆在一旁不吱声,好像受了多大的委曲一样,柳致知不禁感到好笑,没有理会它。倒是让秋月珀回去,今天好好熟悉这两件法器,等待天空的变化。

    近几日,秋月珀在熟悉法器,柳致知也不打扰,法宝炼好,有十来天,阿梨却一直陪在身边,没有回家,柳致知好生过意不去,便和阿梨赶往阿梨的娘家,阿梨的娘虽然每天都能接到女儿的电话,但多少有些挂念,正在挂念间,柳致知和阿梨回来了。

    阿梨的娘很高兴,黎重山夫妇也很高兴,他们知趣没有问柳致知去干什么了,柳致知见他们没有问,便也没有说,倒是对他们说,过一些日子,阿梨会带一个人来见见他们,阿梨的娘倒没有在意,仅仅是应了一声,黎老夫人倒是挺感兴趣,问长问短,柳致知心中一动,一个主意跳上心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