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9. 劫过红尘精灵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本来准备给秋月珀办理身份,本来不是难事,他准备找一个人,最好是从孤儿,准备造一个身份证,还有一条路,就是通过特殊的部门,也很容易弄到身份证。现在见黎老夫人很热心,便心中一动,能不能利用黎老夫人的门路,从官方弄一张身份证。

    阿梨见柳致知提到秋月珀,明白柳致知的意思,便摇着她***臂膀,说:“奶奶,你能不能为月珀弄张身份证?”到现在,阿梨也是很少喊她奶奶,这一声奶奶让黎老夫人心花怒放,说:“好孙女,月珀是谁,我帮她弄张身份证。”

    阿梨略微迟疑一下,望着柳致知,柳致知点点头,阿梨才说:“奶奶,你相信山中有树木的精灵?”

    黎老夫人知道孙女并不是常人,但这个问题好像已超出了底线,有些难已接受,但为了照顾孙女,一愣之下,说到:“我相信,不过怎么有这样的人?”

    柳致知微笑看着黎老夫人,说:“老夫人,世间的事,远超出常人的想像。你们喝的茶就是她的身上开的桂花,过些日子,我将她带下山来,这些日子,等一场雷雨,她好渡劫,不然她离不开本体。”

    黎老夫人将信将疑,黎重山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这种事要让现代一个人相信,本身就比较难。黎老夫人在一旁说:“过些日子,你将她带,办理身份证的事,很容易,我很想看看这个精灵,是否如你们所说,真的那样。”

    柳致知在阿梨家中呆了四天,第五天,天气中阴云四溢,柳致知和阿梨见到这种情景,便向道庐而去,两人来到道庐。秋月珀已做好准备,柳致知点点头,静候雷电起,东南方向大片乌云,中间偶有电光闪烁。柳致知运功于双目。精芒一闪,透视整个云层,见其中蕴酿着一场雷暴,不觉点头。

    秋月珀明显有点怕。看着天空的层云,脸色有些发白。柳致知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安慰她说:“只不过是一场雷劫,放松些,我在这里。不会让天雷伤害你,你也不要恐惧,作为一个修行者,这一道坎是必须渡的,如果你怕,越往后雷劫越猛,最后无有可避,总是要应劫,不如早些渡过。为以后留下充足的时间,一旦走上修行路,就不可能停下来,实际上,就是不踏上修行路。人生百年,死亡也要来临,躲避虽可得逞一时,终不能逃造化。”

    秋月珀望着天空的云层。电光霍霍,口中说道:“主人。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我内心中还是怕,不知为什么,大概是本性吧。”

    柳致知正色道:“草木无知,何来惧,你开了灵智,虽不是你的意志,染了人类的通病,害怕不能解决问题,唯正视它,无畏迈之,前方道路在你自己,虽百死而无憾,这才是一个修者所应有的气慨。实际上,你想一下,你本来无有意识,即使渡劫失败,也不过返本归源,那又有何惧?”

    秋月珀脸色好了一些,柳致知依然看出心中隐有畏惧,但比之前好了许多,柳致知也不再说,只是说到:“你准备一下,可以上迎天劫了。”

    秋月珀应了一声,腾身飞起,她本是精灵,展现的肉身不过是幻像,在这一刻,她反而出奇的平静,一种放下包裹,心中不在想些什么,将从前的畏惧抛之脑后,迎着电光而去。

    柳致知注视着,见她的状态陡然一变,世事抛之脑后,显示出一个修者的决裂,反而更加接近一个真正的修行者,心中感慨,到底是草木之精,在面对一事时,心中反而没有杂念,这是草木精灵的优势,虽进境缓慢,却思想单纯,但一入人间,很难保持,不入红尘,却又很难精进,让她入人间,究竟是对还是错?

    秋月珀腾身而起,只向雷云飞去,电光一闪,一道闪电而下,其亮惊人,与此同时,一道刀光从秋月珀手中闪现,转眼丈长,像另一道电光,迎向下劈的闪电,刹那间电光闪现,两道白芒一交,秋月珀被轰飞了出去,像一朵白色的莲花,在空中绽放,身外刀光外围,无数细碎的电芒游走不定,秋月珀后荡一段距离,停在空中,奥丁之刃在身边游走不定。

    秋月珀眼中平静无波,身外的电光渐渐消逝,她的身体如盛开的的百合花一样,第一重雷劫已过,但她还有能力渡第二重,调息一阵,她忽然向雷积云飞去,她要闯入更深的一层,借雷电来焠练身体。她的身体由极静化为极动,如同一抹白羽,投入乌云之中,柳致知一皱眉,并没有制止,手却举了起来,他知道,秋月珀勉强能渡过第二重,决没有可能渡过第三重。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霆暴发,无数电潮从雷积云中暴发,一道残影从云中被轰出,秋月珀嘴角带血,奥丁之刃和神眼绽放出光华,将她的身体护住,但两件法器的光华已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甚至这一层都是残破不全。

    又一道电光在云中喷薄而出,其粗其亮惊人,向秋月珀劈面而起,秋月珀顿时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一股磅礴的力量从柳致知的手中产生,初生时并不大,然而随着距离的增加,似乎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威能迅速上升,所经的空间都被一种意志所统治,正是柳致知当日在美国所悟出的一指,这一指一出,澎湃的能量肆虐,刚好挡在秋月珀之前,那道电光一到,此指也到,空间之中,如激起千重惊雷,与电光一交,电光柱立刻崩溃,还没有结束,狂暴的能量直冲雷积云,密如战鼓的声中,雷积云顿时破碎,电光如潮,响成一片,向四面而去。

    到此时,这一指才尽,秋月珀闭着眼睛,却没有感到有什么雷电劈在身上,但耳边雷声等响成一片,怎么回事?她睁开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如同黑色山丘一样的雷积云四分五裂,向四下飘散,一朵对她来说,几乎不可能超越雷云,就这样烟消云散。

    她心中明白是柳致知出手了,扭头向柳致知看去,却见到枫卯眼睛睁得老大,呆呆望着柳致知。柳致知刚才随手一指,接着山崩海啸一般的那片云层像雪崩般的散开,柳致知好似轻而易举,没有费什么劲。这一刻,枫卯整个世界观都崩溃了,这种举动还是人吧?倒是旁边的阿梨虽惊讶,并未显露出什么异样,柳致知显露什么超越常理的事,她是相信柳致知,所以不觉得有多大奇怪。

    秋月珀飘落下来,向柳致知表示道谢,柳致知笑着说:“你渡第一重雷劫时,游刃有余,但第二重雷劫却显得比较勉强,但你却毅然而然的渡,这种精神可佳,不过,选择时机却不太好,所以我出手将雷积云打散,免得你受到伤害。”

    “谢谢主人在我危急时出手相助!”秋月珀再次表示感谢:“要不是主人,秋月珀此时已返本归源,不能再侍奉主人了。”

    柳致知一摆手,说:“你客气了,作为修者,我要你渡劫,当然有十成把握。如不能保你平安,事先会和你说明,你自己的伤没有事吗?先去休息一下,调理一下伤势,然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她将帮你弄身份证,虽然身份证不是必须的,但在红尘之中,还是弄一张比较方便。”

    秋月珀说:“我不想离开此处,红尘虽好,但山中清静,我想在此为主人看守道庐,自己也在此清修,不也是一种方法?”

    “红尘中你是要去的,不经历红尘,你的经历将始终不足,不是说你不入红尘,就不能成仙,但很难成仙,虽然红尘之中,艰难很多,但经红尘磨练,好处也多,红尘之中,展现一个生命的精彩,不入红尘可惜了,还是去吧,但一定要坚守本心,红尘之中,诱惑也多,稍不留神,就会坠落,沉溺于红尘种种的恩爱情仇之中,此点你要谨记。”柳致知告诫到。

    “我知道了,是不是在红尘中不能言情?”秋月珀问到。

    “不是,红尘富贵温柔之乡,情之一事,本是生命中的精彩的,但不能沉迷于情,你自己把握,现在言之尚早。”柳致知并没有否定情,当一个精灵什么是情还不知道,直接说之如洪水猛兽,难免会留下畏难的心理。

    在道庐中休息半日,秋月珀也服用了丹药,将渡劫时受的一点伤治愈,见要离开道庐,秋月珀虽然漂洋过海,但她是处于懵懂之中,她真正的有意识,就是在道庐中渡过,她在这一点上,连枫卯都不如,枫卯虽没有离开过大山,但它毕竟是从灵智初开,到后来跟着阿梨,有自己完整的经历。

    秋月珀换了一身衣服,她之前的衣物是幻化出来,现在渡过了雷劫,虽然只是二重,在一般人面前,与常人无异。她一身淡色衣裳,头发用一根头绳扎在脑后,俏丽而不显得轻浮,一个活泼的少女模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