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81. 夜色师徒谁是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离开了巷子,给宋琦打个电话:“宋兄,我发现了那个婴鬼。”

    “什么婴鬼?等等,是我在浙省的道庐所在山上,发现的那处洞穴,婴鬼真的存在?在什么地方?算了,你干脆来我这里,细细说与我,看来,我先去一趟道庐,看看山上那处洞穴。”宋琦有些言语混乱,但意思柳致知基本上明白,看来,婴鬼的存在还是给他不小的冲击。

    柳致知收了手机,想像宋琦的模样,很少看他失态的样子,看来婴鬼给他的冲击不少,柳致知从与他的对话中听出,他虽说了婴鬼,但他内心也不曾相信,但今天事实在他的眼前,他不仅对这个消息还有些不能接近,毕竟都是现代人,虽说是修行者,但怀疑是人类的天性,宋琦也不例外。

    柳致知直接去了宋琦的茶楼,宋琦正在老地方等他,柳致知进来之后,他立刻问到:“你确定那是婴鬼?”

    柳致知点点头,说:“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我的感觉不会欺骗于我,修行到我这个层次,许多事情已不是别人能轻易隐瞒的,而且,对方并不知道我是一个修行者,我也没有与对方照面。”柳致知说着,利用心音妙语,将他遇到的事情源源本本的传送宋琦的内心,心音妙语中宋琦都同亲身经历一般,他再也没有什么理由反对。

    “气息等方面却与山中那个洞穴中一样,应该是同一人,我还是去一趟道庐,看那里是否已废弃。”宋琦沉思了一会说,他基本上确定的山中情况,但还是想求证一次。柳致知知道宋琦没有想出到那个人居然就在申城,也难怪,一个二三千万人口的大都市,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柳致知没有制止宋琦回山中道庐。

    宋琦当即收拾一下,便去了浙省他山中道庐,柳致知没有陪他去,他已确定对方就是山中的婴鬼,究竟什么原因使对方如此做。柳致知并不知情,对方不应该存在人世,但已存在,柳致知不会主劫上门找事,但对方既然进入他的眼界。他也对这对母子产生了兴趣。

    当然,柳致知不会闲到无聊,时刻关注对方,只是一时兴趣,之后数日,他根本没有去那处别墅。申城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城市,在常人眼中就是这样。但在柳致知这些特殊人的眼中,巨大的人口基数下,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严冰刚生生育不久,在家休息。特殊部门并没有去,柳致知这阶段与特殊部门联系的较少,他的境界让他比较安全,特殊部门没事也不会来打扰他。柳致知怀疑特殊部门也不知道这件事。不然,那对母子也不会那么相安无事了。

    过了二日。宋琦回来了,他带回来的消息是那处洞穴已经空了,证明婴鬼的确已出世,他还是去了一趟那处小别墅,远远的观察了一番,证实了柳致知的话,他不想打扰婴鬼,但婴鬼好像发现了他。

    他在电话中告诉柳致知,说到婴鬼好像发现他,柳致知追问一句:“你确定?”

    “我不能确定,但十有**被他发现,不过,他没有追究。”宋琦也不确定地说到。

    柳致知不觉有些沉吟,放下电话,外面已是黄昏,他决定晚上去一趟,虽说宋琦说婴鬼没有,但仅是道听途说,至于什么行事,看具体情况再定。

    天黑之后,华灯初上,柳致知站在附近的大厦顶部,在几百米处,是那处小别墅,这一片老街区,灯光显得黯淡,大楼以下,那一片都是老式的房屋,大片的平房和小楼纵横交错,小巷显得幽深而狭窄,那处小别墅并不显得突兀,周围的房屋很有层次布列其周围,显得很自然。

    那处小别墅与其说别墅,不如说老式的古宅,主要当初修建时,外观上采用的中西结合的花园洋房式,后来,它的院子逐渐缩小,被别的建筑所占用,最后只剩下十几个平方,按其格局,院子远不止这么大。现在夜色降临,古宅之中,只透出一丝昏黄的灯光,是灯泡的光亮,现在大多数人间都采用集能灯,而此屋内却使用白炽灯,使人感觉起来,有一种从旧照片中走出来的感觉,不像现代都市中。

    柳致知刚想有所动作,他站在大厦顶部,掩藏于黑暗之中,这一片区域中,本来灯光不明,却又停下,抬头向另一个方向看去,在另一个方向的一座楼上,有一个黑衣人出现,目光注定那处古宅,眼光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他并没有发现柳致知,只是投神与那处屋内。

    他动了,象一只大鸟一样,像老宅投去,衣衫带起风声引起屋内婴鬼的注意,柳致知感觉到空间一阵波动,一个人影从虚空中出现,伸出手爪,一把向他凌虚抓来,突兀的一击让来人没有想到,急忙格挡,身体急坠而下,同时口中喝到:“是谁?”

    来人身体下坠,落在一户的房屋之上,有些人感到异常,打开了窗户,看看是什么动静,此人一落到房顶,随手一摆,一层薄雾升起,那些打开窗户的人往天上一看,似乎什么也没有看见,有些奇怪,随手关了窗子。

    柳致知见此人顺手布置了结界,将常人的感官的蒙蔽,知道此人不想引起别人注意。婴鬼一现之后,又顺势消失,来人显然没有想到,在此遇到一只婴鬼,他并没有识别出这是一只婴鬼,但也知道这应该是对方养的一样东西,身在房屋之上,凝神戒备。

    此时,房中的女子发现的情况,打开了窗子:“印儿,回来。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从数年前,你与师兄离开了山,我便下山找你们,想不到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你们,妖女,将我师兄叫出来?”来人说到。

    女子身体一摇,淡淡地说:“你师兄死了。”

    “什么?你这个妖女,是不是你害死师兄,说,他是怎么死的?”来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答案,一时乱了方寸。

    女子陡然激动起来:“是你们害死了曾哥,要不是你们,他不会死,我肚中的孩子不会死,我也不会如此惨,人不人,鬼不鬼。”声音凄厉,好像夜半的厉鬼。

    来人明显愣住了,他脑中乱成一团,他虽叫女子为妖女,但他知道师兄很爱她,事实上,不仅是师兄,他在内心深处也爱着这个女子,不过他不承认而已,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但当他听对方如此一说,再看看心爱的女子现在瘦成这样,眼中似鬼火一样,他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不由问道:“白澹然,这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让你看,印儿,出来。”白澹然叫道,印儿,也就是婴鬼陡然出现在白澹然的身边,来人一见印儿,一阵疑惑,他看得出,这个表面上只有四五岁大小的小男孩并不是一个真的小男孩,他看起来好像是人,但却是鬼物,他想不通,猛然,他脸色大变,叫到:“婴鬼!”

    “不错,印儿是婴鬼,我怀他时,曾哥和我本是很幸福,却不料被你们的师傅所追杀,曾哥为了救我,身附重伤,而印儿也被你们的师傅击中我的腹部而夭折,我们一起坠下山涯,等我醒来时,曾哥强撑着一口气,当他听到印儿夭折,眼中流出血泪,我做一个决定,把曾哥和我的血混在一起,建立血冢,曾哥含笑而终。终于将印儿挽留在人世,纵使我们魂飞魄散,也心甘情愿。”白澹然惨笑着说。

    “不可能,师傅不会做这样的事!”来人喃喃的说到,几乎失去了分辨能力,不知道该相信谁,在几百米远的高楼上的柳致知也感叹不已,他倒没有疑惑,虽在黑夜中,对他来说,如同白昼,白澹然是否说慌,他从她的表情以及微弱肌体动作能分辨得出,这个师傅是什么人,居然肯下这种杀手,里面又有什么隐情,柳致知冷静的思索着,他没有动,但抬头向着另一方向望了一眼。

    在另一个方向上,也就是来人刚才来的方向,一个人影静静立在那座高楼上,听着两人讲,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柳致知看他白发飘飘,宽大的衣袍随风摇摆,除柳致知外,谁也没有发现。

    他见师弟陷入痴呆之中,大袖一扬,身似鸿雁,轻盈无比,落到场中:“白澹然,想不到你居然利用婴鬼之法,强留这个孽种在人间,今日我就打发你们下去想见!”

    婴鬼印儿一见,顿时从白澹然身边消失,接着在他的身边出现在,一双手向他抓来。他冷笑了一声,随手一拂,周身绿芒一闪,婴鬼一遇这种光芒,好像天生克制婴鬼,婴鬼发出一声惨叫,身影一幻,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在白澹然的身边。

    “不!”白澹然凄厉的叫着,让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印儿,而师弟却惊讶的叫着:“师父,你怎么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