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82. 世间异类谁人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怎么不能来?孽徒,居然不信师傅我的话,听信妖女胡说,妖女,你杀害我的大徒弟,又勾引我的小徒弟,更兼得灭绝人性,蓄养婴鬼,今天我为大徒弟报仇。”说完之后,亮出一剑,阴风四卷,就要下手。

    师弟喊到:“师傅,不要动手,将事情问清楚再说。”身体拦在白澹然的身前,他几年来一直在寻找白澹然,不想在事情没有清楚前就结束,刚才他听白澹然一说,多少心中有些怀疑,师傅来的太蹊跷,他一直以为师傅在山中修道,想不到师傅跟在他身后。

    “孽徒,你才多大本事,居然也给这个妖女迷得头昏了,让开,不然,师傅连你一起杀。”师傅铁面无私,看来想杀白澹然是杀定了。

    “白云叟,你这个老东西,害死了大徒弟,还要害死小徒弟,我问你,你为什么害我们,我们与你什么仇?”白澹然厉声责问到。

    白云叟并没有回答,而是手上一动,绿芒一闪,小徒弟不由一愣,顿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张口想说话,却发现不能发声。白云叟这才冷笑着说:“你知道是为什么?我这些年来,只收了两个徒弟,没有收其他人,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命格相补,更因为他们水火共济的命格与我的命格相对,本来我传授他们一人主修火性功法,一个主修水性功法,等他们功成之后,控制不住各自特点,再让他们水火相济,成为我的化身,我集两人之功力,一举突破金丹,成就不朽。你这个妖女,无意之中,却破去我辛苦布下局,更兼得居然用婴鬼之法,将我的大徒弟一点真灵完全为这个婴鬼所吸,我怎能不恨你入骨。好在你居然培养婴鬼,很好,我结合百福降研究而成的百福归元,正好用他为主降。真是天助我也。”说到这,他不禁狂笑起来。

    “印儿,你快走!”白澹然低声叫到,让她身后的婴鬼赶快逃命,白云叟听后哈哈一笑。面目狰狞的说:“走?我看你还哪里走?”说完,四面八方如城墙一样,绿色的光华从空间层面的荡出,将整个空间都锁定。白澹然脸色大变,而在一旁小师弟更是眼光中透着绝望,他现在全都明白了,但自身难保。

    白云叟眼看目标就要达成。心中畅快,不禁高兴得笑了起来,满心欢喜,正在这时。一个悠悠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自古修行,自力他力,莫不以自身为念,你这种修行。已非正道,根本不能成功。百褔降自从被创出来,就没有一例成功过,无他,手段太毒!你早已失去人性,修魔尚不配,还想金丹大成,孰不知,就是让你达成目的,你也过不了自己心魔一关,成就金丹,只能是幻想。”

    白云叟正在满心欢愉的笑着,猛然听到这悠悠的声音,一下子笑声嘎然而止,迅速转过身,看见一个青年凌虚而至,便不由分说,手中剑一下子祭起,剑在空中一横,化为一道惨碧的光华,直接斩向柳致知。

    柳致知见白云叟祭起宝剑,阴风四卷,鬼声啾啾,倒是一款邪道的法器,柳致知随手一抬,曲指一弹,手指上戴的那枚戒指应手化作一条绿色光华,他好长时间没有运用这枚戒指了。阴巫环化成一道绿光,色泽偏暗,带着乌青色,一下子将剑光撞开。

    白云叟见宝剑被一道光华撞开看颜色不是正道,手又一指,剑光一个盘旋,重新斩了下来,柳致知刚才不过是随手一击,见对方不依不饶,微微一笑,天地间一片纯蓝,头顶之上,升起一件法宝,天地间一切都被映成蔚蓝色,正是他新近炼制成功的法宝水蓝星,明亮而不可逼视,根本看不清楚是一件什么样的宝物。

    白云叟的宝剑斩不下去,让水蓝星放射出的光华定在空中,白云叟一见情况不对,想将宝剑收回,但哪里驱使得动,知道不妙,手一翻,从身上取出数枚枣大小的东西,随手向柳致知撒了过来,同时,手上诀一扬,枣核轰然爆发,柳致知的水蓝星只是一涨而已,枣核的爆发好像只是一场梦幻一般,烟尘刚刚生成,水蓝星的蔚蓝色如同纯净的海水,稍稍向外一漫,那些烟尘便如被抹去了一样,什么阻碍也没有造成。

    白云叟一见不对路,手中诀一扬,想遁走,柳致知怎能如他的愿,水蓝星陡然蓝光聚拢,幻出一道滟滪的剑光,长达数十丈,只一绕,白云叟身体刚开始模糊,陡然又变得清晰,人分为两截,从空中坠落。

    一道绿芒从尸身上一闪,就要溜走,水蓝星的剑光陡然大盛,刹那间,纯净的蔚蓝色的中出现一道蓝紫色的电光,一声霹雳,正击中在绿芒之上,一声惨嚎,白云叟陡然从绿芒中现身,不过是虚影,在电光中,一闪而至,绿烟袅袅,向四周散去。柳致知没有想到,白云叟居然炼成灵体,**已不是所必须的,**被斩,灵体依然可以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进行夺舍等的活动,柳致知从他的灵体看出,这是一种阴神,而且已不下于四劫,可惜,他遇上的柳致知,拥有水蓝星的柳致知,也只能等待烟消灰灭。

    从白云叟向柳致知进攻起,直到他被斩落,前后不过数息,白云叟实力已达到玉液还丹的程度,但柳致知的实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能想像,特殊是柳致知法宝初成,水蓝星绽放出的威能连柳致知都感到吃惊,简直是随意幻形,有防护和进攻两者之威能,最后幻成的一道剑光,已超越了柳致知的秋鸿剑。

    师弟和白澹然呆呆看着这一切,他们的大脑停机了,在他们想像中,白云叟几乎不可战胜,却转眼成为一具尸体,连阴神都被斩灭。柳致知看了一眼他们俩,手一指,师弟立刻可以活动了,师弟拜谢到:“多谢道友相救,陈固没齿难忘。”

    柳致知摆摆手,看着他,说:“你修行的水行法门,并不全,功成之日,五脉沸腾。实际上,运行之时,偏于阴柔,只要你于阳时,运行火烧身之法,便可避免。”柳致知一眼看出他的积症,出言指点,陈固一听,当下明白,火烧身,实为燃意火,于六阳之时,循经而动,以阳气为火,烧遍经络,本是一种纠偏法门。

    指点过陈固,柳致知转身白澹然,他上下打量了白澹然,白澹然心中打鼓,毕竟她利用婴鬼,强留印儿在人世间,其已违背天理,不知其人将如何处置,她虽死不足为息,但要将印儿从她身边夺走,她哪怕拼死也不能答应,不过,柳致知身手不是白云叟能比拟,白云叟在他手上也没有走出几招,自己更是无还手之力。

    “你用婴鬼之法,强留着生命,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你,婴鬼本不应该存在世间,但事情已发生,你甘冒着魂飞魄散的后果,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再说,我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事实,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柳致知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婴鬼在世间,世人不识,不以为意,但混迹世间,而不是人类,他心中苦闷可想而知,自从我在浙省的山中,见到你以鬼车聚婴阵来炼制阴鬼,便思索怎么处置你,可惜一直找不到方法。无奈之下,只当看不见。今天也是如此,好好教育婴鬼,如果仅是混迹人间,没有什么异动,我当作看不见。”

    说完之后,也不看白澹然,转身就走。陈固喊到:“恩公,你的姓名?”

    “柳致知!”柳致知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余音袅袅,还在周围回荡。

    柳致知回到家中,心中苦笑,申城可真热闹,不愧为东方的魔都,一城之中,什么东西都存在,有些柳致知知道,有些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柳致知也不知道,只要这些与人类相安,柳致知就当作看不见,他不是救世主,只是一个修行者,一定程度上,这些魑魅魍魉也不过是人间的过客,不管他们有多强大,只要他们遵守人间的规矩,不显露自己的真容,人们只会以为人间仅是人间。

    柳致知略作一些调整,便入了静室,他已入金丹,静室之中,意识收摄,立体的聚能阵金字塔立刻活了过来,在以前,柳致知仅是被动的在阵内接受,现在却不同,磅礴的意识驱动阵势,无尽的能量信息都潮水一般向柳致知涌来,柳致知只是无意的举动,申城一些高手不禁抬头向柳致知别墅看来,这是哪一位高手在吞吐灵气,有认识柳致知的,一看方向,知道是柳致知。而不认识柳致知的,看着那道肉眼看不见巨大的通天柱,心中暗暗在心惊,这是哪一位?

    吞吐过程到了第二天四点多钟,才渐渐的弱下去,柳致知缓缓睁开了眼睛,方圆数里之内,生物感到极其安宁,好像精力今天特别足,但并没有躁动的感觉,只是一种心安理得,似乎人生在一刻无比安定满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