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83. 朋友义气走中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生命的安详让柳致知在这一刻隐隐有悟,自己这一刻,好像生命自然安足,直面生命的真谛,以前他以为生命的真谛在于与大道合一,现在隐隐觉得道并不曾离开自己,只是自己未曾认识,他在这一刻,似乎体验到本身的一种境界,一种水乳交融,大道并不神奇,偏偏语言无法描述,自己追求的大道,似乎有些南辕北辙的感觉,可惜,自己仅是一种感觉,一种朦胧中的感觉,似乎什么也没有得到,但生命就是这么奇妙,让人一瞬间与自然合真,却又不能真正的洞彻,使自己依然在黑暗中摸索。

    柳致知静静坐了一回,回味这一种感觉,知道逝去的不可能追回,自己失去这一回顿悟,好像巨象截流,世界的真相就在那一瞬间现于眼前,偏偏又躲进了迷雾中。他放下执心,开始考虑昨天的事,虽然事情已经摆平,但后继的事令人头疼,转念一想,不觉哑然失笑,事情并不是依自己的心愿发展,世间此类的事太多,为善为恶,世间依然在运转,不是个人担心所能改变,自己只需顺势而为,倒不必担心。

    又过一会,起身做早课,心境一切恢复平静,练一会拳,太阳从东方升了起来,便收了手,吃过早饭,便出去了。他到宋琦那里坐了一会,宋琦感到奇怪,今天柳致知来的特别早。柳致知跟宋琦谈了昨晚的事,宋琦这才知道那个婴鬼是怎么回事,不禁苦笑到:“照你这么说,也是一个可怜人,我们遇到的这类人有几起了,有的还有一线希望,有的直接是绝望。也许修者作为特殊的人群,所追求的太过于贪婪。”

    “也许罢,但走上这条路的,有谁能放弃,不同的想法,有不同做法,对于白澹然,我不知道是佩服,还是说她是疯狂。”柳致知说到。

    “你准备什么办?”宋琦问到。

    “老办法。光一座申城,不知背后有多少故事,直接忽略,除非他们给世间造成灾难。我预感到有一件事要发生,却不知什么事。真让人丧脑筋。”柳致知说到。

    正在谈话间,赖继学却敲门走了进来,柳致知抬头说:“赖兄,你不在家陪嫂子,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是有事来这里,今天一早,我去了你家。何嫂说你出去了,我想到宋兄这里碰碰运气,你正好在这里。”赖继学笑到。

    “有什么事不能打电话,还要你用跑一趟?”柳致知好奇问到。

    “这件事恐怕你不能继续享清福的。我本想打电话,又恐别人窃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件事说来也古怪,特殊部门本不管间谍方面的事。国安局一名间谍本来以为失踪,后来发现他活得好好的,但精神失常,按理来说,这不应该,他发现时位于巴勒斯坦。”赖继学说到。

    “是严冰让你来的?”柳致知没有问其他,冒出了这一句。

    赖继学尴尬的笑笑,说:“瞒不过兄弟,不过这件事特殊部门插手了,严冰的意思这个间谍始终在说一句话,伊甸园。这是西方神话中一个地方,严冰说你会感兴味,便让我来找你。”

    说实话,伊甸园三个字,柳致知是提起兴趣,但他有一个疑问,他们怎么知道是指神话中的伊甸园,而不是间谍中的代号,柳致知提出这个疑问。

    “因为这个间谍在之前发现一群冒险者寻找的伊甸园,他进行了跟踪,并将情报递送出来,后来便失去了音讯,等发出时,他已经疯了。”赖继学说道。

    “严冰怎么想到我?”柳致知又问一句。

    “这件事本与严冰无关,她处于产假之期,但她的同事告诉她,好像在之前的情报中,提到一个人,是严冰的父母之仇,她由于生养之后,无法行动,便想到你,如果你出马,事情十有**可以搞定,为了防止其他人知道,所以没有打电话,让我来通知你。她不要求你为她报仇,只要确定身份就行。我也去一趟中东,我们的行终是单独行动,跟国家的无关,兄弟,你得帮帮我。”赖继学使出他的无赖之举,柳致知有些无奈,说:“好吧,我这一阶段反正无事,与你去走一趟,下不为例。”

    “我就知道兄弟就是兄弟,准备一下,两天之后出发,宋兄,弟妹你照顾一下,我之所以要抓住柳老弟,是因为他是金丹高手,在世界上都算是高手,宋兄,这次对不住了,在申城等我们的好消息。”赖继学高兴地说到,

    宋琦无奈摇摇头,对二人说:“小心些,严冰我会让嫂子照料,让嫂子多陪陪她,但你们小心些。”

    ……

    波音飞机落在跑道上,赖继学和柳致知出了机场,这次柳致知学乖了,手机开通了全球漫游,出了机场,上了的士,柳致知用英语说了一声,让司机将他们拉到附近的宾馆,便开始在脑中回忆资料,不知道他们那群探险者有没有找到伊甸园,乔治?塞莫纳,严冰所提及她父母的仇人,严冰的父亲因他而死,而母亲也因此身受重伤,听说这次他在其中,就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伊甸园。

    到了宾馆,赖继学要了两间房,窗外风光不错,棕榈在窗外摇曳,柳致知看一下房间,两间房都不错,里面是卧室,外面的一个会客厅,柳致知没有形象将自己往沙发上一摆,拿起电视机摇控器,打开了电视机,调到新闻频道,可是却是希伯来语,柳致知只能看画面来猜测着内容,又调一下,却是阿拉伯语。

    赖继学说了一声,也回到他的房间中,柳致知神识散出,他在美国的经历使他养成了小心谨慎的习惯,仔细扫描了两遍,他确定房间中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才放下心来,他是旅游者的身份入境,虽然身份很不起眼,但在现代技术面前,只要引起人请注意,别人想查你,你是躲都躲不了的。

    第二天,二个人退了房,叫了一辆的士,驱车向郊外驶去,到了目的地,付了车费,的士绝尘而去,柳致知说:“这是那支冒险队最后出现的地方,之于以后,我们就不知道,间谍失去记忆,发现他时,已经疯了。”

    “这块土地上,在前面不远,有一个洞穴,洞穴内部曲折盘旋,连本地人都不知里面有些什么,也许那里面有些线索,进去看看。”赖继学说。

    “真要进去看看?你是地师,能不能从地表形势,看出一些特征?”柳致知知道洞穴相勾连,一入洞穴之中,简直就是迷宫,好在他们不同于常人,就是这样,也会弄得头昏脑胀。

    “附近地形,虽然有一定变化,但地下的形势,并不能从地表轻易看得出来,还是去见识一番,此处是丘陵地带,好在植被不多,大多数是祼露的地表,依我们的本事,应该没有问题。”赖继学说完,深一脚浅一脚向洞口处走去,柳致知也跟在他身后,远去的一群羊,象洁白的云朵。

    来到了洞口,柳致知试着将神识投入其中,地下山体中幽深洞穴象一个蜘蛛网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有些地方已经塌方,将道路堵了起来,但不远处又分叉,又有分叉合在一起,这个乱,估计一般人进去,很快就会迷路,柳致知长出一口气,收回了神识。赖继学问到:“怎么样,里面复杂不复杂?”

    “里面是一团乱麻。”柳致知苦笑到。

    “那有没有确定一条主干道?我们沿主干道走,估计出了这个洞穴,就不定不在巴勒斯坦,也许跑到以色列。”赖继学开玩笑的说到,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许多巴勒斯坦人,在自家的房子下挖地道,结果以色列警方为此事很恼火,也很头疼。

    “走吧!”柳致知说到,两人身影没入洞口,柳致知在山腹之中,顺着洞穴的方向,发现一条主干道,这条道显然经常的人走,比其它的路好得多,两个人都没有启用手电,在黑暗中,两人一路向前。

    道路弯弯曲曲,方向变换的几次,幸亏是柳致知,在路转的过程中,心中似有一具指南针,没有迷失方向,赖继学就不行了,几个岔道一过,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他苦笑说:“现在我们方向是什么?”

    “向西南,和我们来的方向,大概有三十多度的夹角,洞穴之中,根本分不清方向,不过我事先有所准备,我们走了有二十分钟了,虽然我们没有使用神通,下来不少路了。”柳致知解释到,他还好,没有迷失方向,得益于他开始对洞穴的扫描。

    “不知道这洞穴通往哪里,你说伊甸园会不会在这里面?”赖继学又问到。

    “不会,伊甸园应该与华夏的洞天相似,也许是另一个空间,这里面没有空间存在的痕迹,不会有伊甸园。”柳致知断然否决的伊甸园的在这里可能性。

    “咦,前面有亮光,不知外面是什么地方?”赖继学说着紧跑了几步,来到洞口,伸头一看,一群荷枪实弹的阿拉伯士兵出现在眼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