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85.夜半沙漠谁偷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下来几日内,柳致知和赖继学表现的很安分,对圣战组织的营地不感兴趣,也未见他们有意接近任何人,倒叫人的放心。这样过了几天,柳致知估计对方查探得差不多了,果然,在第四日的夜晚,穆得来找两人,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当日那个修行者劳杰夫?阿里。

    “多谢你们几日来的款待,那支探险队的去向弄清楚了?”柳致知先谢过他们几日来的来的招待,接着问那支探险队的去向,而赖继学则没有开口,他的英语的不行,让一切外交都托付与柳致知。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这几日,我们四下打探,总算不付所托。考虑到你们不熟悉这里地形,我们既然是朋友,朋友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决定的派一支小队来帮助你们,小队人员已选好,今晚就出发。”穆得说到。

    这个消息倒有点出乎柳致知的意料,他以为对方仅提供情报,不想居然提供人力帮助,柳致知表示感谢,赖继学有些不解望着两人,柳致知将这个情报用汉语告诉他,他大喜,柳致知又一次表示感谢,不管对方怀有什么目的,就目前来看,对柳致知二人没有坏处。

    柳致知和赖继学的装束变了,一身白色的阿拉伯长袍,坐在骆驼上,看着一望无垠的沙漠,连绵不住的沙丘,身边同样跟着十个人,修行者劳杰夫?阿里,还有八个士兵,一个军官,都穿着一样的装束,武器除了随身携带外,在驼背上的箱子还有一些相对来说的重武器。表面上看,不过是一支驼队。

    在茫茫沙海中,这支驼队并不大,柳致知在与阿里交谈:“那支探险队数日前经过此处,不知行程有多快?”

    “不用担心,他们路不熟,绕了一个大圈,还且,他们是开车来的。结果车子接二连三的抛锚,没有办法,最后换成了骆驼,又遭遇沙漠中强盗袭击,走得快不了。”阿里说。

    “这倒奇怪。难道他们不懂得沙漠探险骆驼是最保险的吗?”柳致知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犯这个低级错误,有些奇怪。

    “这不是他们犯低级的错误,是他们相信汽车,他们不是探险者,不少人士是异能者,不过他们失去对自然的敬畏,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太相信自己了,才犯下这个错误,等他们发现,急忙改正。已经失去大量时间。这是真主阻止他们,使他们不能有所成功。”阿里说到,这时,远方出现尘头。一行人停下骆驼,望着远处尘头。柳致知不知道发生什么,直觉感到是一支人马。

    阿里皱给了眉头,向一位士兵说了一句阿拉伯语,这个士兵一纵骆驼,迎了上去,其他人立刻将线型队伍收缩成圆形,将多余几匹驼其他东西的骆驼护在中间,柳致知从士兵的动作间,感到来的不仅是一支路过的驼队那么简单。

    柳致知向阿里投去一缕询问的目光,阿里感受到柳致知疑问目光,开口说道:“尘头很大,来的恐怕是一群沙漠中的强盗,不知道我们是否认识,士兵们已准备好,但我们人少,等会,如果不认识,你们就不再管我们,先突围出去,在前方的绿洲会面。”

    柳致知抬头看着渐渐逼近的烟尘,他心中倒没有危机感,他基本上可以肯定来的人应该与阿里他们认识,但他却不好说,回头对赖继学说了几句,赖继学近些天来,英语在不知不觉中有了进步,勉强能听到一些简单的词,见柳致知回头向他看过来,也向柳致知发出了疑问的目光,柳致知用汉语向他解释了一番,他表示已听懂了。

    那处烟尘驰向一处沙丘,却未冲下来,一行数十人,那名士兵也拉着骆驼,柳致知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偶尔听到一二个熟悉的词,这数日来,柳致知并不是白过,他对阿拉伯语,虽还是不懂,但对其中一些常用词,还是留下印象。听到这熟悉的单词,柳致知知道他们应该认识,果然,几十个背着枪的强盗和士兵说了一阵话,一声呼哨,便从沙丘另一面急驰而去,那名士兵也从原路返回。

    柳致知松了一口气,再看其他人,也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那名士兵也到了跟前,和阿里说了事情的经过,阿里笑着对柳致知说:“没有事了。”众人又开始上路,蓝天白云间,茫茫沙海中,一支驼队向远方而去。

    “明天中午前后,我们将到达第一个绿洲。”阿里一边整理着帐蓬,一边对柳致知说到,柳致知看着数顶不算大的帐篷呈环形分布,骆驼在中间,众人已经安顿好,吃着干粮,晚霞已经黯淡。

    柳致知望着周围,暮色已经笼罩四野,天空深遂,周围一片寂静的,要空阔的大地上,沙漠之中,人显得如此渺小。柳致知心灵之中,并不是同外界一样平静,而是隐隐感觉到随夜晚的降临,一种危险也在逼尽,他沉入内心,似乎看到黑夜中,一群人影在影影绰绰的散动,似乎弹雨横飞,他不禁皱起眉头,他知道,自从自己去了一趟浙省,解开自己的心结后,自己对与自身相关的事,有着一份直感。

    “今天晚上最好睡得警醒一些,我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柳致知不好直说,这种事情一般人不相信,就是修行人也不例外。

    阿里听了,一笑:“这里情况下我比你熟,附近没有什么强盗,加上又靠近绿洲,这美丽的夜晚,按我的经验,又没有风暴,放心,没事的。”

    柳致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悄悄告诉赖继学他的感觉,赖继学不像阿里,他知道柳致知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类话,见那群士兵并不当回事,知道他们是外人,只是暗中戒备,进入帐篷,并没有解来衣服,而是和衣而睡,意识之中,时刻注意着动静。

    柳致知也一样,他和衣躺在帐篷中,意识进入一种空明之中,他并不是在练功,而是在监视一切。阿里虽没有将柳致知的话放在心上,但还是加强的戒备,士兵们分为三班,轮流值班,整个营地虽不大,还是戒备森严。

    夜色下,一切静悄悄,这里不是繁华的都市,而是蛮荒之中,除了这一处宿营地,周围没有一丝人为痕迹,一切显得那么安宁。陡然,周围的沙丘上,似乎有东西,又似没有,当值的士兵迷惑抬起头,警惕向四周沙丘上看,见沙丘上没有什么东西,刚舒一口气,咒骂一句,掉转头,刚要进帐篷,身体一僵,显然大喝:“什么人?”

    这是柳致知在作怪,他的意念朦朦胧胧,周围一切如水一样,在他的意识之中,这样过了大半夜,陡然意识中出现的黑影,足有几十人,一个个摄手摄脚,悄悄伏在沙丘之上,透过夜色,向营地观察,当值的士兵似有感觉,向沙丘上观察了一会,见没有什么东西,便又放松警惕,掉转头,此时柳致知用念力直达人心,向士兵传递了一串信息,士兵的感觉朦朦胧胧中似乎看到了沙丘人影晃动,他并不清楚这是柳致知通知他,便一拉枪栓,喝问到。

    他这一声喝问,立刻将帐篷中的人惊醒,沙丘上的人一见,顾不得隐藏形踪,直接冲了下来,同时,枪声大作。柳致知和赖继学同时从地上蹦起,身边传来阿里的叫声:“柳先生、赖先生,你们先走,一直向前方,我们在前面绿洲会面,记住,在唯一的一家清真寺会面。”说着,便牵过两头骆驼,到两人身边。

    柳致知本想用呼风术将众人迷住,以方便自己脱身,见阿里这个样子,心中一动,散去诀印,和赖继学一纵上了骆驼,口中说道:“在绿洲清真寺见!”便一抖缰线,让骆驼放开脚步,一溜烟向前冲了下去,子弹啾啾在耳边通过,柳致知将身边数尺内形成力场,他并不担心子弹。

    他们两人这一突围,立刻引起对方的警戒,数匹骆驼立刻包围了过来,柳致知看着对方从三面围了过来,虽是黑夜,对柳致知来说,影响并不大,为首一人居然不是中东人,明显的是一个白种人,还未到跟前,手中取出一枚十字架,就要十字架上,燃起了圣光,就往柳致知头上罩下来。

    柳致知一见此人,哪有不知道今天晚上来的这群人里面的欧美的异能人士,也不说话,伸手一指,圣光未曾落下来,却见一道剑光一闪,来人陡然一滞,紧接着坠落尘埃,柳致知更不说话,手指连点,他使用的秋鸿剑术,秋鸿剑都未调出体处,只是剑气闪烁,冲过来的七八骑坠于马下,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柳致知强悍如此,刚反应过来,柳致知已经到了近前,一眼看见队伍中一个人,显然是核心,这支队伍主要是阿拉伯人,但其中混有两人是欧美人士,这个白种人正与一个阿拉伯人商量,柳致知一见,当然不会放过他,擒贼擒王,柳致知在距离此人还有十来丈的情况下,一张口,秋鸿剑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