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88. 毒虫阻路河流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沙沙声响起,众人目光随之由远方的金字塔移到眼前,这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前方从石柱一般沙柱的底部爬出数不清的毒蝎,密密麻麻,那一种涌动,让众人有一种要吐的感觉,前方的路已断,全部由这种毒蝎布满,尾针蓝黑色,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大遍,根本不可能渡过去。

    阿里一见这些爬虫,一股无助浮上心头,如论他一人,他也许能通过,但他手下有十个士兵,他们虽然骁勇善战,却不能对付这种毒虫,如果少,也许还能硬闯,但如此之多,他不能让他的士兵冒险,怎么办?

    柳致知一见毒虫,心中一动,知道这是防卫机制,他倒不畏这些毒虫,也很容易通过,毕竟他在未成就金丹之前,曾得过巫蛊降头的传承,对付这些毒虫,只是小菜一碟,他见阿里露出的为难的表情,便笑道:“我来试试。”

    一纵骆驼,从众人中走出,骆驼已有些迟疑,柳致知催骆驼来到近前,口中陡然发出一种怪音,身上绿光闪现,毒蝎陡然出现了骚动,向两边如海浪一样分开,形成一条宽阔的无蝎地带,通向远方。蝎子如同潮水一样分开,让阿里大喜,他没有想到,柳致知有这一手,连忙招呼手下,一纵骆驼,从蝎子分开的道路上,快速通过。

    不一会,众人通过蝎子地带,蝎子居然秋毫无犯,这些士兵再望向柳致知的眼神不同的,看起来这个东方人不显山露水,但一遇到毒蝎,这些蝎子纷纷后退,让开一条的道路。让这些战士眼中充满了敬畏,一个战士,折服他的最好办法是胜过他,而柳致知虽是无心之举,但在这些战士的心中,深深的敬畏已经埋下。

    通过毒蝎群,众人甚至看到有一些白骨,其中的些白骨好像是近期的,不知其中有无探险队的。众人小心地向前走出。走出约半里之路,前方出现一条河流,突兀出现在面前,地势到此,虽不类沙漠。但依然干燥。出现一条河流,出乎众人意料。

    众人在离河岸不远处停了下来,河水轻轻的流淌,好像一切都很平静,柳致知盯着这条河流,陷入沉思,河比较宽。似乎从远方而来。一个士兵催骆驼向前,骆驼踌躇不前,这名士兵很奇怪,刚才经过蝎子群时。骆驼都没有像这样,哪道这河里有什么东西?

    他下了骆驼,走近了河流,河水看来很平静。众人一起注视着他,柳致知甚至神识已经离体。开始扫描这一切,陡然,柳致知脸色一变,喝到当心,情急之下,他是以汉语喊的,那个士兵渐渐靠近水边,水花猛然泛起,巨大的的水花,打破了河流平静,柳致知看见一个巨大的蛇头从水中陡然显现,蹿出了水面,向这名士兵咬来,士兵一刹那展示他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士兵,向旁边一滚。

    柳致知、阿里和赖继学三人几乎同时出手,三道光华一闪而至。而那位士兵滚向一边,那个蛇头落空,众人刚一喘息,不想从旁边蹿出一个蛇头,比起那个蛇头小了一套,一口正咬在滚开的士兵的左手上,此时,三道光华已至,血雨横飞,那个蛇头顿时跌落,巨大的蛇躯落入河中,众人这才发出,这是一头三首蛇,中间一个主首,两边还有二个副首,三人发出的光华正好将它斩首,连带副首一起落在地上,而那名士兵却是命大,咬中他的是副首,本来咬中左手,正要把他往河里拖,却被三人出手,斩落河边。

    那名士兵连滚带爬,逃了回来,旁边士兵急忙给他包扎,总算保住一条小命。柳致知、赖继学和阿里盯着河流,那巨大的蛇身跌落到河里,河水一下子沸腾了,无数生命都向巨蛇身边游去,河水一片血红,转眼间只剩下了骨架。

    柳致知这才真正发现河中不仅的这种怪蛇,还有数不清的鳄鱼,食人鱼,一个个凶猛异常,而且,这些生物,显然是同类相食,那条怪蛇一死,柳致知就发现数条小些的三首蟒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再看看这条河,足有几十米宽,对于柳致知和赖继学可以从空中飞渡,但阿里手下士兵不可能做到,除非柳致知不问他们,而直接飞渡。

    阿里又开始头疼,怎么将这些人渡过去,刚才那个士兵运气好,一旦落水,恐怕就会和那条怪蛇一样,落得个尸骨无存,他将眼睛望向柳致知。柳致知是有方法渡过这条河流,刚要说话,赖继学开口了:“这要河我来吧。”他说的汉语,柳致知一听,心中一动,对阿里说:“我的同伴有办法让你的人渡过河流。”

    阿里将目光移向赖继学,赖继学一笑,下了骆驼,看了看周围的地势,然后祭起七块晶石,口中喝着:“身化灵枢,改天换地!”柳致知顿感周围空间发生变化,重重叠叠,赖继学似乎成为大地的主宰,身边似乎山川群集,那七枚晶石更放奇光,转眼间,大地似乎在震动,河水哗哗的作响,河底在上升,河水向两侧分开,七枚晶石像北斗七星,光华指引着道路,一条宽阔道路自河水中浮现。

    “大家快通过这条路!”柳致知一见,说到。阿里领着十名战士顺利通过河流,柳致知和赖继学也通过的河流,这一手,让阿里觉得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神迹,传说摩西出埃及时,在渡红海时,红海就让出了道路,今日赖继学展示这一手,让阿里和这些战士觉得这就是神迹,虽然他们不是基督徒,他们还是听过那个神话。

    等众人渡过河流,赖继学才将那七枚晶石一收,随着晶石收回,那条从河里浮现出来的路在一瞬间重新沉入河底,两边河水将它重新淹没,一切都恢复原样,河水依然静静流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人发生过,但事实是众人平安的渡过这条河流。

    众人如做梦般的经历了两关,如果说第一道关柳致知御使毒虫,让蝎子让开一条路,还在众人理解范围内,那么,赖继学这一手,却将他拔到一个高度,一个众人不可想象的程度,这是一个人么,阿里手下的士兵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柳致知见赖继学这一手将众人震住,心中不由好笑,对于他来说,断流抬升,并非难事,但要保持长久,则要意志的强化,他以前实现过指定日月,就比赖继学这一手漂亮得多。不过,柳致知不会拆赖继学的台,也好,将阿里他们震住也好,后面行事则更方便。

    众人过了河,正准备往前走,天空的太阳流星般的坠入地平线,转眼一天星斗,变化之迅速,令众人措手不及,柳致知一愣之下,随即明白过来,外面天已黑,不知当初的主人是怎么想的。见天已黑,阿里下令就地扎营,众人宿营,士兵们布置好警戒,四周静悄悄的,但众人都未曾放松警惕,在一个明显不是正常的空间,而且经历了两次生死考验,想放松警惕都不现实的。

    营地很安静,士兵分为两组,一组上半夜,一组下半夜,他们也知道这里形势不容乐观。柳致知进入营帐,侧耳听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声音,他不放心周围环境,便散出神识,很静,似乎很安静,但并不是没有生物,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常。

    柳致知躺在营帐中,并没有脱衣服,他感觉到夜里会发生一些事,这里毕竟不是外面,谁知道会有什么时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致知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他的大脑一半处于休息,一半在时刻注意外部的变化。到了下半夜,值班的士兵已经轮换结束,柳致知感觉到微弱的沙沙声,柳致知一下子醒了过来,黑夜中,数不清的甲虫出现,开始柳致知没有留意,以为它们是一种是空壳,因为它们在沙子中一动不动,更关键的是,它们没有一丝生命力,柳致知当然以为它们是虫子的残蜕,所以并未留意,现在却苏醒过来,生命力一下暴涨,令柳致知心中一凛,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还未发出警告,值班的士兵已然发现不对,一边大声的吆喝,一边开火,清脆的枪声在夜里特别刺耳。众人一下子全醒了,纷纷蹿出的帐篷,在星光下,如黑潮一样,数不清的甲壳虫向这边涌来。

    柳致知身上绿光一闪,口中发出怪异的啸声,虫潮明显一顿,但柳致知发现,他的御虫术居然失效了,虽然虫子速度一下子变慢,不过并未听从柳致知的啸声指挥,让开了道路,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柳致知也知道看书的御虫术失灵了。

    他啸声一停,对阿里说:“我的御虫术不能指挥这群甲虫,有古怪,用防身术,看能不能挡住。”又对赖继学用汉语说了一遍,接着便转为金光法,一派金光转眼间护住众人,赖继学也祭起晶石,各放奇光,在金光术之处又罩上一层。

    阿里一见,也口诵咒语,身体如同太阳一样,也护住众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