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91. 依稀梦中真假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喊了起来,这个名字正是柳致知和赖继学此行的目标,他这一激动,身外光焰一阵黯淡,似乎要熄灭,在思想的剧烈波动下,那个苏摩托的思想瞬间失色,他所信仰的一切,顿时产生严重的偏差,令他的接受的人的传承顿时进行不下去。

    事实上,他们这次来,是由于七人得到七件传承的之物,他们并不知道,开始以为只是七件中东传承下来的佩件,渐渐他们发现这七件东西,好像是中东一处神秘地方的钥匙,这些年来,他们渐渐走到一起,也招集一帮异能者,他们以为这钥匙是伊甸园的钥匙,便来到这个地方,他们不是探险者,又自恃异能,吃了不少苦,好在他们身有佩件,有惊无险的走到这里,但手下就没有这么幸运,四十几人的队伍,只剩下二十几人。

    到了这座金字塔,一进神殿,他们发现身上的佩件各放奇光,与七座相合,七人才走向座位,陷入昏迷之中,而手下那帮人,各是东倒西歪,昏迷过去。他们在昏迷之中,接受传承,一旦苏醒,意识之中不觉以祭司之名为自己的名,传播他们的神的教义。

    结果,柳致知这一声问,将他的心中记忆全部翻转出来,他是受西方文明影响,本来,这些影响被表象压制,然后,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改变他的思想,使之成为一位合格的祭司。但现在经柳致知这一搅和,乔治?塞莫纳这个名字一下子被唤醒,所有生活的一切,跟乱麻一样,涌上心头。

    这一切,使乔治?塞莫纳内心升起一种愤怒。他迷惘,他彻底迷失了,不知道自己是谁,有一种从神坛跌落,也有一种似乎受到欺骗,他猛然站了起来,身上本来光焰已经黯淡,猛然间,身上黑气升起。一股红黑相间的光焰绽放。

    “我要杀了你们,杀光这一切!”他狂吼着,一伸手,光焰之中,一条狂野的西方龙陡然出现。双目彻红,咆哮着冲向柳致知。

    这是他内心的体验,在本来在西方的早期,龙偏向中性,但到现代之后,更多是偏向邪恶,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潜意识中化形,在发泄他的怒火。

    柳致知见一条西方龙出现,喷吐着龙息,双翼张开。不过体表还有些模糊,直向他扑来,他冷冷的一笑,水蓝星动了。化为剑光,令人不可逼视。整个一片蔚蓝,大殿之中,蓝光一闪,打断其他六人的传承,六人不禁张开眼睛。他们看到是,一条巨大的红黑色龙在蔚蓝色中,灰飞烟灭。

    乔治?塞莫纳一声怒吼,心中舒坦的一些,见自己幻化出的飞龙在蓝色中消失,不由手往身上一摸,一道剑光从身边升起,这是他一直使用的细剑,整体剑身由秘银构成,算是一件奇迹之器,剑一出,迎上水蓝星,只听见一声轻响,剑光陡然消散,这柄细剑已分为二半,跌落在地。

    在现实和梦幻间的徘徊,乔治?塞莫纳还未能完全清醒,但这种状态更可怕,他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见他的细剑断落,他脸上露出一丝迷惑,柳致知知道他还是没有从苏摩托的影子下挣脱,思想在两者之间徘徊,便不在理会,一指水蓝星,水蓝星光华一闪,似梦幻一样的温柔,想将他吞没。

    他要趁那六人还未清醒过来,将他斩落。乔治?塞莫纳在这一刻,似乎真的神灵附体,水蓝星蓝光一闪,他的身影好像火焰一样,在原地消失,水蓝星蓝光一过,那把巨大的椅子似乎没受什么影响,赖继学正觉得奇怪,柳致知水蓝星早就收到身边,悬浮于头顶,直接一遍模糊,仅显示出蓝色的一个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形状。

    六人张开了眼睛,但眼中一遍冷漠,似乎对这一切不关心,事实上,他们根本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传承被打断,在这一刻,他们好像当了机的电脑一样,眼中满是不解,这些人是谁?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柳致知水蓝星又动了,一线光线的聚成,向左前方细细的直射过去,同时,乔治?塞莫纳也在火焰中现身,手中多了一柄投枪,火焰缠绕,已然出手,直射柳致知,而柳致知水蓝星的蓝光已到,细细的蓝光迎着标枪,撞到了一齐,顿时,无声的冲击波象水波一样,没有一丝声响,象无声电影一样,标枪被弹了回去,乔治?塞莫纳一伸手,标枪入手,而无声波纹象四周的扩散,扫过那处高大的椅子,椅子陡然分为两截,切口之光滑,原来,水蓝星一击,已将它分为两截,不过由于太快,众人并没有看出来。

    无声波纹依旧向四下扩散,六个椅子上的人身外光焰向后飘去,地上的十几人陡然发出呻吟之声,还未结束,波纹终于碰上柳致知体外蓝色,蓝色不为所动,好像并没有波纹。终于,一个巨响传了出来,原来,不是没有声音,而是声波跟不上能量的反应,所以滞后了。

    地上十几人从昏迷中醒来,这首一个学者模样的人,一声呻吟,睁开迷惘的眼睛,眼前这一幕让他的大脑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乔治?塞莫纳等七人怎么一身光焰,还有那两个东方人是怎么回事,特别是那个头顶蓝色的东西的人,周围怎么是一片蓝色,发生了什么,这一切是不是在梦中?

    不说他心中疑问,乔治?塞莫纳心中惊讶,这个东方人是怎么回事,他脑中虽不清醒,但战斗意识反而更强,他的实力已经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感觉到,自从他从昏迷中醒来,他感觉许多战斗技巧,同样,体内的能量渊深似海,比之前何止十倍,但对方却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让他十分惊讶。

    柳致知也是一愣,对方的实力却不弱于金丹,难道这个传承如此利害,能将人提升到如此境界,他不及细想,手一指水蓝星,蓝光一盛,水蓝星顿时发出一道霹雳,蓝紫色光华一闪,令人不可逼视,空间无数的电流似百川入海,浩浩荡荡向乔治?塞莫纳汇去。

    乔治?塞莫纳双手向天,口中发出一种赞歌,却是古波斯语,天空之中,无数明黄色的光华顿时成柱,在神殿外,一道光柱从空而降,如火如焰,刹那间,乔治?塞莫纳感觉自己似乎与真神一体,油然而生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

    两方碰在一起,大殿之中,顿时一切都乱了套,众人只感觉到如颠簸的船上,巨大的神殿像风雨中小船,那位学者刚起身,立刻立足不稳,又跌倒在地,口中大喊:“不要破坏文物!”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纯粹的考古人员,在这个时候,首先想到是不要破坏这处古迹,但战斗中两人根本没有这个意识,也许在平时,柳致知会有这个意识,一进入这种状态,一切杂念都排了过去,他的叫声根本不会起作用。

    大殿之中,先是一暗,接着又是一亮,好像一场地震一样,柳致知稳稳站在原地,巨大的能量爆发中,霹雳滚滚,一到柳致知的身边,自然消失,而乔治?塞莫纳则不好受,巨大的光柱刹那间波动不已,接着崩散开来,他一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踉跄着退后了十几步,用手中标枪向后面地上一戳,才止住了身体。

    这一击,柳致知占优,不仅他的功力比乔治?塞莫纳更精纯,他的力量纯粹是自己修成,不像乔治?塞莫纳是数十代苏摩托的精华灌输而得,并非完全中他自己,不能如意运用,还有一点,是柳致知运用了法宝,而乔治?塞莫纳却以法术相拼,在这个方面他也吃亏不少。

    乔治?塞莫纳后退十几步,这股能量让大殿出现了裂纹,巨大的能量冲击,让刚刚苏醒过来的十几个人又一次昏迷过去,却让旁边椅子上的六人清醒过来,巨大如火柱一样的光焰让六人眼中一亮,他们朦胧的记忆一下子定格在那巨大的火柱上,他们记起来了,他们好像是神的祭司,是这处神国的守卫者。

    六人一起站起身:“苏摩托,我们与你同在!异教徒,你敢侵入神国内,下地狱去吧!”发音却是英语。

    光焰一收,六个人手中亮起了光球,接着光球喷薄而出,六道光柱向柳致知罩了过来。水蓝星一闪,分化六道蓝光,迎了上来。

    与此同时,赖继学出手了,他一出手,只觉山峦重叠,空间距离一下子拉大,似乎隔了千山万水。

    六道光华顿时放缓,但所过之处,似乎天崩地摧,山峦消失,此时,水蓝星六道纯蓝色的光华接住六道光柱,令人眼光大失的是,居然没有大的动静,两边的光华就此消失,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也没有什么冲击波,就在六人一愣神之时。柳致知和赖继学反击到了,赖继学脸上露出冷笑,六人感觉中,一座无形的大山在头顶生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