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95. 事起血影刀光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回到申城,却是骄阳似火,时间悄悄进入七月,柳致知悠闲自在,他的父母却紧张忙着他的婚事,柳致知的婚事还有半年,柳致知没有紧张,父母却比柳致知紧张,柳致知几次劝说,他们就是不听,柳致知也就随他们去了。

    柳致知在别墅之中,将这次中东之行进行整理,这次他的收获不小,主要在于对火行领悟,而且,他所得光点之中的记忆还有数种火之法,本来,火行本是柳致知较早接触的一行,他刚刚修行不久,自己开发的法术中便是火球术,他当初开发火球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毁尸灭迹,使他较早接触火系法术,但他所开发火球术是在温度本质上入手,而现在得到火系法术,却广泛得多。

    他不会直接利用他所得法术,因为这类法术咒语之中,都有向火神祈祷的祝词,他会用这些法术,却要重新构造,不会依样画葫芦。他利用这一段时间,将中东之行的一些所获化为自己的法术,在其间,他重构法术,发现那些祭司的神术都有对火神祝词,这些祝词对真正的火神有无作用,还是就是一种尊重?柳致知对这点存疑,不过将之删除,也修改了咒语,法术依然威力不减。但柳致知心底有一种印象,恐怕与神的秘密有关,不过他不是神道修行者,只是存疑而已。

    申城是国际性大都市,这几年发展迅速,柳致知不太关心这一点,他的修行本与这些无关,却不料发生了一件事,最终将柳致知卷入其中。这件还得从温可求说起。柳致知与他不过是一面之缘,当日在苗疆金满楼事件中,他用玻璃降取了金满楼和张新国的性命,还让泰国高僧龙婆爽的弟子罗泼吃一个闷亏,好在罗泼没有当回事,但,他也在血影人手上吃了一个亏。

    这件事过后,他的家仇得报,可是心中空落落的。没有丝毫高兴,对于血影人,温可求是记在心中,他多年来,心里为了报仇。早就将其它事情给遗忘,虽然仇得以报,但又记住新的仇,他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他不恨柳致知,也不记恨罗泼,但对于血影人却怀恨在心。虽然邓昆根本没有在意他,甚至都没有留下印象。

    温可求家仇得报,生活没有了目标,恰恰邓昆的出现让他寻找到目标。他知道自己不如血影人,甚至连血影人是谁也不知道,但他已有目标,开始调查血影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多的调查。他终于明白血影人是邓昆的分身,他也知道邓昆去了东瀛,要到东瀛,申城是个不错的选择,就这样,温可求出现在申城。

    他知道自己目前不是邓昆的对手,他自己找的目标,很冷静地分析,自己胜算不大,但他并不灰心,知道修为仅是一个方面,对方对他应该没有印象,这是他的优势,他所学甚杂,但主要是流传于东南亚一带的降头,还有一些小乘佛教的东西,另外就是国内的一些二三家法术,特别是国内法术,偏于遁术和替身之术,进攻类的法术倒没有什么,他将这几类法术都深入钻研,不得不说,他在法术方面的足够的天份,不同派系的法术,甚至存在相冲突的地方,居然被他融成一炉,成为一个体系,可惜的是,他并不是以求道为目的。

    他知道对方去东瀛,自己对东瀛不熟悉,他停留在申城,却留意申城的东瀛人,在申城东瀛人有一些,其中不少是在申城生活,与申城人相差并不大,他没有注意这些人,而是将精力放在那些临时来申城的高管身上。

    这些人不在华长时间停留,他从这些人身上获取情报,当然,大多数情报是在对方不知不觉中获取,许多人是普通人,他在酒店咖啡厅酒吧等处,借助药物,让对方陷入半昏迷状态,套出情报,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当然,大多数情报并没有价值,但他对东瀛情况逐渐熟悉。

    他这种行动,终于引起两方的注意,一方是特殊部门,世人不知道他们存在,他们如影子一样,开始时温可求以普通人出现,他们并没有关注,但随着他出入的场所,渐渐引起特殊部门的注意,很快发现他利用药物套取一些情报,好在都是针对东瀛人下手,而且对方也不知晓,便没有惊动他;另一方,却是东瀛方面,开始没有留意,有一次温可求无意中用药物迷惑的一个剑道修行者,他有些感觉,当时并不能控制,事后一想,发现不对劲,自己怎么一个华夏人推心置腹,知道不对,偏偏他又是东瀛黑龙会的,当时就报告给黑龙会,东瀛方面立刻引起怀疑,更令人想像不到是,事后这位剑道修行者到处找温可求,温可求不是善人,在世人看来,这位剑道修行者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对于申城这个人口在二三千万大都市来说,一个人消失根本引不起一点涟漪,世人依然正常的生活,而两方却惊动了,特殊部门发现温可求杀人了,虽然手脚干净,没留下一点痕迹,好在他杀的不是华夏人,没有声张;而东瀛方面,并没有发现他杀人,却发现剑道修行者不见了,这名修行者来华夏就是有特殊目的,也不好声张,决定暗中下手。

    温可求从酒吧中出来,刚走了不远,发现有人盯梢,便三拐两拐,转入小巷子中,然后停在巷子,随手布上结界,来的是三人,都是衣冠楚楚,温可求发现三人都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也进不了结界。

    “你居然不逃,很好,你为什么杀害我们的人?”咫尺镜雄问到,他是黑龙会一名干事,名义上黑龙会是黑社会组织,但与东瀛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为什么要逃,这是在华夏的土地上,再说,现在不是皇军横行的时代,我不过向他打听一个人的下落,他却不死心,找我来决斗,我只好成全他。”温可求紧盯着咫尺镜雄说到。

    “对于劣等民族,一旦得志,便忘了根本,杀了他!”咫尺镜雄明显带着蔑视的口吻说到。

    身边的两个人抽过的长刀,口中厮喊着,举刀便冲了过来,温可求轻蔑看了他们一眼,两条赤练蛇陡然出现,张口就咬,两人一惊,手中刀一劈,正好将两条赤练蛇劈为两段,两人哈哈大笑:“支那人,就会玩些小蛇小虫。”

    “是嘛。”温可求脸上声色不动,两条赤练蛇一断,化作斑斓的雾气,两人正在大笑,那斑斓的雾气已钻入他们口中鼻中,两人正在嘲笑温可求,被这一雾气一噎,顿时声音停止,忙向外直吐唾沫:“呸!呸!”

    还未等他们呸完,陡然惨叫起来,腹部似乎有鼓了起来,而且,还游走不定,像腹中有一条蛇在游走不停,两人手中刀当的一声落地,人也跌倒在地,满地打滚。

    咫尺镜雄脸色一变,手印一变,两道红芒一现,照在两人身上。两人受红芒一照,顿时一滞,两人腹部停止了蠕动,脸上一青,接着浮现出蛇影,与此同时,温可求脸上露出一线狰狞,手上诀一扬,一线绿光出现,两个正在地上打滚的人,陡然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一躬,便寂然无声。

    咫尺镜雄一声怒吼:“尔敢!”一道刀光现,咫尺镜雄右手出现一柄刀,人刀一体,向温可求一刀劈去,温可求脚下一动,身体徒然消失,咫尺镜雄一刀走空。

    温可求在离咫尺镜雄不远处现出身来,冷笑着说:“有什么不敢,一个卑鄙的民族,只配如此!”

    “好!好!现在我看你能有什么本领,受死吧!”咫尺镜雄说着,浑身气势一涨,右手刀指着温可求,左手掐了一个诀,喝了一声:“遁!”整个人一闪,便出现在温可求的面前,右手的刀像一道闪电一样,直袭温可求。

    温可求一直处于高度戒备之中,咫尺镜雄一动,他也动了,他手上可没有刀,身体一闪,人已消失,同时,一道绿烟形成一条烟形蜈蚣,向咫尺镜雄扑去。咫尺镜雄气势随刀势而转,与刀势合为一体,向蜈蚣一掠,绿烟袅袅散去。

    温可求一惊,正常绿烟蜈蚣应该化为真的蜈蚣,而非随刀光而袅袅散去,可见咫尺镜雄的修为达到截断意志的程度。

    温可求脚步一变,口中第一次高声诵出咒语,咒声一起,各种嗡嗡声起,无数数不清的毒虫虚影向咫尺镜雄罩过去。咫尺镜雄一见,掌中刀往身后一插,双手结印,是不动明王印,口中诵出了九字真言,真言一起,一派黄光将自身护住。

    温可求眼角跳了跳,知道遇到硬手,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手一指,一个鬼影出现,化为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向咫尺镜雄扑去。

    咫尺镜雄一见,残忍一笑,散开了手印,往背上一抽,那柄长刀又出现在手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