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97. 猖狂他国胡乱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知道了对方交谈的内容后,柳致知谢过那人。实际上,交谈并没有什么新的内容,只是说东瀛黑龙会的几个人已经玉碎,他也身受重伤,出手的是华夏特殊部门,而武官很生气,但却不能在明面上说,只是安慰他帝国会为他们报仇,这里毕竟是华夏最繁华的都市,可以暗中搞些鬼,却不能摆在明面上。

    柳致知知道他们交谈的内容后,对温可求的事还是不太理解,他是如何惹上东瀛人的,他没有想到,温可求不是针对东瀛人,而是针对邓昆。其中缘由,柳致知也不明白,不过,东瀛人现在右倾的现象大量抬头,这种事情往往由小事引发。

    他回到别墅,想了想,便把今天的事通过电话告诉了宋琦以及赖继学,他们的态度是静观其变,由于这种事情涉及层面太广,这种仇恨也不是一二天养成,想通过一二个人解决,根本不现实。

    柳致知不是没有想过找温可求问个清楚,但是转念在一想,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温可求与自己并不熟悉,他转眼就逃的事让柳致知有些踌躇,算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管他,对于东瀛人,柳致知与他们打交道多了,不过都是敌对,他对东瀛人说不上好感,知道一个国家的人有好有坏,但政府方面,柳致知绝对没有什么好的感觉,虽然柳致知也知道,不能以成见看待一个事情,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应该住于从前的印象。

    柳致知将此事抛之脑后,他是修行者,不想过多卷入其中,刚好。他收到一个信息,是龙谓伊发出的信息,邀请柳致知三人去东海一游,得到此信息,柳致知通知了宋琦和赖继学,两人得到此消息后,也很高兴。

    三人在海边等待,夜幕下,大海微起着波涛。时间还早,三人也不着急,正在海边上闲聊之机,一个人在前,后面却有人追杀。柳致知一皱眉,他看出来了,前面一个人看似逃,实际上是想将后面的追杀者引入无人之所,而且,这个人正是温可求。

    见柳致知远远望着几人,而追杀中几人却没有在意柳致知三人。宋琦和赖继学也不仅皱眉,他们虽不认识温可求,但也从追杀者的身份中知道他们是谁,谁叫他们一身忍者服。柳致知也奇怪,他们这次很猖狂。

    见他们一直向海边来,这件事既然遇上,柳致知就不能不管。柳致知不知道的是,这次是东瀛忍者大出动。东瀛人,一直以来,并看不起华夏,就是官方也一样,黑龙会并不是官方,他们得到消息,当即抽调其在华夏诸省的力量,齐聚申城,官方虽没有行动,但也保持沉默,一到申城,便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牵制特殊部门,另一部分,便搜索温可求,华夏方没有想到黑龙会敢如此,一刹那被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温可求没有想到柳致知在此,他今天的本意找一个无人地方,不想撞见柳致知,他一见柳致知,心中一怔,不由停下脚步,他见识过柳致知的能力,见到柳致知,又看见宋琦和赖继学,也看出两人是修行人,当下一拱手:“见过几位道友,几位道友请回避一下。”

    “八格,果然有埋伏,支那人就是卑鄙。”不等柳致知回答,东瀛人已追了上来,一见柳致知待三人,为首一个灰衣忍者叫到,六个忍者呈半包围之势围了上来。

    柳致知一见脱身事外是不可能的,冷笑道:“在华夏如此猖狂,可见平时口上说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也罢,打发你们,我们还有正事。”说完,也不见如何作势,连法宝也不用,直接一个崩拳,身影一闪,别人没有看清楚,已到了灰气忍者身前,灰衣忍者大惊,身影一晃,就要遁走,已经迟了,这一拳,意在拳先,整个锁定了灰衣忍者,灰衣忍者眼睁睁看到一拳就这样击在他的胸口,清清楚楚,却没有一丝办法。

    一拳击实,他的胸口好像一瞬间凹陷下去,灰衣忍者眼中露出不愿相信的神色,仰面倒下,连身体都没有离开地半步,一招都未接住,便自殒命。

    在柳致知动手的同时,赖继学等人动手,赖继学却不是用的国术,他手中印起,口中一连串咒语,手一翻,一条火柱出现,用的却不是他的地师技艺,而是在中东所得到的祭司的技艺,火柱颜色发紫,只向对方扑过去。

    那位忍者刀一摆,身影消失,火柱猛然散开,呈大片扇形,那位忍者刚从旁边显出身来,那散开的火柱好像有生命一样,又聚成一柱,正烧在身上,忍者吃了一惊,不过并没有害怕,他们衣服是避火的,还有,他们懂得避火诀,手结印,很有范的摆出一个姿势,心想,这点火势算什么。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此火不同于普通凡间火,它不是那种低级避火诀所能防的,忍者没有想到,他正摆着姿势,身体一下子成了一支火柱,惨叫声一起,连忙拍打,可是,火神传给祭司的火岂是一般火,不一会,便寂然不动。

    宋琦也动了,他没有用法术,自从服用易筋锻骨散后,他又练习了太极拳古架,虽比不上赖继学,但他也算一个武林高手,特别是他一身横练功夫,冷兵器对他来说,只能挠痒,虽然他的拳法并未入明劲,按理来说,他在国术方面算不上高手,不过,一身横练功夫可谓登峰造极,他在国术方面,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高手。

    与他对敌的忍者一见宋琦动了,一闪之下,身影消失,宋琦见对方使用隐身术,倒不慌张,对他来说,一般低等的隐身术,根本瞒不过自己的感应,所以柳致知等,一般不用隐身术。

    对方隐身,不能发动攻击,而宋琦却一个反身锤,朝这个隐身的忍者打过去,忍者一惊,立刻横刀一挡。这一动,身影显露出来,当的一声,总算接住了宋琦的一拳,宋琦手上只现出一条白印,忍者大吃一惊,对方显然炼有护体神功,根本不畏他的刀。

    一急之下,想起对方不可能连眼睛也炼了横练功夫,手中刀只向宋琦眼睛戳过去,宋琦见他出了昏招,手挥琵琶,双手往理一合,耳朵中听到骨骼断裂声,又听到对方的惨叫声,宋琦自服食易筋锻骨散后,手上的力量已非普通人所能抵挡,加上手挥琵琶,本来就是截断对方手臂的臂肱骨,对方哪里能抵挡得住。

    对方犯了一个错误,他不应该用武术与宋琦拼,大概隐身术被宋琦看破,一时以为其他法术也不行,不过,话又说回来,宋琦的强项本是法术,而忍者法术水准并不高,主要是利用五行遁术等方面与敌人周旋,而杀敌方面,还是依赖武术或暗器毒药。

    宋琦一见对方臂骨骨折,顺手化为搬拦锤,一拳击中对手肋部,当即将他轰飞出去,忍者身在空中,口中鲜血狂喷,内脏破碎,眼见活不成了,宋琦第一次用国术打死人,心中难免得意。

    不过,他的水准与柳致知不能比,柳致知以国术打死灰衣忍者,只是一拳,灰衣忍者已用遁术,却拳意锁定,根本没法遁出,而且,一拳之下,人并没有飞出,可见力量只在集中地对方胸部,一点也没有浪费。当然,宋琦也知道差距,能做到这个程度,宋琦已非常满意。

    而那边温可求一见柳致知三人动手,他立刻手诀一摆,二条赤练蛇现,忍者一见,当即念起伏虫咒,两条赤练蛇迟疑不敢上前,趁这当儿,一名忍者双手举刀,快速向温可求而来。

    此时,柳致知已一拳打死灰衣忍者,一转身,见还剩下三名忍者,脚下一动,瞬间出现一名黑衣忍者之前,也不问对方任何事,还是一拳,忍者大惊,想动刀,却发现自己的刀根本来不及举,对方一拳看得清清楚楚,好像并不快,但自己的反应却跟不上,他不知道这是一种假相,柳致知这一拳,拳意早就锁定他,而这名忍者却是下忍,不是柳致知打死的那个灰衣忍者,他是个中忍,如何能敌柳致知拳中意志,眼睁睁看着拳头轰在自己身上,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柳致知又是一拳解决这名忍者,便收手不战,因为剩下的两名忍者其中一名,被腾出手的赖继学缠断,败亡只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另一名,冲向温可求,还未到跟前,似乎看到一种可怕的事情,掉头就逃,却是迟了,一阵阴风过后,他向前跑了两步,接着头颅落地,再看温可求手上,出现一柄小拂尘,长长的拂尘丝正勒住这名忍者。

    “多谢诸位道友帮忙,温可求有礼了。”温可求抱腕说到。

    “没有什么,不过,你怎么惹到这些东瀛人的?”柳致知问到。

    “我到申城,探听一些消息,结果被他们缠上,你们说,我又没有去东瀛,在自己的国家中,他们居然这么猖狂,我当然对他们不客气了。”温可求说到,但没有具体讲,柳致知也不多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