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99. 世人贪利忘敬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龙谓伊见海豚精入内,脸上有些不高兴,但海豚精接下来的话,让她一怔,说:“慢慢说,是怎么一回事?”

    “主人,东瀛人又在对海豚下手了,可怜一群海豚血溢大海,我能力有限,不能制止他们,请主人出手,救救可怜的海豚。”海豚精说着,磕头不止。

    柳致知听后,不由得皱起眉头:“海豚是聪明的动物,也是人类朋友,在世界各国都比较尊重海豚,最多的事训练海豚做救生员之类的,只有东瀛人屠杀海豚,以为肉食,为此事,世界绿色和平组织多次与他们发生冲突,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们就在离此十几公里的地方,不错,好像是有一只船,在制止他们屠杀海豚。”听柳致知一说,海豚精似乎找到了救星,立刻说到。

    龙谓伊一听,叹了口气,随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刹那间,一面镜子凭空出现,镜中风景连闪了几闪,最后定格在那艘渔船上面,这是一艘大船,船上东瀛人表情兴奋,甚至脸上沾着鲜血,露出残忍的笑意,而在船的周围,血水染红的海水,海豚翻着白肚,有些在海水中,更多是在甲板上,正在被肢解。在他们船的不远处,一只比渔船小的船,正向他们喊话。

    看着这血腥的场景,柳致知三人都不忍再看,柳致知对龙谓伊说:“龙道友,动手吧!平时我总是劝人不要动手,但今天,你不显些灵异,他们根本不在意。”宋琦和赖继学也点头同意柳致知的话,龙谓伊本来看到这付情景,就已经冒火,再经柳致知一说,当时就用手往镜子一戳。

    这一戳看似简单,海面之上,绿色和平组织陡然发现那艘渔船猛然一顿,紧接着,海水冲天而起,而整艘渔船似乎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压了下去,船上东瀛人惊慌叫了起来,一改他们那种残忍的兴奋,变成极度惊慌。

    海水形成的漩涡,巨大的渔船顿时被拖下海,船上人纷纷跳下海,绿色和平组织正准备用冲撞方式,迫使他们放弃,但转眼间看到这一幕,不由大惊,然而,奇怪的事,除了渔船那里波涛汹涌,绿色和平组织的船却是风平浪静。

    东瀛人落水,还有些自动跳下水,绿色和平组织立马救人,开足马力,向他们驶来,而渔船早已不见踪影,海面上东瀛人十不足一二,波涛已平,幸存的东瀛人拼命向绿色和平组织的船游来,而绿色和平组织也立刻抛出救生圈之类,甚至有绿色和平组织的人跳入水中,向他们游来。

    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些拼命向绿色和平组织游来的东瀛人,陡然同一时间,像被人抓住的脚一样,一下子没入水中,就是有救生圈的也一样,水中泛起了一串气泡,便没有了声息,而绿色和平组织的人,就是在海水中,也安然无恙。

    一瞬间,一股诡异的气势将绿色和平组织的成员给震住了,海面平静,那艘渔船以及它上面的所有人都消失了,唯有海水中,依然存在的血色给众人一个警告,好像在诉说他们的罪孽。绿色和平组织船上的摄影机如实记录这一段惊心动魄的事,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一种对大海的敬畏感。

    柳致知见龙谓伊出手,身在龙宫坐,转眼间一切都消失,脑中有一个奇怪的想法,又多了一艘沉船,是不是那些沉船中的不少当初得罪龙宫,这个念头一闪,转瞬即逝,毕竟当初是怎样的,已是不可考究。

    海豚见龙谓伊出手,那艘渔船已经沉没,便向龙谓伊磕了一个头,退了出去。柳致知见状问到:“这种情况多吗?”

    龙谓伊说:“很少,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手,大洋之上,各种情况都遇得到,如果过问,恐怕过问不了,不过,自从人类活动漫延到海上,特别是科技越发先进,此类的事越来越多。这件事发生在眼皮底下,我才出手。”

    宋琦说:“像今天这种情景,龙道友平时是否见到过?”

    “见到过,以东瀛人为重,他们捕杀海豚,还有鲸,都打着科研的旗号,实际上出于商业目的,比较残忍,其他民族,现在国际法约定,虽有,但偷偷摸摸,而东瀛却明目张胆。本来,生物之间弱肉强食,无可厚非,但东瀛人做的太过,海豚是极其聪明,算得上智慧生物,他们却不肯放过。”龙谓伊无奈摇摇头,她修行到现在,一直谨小慎微。

    “龙道友说得不错,我一直以为,人类自己饲养的动物可以食用,野生动物能不食用就不食用,而且,狮子老虎这些生物,一旦吃饱,就不捕猎,人类却不同,由于出于商业的考虑,显得贪得无厌,好在人类也在认识自己错误,许多方面做出补救,还是有希望。”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说到。

    四人宴后,龙谓伊领着三人在宫殿中转悠,说实话,宫殿群落太大,有许多地方连龙谓伊都未曾认真的走过,宫殿之中,许多地方雕梁画栋,却显得空空荡荡,让三人感慨不已,地方太大,没有人也是不好,整个宫殿之中,柳致知数了一下,大概不下几十座,龙谓伊更正说是九十九处,而龙谓伊却只有几个人。

    不过,宫殿之中,仅剩下空荡荡的房间,还有些明珠之类的东西,对于修行的资源倒是很少,只有一样,就是花园之中,倒有不少灵药,不过,花园之中,这些灵药也是剩下的东西,不少地方明显有挖掘过的痕迹,显然,许多灵药已被带走,剩下的仅是当日比较小或者不愿带的东西。

    三人在宫殿群中玩赏的三天,三天后,柳致知等人告辞,龙谓伊将三人送出海面,当然,也是夜晚,临走之时,龙谓伊送了三人各一支红珊瑚,龙宫之中的珊瑚,不比世间的珊瑚,高约数尺,通体血红,似鹿角分开,更重要的是,本身已是一种炼材,三人谢过,收入储物袋中,龙谓伊本想送三人上岸,柳致知三人谢绝了,说东海虽不小,三人也好欣赏一番。

    三人告别龙谓伊,在波涛间闪电般的穿行,三人都未离开海面,三人与以前不同,赖继学身畔一个个山水幻影不断幻化,走得从容;宋琦却是简单,脚下灵光结符,看似行走不快,实是一步数丈;柳致知最为朴实无华,好似在陆地上,安步当车。三人一路向西,速度惊人。

    天空之中有月牙照耀着,不过时有云遮住,显得朦胧,对三人来说,却不是问题,黑黝黝的大海上显得安静,也没有遇到什么船只,正在行进间,前方一里处水花翻滚,一艘潜艇浮出了海面,这是一般柴电潜艇,像黑鱼一样,三人对望了一眼,放慢速度,好奇看着这艘潜艇,他们都不是军事专家,看不出这艘潜艇是哪个国家,正在迟疑,潜艇的舱盖打开,有人出来,也有人的声音传来,虽不高,但三人均是耳聪目明之辈,立刻听出他们说的是汉语。

    “我们在这里透一口气,现在没有卫星经过,这次透气之后,我们将通过东瀛的防线,进入西太平洋。”

    “上舰桥看一会,夜色中大海黑黝黝的,别有一番风味。咦,那是什么?”

    “没有什么啊,你是不是眼花了?”

    事实上,他没有眼花,朦胧中看到人影一闪,再细看,却又没有,所以才发出的那种声音。柳致知从对话中听出是华夏的潜艇,便不再关注,身影加速,三个人像幽灵一样,转眼远去,而潜艇上的官兵,也没有留意。

    半夜时分,柳致知三人上岸,却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大海之上,根本没有定向目标,三人也不是龙谓伊,不知不觉便偏了,离开了申城几百公里,却是在申城以北,三人不知道方位,周围也是荒野之中,加上半夜,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是正常。

    由于不知道方位,三人无奈,只好停在原地,宋琦说:“这个地方不知是申城南边,还是申城以北,看来我们只有等到天亮,确定的方位,才好离开。”

    “赖兄能不能看出这是什么地方?”柳致知对赖继学说到,赖继学没好气地说:“你以为我是谁啊,我虽精通风水之术,却不能看出它在申城什么方位。”

    众人正在无奈之间,发出南方一座山,虽不高,但在海边还是惹人注意,柳致知说:“我们去那座山看看,弄不好,只好等天明之后,找一个人问问路了。”

    众人也无他法,便和那座小山而去,登上小山,见在数里之内,并无人烟,他们所在位置本是海边,而此处基本上属于滩涂,只是远远的有几点灯光,众人均不知身在何方,看来,只好等天明。

    就在此时,一股法力波动从山下传来,众人定睛一看,两个人在山下的滩涂之中,不个人在步罡踏斗,走的是禹步,另一个却紧盯着对手的一举一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