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0. 不以己心猜他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三人一见山下有人打斗,拉架这玩意儿稍不留神就将自己卷入其中,毕竟外人不知他们为何事争执,便没有出声制止。看两人架势,法力并不高,何况这两个人又是道士,为了何事起了争执,三人决定先看一下再作打算。

    这两人是离此不远山中的道士,不过离海有一段距离,两人本是同一道观中的师兄弟,道观并不大,但却有历史,文革期间,道观中道士被迫还俗,其中有一个道士,平时在观中并不惹人注意,道士们也不知他实际上与一般道士不同,是一个真正有能耐的道人。道士们被迫还俗,他也还人俗,但不同是,他没有离开,在道观旁搭了个窝棚住下。

    这地方因离大城市远,革命热潮并不高涨,热情一过,老百姓还是要吃饭,虽闹革命,但还是生计重要,便没有问他,渐渐地他搬进的道观,不过依然是俗家打扮,人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到文革结束。

    宗教政策落实后,他收了二个徒弟,就是山下这二个徒弟,师兄叫吴天亮,师弟叫冯德海,这两个徒弟学得一身本领,老道坐化,按理来说,两人应该没有矛盾,但老道坐化前,将观主传给了冯德海,师兄不服,离开了道观,在外面三年,得了一门本领,却是通天红阳掌,又回来,于是,二人决定趁夜色来比试一番,决定观主该为谁得。

    冯德海步罡踏斗,掌中桃木剑一指,却是借天地之大力,就小山之势,来压师兄。吴天亮一声冷笑,翻手一掌。红光一闪,似空中响了一个霹雳,冯德海身体一个踉跄,手中的桃木剑出现了裂纹。

    “师弟还是老一套,看来该让位了。”吴天亮冷笑到,双手印诀一起,口中咒起,顿时光华一生,一条蛇形顿时现在空中。向冯德海咬去,冯德海一见之下,将手中的桃木剑往蛇形一砸,蛇形散开,披发念咒。黑压压的雾起,转眼就不见身影。

    两人你来我往,柳致知三人也有点明白,他们好像是为什么位置而争,不由叹了一口气,三人对望了一眼,身影一闪。出现在两人争斗的现场。

    两人正斗的酣,不想眼前一花,出现三个人,两人都吃了一惊。以为是对方邀请的朋友,当时后退,口中说到:“你好不要脸,居然在此埋伏外人。”两人不约同时说出这番话。一时愣住了。

    柳致知见两人停止了争斗,一抱拳:“两位朋友。我们三人在此路过,借问一句,申城在南方还是北方?”

    他们争斗,柳致知有了个印象,不过是争权夺利,他对此没有多大兴趣,不想多问,故此根本不提及,而是问申城的方向,两人一时愣住了,原以为他们是来帮助对方的,却不料是一个过路人,来问路的。

    冯德海一愣之后,醒悟过来,说到:“申城在我们南方,大概四百公里,几位是从哪里来?”他随口回答,并非什么秘密。

    柳致知听后,对宋琦和赖继学说:“偏得蛮远的,居然在申城北四百多公里,我们走吧,在天亮之前,赶回申城去,不然,天亮之后,只好乘汽车的。”又对两人说:“你们继续,我们只是问路的。”

    赖继学说:“屁大的事,不过是为了争权夺利,蜗角争利,还以为什么大事。”说完之后,见柳致知和宋琦已经在半里外,喊了一声:“等我一下。”身边崇山峻岭似乎一闪,人已经到了柳致知身边。

    吴天亮和冯德海两人面面相觑,看着他们转眼之间已经远去的背影,吴天亮长叹一口气:“我们在这争观主之位,想想实在可笑,鼻屎大的一个小地方,居然也争,不怪高人要嘲笑,师弟,还是你来做观主。”

    “不,师兄你来做,我还是让贤。”冯德海连忙说到:“我也想出去走走,我们是井底之蛙,看看这三位高人,我们的修为太差了,还得寻师访友啊!”

    柳致知三人没有想到,他们一露面,问了一下路,居然化解了吴天亮和冯德海之间的观主之争,他们此时已看不见这两人,也不关心这两人,他们两人之争是师兄弟之间常有之事,为了权利地位,有时亲兄弟也会反目成仇。

    三人到申城时,天还没有亮,三人放慢脚步,在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乘车返回申城,到家之时,已是七点多钟。

    柳致知回到自己的别墅,简单洗漱了一番,不久,赖继学来电话了。约柳致知在宋琦那边见面,柳致知比较奇怪,刚分手没有多大一会,怎么又要见面,不知又发生什么事,带着好奇心,柳致知来到了宋琦的栈春茶楼。

    推门进去,赖继学已在里面,柳致知问到:“有什么事,我们刚才分手,转眼间赖兄又相约见面?”

    赖继学说:“正等着你,却是我们三天前晚上的事,当时我们救了温可求,不曾想遇到了黑龙会的大行动,黑龙会那一晚却不止是那一路,我们不过是碰巧,而黑龙会却是大规模出动,不仅对我们,而且还针对特殊部门。”

    “什么?黑龙会不过是一个东瀛黑社会组织,怎么可能对一个政府的部门下手?”柳致知第一感觉是黑龙会疯了。

    “事实就是这样,特殊部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好在伤亡不大,为这事,楚凤歌大发雷霆,不仅臭骂了段成鑫,而且发誓要报复,自从楚凤歌成名之后,特殊部门还未受过如此大辱。听说,何恽已带着一队人,以旅游观光者的身份,已到东瀛。”赖继学说到。

    “东瀛人的动机是什么?”柳致知问到,他还是有些不理解,他是很理智,不觉中以自己的目光来想这一切。

    宋琦说:“这个问题要从东瀛人的心态出发,他们心理与我们不同。”宋琦这一说,柳致知脑中灵光一闪,立刻知道自己着相了,如果人人都像柳致知一样,世间的争斗就少了很多,柳致知不禁暗自警醒,自己陷入一个思维模式,看来,近来有些放松自己,修道者,日三省吾身是不可放松,大道最难之处,不在于什么高深之处,而在于不对事物形成定见,而自己却以自我的想法来想像别人,所以,不能理解东瀛人的思维。

    这一觉醒,他站在没有成见的角度,对东瀛人的心态进行揣摩,所有事情开始合情合理,东瀛人在二次大战后,根本没有反思,他们心中,仅认为强者为尊,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他们服美国,因为美国人比他们强。对华夏,他们感情复杂得多,一方面,他们佩服汉唐的强盛,另一方面,他们看不起现代的华夏人,因为他们认为,现代华夏人早已不是汉唐盛世,早已褪化成他们眼中的劣等民族,他们不认为华夏曾打败他们,那不过是美国等国家的功劳。

    在早些时候,华夏相对它来说,相差太远,它可以装着大度,但华夏一天天强盛,虽然内有贪污**,但华夏的崛起却是事实,这对它来说,简单不可容忍,它的本性开始流露,但国民之中,特别是极右势力,一方面不忘皇军的辉煌,从心中看不起华夏,另一方面,华夏在崛起,它感到莫名的的恐惧,在表现上,心理之间出现的扭曲。

    柳致知想通了这一关键,一通百通,黑龙会的疯狂他算明白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想错了,想不到一个民族的疯狂是这个样子,以前不明白希特勒时代的德国,现在明白了,东瀛也走上了这条路,看来,楚凤歌是对的,对这样一个国家,是该敲打一番了。”

    “不错,是该敲打一番,在国内黑龙会的成员基本上已肃清,不过是在暗中进行,何恽他们已去东瀛,准备将黑龙会连根拔起。”赖继学说到。

    “我本来不准备去东瀛,现在倒是很有兴趣参合一把,我得去一趟东瀛,看看他们国内情况,知彼知己,不会为他人所左右。”柳致知陡然说出了这一番话,让宋琦和赖继学没有想到。

    “你想去东瀛?你与东瀛不少门派有仇,你这去不是自投罗网?”赖继学首先表示反对,他说的去是正理。

    “不错,我与东瀛阴阳师,东密及忍者都有些仇怨,那又怎么样,总不能呆在家中,有时这些恩怨也该作一个了断时候了。”柳致知并不太看重这一点,在战略上藐视敌人,这是太祖所说。

    宋琦也皱起眉头,说:“东瀛不像美国,你进入东瀛,那里的各种势力现在看来,大多数右倾,你是一个人,怎么能敌重多敌人?”

    柳致知一笑,说:“我是一个人,东瀛人不一定会留意,而且,有何恽他们在前面顶着,我这一个非官方人员并不显眼。”

    赖继学和宋琦在劝说无果情况下,赖继学叹了一口气:“我要不是严冰离不开,我倒想与你去东瀛,好歹有个照料,对了,这是我赖家在东瀛的一些产业,你可以借助考察企业为名,进入东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