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4. 报复夜袭互交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位阴阳师在尘土飞扬中飞蹿了出来,弄了个灰头土脸,好在他逃得快,倒了没有受伤,眼见着内田良平的故居化作平地,这些东瀛人欲哭无泪。

    何恽从床上起来,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援交小妹,他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东瀛在这个方面很适合他的心意,毕竟魔道修行讲究从心所欲,在东瀛这个地方,只要你有钱,中学生大学生你尽管挑,而且这些小妹性格温柔。昨晚这一个人长得漂亮,何恽一夜之间,把她折腾得够呛,何恽是什么人,可以说,魔道采补的高手。

    可怜的小姑娘被何恽搞得直接欲生欲死,从未想过有这种极乐,导致自从睡过去,一觉到现在还没有醒,嘴角还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

    何恽到了东瀛,和组员们住在这家宾馆之中,组员们一人一间,分散开,构成一个立体的网状,这样的好处是敌人不可能一网打尽,还能提前发现敌人。坏处是集中起来要花一段时间。

    至于个人的私生活,组员之间并不过问,特殊部门中有各式人,在国内,只要你遵守法律,至于到了国外,那就随你去了。何恽虽然天天换人,别人只是一笑而已,组员之中,有的人是女色不进,而有的人,却是花天酒地,他们知道,这是假相,他们的行为更多是自己修行的功法所至,不过,做出荒唐举动的仅只有一人,那就是何恽。

    何恽起身洗漱,那名援交妹终于醒了,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她脸上不觉露出甜甜的笑容。这个华夏人太强悍的,援交妹见识多了,但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自己都有点吃不消,要不嫁给他就好了。

    何恽见她醒来。柔声说:“醒了,你可以走了。”她不太懂汉语,但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何恽掏出钱,她接过钱,临走前还吻了何恽一口。。等她走后。何恽脸色冷静下来,他来到东瀛,和黑龙会交锋了二次,由于在暗中,基本上已摸清黑龙会的分布,是不是直捣黄龙。

    正在沉思间。有人敲门。“请进!”何恽说到。

    “队长,内田良平的故居倒了。”进来是时新华,一个金系异能者,口气之中,明显带着高兴的口吻。

    “什么?内田良平的故居倒了,谁干的?”何恽一愣之后,问到。

    “不知道。东瀛人死了三个,我们得到消息,好像初见半藏也死了。”时新华兴奋地说,他们上次去内田良平的故居,就是被初见半藏所阻,最后只发撤退,他居然也死了,何恽先是高兴,接着皱紧了眉头,问到:“国内有什么消息。有哪一个高手来东瀛了?”

    “没有听说过,你是怀疑是国内高手下的手?”

    “不错,初见半藏算是东瀛忍术的宗师级人物,上次我将他挡住,却杀不了他。是哪个动的手?他一死,也算除了我们一个大敌,不好,你去通知其他人,防止东瀛人反扑。”何恽陡然想起了一件事,立刻吩咐时新华,时新华立刻明白,赶紧出去通知其他人。

    他们每个人得到通知,虽然东瀛人知道华夏特殊部门有一支分队在东京,但由于他们的身份特殊,又是什么针对黑龙会,政府部门不是人人都得知,实际上只有很少人知道,加之黑龙会又想一网打尽,正在四处调集力量,他们在东瀛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东瀛政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黑龙会私下处理。

    组员得到通知,很快一部分人由这家宾馆搬出,何恽依然住在这家宾馆,他是总指挥,也是吸引人的主力,能净早将他的幽灵犬隐藏在人不注意的角落,一付大战前的紧张准备。。

    柳致知返回了赖后明处,他的神眼分身悄悄地回到本尊身边,光华一闪,成为一颗珠子,知道今晚杀了三个东瀛人,将内田良平的故居给弄倒,东瀛人肯定会大怒,报复是一定的,不过,他们知道是自己做的吗?报复会落到自己头上?柳致知考虑十有**会落到特殊部门头上。

    就不知他们是在白天报复,还是在晚上报复,但依常规,他们在晚上居多,毕竟此事是瞒着普通民众的。起身后,与赖后明说了一声,今天晚上他不回来,赖后明知道柳致知怀有特殊使命,也不惊讶,只是关照他小心一些。

    柳致知离开赖后明家中,主要是考虑到赖后明今后还要在东瀛做生意,不能因自己一己之私把赖后明卷入其中。

    他出了赖后明家后,便边走边观赏街景,昨晚的事他并没有看到任何波澜,甚至早晨起来的早新闻中,也没有提及,他虽听不懂日语,但一些字幕也能看个七七八八,反正他并没有看得出什么地方有报到,看来,一般民众是蒙在鼓中。

    他在东京街头,看到一支来自华夏的旅行团,在导游带领下,进入一家商场,他没有跟过去,在东京街头,人大多数行色匆匆,他却很悠闲,相对来说,有几个外国人也是比较悠闲,有几个西方人背着包,边起边以英语交谈,正巧走的路线与柳致知一样,柳致知便和他们谈了几句,他们倒是很热情邀请柳致知跟他们一起去玩,柳致知笑着说自己还有事,便和他们礼貌地告别了。

    柳致知在东京街头就这样闲逛着,他似无意间来到昨晚不远处,那个地方已经没人,房子也在拆当中,一台大型的机械在作业,柳致知不禁赞叹东瀛人的效率,他只是远远的一瞥,便走远了,看来,这个地方暂时没有用了。

    下午,他在公园里转转,在长椅上坐着看风情,心中在规划晚上的事。到了晚上,他站在一处高楼的楼顶,俯视整个东京,夜晚的东京很美丽,加上习习凉风,使人感觉比较舒服,他再等东瀛人的报复,在整个白天,他虽走了不少街道,一切都很平常,好像东京就是一座祥和安宁的城市,没有什么修者在活动。

    到了夜晚,他可不相信东瀛人能忍,要在大都市中找修者,最好的方法让他们自己显露出来,修士间的战斗是暴露他们的好机会,所以柳致知在楼顶之上,俯视全城,他今天可不是分身,而是本身。

    远处有微弱波动,这是一种法力波动,接着升起的结界,将普通的人感官给排斥掉,柳致知知道有修士起了冲突,脚下一动,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另一座高楼的楼顶,接着又消失,向战场而去。

    何恽作了安排,对即将有可能来临的报复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一种期待,他今天晚上可没有叫援交妹,而是静静坐在沙发上,身体机能各项标准都达到了最高,神识似有似无,在周围扫描。

    陡然睁开了眼,来了,他身体一动,在房间之中消失已出现在宾馆的楼顶,宾馆已被结界从现实中隔离,他看到数名黑衣忍者出现在宾馆周围,宾馆之中,其他的普通人已经入睡,没有入睡的也全部陷入昏迷之中,除了特殊部门的人员。

    何恽站在宾馆的楼顶,冷静地看着这数名忍者没有任何响动的向宾馆靠近,在夜色中几乎看不清,何恽笑了,用意念发出信号,一瞬间,在几个房间中,响起了低沉的枪声,道道白光裹着淡淡的红光向忍者飞去。

    忍者身体急速扭动,大多数忍者让过了子弹,有的干脆利落的一刀劈落子弹,只有二名忍者躲闪不及,当即一头栽倒在地,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其他忍者又近了许多,但随着第二次低沉的枪声,似彩虹铺出,一颗颗特制的铅汞子弹飞射而出,正是柳致知卖给特殊部门的技术。

    一个个忍者举刀劈落下来,刀与子弹一接触,顿时荡起水波一样的波纹,刀立刻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波纹还在扩大,转眼间,扩大至半丈,什么都消失,就是忍者也是一样,这一轮过后,十来名忍者只剩下了三名,这三名是看到形势不对,闪开了子弹,就是这样,消失的众忍者中还是有人闪开子弹,但子弹却是从高处射来,落在其身后的地面上,一圈圈波纹转眼波及到他的身上,人也随之消失,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大坑。

    剩下的三名忍者一声怒吼,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一条幽灵犬陡然出现,一口咬在一名忍者的小腿肚子上,忍者手起刀落,幽灵犬却消失不见,一刀落空,却从角落处蹿出一个大和尚,挥手一道蓝光,一个骷髅头一闪而至,当口就咬了下来,这名忍者刚把刀举起来,腿上又是一痛,一低头,那条可恶的幽灵犬又出现,就在这一愣之间,骷髅头已经咬在身上,身体猛然一僵,顿时感到意识一糊。

    另二位忍者相隔较远,刚想解救,忽然感到一阵恶心,抬头一看,一只巨大的蝙蝠现在头顶,口中张开,一串肉耳听不见波纹冲来,覆盖了二人,不仅觉得五脏俱焚,顿感一阵头晕,扑通倒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