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6. 轮刀东京枷锁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于能净,柳致知并无好感,但身为华夏人,在东瀛的土地上,不管怎么说,他是自己人,对于那两个伤害能净的东瀛人,柳致知自然不会放过。头顶蓝光一闪,水蓝星现,一道蓝色光华,极其凝练,照得大地皆为蓝幽幽的。

    蓝光现,东野僧圆成陡然感觉自己似被猛兽盯住,不好,他刚才偷袭得手,不过给能净拼死一击,幸亏退得快,才躲过一死,眼看能净已经不成了,跌跏坐于地,他想临死前向佛祖祷告,圆成刚想再补上一杖,却不料蓝光现,自己如身坠冰谷,知道不妙,口中顿时念出九字真言,手结不动明王印,存想身为金刚萨埵,口中咒言:“囊莫三莫多,恶,缚日多…”

    然而,金刚萨埵影子一现,明亮的蓝光已到,彻骨冰寒,圆成的咒语蓦然而停,眼中露出一付不相信的神色,眼睛渐渐失去的光辉,一条血线出现在脸上,尸身倒地。

    柳致知顺手一挥,蓝光又起,这回是向天河绯菊,天河绯菊见一道明亮的蓝光过后,东野僧圆成猛然一僵,紧跟着便尸身倒地,一身神秘的修为居然没有起丝毫作用,吓得心胆俱寒,还没有回味过来,那道烈烈蓝光已光临到头顶,当时一咬牙,手中笏板往上一抛,碧光大作,想挡着这道蓝光,对方用的什么东西,他都没有看清。

    笏板带着带着碧光,与蓝光一错,光华陡然失去,而蓝光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阻挡,蓝光继续下落,天河绯菊只觉蓝光彻身。周围空间好似凝固,想移动一分都不可能,本能发动遁术,却发现根本不能遁走,美丽的蓝光一闪,天河绯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道蓝光很亲切,还未想完,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此时,笏板才从空中跌落,已是两截。

    柳致知一到,瞬息之间。连杀二人,金丹修为,的确可以在世间称雄,昨晚他已分身出游,在分身实力远逊于本身的情况下,尚击杀了初见半藏,今日以本身出来。在使用水蓝星的情况下,才体现出他现在修为的可怕,完全是人间核弹的层次,怪不得金丹期的修士轻易不出手。

    他眼睛一瞄。见何恽与两人争斗,还略占一点上风,他见那七个忍者冲入房中,双方都有伤亡。忍者已已剩六人,一人战死。而这边也有两人阵亡,在结界外,特殊部门另一股人马和人交上手,也是各有各有伤亡。

    将这边战斗结束吧,柳致知脑中闪过这个念头,手一指水蓝星,水蓝星无声无息分开八道光华,随着柳致知的神识,六道飞入房中,两道直冲与何恽战斗的土御光渡和服部千成,八道蓝色的剑光只一闪,六道冲入房中,在六名忍者的脖子上一绕,便退了回去,这六名忍者正与对手战在一起,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蓝光一现,顿时愣住,随即头颅落地,而特殊部门的人一愣,看着蓝光一线一绕,敌手的头颅居然落地。

    转瞬间,柳致知解决六人,还有两线,离的最近,刚才他杀天河绯菊和圆成,就已经落在土御光渡和服部千成眼中,两人心中大惊,服部千成见势不妙,掌中刀一刀逼开有何恽,手诀一起,土遁就要离开,何恽见此,凶灵蝙蝠猛然出现一阵无形的声波,让服部千成身体一顿,就这一当儿,蓝光已到,服部千成一见,手中刀往上一迎,同时,身影一闪,蓝光无视服部千成的刀,只一绕,身影刚模糊,已落在身上,头颅飞起,但身体却遁了出去,不远处,一个无头的身体陡然凭空出现,紧接着颈项中喷射出三尽多高的鲜血,尸体跌倒。此时,服部千成那把刀才断成两截坠地。

    而土御光渡目视这一切,魂飞魄散,被何恽的摄灵丝一下子缠到身上,摄灵丝一下子变得血红,土御光渡身体迅速瘪下去,不一会成为干尸,而柳致知的蓝色剑光一闪收了回去。

    结界悄悄的崩溃,外面的忍者一见,转眼退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几具尸体,何恽一见,光华一闪,新的结界又起,他不想明天报纸杂志及电视上报导此事。

    而此时,能净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他盘坐在地,脸带微笑,缓缓抬起头,眼睛明亮而空明,柳致知来时说起来时间长,只不过一二分钟,他转头看向能净,见他现在这个样子,不由一愣,顿时心中五味杂陈,更多是一种感慨,一种见到有人觉悟的感慨。

    “施主,你来了,我一生有一件事,一直想和施主说,却一直没有办法开口,现在可以开口了。”能净见到柳致知,开口说了这一段话。

    “大师,往事已过,你我心中明白就行,想不到大师在生死关头,轮刀上阵之际,能悟透佛理,恭贺大师,得以往生极乐!千江共月,大师不枉修行一世。”柳致知第一次对能净表示尊敬,一个人以前不管行为如何,能在最后关头觉悟,这就不简单。

    “我一生从未将佛理修行放在心上,以前不过口头禅,现在才明白,你爷爷为什么修行五鬼法术,最后却深入佛门,我还笑他,现在我明白了,你爷爷早就看透了,而我却身在佛门,盗书修行邪术。”能净说着,一阵阵咳嗽,嘴角挂出一条血迹。

    “大师能临终觉悟,也有大智慧,从今后不再沉沦苦海!大师盗书,修行五鬼法术,却也是为国为民,术正则人正!”柳致知恭敬的说到。

    “我盗书修行邪术,本意为己,不得已才走向这条路,想不到佛祖没有抛弃我,让我在最后关头,明白佛理,阿弥陀佛!”能净微笑着说。

    周围的人已经围了上来,何恽一见能净的气色,顿知不妙,不由悲由心发,虽没有落泪,但悲切之意还是被能净看来,他叹了一口气,说:“一直以来,我从你身上学到不少,你所修行,我现在算是明白,术无正邪,但你内心恐怕已有魔头,自己当心!”能净在最后关头,彻底摆脱人类的局限,模糊中看见的真像,而何恽却不觉,柳致知略带诧异看了何恽一眼,心中埋下了一个疑惑。

    能净又喘了一口气,他的鼻中流出的鲜血,说:“柳施主,请你念《心经》,我将发火烧身,将我的骨灰带回华夏,本来,在什么地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算是我的私心,我还是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华夏,你们也不要悲哀,我知道我到哪里去,选择《心经》,不在于别的,它比较短,而且蕴含了佛理。大众,就此别过!”

    “轮刀东京街头,五鬼加身忽解脱;一生心机空自费,咦!红尘之中颠倒翻,今日顿开枷锁,才知昨日拙;性灵空又空,满眼绿水青山出!”能净最后说出辞世偈,一说完,耳边传来柳致知的念经声。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婆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随着柳致知的《心经》声起,能净合上眼睛,身上火起,周围特殊部门的人会念《心经》皆随声诵念起来,烟火之中,五鬼作五色,散去了一身鬼气,双手合什,能净在一遍火光中现身,当然,这一切普通人看不见,但现场哪一个是普通人,能净合什向众人致谢,天空之中现出一扇大门,能净和五个人一起投入门中,还有一条幽灵犬也跟着他们,一起消失在天空中的大门之内。

    能净的骨灰之中,一颗颗舍利闪现着光辉,虽然都不大,但却证明着一个僧人最后的觉悟。

    “将能净骨灰包好,还有战死的同仁,一起火化,将骨灰带回国,将东瀛人骨灰就地处理,整理战场。”何恽下了命令,众人立刻忙碌起来。

    柳致知看着他们在忙碌,何恽在柳致知身边,叹了一口气:“几场争斗,各有折损,今天要不是道友来到,恐怕损伤更大,还多谢道友。”何恽向柳致知表示感谢。

    柳致知摇摇头,说:“你不要忙着谢我,我是一个人来东瀛,主要是想了结我与东瀛人之间一些恩怨。”

    何恽也摇摇头,说:“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感谢你,你毕竟救了我们不少人的命。我们与黑龙会的冲突,应该到了末尾,经此一役,黑龙会元气大丧,下面该直捣黄龙的时候了,让黑龙会消失了时机已经成熟。”何恽眼中露出战意,该算帐的时候到了。

    柳致知见他战意高涨,问到:“你知道黑龙会的头面在什么地方?”

    “知道,他们这几日到处邀请人,今天的晚上四人应该是黑龙会邀请到的高手,何不趁热打铁,今天夜里就出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何恽说到。

    “你带队你做主,我不过是跟着大部队看看热闹。”柳致知笑到。

    “昨天晚上,杀初见半藏的人是你吧!”何恽陡然转移了话题。

    “是我!我初到东瀛,不知黑龙会的首领在什么地方,想了半天,决定到内田良平的故居碰碰运气。”柳致知无所谓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