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7. 末日今夜何人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东京郊处,一处大宅,黑龙会的当代“主干”犬养平雄的家在这里,同时,此处又是黑龙会的活动中心,今天晚上,此处灯火通明,黑龙会邀请的土御光渡等四位高手带着一帮中忍下忍去剿杀该死的华夏人,这一帮华夏人是申城华夏官方人士,不过属于秘密部队,即使在华夏,也很少有人知道,按道理来说,这种事不应该他们管,自己是不是弄得凶的,他们居然跑来报复,也好,让华夏人瞧瞧,他们依然是数十年前的样子。

    他和手下已摆好庆功宴,四位大师出马,还不手到擒来。他笑眯眯在等好消息,在他看来,这帮华夏人死定了,华夏人就应该逆来顺受,居然还想反抗。

    然而,不久之后,由外围的忍者带回来的消息令他手足冰冷,四位大师玉碎,几乎全军尽墨,这不可能,他摔碎一对华夏的古瓷,大发雷霆,发一阵火之后,他总算平静下来,看着那个被他砸处满头是血的忍者,才问起具体情况。

    黑龙会手下大小干事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本来准备的庆功宴,现在成了招魂宴,犬养平雄又恢复了他一惯的冷静,吩咐下去,将那些艺妓明星送走,既然战败,用不着她们服侍了,又将其他无关的人等送走。

    将这些事情办好,剩下黑龙会的人,才开始心情沉重的宣布土御他们玉碎的事,虽然大家早已知道此事,现在经犬养平雄亲口说,还是心情沉重,但接下来,犬养平雄一番鼓舞士气的话,让大家又生勇气。

    柳致知和何恽望着眼前这座豪宅。灯火通明,柳致知看出这架势,笑着对何恽说:“他们看来要大摆庆功宴,可惜,他们要失望了。”

    “不错,他们是在摆庆功宴,也好,黑龙会大部分干部应该在此,正好一网打尽。”何恽说着。一挥手,手下散开,将豪宅围了起来。

    回过头来,对柳致知说:“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手一挥,一派淡雾起。整个豪宅立刻陷入结界之中,现场的一切都这一瞬间,与外界隔绝。

    犬养正在发表演讲,鼓舞士气,陡然间,忍者们一愣,犬养立刻感受到似乎有结界起。他心中一惊,没有料到华夏的反击来的这么快,他总以为华夏方面在大战之后,总要修养一阵。却不料何恽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立刻说到:“诸君,支那人来犯,挟大胜的余威。我们给支那一个痛击,让他们记住只有教训。”

    下面一阵哗然。在场的人并非个个都是好手,甚至有人不会武术,纯粹一个普通人,而犬养平雄却已顾不上,他下令发放军火,枪支弹药不足,就用太刀来凑,很快,一支杂牌军很快凑了起来,当然,这些仅是普通人,犬养等则不必如此。

    很快,双方交上手,可以说形势一边倒,何恽这一边众人配置了特殊了子弹,对低阶修士都具有杀伤力,而犬养这一方的黑龙会一些普通成员,虽有枪械在手,不过是一些普通人,如何能敌,转眼间枪声就稀疏了,这些只发生在结界内,外人并不能听闻。

    何恽和柳致知从两个方向入内,何恽迈步而入,手中碧血摄灵丝在身畔飞舞,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只要进入一定范围,都毫不犹豫的攻击,普通人只要进入圈内,无数细丝往上一涌,似千丝拂来,隐隐中带着血色,温柔的一缠,转瞬间成为一具干尸,何恽似乎看不见,继续往前走。

    而当忍者之类进入其中,便千丝风涌,尽显狰狞,但都遇到的是下忍,何恽不当回事,下忍虽用忍术,但往往摄灵丝一现,刚用忍术,何恽手一指,千丝万缕立刻封闭他的所在空间,忍者只好含恨变成了干尸。

    柳致知却走了另一条线路,他周身意志激荡,却与何恽不同,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他,不是看不见,而是视而不见,他不想杀害普通人,虽知这些也不是好人,但他不杀害,特殊部门的人却不会放过,而柳致知根本不阻止。

    忍者却看得见柳致知,一见柳致知,便举刀冲过来,这些都是下忍,偶尔有一个中忍,柳致知从容走着,忍者一靠近,随手一拳,忍者站住了,然后,瘫了下去,内脏破裂而死。不论忍者是拿刀冲上来,还是用忍术,都没有用,忍术一近柳致知的身,便烟消云散,他们级别太低,忍术的震荡根本不能影响柳致知。

    走入大厅,大厅之中已没人,柳致知一扫,陈列在博古架上一件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件虎符,柳致知记得他所得到五行宗的虎符就是这个样子,一伸手,虎符凌空飞起,落在他手上,略一查看,他失望的摇摇头,只不过是一件膺品,心中不由一转,传说中五行宗还有半边虎符,流落在东瀛,不知在哪里。

    他拿着膺品虎符,头也没有回,手一送,虎符划出一道光,噗的一声,一名忍者刚一露面,虎符已经切入他的腹部,这名忍者低头看看腹部,不愿相信,身体缓缓软了下去。

    柳致知在房间打量了一周,走到一处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的墙边,一拳轰出,烟尘中,一个密室的入口随着这一拳而出现,柳致知施施然走进了这个密道,密室之中,有一个保险柜,柳致知走到近前,御物术一出,格叭几声响,紧接着,保险柜门打开,里面主要是一些文件,还有一些珠宝,柳致知翻了翻文件,均为日文,他不能看懂,但知道这是黑龙会的重要的文件,不然,不会藏于秘室之中,又锁于保险柜内。不过,遇到了柳致知,算他们倒霉,他的御物术不仅能御物攻击,更能将意识分化,深入锁这一类的机关之中,了解其结构,而随机应用。

    有人来了,是何恽,正好,这东西让他带回去。柳致知回头,何恽进入大厅,宝光一敛,碧血摄灵丝收敛,看见墙上一个大洞,柳致知在里面。

    柳致知见到何恽,说:“正好,你来了,这里面有些东西,是文件,还有些珠宝,文件是日文写的,我看不懂,但收藏在这里,肯定很重要,这一切交给你了。”

    何恽入内,一看保险柜,点点头:“谢谢你,我虽看不懂,但也知道它的价值。对了,有没有见到犬养平雄?”

    柳致知摇摇头:“没有看到,不知道他在哪里,好了,你在这里,我先到后面去找犬养,看来他们应该在后面。”

    柳致知说着,走出了密室,这处豪宅前后有几重房,柳致知过了第一重,此时枪声已停,在第二重的房间处,他刚一进门,一道匹练迎面而来,柳致知脚在空中,微微一移,脚步落向旁边,同时身体一扭,居然在间隙之中,似幻影一样,透过刀光,进入房中,这不是他透过刀光,而是他在刀光侵体前已经到达里面,刀光走了个空,在外人看来,造成一种玄幻的效果。

    刀光一走空,现出了使刀者,居然不是一个忍者,但这一刀却超越了一般忍者所能达到的水平,就刀法论,这一刀不下于上忍的水准。

    柳致知根本不问他是谁,手掌一翻,五雷掌,这是一种界于国术与法术之间的技法,五雷掌一出,电光石火一闪,只向来人罩下。

    来人刀一旋,刀光成扇,却不能抵挡五雷掌的威势,轰的一声,立刻被电得头发竖起,浑身一阵抽搐,趁这个当儿,柳致知伸手一抓,抓个正着,来人被柳致知一把抓住穴道,浑身立刻软了下去。

    “你是谁?”柳致知问到,他也提防着对方不通汉语,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如何对方不能回答,很简单,杀了就是。

    “我是柳生正斋,你是谁?”柳生正斋开口说到,一口标准的汉语。

    “柳致知,犬养平雄在哪里?”柳致知问到。

    “犬养平雄,他在哪里?我为什么告诉你?你杀了我吧,想从我口中问出主干的下落,不可能。”柳生正斋说着,虽被柳致知抓住了穴道,口气之中,却透露出一股不怕死的气慨,然而,一个小动作却出卖他,他说到你杀了我时,眼睛不由一眯,身体微微一个哆嗦,虽极其微略,但出场他的内心。

    “我再问你一遍,犬养在什么地方?”柳致知陡然神色俱厉,厉声问到。

    柳生正斋眼睛不由往后面一瞄,这是他下意识的动作,这个动作令柳致知知道犬养平雄的大致方向,而柳生正斋却不知道,嘴还硬:“想从我口中知道,做梦!”

    “那你就去死罢!”柳致知嘴里说着,手上一动,一股柔力直攻他的心脉,柳生正斋没有想到柳致知说要他命就要他的命,眼睛之中露出慌乱,但已经迟了,身体一震,接着便瘫了下去。

    他不知道,柳致知不会让他活着,即使柳致知不杀他,何恽也不会放过他,何恽来时,可是下了死命令,鸡犬不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