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9. 深山幽谷有隐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晚,柳致知就在镇上一家旅社住下,到了半夜时分,房间之中光芒一闪,分身现身,作为柳致知本身,依然睡在旅社里,而分身却一闪而没。

    柳致知的分身出了旅社,腾虚而起,只像山中飞去,他要搜索这一带的山林,看看有没有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飞行的并不高,飞高了可能忽略一些东西,忍者善于隐藏,当然,他们的住所也可能隐藏,柳致知并不担心他被人发现,在夜色下,他如同一抹流影,即使留意,也看不清。他寻找忍者的基地,只是出于好奇,忍者他虽多次遇到,而且,也和不少忍者交手,甚至他死在他手上的忍者也不在少数,但他从未想过能一个人消灭忍者,忍者能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他只想多了解一些忍者,忍者的忍术,特别是各种遁术,在柳致知看来,很少有稍长一些距离的,几乎都是短距遁术。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寻找,还是没有发现,倒发现不少夜行的动物,甚至发现一些灵体,这些灵体的存在,令柳致知感觉不正常,因为正常山林之中,虽有灵体,但密度没有这么大,这里灵体出现的频率也太高了一点。

    前方是一个山间的小盘地,柳致知发现一些异样,再细看,却是有几排房屋,并不规则,在绿树掩映下,和山色混同,如何不是柳致知眼力远非常人,根本发现不了,或者,柳致知飞高一些,也不能发现,在山体间。还隐约有些洞穴,柳致知精神一振,他停了上来,身体变淡,细细观察。

    时间是夜里二三点钟,按理说没有人,但柳致知还是发现几批人,一批人躲藏在树上,寂然不动。幸亏是柳致知,不然真的不能发现在;另一批人却分散躺在各自的容身小洞中,忍受着蚊虫叮咬,一个个却稳丝不动。

    柳致知不禁暗叹,忍术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从他的训练中可见一斑,但这种方式训练下去,心理上会不会出现问题,一个人忍受其不能忍的痛苦,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却是以超人的毅力战胜它,使之成为强者;另一种。无奈中忍受这种苦痛,身体会使这种痛苦转化为享受,这就是受虐狂产生的原因,历史上一些西洋的苦行僧头戴荆棘冠。身背十字架,手足还有圣痕,一种手腕和足腕处模仿基督受难用铁钉穿过留下的痕迹,他们开始时痛苦异常。但逐渐苦难变成一种享受,当鞭打等落在身上时。他们反而是一付享受的样子,这些人在心理上实际上出现的变态,脱离大多数人,对他人的苦难往往表现出无动于衷,甚至会有残忍的快感。

    柳致知不由想到,东瀛人人性之中有一种残忍,是否来源于此。这些忍者都是低级忍者,甚至下忍都算不上,他们还是学徒,根本不能发现柳致知,柳致知也不担心他们,便又飞近了一些,细细观察。

    忽然,他感到一股法力波动从一个山洞中泛起,一串白水从洞中飞跃而出,直向柳致知的分身而来,不好,大意了,柳致知这时明白过来,自己不是本体,而是一个分身,如果是本体而来,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本身金丹成就,气息收敛得一丝也不外露,不会暴露目标,而分身却是神眼所化,自己分身却不能做到本体一样,加之实力也远不及本身,不由苦笑,看来,时刻反省自身,是修行者必备功课。

    一线水线窜上半空,并没有不问青红皂白,而是水线一凝,化作一个人形,开口说到:“什么人?”这句话柳致知听得懂,得益柳致知对日语常用口头语的掌握。

    “一个过路人。”柳致知这句话有误解,主要是他掌握的口语不足,他本意中一个旅行者,但对方却听成的一个过路者,而且对方也听出他的口音奇特,略一沉思,知道对方是一个外国人。

    “你为什么窥探我们的地盘?”对方又问出一个问题,对这个问题,柳致知就听得不太懂,他一时陷入沉默之中,脑袋中在想对方说的什么话,好一会,对方都不耐烦了,柳致知才组织好语言:“我不太听得懂你的话,你能说英语吗?”

    对方刚要发火,听到这句话,气一下子息了下去,这家伙语言都不通,回头向下面喊到:“小林光一,你先做翻译。”

    一个静静伏要树上的忍者,身体一动,滑下了树,抬头说:“谨遵船越大师意!”柳致知看了一下他,等待他们发问。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窥探我们的地盘?”船越问到,小林光一用英语翻译。

    柳致知一笑,用英语说:“一个旅行者,没有窥探你们的地盘,只不过是路过,见有建筑,不觉停步旁观,你们又是什么人,难道是忍者?”

    “旅行者?你太会装了,我发现你却在一旁偷窥我们地盘,而且,不是一般的好奇,你说,你究竟是谁?”船越声音陡然变厉,空中的气氛骤然紧张。

    柳致知却不动声色,淡淡地说:“我是一个旅行者,你不信也没有办法。作为一个修者,旅行当然与众不同,乘夜晚出来转转,有什么了不起,再说,此山又不是你家的,我仅是经过,并没有做任何对你们不起的事。”

    船越略一迟疑,转眼变了口吻,说:“你用什么来证明你是旅行者,如果不能,就给我留下!”

    “不能,我是孤身一人。但修者自有尊严,留下的这句话,我劝你不要提。”柳致知不亢不卑地说到。

    空气中又泛起法力波动,柳致知与船越正在空中对峙,从下方房屋中又升上两人,这回不是像船越,用的水分身,而是直接现身,呈三角形把柳致知包在中间。

    柳致知一见这个架势,知道今天不能善了,脸上依然平静,但在内心之中,对这三人进行了评价,船越的忍术他看得出,比起他遇到的初见半藏还要高一点,这只是他的分身,由此可见,他的本体完全凌驾于初见半藏之上次;后来的两人,基本上和初见半期差不多,柳致知暗处惊心,他不是本身来此,而是分身,对付这三个家伙,看来够呛。

    “船越博文,这家伙是谁?”伊藤山满问到,也说是后来二人中的一人。

    “他说他是一个旅行者,一个修者来窥探我们,居然说是旅行者,真是好笑。”船越博文对伊藤山满说到,旁边另一人桂太郎点头说:“不错,我们在这和他废话什么,杀了或者拿下一问,不就解决了,他孤身一人,即使是一个旅行者,误入此处,算他倒霉。”

    他们之间谈话作为翻译的小林光一没有翻译,小林光一又不呆,这话还是不翻译了。不过柳致知还能听明白一些,知道他们想对付自己,虽不动声色,心中实地来火。

    船越博文望着柳致知,说:“你真的是一个旅行者?”

    柳致知淡淡的点点头,说:“不错。”他这话还没有说完,船越博文水样的身影一化,柳致知顿觉一片大浪汹涌而来,明明是并不多的水,却化作滔大浪,澎湃而来。而伊藤山满和桂太郎也各自抛出钩绳,向柳致知袭来。

    钩绳本是忍者的一种装置,主要用于攀爬,两人平时基本上用不到,带上身上,是忍者习惯,也是给低级忍者作演示用的,不过用在此处却是正好,想用钩挠钩拿着柳致知。

    柳致知一下子陷入重围之中,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见大浪扑来,不退反进,身体一下子扑进了大浪,两条钩绳没有想到柳致知居然这样做,一下子走空。

    柳致知扑进了大浪,船越一喜,大浪狂卷上来,却不料柳致知在扑向大浪同时,周身雷发,电光霍霍,本来,船越借水成影,这是他忍术中千杀水翔的应用,用水形成分身,含一丝精神意志,必要时,形成水浪,卷走敌人,甚至用水挤压杀死敌人,但前提是水中含有他的一丝意志。

    柳致知周身电光霍霍,刚一接触水浪,立刻水浪上电光闪闪,整个大浪一瞬间成为带电体,船越的一丝精神意志在电光的轰击下,顿时失去对水的掌控,水体之中,发出的尖利的叫声,大浪行空,却没有精神意志在其间的作用,顿时,大浪如下了一场雨,向树木浇下。

    水浪一破,身后的两钩绳走空,柳致知一个折回,不等他们回过神来,手指一动,空气之中啾啾声响起,一派闪现着青光的风刃出现,大片风刃一窝蜂一样向两者奔涌而出。这不是神眼珠内蕴的法术,而是由柳致知由武术演化出来的法术,手指高速振动,空气形成激波,空气形成疏密,加上柳致知的意志,高速传输激波,以声速前行,事实上根本不是空气形成风刃,而是由密集的空气在一瞬间形成的假相,传输的是波,不过是一系列波纹。

    两人一见柳致知伸手一点,空气中顿时啾啾声起,大批风刃顿生,向两人铺天盖地的扑过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