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15. 冤魂凝血狱道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阴阳师神宫寺机是无意经过,事情得由柳致知说起,柳致知和何恽他们在东京闹了一场,将黑龙会连根拔起,这件事在东瀛国内修者之中造成极大的反响,阴阳师神宫寺机也是一名杰出高手,能借式神之力,御空飞行,他是在东京参加这次集会,然后,想起此处寺院的住持是他的多年未联系朋友,不知道他朋友早被邓昆杀了,还有他的忠心的徒子徒孙也早就成了幡上的冤魂。

    他这次参加集会,会后想起朋友,便来找他,刚到这里,发现奇怪的是,这里有结界,难道他朋友遇到敌人,他感到奇怪,谁知结界陡然扩大,将他吞入其中,他一定神,用日文喊到:“你们是谁?”

    他看见柳致知身外亩许烈焰,还有邓昆凌虚而立,不仅奇怪,故而发问。柳致知勉强听懂,邓昆到底是在这边生活一段时间,用日文笑嘻嘻说到:“你管我们是谁,这里没你的事,你硬闯进来,就不要走了。”

    邓昆不怕柳致知帮助他,华夏修行界相对比较保守,特别是对东瀛,几十年前,东瀛修行界曾作为先锋侵入华夏,可谓仇大恨深,就拿邓昆来说,一方面寄身于东瀛,另一方面,他修行魔道,对东瀛人下手是毫不留情,曾一次屠尽深山中一个村子,为了炼幡,不住偷偷杀人,而且,有选择性杀人,东瀛警方虽对变态杀手很头疼,但从未怀疑过他,当然,暴露出来仅是冰山一角,许多人根本尸骨无存。

    神宫寺机脸色一变,问到:“这处寺庙原来的住持到哪里去了?”他也不是呆子。结界居然布置在此,而寺庙毫无动静,恐怕出了事。

    “原来住持,那个老家伙我叫他让位,他不让位,我便请他到一个地方,看你修行挺不错,不如也到那个地方,替我主持这幡。”邓昆笑嘻嘻取出那杆幡。冲天的血气和怨气又一次迷漫,柳致知此时已收了真火,见此,又飘身后退的一段,眼光像旁边一瞄。嘴角噙起了一些笑意。

    神宫寺机一下子明白事情真像,他动怒了:“好贼子,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身在空中,但四周环境立变,似百鬼夜行,周边一下子黑了下来,在他的身遭。妖魔鬼怪隐隐绰绰,一个巨大的动物出现,却是一只大猫,他立于大猫的头顶。似一只不起眼小人偶,大猫周边,各种妖魔似乎随时都会破空而出。

    “影猫,不错。真的不错,很合适的人选。就你了。”邓昆一见,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欣喜。

    说完之后,将手中幡一摇,刹那间,诸神齐出,无穷压力压向神宫寺机,神宫寺机感到一股怨气只冲灵台,大吃一惊,身体猛然跃起,身下的影猫悲鸣一声,被幡一卷,,身形迅速缩小,转眼间,被吸入幡中。

    “救我!”神宫寺机用日语向柳致知求救,柳致知却不太听得懂,但看他的意思是向自己求救,看了他一眼,身体却向后飘去。

    神宫寺机绝望了:“我与你们拚了!”说着,他投入式神当中,新显示出来的式神却是一个水母样的东西,飘浮在空中,他不是站在其上,而是与式神合为一体,一刹那,水母的形状发生了改变,本来透明的水母,现在是另一付样子,大片触手转化黑色,像神宫寺机的一头黑发,而在水母身上,奇怪地伸出了四肢,不类人类,长满了肉瘤,表面向下滴着粘液,在水母体上,五官张开,张口吐出一条液柱,直向邓昆喷去。

    邓昆一笑:“雕虫小技!”手中幡一摇,东瀛诸神一瞬间一个个化为恶魔,咆哮着扑了上去,转眼把他淹没,先还听见神宫寺机怒吼声,接着惨叫声,渐渐声音小了下去。

    柳致知看着这一幕,冷冷的一笑,这既是杀了一个人,将之炼魂,又是在柳致知面前显威。但柳致知并未动手,这是看着,等他搞定。

    邓昆见柳致知在一旁并没有插手,只是带着冷笑,也知柳致知的意思,便说:“不错,你真的很强,既然这样,我也不必客气,让你见识一下阿修罗密法!”

    邓昆说完,手中幡不见,身影一暗,整个结界内陡然一片血红,滚滚血浪转眼将一切淹没,柳致知却露出奇怪的表情,从表面上看,血浪几乎淹没了一切,但实际上,满眼的血色并不是血水,柳致知返观这一切,看出它的本质,也只有柳致知能看出,他深入物质底层,看到是一幅奇怪情景,按理来说,不管怎么变化,柳致知早就见识过了,是一种特殊状态,一个个如虚空中套着虚空,一点波动着一点,在上面层次,尚有粒子,而实际上是一种说不明白波函数的具现。

    现在这血水却不是这样,而是很明显由符咒构成,而且到了底层,便没有结构,这种层次远达不到分子层次,柳致知产生一个明悟,邓昆根本不了解物质层次,而血水不过是他心中法的体现,这种法很粗糙,生灵的怨气根本没有与它结合好,此血水传言无论什么生物入内,都会化为血水,它不过能解构人体的组织,而且,是自己解构,一般修者入内,其中信息引起共鸣,使修行者认为自己被血水污染,在这种想法下,符咒发威,修行者的绝望之情与怨气相合,于是,肌体便化为血水。

    这一点无意中被柳致知看出,本来他以水蓝星护体,血水只在体内二三丈之外,根本不能沾身,但一明白这一点,他哈哈大笑:“这就是所谓血狱?如此简陋,如何称得上血狱之名。”

    说完之后,柳致知反而收起水蓝星,身体进入一种奇特的状态,如从层次上说,他的身体已全部虚化,波函数状态改变,体现出波动性,而将粒子性几乎不见,血水狂涌而上,而柳致知却如幻影一样,如果细看,甚至他的身体边缘模糊化。

    邓昆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血狱就是蜀山长老也只能以法宝护身,根本不敢以肉身相抗,而柳致知却是第一个直接以肉身在血狱中安然无恙的人,难道他已修成修罗真身,亦或类似的神通。

    他不明白现代科学,也未能想到柳致知这种状态,他手一指,血水顿时咆哮着向柳致知冲去,但丝毫影响不了柳致知,柳致知在血海之上,冷冷一笑,任凭血水冲刷,丝毫也影响不了他。

    柳致知张口吐出一个字:“破!”其实,他开口或者用手指点,或其它行为,结果都一样,干涉这片血海的存在,从底层状态干涉起,言出法随,一个破字,虽不响,但这一瞬间,邓昆只觉心灵之中似遭了一重锤,自己控制自如的血水,顿时失控,忍不住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血水却在一瞬间消失。

    人影一闪,一个人出现,正是纪元渊,一把扶住的师傅,柳致知冷冷看了他一眼,说:“好自为之!”转身飞过了结界。

    这一下,将邓昆闹了个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柳致知虽能改变状态,但自身消耗是极大,他入结界,已发现纪元渊在一旁窥视,不来他一直未动手,柳致知只当看不见,好在纪元渊一直也未动手,现在他出现,柳致知知道事不可为,他这一手消耗极大,而邓昆虽负伤,但战斗力还在,还有一个纪元渊,他只有退避三舍。

    他这一走,弄得邓昆莫名其妙,想不通柳致知为何如此,柳致知在表面上根本无事,只能将这个疑团放在心底。纪元渊也莫名其妙,他见过柳致知的分身,但当时柳致知分身面目已改。

    邓昆调息了一会,说:“徒儿,不要想了,他见无法杀掉为师,便自己离开,没有事了。”邓昆虽是自己猜测,也十不离七八。他暗自下定决心,之前他顾着恢复自己的实力,没有多问东瀛内部的事,仅布置下了几颗棋子,现在该进一步介入其中,他并不喜欢东瀛人,但修行到他这个层次,世事已明了,只有挑起东瀛人,他才能借机彻底恢复。他根本不看好东瀛人,不过作为工具,这就足够了。

    “灵儿,你等着,我会让你复活,哪怕世间血雨腥风,哪怕进十八层地狱!”他的眼前又现出灵儿在圣光下化为灰烬的情景,不由低低说到。

    柳致知转身而去,出了结界,在无人之处,降于地面,他又恢复步行,不过,此时他的步行没有运用任何神通法术,他消耗虽大,但在缓步行走中,一点点的恢复。他凭借着不熟练的那一点日语,总算搞清楚了东京方向。

    他并不着急,就这样慢悠悠向前赶路,终于到了一个小站,便乘车回到了东京,临走之前,又见了赖后明一次,算是告别,之后,便订了机票。

    在飞机上,他透过眩窗,看着下方的城市,高楼林立,繁华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他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