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17. 和光混俗入赵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众人不自觉避让,知道自己不自觉间流露也高贵的气质,这不是自身功力的外泄,而是自己不自觉间长期养成一种气质,在其他人心目中造成无形的压力,而其他人表面不察觉,却在行动上表现,也不觉惊奇,大家熙熙攘攘,谁也没有注意这件事。

    柳致知来到这座小镇,不想赶上集市,他是来看看赵天一,赵天一就住在此镇,他住在镇东一处风水极佳之处,柳致知从镇西入镇,恰逢集市,他随遇而安,顺着人流,向前逛去。

    正在集市上柳致知,随着人群,看看各人的众生像,他倒不觉得烦,前面一群人围在那里,不时传来叫好声,他望了一眼,是卖艺的,几个男女,在表演柔功,这是杂技表演,柳致知一笑,也未停步,陡然,他感到一股目光盯着自己,他顺着目光一瞧,见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挑着一付担子,卖的是一些山货,核桃之类,却是早了些,但也许是去年的货物,现在一年四季,各种东西都有。

    见柳致知望着他,他憨直一笑:“老板,核桃要吗?”柳致知见他身上气息隐然,居然是一个修者,但其表现像一个山民,不觉心生好奇。

    “核桃?是去年了吧。”柳致知走到跟前,问到。

    “不是,是大山深处的,今年新上市,挺有味,老板来两斤。”他热心推销。

    “哦!这核桃不好吃吗?”柳致知弯下腰,抓起两颗核桃,这种野生核桃难免有些涩味,柳致知故意这样问,他发现核桃却是一种变异品种,一定程度上算是一种灵药。但其味道柳致知不知道是否好吃。

    “老板,这核桃保证好吃,营养价值更是上乘,好吃不贵。”他说到。

    “多少钱一斤?”柳致知用手一捏,核桃应声而碎,这人露出震惊之色,他知道这种核桃将之捏碎需多大的手劲。

    “不贵,二十块钱一斤。”他回答到,柳致知捏破的核桃。将果肉扔进嘴里,一股微弱的灵气由核桃肉渗入,如不留意,不会觉察到,便点点头。说:“不贵,就二十元一斤,来十斤。”

    “柳致知,你怎么在这里?”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柳致知回头一看,是肖寒,立刻站起身。笑着说:“是你,嫂子可来的吗?”

    “她没有来,我是到处跑,你怎么来这里?”肖寒好奇的问到。

    柳致知刚要回答。那个卖核桃的陡然开口了:“你是肖寒前辈?晚辈龙光华见过前辈。”

    肖寒好奇地说:“你怎么认识我的?”

    “前辈记得不记得数年前的终南山之会,我随家师见过前辈一眼,家师是见守。”龙光华这一提,肖寒想了起来。

    “原来你是见守那个老家伙的徒弟。那个老家伙现在到那里去了?”肖寒问到。

    柳致知一见,笑到:“肖兄你们两人认识。走,收拾起家伙,上茶楼喝茶去。”

    龙光华挑起担子,三人走进了一家茶楼,小镇之上,并无上档次茶楼,但却有一家兼卖早点的茶楼,三人来到这家,龙光华将担子歇下,放在桌边,有服务员上来问他们用些什么,肖寒说:“来一壶茶,三笼包子。”

    三笼包子,一人一笼,肖寒是修炼之人,饭量很奇特,一食斗米,也可数日不食,柳致知也是如此,当然,龙光华也一样,这三笼包子对他们来说,是小儿科,北方的包子来有比较大,小镇之上,一笼十个,服务员见三人叫了三笼,心中奇怪,不过她也没有多嘴,反正客人叫得越多,老板越高兴。

    “柳老弟,你来此做什么,难道这里有你感兴趣的事?”肖寒问到。

    柳致知便将自己无意中得到两块传承虎符的事一说,然后说:“五行宗传承我知道三支,都是由俗家弟子所传,我来看一下,看他们的德行与道行能否符合洞天的传承。”

    “原来老弟是有责任的,老弟,不是我说你,要是我,直接入洞天,干脆自己做了五行宗的掌门,不就成了。”肖寒说到。

    “我是怕麻烦,一个宗派的传承,不是我这种性格所能受得了,我只能算一个自了汉。”柳致知笑到。

    “那可就麻烦了,我虽是盗门中人,但大派传承还是知道的,宗门传承有严格的规矩,这个责任也重大,并且,不论是谁,得到宗门传承,一是不去继承,自然没事,一是要么接受,要么为宗门选定传人,这个规矩千百年来一直没有变,虽说不一定遵守,但要在世人面前亮相,就得按规矩来,另一个,宗门传承不按规矩走,得不到传承,每一个祖师能开创一宗,神通广大,做事滴水不漏。”肖寒说到。

    柳致知起了好奇之心:“如果一个人神通广大,他硬要破坏规矩呢?”

    “这不可能,一个人如果是这样,他足以开宗立派,不会这样做。”肖寒断然否定。

    柳致知笑到:“我仅是考虑一种可能,对了,龙光华,你师门是何人?”

    龙光华说:“我是一个散修,师傅传我术法,就说是散修。”

    “有没有兴趣掌管一宗?”柳致知又问到。

    “前辈,我虽是散修,但自有师门,别人传承再好,我也不会叛出师门,前辈还是不用再提了。”龙光华正色说到,在三个人中,龙光华年纪最大,虽然大不了多少,却称晚辈,这也是没有办法,他师傅与肖寒兄弟相称,肖寒别看年纪不算大,但架不住人家辈份高。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说:“好不容易有个看得顺眼的,却不想要五行宗的传承。还得考察那三个人,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前辈,你第一次见到我,并不知道我的品性,不怕我是坏人?”龙光华问到。

    柳致知呵呵一笑,说:“你认识肖兄,物与类聚,人与群分,再说,如果你答应,我就不考验了吗?世间难有这么好的事,托付一门传承,总要考察清楚。”

    肖寒也笑了,说:“我这个兄弟狡猾着呢,他怎么会将一门传承轻易间送于人。”

    三人说说笑笑,但话语间声音并不高,而且利用传音入密,不会让人听去。好一会,三笼包子吃完,柳致知招过服务员,结了帐,又向龙光华买了十斤核桃,这种核桃明显比一般核桃强,估计是在山中灵气充足的地方生成。

    龙光华依然桃起担子,出门卖他的核桃,柳致知和肖寒却来到赵天一的住宅,果然风水很好,也有人进进出出,一问之下,才知道今天是集市,赵天一也趁这个日子看相算命,驱邪赶鬼,柳致知和肖寒面面相觑,这个赵天一太有经济头脑了吧。

    “你们两个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进去!”出来一个人,喊到。

    柳致知和肖寒进入大门,柳致知笑嘻嘻对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问到:“赵大师忙吗?”

    这个小伙望了柳致知一眼,说:“当然很忙,十里八村的人前来看相算命,还有身体不舒服的,请师傅来看病驱邪的,还有更远的人,包了车子过来。”

    正说着,门外喇叭响,小伙立刻说:“看,包车来了,你们自己进去。”小伙自己掉头向门外走去,从门内走出一伙人,脸上带着喜气。柳致知看到他们,有点好奇问:“看你们脸带喜气,是不是大师作了法?”

    “赵大师灵的很,他的病医院都没有办法,赵大师一出手,他一切恢复了正常,你看看,他现在活蹦乱跳,一切都好得很,赵大师比医院那帮医生强多了。”一个人对柳致知说到,柳致知仔细看了他所指的病人,是一切都正常,但精气亏空,心中有数,原来肯定是被一些信息体附身。

    便又问到:“你原来是做什么的,如何得病?”

    那个病人今天身上去了病,心中正在高兴,听到此话,说:“我是捉蛇的,多少年了,想不到前一阶段捉了一条大蛇,送进的饭店,后来夜夜都梦到蛇,觉得蛇缠在身上,身体整天都是冰冷,而且蛇好像一天天缠紧,勒得我多喘不气来。多亏大师将蛇抓起,说是一条有数百年修行的蛇,回来找我报仇的。”

    柳致知陷入沉思,他说得不应该错,五行宗传人对付这种事情并不是难事,不过,蛇是如何处理的?

    那伙人已出了院子,柳致知和肖寒还在原地,肖寒说:“不要想了,这种驱除灵体的事情,并不难,难就难在驱除之后,如何说明它。我们进去看看。”

    “好的,我们进去看看。”柳致知点头说。还未等他们进去,门口又涌进一大帮人,柳致知苦笑说:“看来,赵大师生意很火。”

    于是,随着众人,一起进入屋中。在屋内,正堂之上,北面墙上,用黄布幔遮挡着,柳致知知道那是挂神像的地方,由于挡住,不知道挂的是什么,但正面的供桌上,摆放着神位,是显眼的一座,是祖师邹衍,柳致知一下子想到战国时代五行学说的代表人邹衍,难道五行宗供奉的祖师是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