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18. 敛财无畏欺鬼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看到邹衍的祖师牌位,心中一动,想起一人,战国时阴阳家邹衍,两人会是同一人吗?邹衍成为五行宗的祖师倒有这个可能,他精研五行学说,并且生卒年代在史学界不确定,现在一般所说邹衍的生卒年限,仅是人们合理想象,根据他在世间活动记载所推测,不过,是不是他,还有疑问,毕竟华夏同名同姓的人很多。

    供桌上还有香炉之类的,供奉的果品鲜花很新鲜。柳致知目光集中在赵天一身上,屋内人很多,但赵天一身边只有一人,人很自觉在离他几米外停住,等待赵大师喊下一个。身边这个人,显然是算命的,柳致知看赵天一跟他批命。

    过了一会,柳致知哑然失笑,原来赵天一并没有按生辰八字或是六爻算命,如果每个人都按正规的方法批命,那赵天一多大的精神也经不起折腾,完全是江湖手法,在话语中不自不觉中将对方信息给套了出来。

    “下一个!”赵天一喊到,原来的那人千恩万谢走了,而后一个人急忙上前,柳致知他们由于才进来,而赵天一的徒弟正给大家发号牌。

    看了几个批命的,此时进来一位壮汉,说是壮汉已不符实,用人搀扶着,柳致知一眼望去,他的背上爬着一只黄鼠狼,双爪扣在他的肩上。他的背驼着,眼睛中布满血丝,壮实了架子还在,却已是削瘦的很,柳致知见此,和肖寒将身子让在一边,他一进门,就往下跪:“大仙,救救命!”

    柳致知没有开口。肖寒却传声问到:“兄弟,他身上哪个黄鼠狼是在什么地方惹上的?”

    柳致知传声说:“听他说,这黄鼠狼也是通灵了,不知道为何附在他身上,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

    赵天一刚给一人批了命,准备喊下一个,他徒弟脸一翻,训斥到:“排班去!”赵天一将目光投射到他身上,一见之下。一愣,柳致知知道他也看见的黄鼠狼,忙道:“不要紧,你身上怎么有一只黄鼠狼?”

    在场大多数是俗人,听赵大师发话。不由避开此人,一下子,他的身边除了搀扶他进来的人,其他人都远离了他。他听赵大师一说,顿时惊呆了,他是打死了一只黄鼠狼才变成这个样子,当下将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原来。他本是一位保安,在单位里看门,经常看到一只黄鼠狼在单位的院子里乱窜,找它又找不到。后来,他干脆在院子里下夹子,终于逮住了黄鼠狼,便将它扒皮。自从那以后,他就感到好像肩膀疼。渐渐越来越重,但又不见明显的伤痕,他看了许多医院,却不见效果,听说赵大师很灵,便来到这里。

    赵天一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对他说:“这是黄仙附在你身上,找你索命,不好办啊!”

    壮汉一听,立刻连连磕头,说:“大仙,你一定想想办法,这东西将我的命都快送掉,我求你了!”

    “这比较难办。”赵天一迟疑到。

    “大仙,我求你了,你有什么条件就尽管提,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壮汉立刻说。

    赵天一脸上微露一丝喜色,转眼逝去,要不是柳致知已做到明察秋毫,稍不留意,就忽略掉了。

    “好吧,我与你问问它,看如何才能放过你。”赵天一说着,就像壮汉身后的黄鼠狼一声断喝,大声地说:“你已身死,为何还缠着他不放?”

    黄鼠狼猛然抬起头,口出人言:“我在那里修行,他却下夹子暗我,并且扒皮食肉,坏我一世修行,我怎么能放过他?”当然,这话普通人并听不见,只是深入到意识之中,一般人根本不能与灵体交流。

    “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放过他?”赵天一又问到。

    “他扒我的皮,我要他皮溃肉烂,除非他还我命来。”黄鼠狼说到。

    赵天一对壮汉说:“黄仙说了,你必须超度它的亡灵,扒了它的皮,你必须还它一身衣服,它的性命你得用金子塑它的身像,让它灵魂有所依。”

    柳致知愕然,肖寒却脸上露出一丝嘲笑,黄鼠狼明显不是这话,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紧接着,柳致知明白过来,好家伙,这是敛财有道啊。

    壮汉一阵挣扎,问到:“还它一身衣服,怎么还?金子塑像,得多大,我没这么多钱。”

    “这不是我要,是黄仙索要,你害了人家性命,黄仙不追究,当然要你供奉,它的衣服,可以买一件貂皮衣代替,至于塑像,按道理来说,要跟它一样大,如果你拿不出来,我想,你能拿多少?”赵天一问到。

    “我只能拿出二万。”壮汉说到。

    赵天一说到:“我与你问问。”又装模作样问了一番,在柳致知眼中,只是自言自语,连黄鼠狼都未唤醒。然后,对壮汉说:“黄仙不同意。”恰巧,黄鼠狼见赵天一不再问话,心中气愤,爪子一使劲,顿时一道血痕出现,壮汉嚎叫了一声,忙道:“我最多能拿出八万!”

    赵天一见差不多了,如果再榨下去,油水不大,便说:“我再来问问。”又装模作样一番,说:“黄仙同意了。说它的一切由我来代办,你交钱就行了。”

    “我身上钱不够,我先交一部分,余下我回家去拿。”壮汉说。赵天一也同意了,并且说:“你尽快将钱拿手来,要是慢了,黄仙再发威,我可就没办法了。我先将黄仙请下来,记住,快一点。”

    说完,手掐镇狱诀,暗颂真言,黄鼠狼一见,毛发一乍,刚要扑上来,灵光一现,光带如绳,强行将黄鼠狼拖入镇狱中,然后,手诀一变,却在壮汉身上下了暗手,壮汉如果不执行的话,他肯定会暗中对付他。

    壮汉身体一下子轻松起来,他活动了下,大喜:“谢谢大仙,我马上回去将剩下的钱拿来,一定不会失言。”

    柳致知见到这一幕,暗叹一声,赵天一的德行可知,完全以术法敛财,柳致知不好直接出手,一是当众出手,以术法惊世人,本身就是修者所忌讳的事;二是柳致知既然要立五行宗,此是五行宗所立威之处,应由五行宗掌门或其手下所执行。

    肖寒也是和柳致知对望了一眼,摇摇头,两个人不声不响,出了大门,屋内人多,少二个人也不太容易引人注意,况且,许多人来此非是一人,一个病人往往由家人陪着,柳致知两人出去,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柳致知出了门,叹到:“他这样做,会有报应的,灵体讨债,只应劝导,万不得已,才能使用镇狱收压,他居然不问三七二十一,直接对灵体收压,迟早下去会出事。”

    肖寒也点头说:“不问是非,只逞强运用法力,我可以预见,他的下场之惨,恐怕要胜今日黄鼠狼的十倍,那个壮汉自己以为事情已了,却不知根本没有了,估计就是此事过去,将来一定报应更惨,你要不要救他一救?”

    柳致知摇摇头:“我说他会信吗?与其如此,不如不问,自作因果,当然由自己承担,我却是无能为力,算了,这个赵天一,我是失望透顶,不知道梁天成和夏天行两人怎么样,我对两人不抱多大希望,五行宗不知有无其他传人。”

    肖寒说:“人是名树是影,这三人虽相隔百里之上,但名声都在十里八乡中流传,却不在修行界流传,估计也差不多,你要看,就自己去看,今天我陪你,是因为碰巧,我到这里还有事干,就先告辞了,如果找到五行宗传承人,告诉我一声,我也想见见洞天里的风光。”

    “那一定,既然有事,还陪我来这里,多谢了。”柳致知说到。

    “不用谢,我是自己好奇,想看一下赵天一。估计其他两人也一样,不过,兄弟,我知道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了,再会!”肖寒向柳致知告别,柳致知也说再见。

    肖寒走后,柳致知也出了小镇,向一百多里另一处赶去,一百多里路,对柳致知来说,花了半天时间,这是在白天,许多地方并不方便运用法术,他才一边走一边观赏风景,将近傍晚才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处大镇,比赵天一所在小镇大上不少,而梁天成的家与赵天一不同,从外表看起来,气派得多,门口两尊石狮,院子前后三进,有花园,后面有鱼塘狗舍鸡窝,占地面积非常大。

    这一处豪宅,加上数辆名牌轿车,的确要比赵天一强得多,赵天一只能算一个土财主,然梁天成却算是一个资本家,要问及他的名声,却在当地比不上赵天一,但在政府机关和明星之中,可谓大名鼎鼎,不少明星,企业老总和当地政要,都要尊一声大师。

    由于他不接待外人,不是名人,根本见不到他,就是明星政要,要见到他也要事先预约,他走的纯粹高端路线,不像赵天一,忙的要死,钱却没有梁天成多。

    柳致知却是苦笑,看来,要见他一面,却无路可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