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19. 谈笑成为座上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走正常的行径想见梁天成,很难,他又不便以一个修行者身份直接登门拜访,这一来,梁天成会隐藏他的一部分真实,柳致知在梁天成豪宅面前经过,看见里面有人出来,心中一动,有了主意。

    他回身找了一个宾馆,是镇上最豪华的宾馆,镇子虽大,但宾馆只有二家,旅社倒有几家,柳致知找到宾馆,要了最好的房间,不过在镇子上,即使最好的房间,也不吓人,毕竟是座镇子。

    他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旅游散心的富豪,年轻而富有,这些不过是柳致知的真实情况,虽然他不成有意这样做,摇身一变之后,他也没有急于去找梁天成,而是装着不知道梁天成,太行山脚下,风光秀丽,柳致知衣着得体大方而不张扬,所应有的一切风范自然又不露痕迹,白天上山,傍晚下山,渐渐地几天过去,虽没有张扬,倒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这天回来,柳致知在镇上的咖啡厅中喝茶,并没有喝咖啡,见到有人起来,是二位富商,见咖啡厅中人满为患,一个说:“走吧,这里面没有位置了。”

    另一个说:“算了,这小镇上不像大城市,还是将就一下吧!谁叫梁大师住在此处。”柳致知一听,微笑抬起头,向两人说:“两位老板,不如坐下喝一杯茶。”

    两人一听,见柳致知人虽年轻,但衣着举止却证明他的教养,两人一见,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坐下,叫了茶水。问柳致知:“贵姓?”

    “柳致知,不知两位老板姓名?”柳致知问到。

    “我叫孙江宁,他叫郑志渊,我们是专程来这里,和梁大师约好,明天拜会他。”孙江宁说道,又问柳致知:“柳老板,你来此地有何贵干?”

    柳致知笑了,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太行山。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一个人旅游,当然,不是那种冒险。”

    “柳老板好雅性,这么年青,身强力壮。是该好好玩玩,不要年纪大了,玩不动了。”孙江宁笑到。

    “孙老板和郑老板正当中年,怎么说年纪大了,孙老板,我听你说拜会什么梁大师,难道这镇子上有什么世外高人?”柳致知问到。

    “你说对了。这里是太行山脚下,还真有一位大师,梁天成大师,是一位奇人。五行法术,星相占卜,无所不精。”孙江宁说到。

    柳致知表现出不信:“这世上难有什么大师,我走过不少地方。见识过不少称为大师的人物,但都虚有其表。传言总是夸大其辞。”

    “你以前遇到大师是假的,但这位梁大师却与众不同,你不要不信,他是有真本事的,来他这里,许多明星政客和富豪,都得到他的指点,可以说,往来无白丁。”郑志渊开口说到,他是真心相信梁天成大师有真本领,柳致知心中明白,梁天成既然是五行宗传人,本事应该是有的,不过柳致知关心的是他的德行。

    “我还是不信,如果他仅指点人,也许是真的,但有这么大名气吗?”柳致知摇摇头说到。

    “他不是世俗间的指点,而是利用《易经》推算,来断你未来休咎,不用说你,我第一次听说也不信,现在是不得不信,你如果不信,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孙江宁说到。

    “这我倒见识一番。”柳致知的目的达到。

    而孙江宁怕柳致知不知道深浅,说:“我们既然答应带你去,你要明白,高人就是高人,你不能当他的面说不相信他的话。”

    “这点我省得,我只是看看,不会发表意见,你们放心好了。”柳致知保证到。

    “丑话说在前头,我想柳老板是个聪明人,不会让我们难堪的。对了,你这几天住在什么地方?”郑志渊说到。

    “能住在什么地方,这地方能称得上宾馆仅一家,我就住那里。”柳致知说道,两人一听,笑到:“我们也住在那家,等会一块回去。”

    第二天,三人一早就到了梁天成的豪宅,有梁天成的弟子将他们请入其中,孙江宁问到:“今天大师里面有客人吗?”

    “有,是几个当红的明星苏小姐她们,梁师正在接待她们。”弟子说到,柳致知听说之后,没有说话,孙江宁笑着说:“原来是她们,她们这次来,想必报大师的恩了,苏小姐要不是大师,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风光。”

    “当然这样,她这次来,还带了两个好友来拜访大师。”弟子也不多说,什么事点到为止,后面的内容是听者自己去想。

    进入正厅,屋内布置却是华丽,水晶大吊灯,红木家具,地面铺着地毯,两边是红木制沙发,面前摆着茶几,又有几张太师椅,中间一张八仙桌,后面一道旋转楼梯,通向二楼,整个装饰豪华,却显得不太与环境吻合,倒像一个爆发户。

    实际上他也就是一个暴发户,既要追求西式效果,却又要追求中式典雅,结果显得不伦不类,在沙发上座着几个人,其中一人,长得比较胖,四十几岁,正在和三个漂亮的女子谈得正开心。

    见柳致知三人进来,他站起身来,哈哈一笑:“孙老板,郑老板,你们好!这位是?”

    “柳致知。”柳致知见问起他,微笑回答:“孙老板和郑老板来拜访大师,我是他们的朋友,今天冒昧上门,还望主人不要见外。”

    “欢迎欢迎!柳老板第一次来吧,做什么生意?”梁天成伸出手,和孙、郑两人握过手,和柳致知握在一起,哈哈一笑。

    “和朋友做些药材生意,小生意,梁大师这里装修很独物,开眼了。”柳致知微笑着回答。

    “请座,大师之说纯粹朋友们之间的玩笑,我不过懂点道家的东西,难得各位朋友不忘梁某,尊一声大师。”梁天成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到。

    柳致知等人坐下,孙江宁说:“大师过谦了,大师名至实归。苏小姐,今天想不到你在这里,那两位是你朋友,请大师帮她们转运?”

    “孙老板,这是我的二个姐妹,唐于燕小姐和何梦冉小姐,她们也听说梁大师的大名,这次也是第一次来,看看这几年的运程。”苏小姐说到,眼睛望着三人,特别是柳致知,这么年轻,不知道什么来历,但她的眼中明显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

    柳致知的功行不担心自己行藏被看破,这个梁天成还不足看破他,他神气内蕴,丝毫也不外泄,梁天成只当他是一个普通富翁,但苏小姐等明显对他感兴趣,这点是柳致知所未想到,也对,柳致知年纪轻轻,外貌英俊,加上又多金,的确是上佳的对象。

    柳致知见三个明星眼睛盯了过来,特别是苏小姐,眼中兴趣很浓,他知道她们对他产生了兴趣,便对她们打量了几眼,这一眼,心中不由一怔,这个苏小姐练过媚功,虽然功候尚浅,但已媚态四射,柳致知不时很少看电视,就是看电视,也多看新闻类节目,对于电视剧,他很少去看,虽然知道苏小姐的大名,但从未留意过。

    他发现这件事情,不由多看了苏小姐几眼,再看唐、何两人,两人倒没的练习媚功的反应,她的媚功是谁传的?柳致知又看了看梁天成,十有**是他所传,不过五行宗并没有媚功,或者说,柳致知不知道五行宗有媚功这一出。

    苏小姐见柳致知看她,心中莫名有一阵兴奋,偷偷瞄了梁天成一眼,见梁天成没有留意,于是她又开口问道:“柳老板,不知家住在什么地方?”

    柳致知这些方面倒不担心别人问,照实回答:“申城,这次出来,本是来太行山游玩,听孙老板和郑老板说,梁大师技艺高超,便央求两人带自己来见识一下。”

    “申城,我在申城认识申城电视台喻芳和徐茜,平时多在京城活动,倒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们了。”苏小姐说到,好像回忆起一段往事。

    “是她们,我认识她们,在龙腾慈善会上见过两人,和她们有些交往,一个是著名主持人,一个是大记者,倒是很忙。”柳致知也想起了慈善基金会的事,这两年,柳致知做慈善,都是交给他们来打理的,他说这事,从侧面证实他的身份并不是一般人。

    果然,苏小姐眼睛一亮:“柳先生还做慈善?”不知不觉中,她的称呼变了。

    柳致知笑了,说:“做做慈善,一方面求个心安,另一方面,也认识一些人脉,毕竟我们财富来社会,还是要回报社会,不然,做生意也不能长久。我认识的不少人多做慈善事业。”随便举了二个例子,像孙老、唐老,他们都是闻名的商人,孙江宁和郑志渊不觉也加入他们谈话中,说起了慈善事业。

    “芯娜不知几位是大善人,失敬了。”苏小姐,全名应该是苏芯娜开玩笑地说到。

    他们正谈得欢,梁天成咳嗽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