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20. 人心不足难传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起慈善事业,一时将梁天成扔在一边,柳致知是故意而为,他眼角余光看着梁天成,他知道梁天成财产很多,比他柳致知的资产加起来很多,光这一处豪宅便价值不菲,还有数辆豪车,他要做慈善很容易,然而他却不会做慈善,正好苏芯娜谈到喻芳,他正好引向慈善事业,孙、郑两位老板虽很少做慈善,但也不拒绝,加之慈善事业可以是富翁之间相互认识,结实人脉的好机会,所以谈论之间,不知不觉将梁天成给排斥在外。

    梁天成一声咳嗽,众人一下子惊醒,孙江宁一下子想起来,他不好怪柳致知,来话题就不是柳致知所引起。孙江宁也是社会上混的人物,随便打了个哈哈:“我们今天来拜访梁大师,却在这边闲聊,不了,时间对我们来,比较紧,还是请大师给我们指点迷津。”

    众人随声附和,梁天成也站起身来:“请,诸位,到我的静室话。”众人跟着他,来到东面的静室,静室也比较大,北面墙上挂着布幔,两边墙上也是一样,供桌上供奉着鲜花,在靠近墙的一侧,还有一张长条桌,上面有祖师牌位。一切和赵天一那里一样,不过是更加气派。

    到了静室,梁天成并没有烧香礼敬,只是作揖,众人也是作揖,礼毕,众人在蒲团上坐下,柳致知心中感慨,为了适应高官富豪,梁天成将礼节大量简化,好在他没有掀开布幔,这些礼节可有可无。

    梁天成清了清嗓子,对唐、何两女到:“你们所求之事,是大事。传功授法,当执弟子礼,虽是小法,也要守规矩。道家三百六十门,增强女性之魅力,也算一门功法,千金求法,不得人事,不传法门。你们可知否?”

    柳致知一听,立刻明白了,这是要收礼了,人事之,在《西游记》唐僧在灵山求取真经时。阿难跟他要人事,后来,佛祖也了人事,言下之意,要留饭给子孙吃,这是小家言,借书影shè现实。梁天成借此收敛财物,虽不知道多少,但肯定不会少。

    两女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上,柳致知一眼望。薄薄的几张,心中有些奇怪,难道真是意思帐,过一场面。这不合规矩。不是指给多少钱就合规矩,还是传法要看缘份。师傅选中一个弟子,千挑万选,还要有重重考验,入门时,礼节周到,不仅要请祖师,而且宣布戒条等事项,反而没有拜师礼这一。

    梁天成今天传的是哪一门法,完全不按礼节就算了,还要拜师礼,但拜师礼又这么薄,柳致知一时都被他弄糊涂了。

    见柳致知有疑问,苏芯娜心中一动,悄悄凑上前,低声解释:“大师法不可以轻传,我们必须执弟子礼,但又与他门内弟子不同,并不登记入册,算是记名弟子。”

    她声音很低,几乎是贴着柳致知耳边,如是换一个人,不由心神飘荡,哪顾着什么别人收徒,但柳致知却没有引起一点波动,回过头,也对着苏芯娜的耳边,悄悄的问到:“拜师礼是多少?”

    柳致知口中热气吹入苏芯娜耳里,苏芯娜身子差不多都酥了,用硬撑住,口气都带上微微的娇喘,眼波流转,脸面带chun,套着他的耳朵:“一百万,是支票!”

    柳致知这才明白,原来不是现金,看起来薄,这时,孙江宁看到两人这种表现,一边感叹,到底是年轻,真好,一边却暗自担心,这个柳致知真不省心,咳嗽了一声,柳致知倒没有什么,苏芯娜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梁天成往这边看了一眼,眼中却没有气愤,柳致知坦坦荡荡,倒不畏惧他,而苏芯娜表现也自然,柳致知估计着梁天成跟她们之间仅仅是利益上关系,其他方面倒没有什么,所以他也不气愤。

    完成的拜师礼,当然现在不是传法的时候,传法不会有闲杂人等在场,柳致知等人也不会不知趣,孙江宁笑哈哈地:“恭喜大师,又收了两个徒弟。”

    “哪里哪里,她们不过是记名弟子,算不得数!”梁天成也是笑着回答:“你们几位今天来可是有事?”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家中遇到一些小麻烦,想请大师出化解一下。”孙江宁到。

    “那你呢?”他又问郑志渊。

    “我是陪孙老板来的,不过机会难得,想问一下我这阶段的运气如何?”郑志渊回答到,他又将目光转身柳致知,柳致知有什么事能请他出?

    “柳老板,你有什么事?”他问到。

    柳致知沉吟了一下,:“我没有什么事,我到此旅游,正好遇到孙老板他们,大师很厉害,我是来见识一下,并没有什么事,目前我生活工作都很好,没有什么事,好在,能认识大师这位奇人,如果将来有事,一定麻烦大师。”

    “好好,那你就和孙老板他们一起走,等我替他们作法后,你在旁观摩下。”梁天成倒是上门是客,看起来很客气,柳致知是一个潜在客户,他当然笑脸以待。

    孙江宁取出一块玉佩,梁天成接了过,加上自己的灵光在上,又作法一番,柳致知在一旁饶有兴趣看着他,其实,这与开光玉符很相近,玉佩上一层淡淡的灵光,不过,梁天成显然大部分在表演,他只要布一层灵光即可,根不需要后继段,看来神棍真的好赚钱,就是要让俗人相信,功夫下得足一些,虽后面的没有什么用,但用来取信人还是挺不错的。

    做完之后,将玉佩交给孙江宁,孙江宁千恩万谢,小心地将它贴身带好,奉上红包,柳致知加不知道多少,肯定很丰厚。之后又为郑老板看了近来的运程,柳致知发现他却真的推算,看来这点与赵天一不一样,也难怪,赵天一那边是人庭若市,而他这边,却走的上层路线,一天也没两个人,经常是休息,当然用真实事,也给以后留下回头客。

    这一切做完,梁天成:“诸位,不如在这里用饭?”

    孙江宁推辞着:“不用麻烦了,今天见梁大师一次,不虚此行,生意上很忙,就不在这里吃饭,梁大师你忙。”

    “那不如来一次合影?”梁天成开口建议到。

    “跟梁大师合影,求之不得。”孙江宁笑着,几个人站在一起,弟子用数码相机给几个人留影,柳致知看了一眼数码相机,是好相机,不过他玩了一些花招,动了一动,他的照片将是模糊不清,不过在相机上看却是正常。

    合过影后,他们告辞,苏芯娜三人也出来相送,对柳致知苏芯娜有些不舍,眼光之中,有一丝不舍,她对柳致知有好感,当然谈到情上面,还不上。唐、何两位待三人走后,打趣:“苏姐,你的小情人走了,要不要追上。”

    “瞎,不过,柳致知这人年轻英俊又多金,就不知他有没有结婚?”苏芯娜有些惆怅的到。

    “苏姐chun心动了。”何梦冉嘻嘻笑到。

    “看我不打你!”苏芯娜脸一红,作势yu打,三女闹成一团。过了一会,苏芯娜:“这个柳致知我并不了解,但看他的举止言谈,不是普通人,我好长时间没有申城,等你们事了,我申城一趟,找喻芳看看。”

    柳致知却不知道她们在议论他,他与孙、郑二人告别,这个梁天成虽走上层路线,但质上是一个神棍,五行宗的传承与他无缘,现在还剩下一名,夏天行,虽然柳致知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既然来这里,还是一趟,不知夏天行又是一付什么样子,难道五行宗的传承者就这样难找,还是自己培养?柳致知这么想着,已离开了此处,向最后一个人夏天行住的地方赶。

    夏天行却不住在镇子上,而是一个小山村,柳致知费了很大的劲,才问清楚他的地址,离开镇子已经有二百多里,他行走在山道上,好像还在前面,他也不清楚夏天行具体是哪个村子,虽路问得差不多,但这里村子是很远,也许走岔了,天色已晚,他看了看周围,决定就在山林过夜。

    虽山林过夜也不是第一次,但在有人烟的地方却是第一次,好在左右并无人烟,近处是一片树林,一条小道,却不见村庄,他打量了一下这片树林,准备就在林中过夜,暮色暝暝,他离开了小道,陡然咦的一声,停下脚步。

    因为他发现一样东西,一张符纸,在路边草丛之中,关键在于这张符纸不是一张废纸,而是散发着法力波动,他有些奇怪,再一看,不由心中一惊,这不是一般的符,而是有人故意放符害人,如果谁不小心踩了这张符,或者接触了这张符,却要害一场病,别人还看不好,只有放符者。

    是谁在这里放符害人?柳致知看着这张符,心中陷入沉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