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21. 放符只为求钱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谁放符害人,柳致知心中模糊有了一个人的名字,当然,这仅是猜测,不能算是事实,柳致知也不愿多想。他一伸手,这张符从路边的草丛中飘起,落在他手上。刹那间,一股阴寒之气想侵入他的身体,却无门而入。

    柳致知手上灵光一闪,符纸上的黑气一阵扭动,便乖乖地呆在符纸中了,柳致知将符纸收了起来,进入林中,找了块干净的地方,也不升火,只是静静坐着。各种蚊虫很多,却在离柳致知丈许处,便停止前行,就这样,柳致知在林中坐了一夜。

    东方破晓,柳致知也睁开了双眼,昨晚他并未进入那种大定状态,周围的一切都自然反应在他心中,他没有有意这么做,自然而然的达到这个效果,而他周身却连蚊虫也没有侵扰,用佛教话说,他是清凉戒体,他知道这是由于他身体无异味,而且,周身自然力场隐隐环绕,不要说蚊虫,就连一粒灰尘也未落到身上。

    他站起身,活动一下,坐了一夜,他可是连晚饭也没有吃,不过并不碍事,他虽没有主动辟谷,但是十天半月不食,对于他不在话下。他出了树林,找了个小池塘,简单洗了一下脸,用手捧水漱了漱口,便上路了。

    在太阳出来时,他看见一座小山村,在村西头,有一户人家,房子很漂亮,比起赵天一的房子,也不逊色,其他人家比起这家,就逊色多了。山村人家,正是弄早饭的时候,炊烟袅袅。

    柳致知远途赶来,并没有立刻进村,而是爬山了山村附近的一座小山头。俯视这座小山村,山村并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而那户最富有的人家也已起床,一个中年人在院子中正在做类似五禽戏一类导引术,见他的样子,颇具功力,柳致知直觉他就是夏天行。

    他并没有立刻下山,而是在小山上仔细观看。他在观看夏天行的动作,在功力上,夏天行功力最深,比起赵天一和梁天成两人高出一筹,柳致知在观看他。他却没有发觉有人在观察他,看了一会,他收功吃饭。要说他三人,显然身在山林之中的夏天行修行上有利一些,毕竟他亲近自然。

    柳致知就在山头上等,他要看看夏天行是怎样生活的,很显然。他不是像村民那样凭土地和山林生活,看他家的房子就知道了,他应该和赵天一类似,但他显然也与赵天一不同。他这里不是镇上,他应该有他手段。如果他是一个本份人,柳致知倒可以考虑他,不过从他的房子来看。他不像。当然,柳致知不从外表来评价一个人。他必须深入了解一个人,既然他为五行宗选择传承人,这一切都要谨慎。

    村外的路上,有人向这边匆匆而来,看样子很急,到了村子里,径直到了夏天行家,与夏天行交谈起来,看样子很急,柳致知也好奇他们谈论些什么,便一运神通,施展类似天耳通,他是在帽延山中诛杀旱魃时所悟出,心念一到,耳朵中传来他们对话的声音。

    “夏大仙,我家二虎昨天就喊头疼,村里的医生看了,什么毛病也没有,今天却更厉害了,请您老去看看。”来人很着急,口气也急,柳致知发现他的神通有了变化,本来以只能听见声音,却发现能识别人的心态,上一次却没有这个功能,颇有点佛家所说的声闻智慧的架势,对柳致知来说,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对于来人的焦急,夏天行显然并不着急,他不紧不慢的说:“你家在哪儿?”

    虽然不紧不慢,而且常人根本听不出他语气有什么变化,而柳致知却有一种直觉,他心中有一丝高兴,反而想确认一下。

    “在离这里十里路的韩家坳,我是韩家明,不远,翻过了山梁就到了。”韩家明急忙说。

    “噢,你是韩老头的儿子,是他的大儿子,还是小儿子?”夏天行一下子想起来了。

    “是韩家大儿子。”韩家明回答到:“你认识我父亲?”韩家明问到,夏天行似乎在回忆往事,过了一会,说:“听说过。你等一下,我拿些应用的东西。”

    他进屋拿了一些东西,出来对韩家明说:“走吧。”

    柳致知听到这,收了神通,看着两人出了门,若有所思,见两人出了村口,便运起缩地术,远远地跟了上去。

    将近一个小时,到了韩家坳,韩家坳是一个大村子,全村有四五十户人家,韩家明的家在村子偏东,也靠近了村中央,听说夏大仙到了,许多人家都聚集在韩家看热闹,柳致知趁机紧走了几步,也混在人群之中,村民虽发现柳致知,不过没有当回事,以为是谁家在外地的亲戚。

    韩家的屋子是普通北方屋子,前后两进,后面是堆放杂物及鸡窝等,前排是人所居住,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有前后两个院子,山村之中,这倒是平常格局,院子里是水泥地面,在韩家坳并不突出。

    柳致知一进门,病人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家人搀扶下,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柳致知一眼看出,这是中了符了,小孩呻吟着。柳致知望向夏天行,看他是如何说。

    夏天行抬头一望,眉头紧锁。一见他这个表情,韩家人心中无底,有点慌了,韩家明明显昨晚没有睡好,眼睛带有血丝,问到:“大仙,我家二虎没有什么事吧?”

    “噢,他这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昨天什么时候发病的?”夏天行说到,柳致知听到这话,心中已确定那符不出意外,就是他的放的,不觉间露出了冷笑。

    “昨天早晨还好好的,到吃饭时,他突然喊头疼,吃过饭便和他去看医生,医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挨了一夜,今天早晨急忙去请夏大师来瞧瞧,看有无其它东西作怪。”韩家明说到。

    “他遇到脏东西,是一个小鬼,以前他也是得头疼命死的,躲在路边,正好你家二虎冲撞了它,他便附在二虎身上,这种小鬼怨气大,不好驱赶啊。”夏天行大皱眉头。

    “大仙,求求你了,除了你,我们找不到其他人,对付脏东西你是行家,我们是外行,求你一定救救二虎。”韩家明只差要跪下哀求。

    “不好办啊,这东西不太好驱赶。”夏天行说到,柳致知知道他的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柳致知也不开口,修行人士不以法术神通而闻名于世,再说,自己独身一人,别人凭什么相信你?

    但放符害人,情况过于恶劣,三人之中,赵天一和梁天成,这两人是愿者上钩,并没有放符害人,柳致知虽不耻他们的行为,两人可以算是神棍,柳致知倒不好把他们怎样,而夏天成的行为却是主动害人,虽然他不是以害人为目的,而是以敛财为目的。这件事柳致知必须管,不过,他也不便用神通以惊世人,所以,在世俗面前,他还是与俗人一个样。

    “大仙,求求你了,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韩家明急了,说出这一番话。

    夏天行心中一喜,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长叹一口气:“罢了,我最是心软,谁教我们是乡里乡亲的,我捉了这个小鬼。”

    说完,吩咐摆香案,他从布兜中取出符咒和桃木剑,柳致知一看,又是一皱眉,这根本不是什么捉鬼的符咒,倒是助长鬼气的符咒。只见他用烛火燃起符咒,口中念念有词,一声敕令,符燃尽,中间一道黑风,向二虎身上扑去,在俗人眼中,并看不见黑风,但也发现符燃尽,起了一阵怪风,向二虎而去。

    二虎一声惨叫,黑风入体,原来符咒凶威更胜,此时夏天行手执桃木剑,大喝一声:“大胆妖鬼,还不速离,急急如律令!”

    二虎身上冒起一股黑烟,这回是肉眼可见,黑烟扭曲着,如蛇一样,似乎在挣扎,而其中似真似幻,时而现出一个小鬼头,张牙舞爪,狰狞吓人,而夏天行似乎与之搏斗,大汗淋漓,柳致知不由佩服,这一出真的效果很好,而且他也逼出了一身汗,虽说现在八月底了,天气还是较热,但出现这一身汗,还真亏了他。

    好一阵,黑烟似乎和他进行了拉锯战,一会黑烟占上风,一会夏天行占上风,可怜二虎浑身颤抖,柳致知知道他在做戏,根本这符是他下的,要收了符,只要一个手印就成了,偏偏弄出许多事端,白白让二虎受苦,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便在一旁冷眼旁观。

    过一会,大概看差不多了,右手执桃木剑,昨手掐了一个诀,柳致知一看,到时候了,他果然不出所料,用了收符的手印,黑烟中发出一声尖啸声,只见桃木剑一斩,黑烟袅袅散去,二虎一下子不疼,莫名其妙用手摸摸头:“咦,怎么不疼了。”

    围观的人群发出轰的一声善意的笑声,而夏天行一付大战之后疲惫的样子:“果然这个小鬼有了数百年道行,好不容易才把它收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