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28. 咸者感也海外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洞房内,柳致知脱下外衣,阿梨俏脸含春,起身将他的衣服接过,挂在床头,含羞地说:“我们休息吧!”柳致知嗯了一声,阿梨陡然想起一事,说:“宋琦给你那个玉佩有什么,说是入洞房看。”

    柳致知经她一提醒,想了起来,在外衣口袋中摸了出来,拿在手上,在灯光下看着。这是一块并不大的玉佩,上面一个卦像,艮下兑上,是一个咸卦,在下方,却是云纹,背面却简单刻了爻词:

    初六:咸其拇。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九四:贞吉,悔亡。撞撞往来,朋从尔思。

    九五:咸其脢,无悔。

    上六:咸其辅、颊、舌。

    这是什么意思?柳致知有点看不懂,不就是一卦吧,要入洞房看,柳致知一时陷入沉思,阿梨也看不懂,见柳致知陷入沉思,便说:“不要管它什么意思,我们休息吧,时间不早了,不要辜负了良辰吉日。”

    听阿梨娇羞的口气,柳致知灵光一闪,恍然大悟,不禁笑骂到:“这个宋琦,玩这一套倒是行家。”

    见柳致知明白,阿梨还是不明白,不由问到:“这块玉佩是什么意思?”

    柳致知解释到:“咸,感也,男女交感,艮为少男,兑为少女,此卦本意是少男少女交感,其爻词本无香艳,但因为字少,也可作这样解释。咸:亨。利贞。取女。吉。咸卦:亨通,吉利的占问。娶女为妻。吉利。初六阴爻,咸其拇。一般解释为:脚大拇趾受了伤。但换一种思路,也可以这样解释:感受抚摸她的大拇指。如果这样解释,下面六二等解释就变成了,抚摸她的小腿,抚摸她的大腿,以及上面。直到她的面颊唇齿等,标准一个夫妻交感的动作。这个宋琦,亏他想得出。”

    柳致知这么一说,阿梨满面羞红,柳致知看着眼前的美人,再也不管什么咸卦,一把将阿梨搂到怀中,深深的吻了下去,阿梨呻吟了一声,呢喃到:“把灯关了。”柳致知凌空一指。电源开关按了下去,灯灭了。两人倒在床上。

    这一夜不需细说,次日一早,两人起床,何嫂早就将早饭做好,两人吃过,柳致知开车,带着阿梨去父母那边,父母也在等着他们,一见两人,蓝悯竹一把拉过阿梨,去说悄悄话了。

    三日后回门,由于苗疆比较远,阿梨的娘以及黎重山夫妇均在申城没有返回苗疆,阿梨的娘欣慰看着女儿女婿,问他们要不要出去旅游,柳致知看看阿梨,说:“我带阿梨出国一趟,阿梨一直在国内,我准备去马尔代夫。”

    阿梨的娘点点头,黎重山和老夫人也同意,他们准备返回苗疆,在他们那里吃过饭,柳致知和阿梨回到家中,阿梨问:“我们真的去马尔代夫?”

    “真的去,不过现回一趟苗疆,顺便将道庐整理一下,再与你娘告别,我们去马尔代夫,可不像其他人那样,来去匆匆,最起码在马尔代夫玩上一个月,而且,我不想跟旅行社,就我们两个人,在之前先和他们通一声气。”柳致知微笑到。

    接下来几天,他们先和柳传义他们告别,说自己将去马尔代夫,然后去了一趟苗疆,阿梨不在她娘的身边,小楼都显得空旷,好在现在黎重山夫妇已被阿梨的娘接受,他们住到了其中。

    秋月珀和枫卯依然跟在他们身边,特别是秋月珀,看起来孤身一人,黎重山的警卫们有几人都是未成婚,这几个小伙子铆足了劲在追她,可惜的是,秋月珀好像无动于衷。

    秋月珀私下问柳致知,柳致知笑了笑,说:“这一切你自己拿主张,入世这道关是必须经历的,说不上好与坏,只有经历过了,个中滋味才能明白,当然,你也可以放弃。只是提醒你一句,爱情虽好,谨防走上极端。”

    他不会她拿主意,这些事得由她自己去醒悟,是沉伦还是最终跳出来,只能由她自己,别人无法主宰,不然,人虽跳出来,心却沉伦下去,这是妖修必须经历的一步,在世间,情爱难免,是自我舍弃,还是什么,根本在自己选择。

    在苗疆几天,柳致知和阿梨去一趟道庐,将有些东西整理一下,秋月珀和枫卯也回了一趟道庐,他们在道庐之中取了一些桂花茶之类的东西,倒是那几个警卫也想来,柳致知知道他们放不下秋月珀,但道庐却不是他们所来的地方,柳致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在苗疆几天后,柳致知两人回到申城,他们的一系列证件已办好,两人订好机票,飞往印度洋上的岛国马尔代夫。

    在飞机上,柳致知指着窗外,低声说:“我们御器飞行,一般没必要飞这么高,但客机却进入同温层,白云在我们的下方。”

    阿梨彽声笑到:“能御器飞行真好,至少乘飞机没有障碍。”柳致知知道她的意思,的确,能御器飞行,倒不用担心飞机掉下去。

    于是一笑,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比汽车和火车都安全。”

    这架飞机上大多数是游客,而且都是去马尔代夫的,但大部分人也是跟着旅行社过去,这是华夏人目前旅行的主要方式。柳致知和阿梨窃窃私语引起旁边人的注意,一位老板样的乘客感兴趣的开口了:“你们也是到马尔代夫去旅游?”

    “不错,老板你也是去旅游?”柳致知问到,他没话找话说,飞机上大部分人都是到马尔代夫去旅游,不过他们大多数是来到匆匆,跟着旅行社,大多数时候是疲于奔命。

    “你们跟的是哪个旅行社?”他又问到。

    “我们是自己去旅行,没有跟任何一家旅行社。”柳致知回到。

    “自己去旅游?那你们可认识那个地方,语言方面没问题?而且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可真有勇气。”对方听出他们没有跟旅行社,感到很吃惊。

    “没有问题,那地方应该是英语区,大部分人会说英语,语言没有问题,至于熟悉不熟悉,本来出来是旅游的,再说,马尔代夫不过三十多万人,分布很广,如果跟旅行社,时间短,只能走马观花,既然出来,我就准备连春节都在这边过了,何别着急呢?”柳致知说到。

    “年轻人勇气可嘉,你们是夫妻还是情侣?”

    “夫妻,结婚不久,出来渡蜜月,便选在马尔代夫。”

    “能出来玩玩也不错,不过马尔代夫听说当地人骗子比较多,你妻子又漂亮,小伙子得当心点,不要让漂亮老婆让人拐去。”他带开玩笑的说。

    柳致知也是一乐,阿梨却是白了他们一眼,扭头看窗外的风景。

    经过长途飞行,飞机降落在马累机场,马累机场离天堂岛九公里多,首都马累,没有刻意铺整的柏油马路,放眼望去尽是晶亮洁白的白沙路。炫目的白色珊瑚礁和多半漆成蓝色、绿色的门窗形成强烈的色差,房子显得又高又窄,据说是为了避免恶魔入侵,由于曾受英国管辖,因此也有部分建筑带着浓厚英式气息。在这个袖珍国都中,汽车似乎是多余的,人们不是骑单车就是走路。

    在历史上,这里曾属古苏丹王国,还有许多遗迹,在马林白沙路上,柳致知和阿梨住进了一家商务旅馆,登记之后,拿了钥匙,走进了三楼的房间,将行李放下,阿梨打开的窗户。

    “阿哥,你看!”阿梨喊到,柳致知往窗外一望,清真寺和回教尖塔历历在目,远处白色的沙滩,碧海蓝天,一碧如洗。

    “果然名不虚传。”这个地方却是度假天堂,空气都纯净无比,温暖而湿润的海风吹来,比起申城现在是冬季,而且天气寒冷,这地方不愧天堂之称。

    “阿梨,你累不累?”柳致知温柔问到。

    阿梨俏皮的摇摇头,说:“不要忘记了,我是一个修行者,虽然长时间做飞机,这还不足让我感到累,外面景色这么好,我们从那里玩?”

    “今天时间已不早,我们就在这附近转转。”柳致知说到,两人整理一下,便出去的,大街上,汽车几乎是多余的,马累并不大,只有不到六平方公里,两个人步行,柳致知和阿梨走着不知不觉间就来到鱼市场,近黄昏时此起彼伏的叫卖吆喝声,构成这个岛国活力的一面。

    虽然鱼腥味很重,但两人和当场人一起,在市场内转着,他们并不买东西,这里面卖的是鱼,大的鱼有数尺,其中有些师傅倒让柳致知和阿梨开了眼界,一位专门的去皮的师傅,手中刀具飞快的切割,不一会,一条大鱼便被分解成肉、骨和皮,柳致知看了一下表,时间一分钟还未过去,不由感叹,他是一个普通人,用欧阳修的话:唯手熟尔!

    他们俩在鱼市中逛着,却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他们一身装束与本地人不同,很明显是游客,其中有个人上来搭讪。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