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37. 山魈命归岷山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魈摔在地面,将胳膊摔掉,这是因为山魈再强,但超低温下,物质一系列性质发生了改变,活的山魈再强悍,但极低温下冰冻的山魈性质发生变化,所以摔倒在地上,胳膊断成二截,却没有流出一点体液,从外到里,都冻得像石头一样。

    一只山魈就这样被柳致知解决了,柳致知轻松之极,回头看云闲子,云闲子却陷入危机之中。当山魈冲向他时,他手中出现一把剑,这是一柄法器,脱手而出,化作一道寒芒,急射山魈。

    山魈一抓,数寸长的指甲一伸,耳中就听到金铁交加的声响,法器便被封了出去,山魈另一只手爪向通臂猿一样,一爪抓下,云闲子急忙抛出一张符箓,符箓一出手,便化作一个金甲神,手持降魔杖,照着山魈的脑袋就砸。

    然而,山魈动作极为迅速,手爪已抓到金甲神将的胸口,降魔杖还未到,已插入胸膛,只见金甲神一阵恍惚,手中降魔杖还未到山魈头上,已化为虚影,转眼散去。山魈另一只爪子弹开了法器,此时,也自收回,便向云闲子头上抓下来。

    云闲子也趁这当儿,法器兜了回来,硬架在头顶上方,又一声金铁交鸣,勉强将这波攻击拦下,身体也不由后退。

    山魈却不放过他,魈影如电,又扑了过来。此时,柳致知已解决雌性山魈,见云闲子处于危险之中,手一点。啾啾声起,一连串风刃到。山魈用手一挡,交鸣声中,山魈发出凄厉的叫声,身影一闪,凌空退了出去,身上却洒出绿色的汁液。

    柳致知的风刃大部分被它挡住,但还有少许漏网,切在身上。洒出了绿色的鲜血。柳致知见雄山魈退出,嘴一张,口腔之中,立刻发生变化,这是他由华守义的凶灵蝙蝠化出的法术,一串高频声波激荡而出,形成定向音波。轰在山魈身上。

    云闲子陡然听到柳致知口中发出尖锐的啸声,声音高亢短促,直感心中一突,他不知道,他只是听到耳朵能听见的,更多已超越了人耳的极限。而且,高频声波绝大部分集中在山魈身上,他所感觉到的,百分之一都没有,也已感觉到内脏一阵翻腾。

    高频声波。穿金裂石,现代工艺中。就是花岗岩也要粉碎,山魈在后退中,像遭了雷击一样,猛然一阵颤抖,口中喷射出腥绿的液体,呯的一声,直接摔落在地,浑身骨骼成粉,已然死亡。

    这一串变化,令云闲子目瞪口呆,如此强大的两只山魈,两个照面,便给解决了,自己拚死拚活,还差点伤在它手上,就这样完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面前。

    见云闲子呆住了,柳致知一笑,说:“道友,现在可以取朱果了!”

    这一提醒,云闲子才啊的一声,回味过来,尴尬的一笑,两人开始收取朱果,按事先的约定,柳致知也不客气,树上的朱果一共有二十八枚,柳致知得到了十四枚,放入随身的古木芯做的盒子里。

    收好了朱果,柳致知又将目光投向地上山魈尸首上,顺手两上火球,将尸身化去。留下十根指甲没有化去,这点在柳致知意料之中,但出乎意料的是,在山魈脑中,居然得到二块绿荧荧的石头,柳致知过去将石头捡起,发现质地很纯正,用心念一感应,应该是乙木之气所凝成,便将东西收了起来。

    再看云闲子,绕着朱果转了两圈,他在动心思,是否将朱果树移栽,柳致知不置可否,他是洞天的过客,没有这份心思,而云闲子不同,老君观虽然还剩下他一人,但老君观的地方,他动了心思。

    柳致知看他的样子,笑着说:“你要想移栽这棵朱果,也不难,将它连土壤收取好了。”

    云闲子听柳致知一说,一咬牙:“好,我收取了!”小心将朱果掘起,包好,费了半天劲,天色已晚,两人便在洞中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云闲子背着那株朱果树出了山洞,还好朱果树不算太大,他身上有一个储物袋,不过只有一个立方左右,这还是老君观传下来的,朱果显然放不下,只好自己辛苦了,但他却乐在其中。

    出了洞,走不过一里,听到破空声,两人抬头观看,却见一青一黄两道遁光而来,柳致知和云闲子并没有当回事,而两道遁光却直奔洞中而去,柳致知看出是两个修士,心中估计是不是他们也知道朱果,便和云闲子说:“这两个人好像是冲着朱果而来,要是入洞中,发现没有了朱果,恐怕要生事端,我们还是快走。”

    云闲子点头,云闲子启动甲马,柳致知也运起缩地术,想快些离开此地,并不是柳致知怕他们,不过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事情还是来了,柳致知他们走出有五里地,后面破空声响起,两人回头一看,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还是来了。要是柳致知一个人,御器飞空,也许早就走了,但云闲子却不能,两人合作,云闲子最起码没有坏心,柳致知不好意思不管他。

    两道遁光转眼就到,虽说有五六里,但飞行速度要比地面行走快得多,就是两人使用术法也比不上空中飞行,两道遁光落在柳致知和云闲子之前,云闲子一抱手:“两位道友,此来何事?”

    两人一身皂色衣衫,年纪并不大,看起来不超过三十,但修士之中,驻颜的术的也有人,柳致知并不以此为依据,不过,从他们脸上表情来看,还是比较幼稚,柳致知依此推算两人并不大。

    两人打量着云闲子,特别是他身后的那株树,虽然用布包着,但两人可以肯定那是朱果。“你背后背的可是朱果?”年龄稍小的问到。

    “是朱果,我和道友两人发现这里有一株朱果,便诛山魈,准备将它移栽。”云闲子见事情到来,心中焦急,脸上却不动声色,口气也与平常一样。

    “道友,这是我们门中的朱果,我们早就发现了,特地养了一只山魈在此看守。”此人说到,他在之前也发现朱果,不过与山魈交手,不敌而去,回去叫来师兄帮忙,他先前来时,一只山魈因事外出,洞中只剩下一只山魈,以为只有一只,这点倒与云闲子类似,却不知洞中山魈本是两只。

    柳致知立刻发觉他话中漏洞,淡淡地说:“这不是你们门中朱果,天生灵物,先得者为缘。”柳致知并不跟他多说,看他怎样说辞。

    此人看了看柳致知,说:“这是我们岷山派的东西,我们已养了一只山魈看守,山魈被你们杀害,还没有找你们算帐。”

    云闲子在一旁怒道:“岷山派,好威风,山魈明明是两只,怎么成了一只,还成了你们所放养的,连说谎都不会说。”

    两人没有想到是两只,听此话一愣,年长一些的开口问到:“我们是岷山派的季如风,他是冉君求,你们是谁?我岷山一只山魈,不会自己寻找一个伴侣?”

    季如风此话明显有点强词夺理,这一说,柳致知乐了:“要夺朱果说就是了,何别找理由呢,朱果树在这,此地据岷山还有千里之遥,天下灵物多的是,总不能由你们说了算。”

    “你是谁?”季如风说到:“不错,我们是看中了朱果,你们太霸道了,居然连树都挖走,一点也不留下,我们怎么也要为他人讨个公道。”

    “柳致知。不要拿他人说话,自己起贪心,就起贪心,拿他人说话,只会使我看不起你。”柳致知冷冷地说到

    “好,放下朱果树,你们可以自由离去。”季如风也很干脆,连伪装都不用了,直接说到。

    “你的感觉真好,为什么不是你们灰溜溜的离去?“柳致知感到好笑:“朱果在我们身上,不过,它属于我们,有本事来抢。”

    两人对望了一眼,手中出现了法器:“你们是自己找死,不要怪我们?”

    说完,一道光华直射柳致知,季如风也出手了,他看出两个人中,柳致知功行较高,但他却不了解柳致知的深浅,以为柳致知用什么秘术隐藏自己的真实修为,他不相信一个高手不御器飞行。

    柳致知笑了,剑气如霜,但光华之中,纯粹不够,功行尚浅,大概到了小药已采,大药未生的阶段,柳致知口一张,秋鸿剑出,一道鸿影闪现,耳中只听到一声响,金铁交鸣,季如风的法器顿时出现一个缺口,光华一荡,季如风身体一晃,脸色苍白。

    柳致知没有想到他居然在剑样法器中留下了自己烙印,柳致知认知中,一般法器很少有人留下烙印,他却不知道,在外界如此,但在洞天之中,大多数人还是留下自己的烙印,这样一来,法器威能是上升了,但也将自己与法器命运绑在一起。

    柳致知秋鸿剑一出,将季如风的法器破开一个米粒大的小口,虽不大,但也是损伤,季如风收回法器,心疼得要死,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