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0. 寻仇集市双雄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道遁光转眼到了面前,季如风一见,是他的朋友,混元门况锦岭,还有谭俭,另一个季如风觉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季如风大声招呼,来的三道遁光一停,况锦岭笑着和季如风打招呼:“原来是季老弟,真是巧啊,也来参加蜀中集市的?”

    季如风听后,也想了起来:“我不是来参加蜀中集市,和师弟两人有点事,正好经过这里。”

    “什么事?”况锦岭问到。

    “没什么,事情已经结束,结果不太好,正想找人帮忙,遇到况兄。”季如风说到。

    况锦岭忙问是什么回事,季如风将冉君求发现朱果,有山魈守护,无奈之下,便邀请自己来帮忙,谁知到了地点,朱果却被人连根拔走,好在那两个人没走多久,便追了上去,结果对方态度蛮横,无奈之下,与对方交手,却吃了点小亏。

    季如风这一说,况锦岭又问了一下对方是谁,到这时,季如风和冉君求才想起来,自己居然不知道其中一人的姓名,另一个倒记得清楚,叫柳致知。

    他一说柳致知,况锦岭不禁皱眉,他知道一个修行者叫柳致知,不过应该在世俗间,恐怕是重名,况锦岭一想到这里,倒没有过分在意。

    “没事,我们帮你讨回公道,我和谭俭师弟如果不行,还有韦兰溪,他可是金丹成就,就在去年,他成就金丹,韦兄既然已是金丹高手,对手想来没有成就金丹。”况锦岭说到。

    季如风这才想起另一个人是谁,被称为混元宗第三代的第一人。年纪不过四十,但天纵英才,是第三代弟子中翘楚,平时不太爱出门,是以季如风并不太熟悉,只是远远看过他。

    这一说,季如风和冉君求大喜,一齐向韦兰溪拱手道:“多谢韦兄相助,在此先谢过了。”

    韦兰溪脸上露出笑容。淡淡地说:“也好,这次出来,正闲得无聊,顺便帮你们一把。”韦兰溪性格有些内向,并不张狂。但自有一种傲气。

    “现在那两个人在哪里?”况锦岭问到。

    季如风反而不知如何回答,抓了抓头皮,说:“我们师兄弟一气而走,真不知道他们到什么地方?”

    况锦岭三人哭笑不得,也不好表现出来,况锦岭说:“既然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以后遇到再说。现在不如和我们去蜀中集市。集市这两天有不少人赶来,过了这几天,可能只剩下一些门派的点还在,人就比较少了。”

    季如风和冉君求一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便随他们来到了集市,昨天飞行了一天,比较累。倒没有立刻去集市,今天才正式转市场。一天下来,讨价还价,也感到比较累,准备在林中休息一下,不想柳致知一头撞了进来。

    季如风和冉君求一见,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季如风咬牙切齿:“柳致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钻,正愁找不到你,你的同伴呢?”

    柳致知抬头看见是季如风和冉君求,也乐了:“原来是你们,真是有缘啊,是不是找到了帮手。”又看了看他们身边的几个人,二个居然认识,是况锦岭和谭俭,还有一个不认识,柳致知看向他时,眼光不由一抽,他看了过来,这个人居然是金丹高手。

    况锦岭和谭俭一见柳致知,顿时也愣住了,他们认识柳致知,在长江之上,他们打龙谓伊主意时,结果遇到柳致知他们,被迫以心魔发誓,事实也不好去找柳致知,当时几人那个逼屈,但又无可奈何,现在想不到在这里遇到。

    五人之中,只有韦兰溪没有见过柳致知。韦兰溪看到柳致知时,眼睛之中不由露出一丝疑惑,他感觉到柳致知应该是金丹高手,但又有些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柳道友,正是山水有相逢,当日你在长江之上好威风,今日怎么没那么威风?”谭俭想起那段,不禁屁股上隐隐作痛,那日在长江之上,差点菊花让冰刺给破了,一想起此事,他就心中火起。

    “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二位,对了,这位道友,屁股还疼不疼?”柳致知当然不怵他们,见谭俭跳了出来,口中调笑到。

    “你!”谭俭最怕别人提起此事,当时事后,师兄弟之间调笑,说差点就破了菊花,他一听之后,就满面通红,差点翻脸,柳致知却又提到这一点,当时一战,可以说是谭俭最丢人的事,不仅连丢两件法器,那个魔幡,就落到宋琦手中,后来宋琦以它为基,炼制云水幡,金矛却落在柳致知之手,柳致知一直没有动用。

    谭俭恼羞成怒,身边灵光一闪,就要出手。

    况锦岭一见,急忙拦住他,对柳致知说:“道友,我们之间矛盾,不是上次矛盾,而是你现在抢了两位道友朱果,这边靠近集市,我们去那边解决。”

    说完,不等柳致知回答,御器飞起,向外而去。

    其他四人一见,也纷纷御器飞起,只有韦兰溪深深看了一眼柳致知,也御器而起。

    柳致知一见,今天的事只能以武力解决,天珠莲光华一闪,也追了过去。

    现场其他人一见,纷纷向这几道遁光看去,不过并没有几人跟过去,毕竟别人打架,自己过去,也有一定的风险。

    转瞬间,飞过数里,在一处山岗之上,况锦岭等人落下遁光,随后柳致知也赶到。

    “我看你有多少长进?”说话间,谭俭便已出手,玉光一闪,混元掌现。

    含怒一掌,向柳致知直扑而来。柳致知看得出,谭俭是下了功夫,自从上次吃了大亏,谭俭就下了苦功。

    柳致知淡淡看了一眼向他拍了过来的混元掌,手一点,空气之中淡青光华一闪,一个半尺长的风刃出现,直斩掌印,两者相遇,一声闷响,两者消失。

    谭俭怒吼一声,法器现,是一把飞剑,刚飞起,柳致知却哼了一声,空气之中,陡然起了旋风,一声低沉啸声起,空气炸开一条冰霜之路,直扑向谭俭。

    况锦岭等人一直关注两人交锋,谭俭抢先出手,况锦岭不好制止,但他不认为谭俭会是柳致知的对手。当日长江之上,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不让谭俭发泄一下,他心中那种怒气郁结在心中,也是一个问题。

    一见柳致知不知使用什么术法,空气之中,一条冰霜之路直指谭俭,况锦岭喊了一声不好,还没有动手,却见一个人影一动,拦在谭俭面前,随手一掌,将谭俭送了过去,紧跟着光华一闪,一个冰雕在原地出现,不过奇怪的是,冰雕虽成人形,却没有冻住人,就像凭空出现一座冰雕。

    柳致知眼睛盯着了韦兰溪:“好身手!”

    韦兰溪也盯着柳致知,他在那一瞬间,出手救人,护体光华一闪,将谭俭推出,周围空气骤冷,他以遁法退出,差点被冻住。

    他也惊讶这种术法的威能,问到:“这是什么术法?”

    “冰神之吻!”柳致知淡淡地回答,却紧盯住他不放。

    “奇怪,没有极强波动,却又威力如此巨大。”韦兰溪有些不解。

    而其他人感到莫名其妙,他们也认出这是一种冰冻类的法术,好像是没有多强法术波动,不过又怎么样,只有谭俭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知道韦兰溪救了他。

    谭俭此时也醒悟过来,他一指刚飞起飞剑,叫到:“柳致知,你受死吧!”

    飞剑出虹,直向柳致知斩来。柳致知随手一挥:“滚开!”他在遇到随缘山人之前,不能做到这一点,但那场一阵一阵顿悟,却让他明白物性之妙,存乎一心,他虽不能大范围做到调用外界物质,但少许调动还是可能。

    这一挥,没有风起云涌,谭俭控制飞剑,直落柳致知的头部,柳致知手挥起,就在这一瞬间,似乎空间性质发生了改变,谭俭猛然发现自己与飞剑之间的关联一样子断了,偏偏又有一些,一瞬间,谭俭来不及想,飞剑给柳致知随手一挥,一下子崩飞出去,直飞出二三十丈,才又感到飞剑的存在。

    谭俭以前未遇到这种情况,脑袋中不知怎么回事,既然飞剑又联系上,他一指飞剑,又要进攻。

    “够了!”况锦岭厉声训到:“还嫌丢人不够!”

    柳致知有些例外,看了一眼况锦岭,这个人还有些眼力。

    谭俭非常委屈,只好收了法器,不知况锦岭是为了他好,况锦岭看出不对,如果再进攻,可能丢人更大。

    韦兰溪开口了:“好功夫,你是金丹高手?”

    “你不是也是金丹高手,彼此!”柳致知也不否认。

    况锦岭这才惊觉,柳致知居然是金丹高手,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拉了韦兰溪来。

    季如风和冉君求相顾失色,而谭俭这才感到后怕。

    “这才有挑战!”韦兰溪脸上露出笑容,一声激越的轻鸣,一剑出现,火红一片。

    柳致知也露出了笑容,头顶之上,水蓝星出现,湛蓝的光华与韦兰溪的火红的宝剑分庭而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