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2. 玄阴诛法树木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韦兰溪惨叫一声,身体飞了出去,这回柳致知倒没有追击,一连串的攻击,让他也觉处负担较大,他收起水蓝星,站在原处,目光看着倒飞出去的韦兰溪。

    韦兰溪天篷真身被破,心中火也腾了起来,虽然身上被水蓝星击实几次,但因为在金光和自身护身术保护下,并无大碍,面子上却挂不住了。

    身体一触地,翻身站起,眼睛之中,已没有了开始时那种高手的从容,反而露出一丝狠戾:“好!好!想不到阁下这么强,让我不得不重视你!”

    柳致知摇摇头,说:“只是运气好,实力并不算强。”柳致知这番话,更让韦兰溪心中恨意上升,他一直以来,作为第三代弟子中的领头羊,自己也以为别人不能与之相比。

    但想不到,今天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由帮别人也出气,转为想捞回面子。

    看到韦兰溪这个样子,柳致知心中好笑,他并没有将韦兰溪看重,金丹在世间是很少,但绝不是无敌,犯不着为了一点事而大打出手,柳致知刚才攻击很凶狠,不过心中有数,金丹高手没有那么容易死的,不然金丹也不值钱了。

    韦兰溪一咬牙,施展出他自己都未能完全掌握的秘技,一般法术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

    柳致知见韦兰溪陡然变得模糊,一股凶煞之气从他身边如水波一样激荡而出,光影出现了错乱,柳致知感觉到他的生命与韦兰溪锁在一起,不是锁在一起,而是一种掌控在他手中感觉。

    越是危险,越是能显示出平时的功行。柳致知在这一刻,万缘放下,甚至周围的一切都已忘记,眼中只剩下那模糊的光影。

    季如风和冉君求心中陡然泛起一种恐惧的感觉,只觉周围一切开始模糊,他们仅在处围,韦兰溪也不是针对他们,只不过这种术法不能随意控制,散落一点气息。

    韦兰溪心中一狠。施展出了混元门的秘术:诸天玄阴混元诛法,这是一种秘传**,如果大成,神识所及,中间生物都将被诛杀。更绝的是,生物被诛杀,却看不出被诛杀的痕迹,只是自然死亡,而且,生命层次越高,受其影响越大。

    这种秘术狠辣异常。混元门不到金丹期,根本不能接触这种秘法,就是到了金丹期,也不一定能接触。韦兰溪要不是被柳致知打惨了,也不会冒险使用这种秘法,这种秘法不是没有代价,相反。代价很大,使用此秘法。在数年时间内,修为将停滞,甚至出现倒退,另一个影响,就是绝后,不过这一影响,反而对修士来说,影响最小,不少修士根本不会结婚。

    季如风等人飞速后退,他们可不敢卷入其中,转眼间退出里许,才没有影响,其实,范围并不大,不过十丈不到,他们宁可退远一些,免得受牵连。

    柳致知却没有那么好运,诸天玄阴混元诛法,本是针对他的,他退得再快,法术已锁定他,除非他在一开始就飞遁而走,这对柳致知来说,不太现实,他不知道对方使用什么时候**,再说,让他不战而退,特别是占上风情况下,人根本想不到退。

    周围一切都模糊了,柳致知感觉到一种奇特的力量,不是力量,而是无孔不入的一种波动,开始影响他的意志,甚至将他的生命给带走。

    这是怎么回事,柳致知水蓝星又一次显现,然而,这股波动似乎可以透过一切,水蓝星的湛蓝光华根本阻止不了,不对,不是阻止不了,根本不阻止,这是怎么一回事?

    柳致知糊涂了,这种作用在生命底层,也不对,不是作用在生命底层,生命根本不受它的影响。柳致知返观内视,在那一瞬,他捕捉住了一点,这一刹那,他彻底明白了。

    要不是柳致知格物之术比较特殊,柳致知说不定已经着道,他能追踪到物质层次之深,可以说其他人远远不及,正因为这样,他发现这种**的根本。

    物分阴阳,一般来说,阴为物,而阳为气,这种诛法名诸天玄阴,与物来讲,没有意识的物质根本不起作用,而对于生命来说,**可以说是物质,而意识来说,却是无形的阳性构成,它的机理,是让意识和**分离,不是常规意义上分离,而是一种类似时间意义上分离,意识之中,你也许觉察不到,但你的意识之中,与**时间不一致,当差别到一定程度,你已无法匹配自己**,等待你的,唯有死亡。

    当然,这种**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它的作用是综合性的,柳致知在格物上知道并能应用的波函数坍缩它也有,一句话,它全方面改变改变一个生命种种特性,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死亡,而它的一切,并不直接危急你的生命,从物质底层改变,所以防御手段无从防御。

    防御手段不是无从防御,只是说,被动防御不能防御,而一般人并不知道防些什么,才造成防御无效。

    柳致知明白这一点,作为一个成就金丹的修士,丹光一现,一切圆满,不加外求,柳致知紧锁生机,外界的改变都影响不到他,当然也伤不了他。

    韦兰溪并不知道伤不了柳致知,他也不知道诸天玄阴混元诛法的作用本质,他使用此法,自然受到一定的影响,这也是此法伤人必自伤。

    中间一团十来丈的气团,开始还能看见柳致知的身影,那水蓝星的蓝光隐隐若现,到后来,已是混沌一团,外人无从知道里面的情况。

    韦兰溪脸色发白,这十丈以内,生命已成为稀少的品种,但其中柳致知却依然稳丝不动,他不由着急。

    柳致知内部自成体系,他不受影响,但周围诡异的模糊的气息却压束他的动作,他一时脱身不得。猛然间,他看到身边的一株树,并不大,小碗口粗细,枝叶已经搭拉下来,看来,连树木都受到这种**的影响。

    柳致知一见这棵树,不禁想起随缘山人那根木杖,他虽不知道随缘山人是如何祭炼的,但他还是多少看出它的妙用,此时,他心中一动,不如试试。

    他将手搭到树上,个人的影响立刻传到树上,树木陡然无风自动,树已与他联成一体。他精神一凝,树木生机已损大半,他随手从储物袋中翻过一物,正是青灵髓,山魈脑中之物,中有高纯度的乙木精华。

    乙木精华立刻贯入树木体内,乙木精髓一入体,柳致知再一催,枝叶顿时暴长,绿色光华立刻隐隐成形,柳致知一见绿色光华冲出,知道成功了,神识往上一合,立刻人树一体,所有可能攻击都会被树木吸收,他开始以挥树木妙用,虽不及随缘山人的木杖,但也独立于世。

    韦兰溪陡然发现,柳致知的生命灵光突然间消失,而就在消失的一刹那,一股乙木气息猛然高涨,居然不受他的**影响,反而开始以植物的特有的纯净气息,开始影响他的**,如同吞下一个无法消化的石头。

    他一愣,紧接着发现他的诸天玄阴混元诛法居然运转不灵,而且,那股乙木之气,反而在缓慢的转化他的气机,不好!他立刻收手。

    不过,诸天玄阴混元诛法要将它完整收回,却不是那么容易,他狠了狠心,咬破舌光,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一出口,顿时转化为一大丛火蛇,直向那一块混沌之地游去,火蛇一过,混沌立刻变得透明,大篷火蛇直扑那株闪现出绿色光华的树,周围模糊的环境立刻变得清晰。

    韦兰溪发现,柳致知站下树下,自己虽看得见,却不能锁定对方。对方明明就站在树下,却虚无缥缈,很是玄妙,韦兰溪却不会感到好玩,他手诀一起,天雷应声而落,却被那株树发出的绿芒接住。

    柳致知也看到韦兰溪,见他使用雷法,心中也是气恼,哼了一声,口一张,秋鸿剑现,一道鸿影翩然而至,韦兰溪见鸿影突兀而至,叫了声不好,人一晃,分为三个,各按三个方向而去。

    鸿影一到,追上一个鸿影,就势一绕,一段衣衫飘落,而韦兰溪却已去远。

    柳致知也不去追他,回过头来,再看况锦岭等人,他们一见韦兰溪逃了,也纵起遁光,飞逃而去,柳致知摇摇头。

    他依然在树下,树木依然发着绿光,周围有一些观战者,见人已逃,纷纷散去。柳致知却没有出树的范围,他抬起头,目光望向西边一座小峰,西峰之上,似乎什么也没有,柳致知望了一会,才收回目光。

    他刚收回目光,一道遁光从西峰而起,投向西边,转瞬而逝。

    柳致知这才走出树下,树木一瞬间,绿光消失,枝叶纷纷收回,变成原来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树木精神却比之前强得多,柳致知看看手中青灵髓,已缩小了一大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