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4. 孤灯独照三方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恍然大悟,自己感觉沧桑老人有些不对劲,也猜到他不是人类,谁知他进入瑶池两次是这样进来。

    想到这里,不禁笑到:“原来是这样,我说他怎么进入其中。他是什么功行?”

    “化神,是一个元神成就的妖仙,他在昆仑山中修行,与我昆仑来说,并不相伤,我昆仑虽然知道他,他也偷入昆仑两次,并没有恶迹,要是可能,昆仑也会帮助他们,像他这个样子,昆仑山中还有二位,一位是南昆仑的玉泉子,是异兽角端修成;一位是北昆仑的明玉仙姑,是重明鸟修成,均是妖仙,其余小妖,就不知凡几。”卫则刚说到。

    柳致知叹到:“到了洞天之中,方知世间所谓高手,不过刚入门罢了。”

    “柳道友不必感慨,他们修行不知多少年,时间悠久。我们才修行多少年,妖所谓的人身难得,反而来羡慕我们。”卫则刚笑到。

    三人说笑着来到两人居住地,作为第三辈弟子,他们住在的地方并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地方,而是在边缘的住房之中,不过各人的住所倒是散落在周围绿树丛中,里面也是依各人喜好而布置。

    柳致知在此间留了一个晚上,他的到来,倒没有引起什么波澜,第二天,他便告辞,一方面算是见识过了瑶池圣境,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卫则刚和蔡宁桢要离开昆仑,至于什么事情,他倒未问。

    昆仑与世俗之间也的窗口,不过,昆仑弟子也是通过一种传送阵进入世间,出处恰在世俗的昆仑山。同样。只要过了金丹期,倒可以自由出入,不过,在洞天之中,逍遥自在,除非有事要到世俗,洞天中的修士,却不肯入世间。

    柳致知辞了昆仑,掉过头来。向青城而去。

    青城所在,离昆仑较远,在昆仑的东南,柳致知一出昆仑,便御器飞起。他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飞行较高,加上他的遁光又淡,很不引人注意。

    飞行没有一会,地面的法力的波动,他低头一看,有两个人在相斗。一个人居然是他所认识的沧桑老人,另一个他却不认识,是一个健壮的青年。

    柳致知知道沧桑老人是一个化神修士,另一个与他斗个旗鼓相当。应该也是一个化神修士,柳致知看着他们斗法架势,那法术的威能,他是比不上。估计他与他们两人相争,没两招就会落败。所以柳致知又将遁光升高了一些,他不愿卷入其中。

    可是事情偏偏不会放过他,他刚一升高,地面上相争两人已经发现了他,两道遁光一闪,面前出现两人。

    柳致知见两人拦住了去路,也只好停下,向两人一礼:“两位前辈,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沧桑老人一见是柳致知,不禁哈哈一笑:“原来是柳道友,没什么事,我与玉泉子道友有些不和,恰好没有一个人做裁判,你倒是正好!”

    柳致知苦笑:“我可以拒绝么?”

    “你们认识,沧桑老猿,他是谁?”玉泉子冷冷地问到。

    “一个人类,年纪好像不大,但一身修为已入金丹,足够做我们的裁判。”沧桑老人说到。

    玉泉子冷漠的看了柳致知一眼,点点头,说:“也好,我们为这件东西斗了数次,还是不分胜负,就让这小子做个裁判。”

    柳致知在一旁叫道:“我还没有说同意。”

    玉泉子根本不与柳致知多说废话,看了他一眼,飞身而下,柳致知只觉得一股力量裹住的身体,拉着他飞快而下。

    这股力量并不大,但绵绵若存,柳致知知道抗拒不了。柳致知挣扎了几次,根本不起作用,明明力量不大,却不能抗拒,柳致知来了兴趣,对这股力量研究起来。

    也亏他心理素质高,要是其他人,恐怕会惴惴不安,柳致知却没有这么一回事,他在之前听说过这两个人,其中沧桑老人更是亲身交谈过,自己是他们请的裁判,虽然这个请不是自己愿意,柳致知所以心里不害怕,他心性较好,换一个人,就是知道两人不会伤他,也难免有些害怕,柳致知却一点害怕也没有。

    在落地短短的瞬间,他居然对这股力量研究点方向过来,可惜的是,一落到地面,这股力量便消失,柳致知心中十分遗憾,对他研究的力量,他发现一种奇怪的现象,这股力量虽是外发,但却与自己本性有关,自己挣扎,它就顺从自己用劲方向,如何做到,却没有足够时间研究,它这个道理倒也否合《道德经》上所说:吾不敢为主而为客。

    落到地上,沧桑老人说:“小友,我与这个玉泉子无意间发现一个仙人留下的物件,为这件东西归属发生争执,本来是我先发现的,我说应该归我,但他说见者有份,可是东西就一件,怎么分?”

    “胡说,明明是我先发现的,我先在洞口下了禁制,当然归我。”玉泉子说到。

    两个人争吵起来,说着说着,又动起手来,玉泉子随手一道闪电,而沧桑老人顺手一挥,一面乙木盾牌挡住闪电,玉泉子见闪电被阻住,闪电刚尽,又生变化,化为电蛇,铺天盖地覆盖过去,而沧桑老人乙木盾牌却转化为漫天大风,裹着数不清的木影。

    他们这一动手,法术信手拈来,挥洒自如,威能并没有散失,都在极小范围内,而且没有定式,柳致知看着他们斗法,虽在他们身边,却没有一丝法力落在柳致知的身上,柳致知恍然在悟,想起脑中邵延留下的境界验证,这就是化神期的斗法,以法则这主,目前自己做不到。

    柳致知也从他们争吵中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沧桑老人和玉泉子同时发现一处暗藏在山间一处洞穴,并不是洞府,里面有一具遗蜕,栩栩如生,在他面前,有一盏灯,令人奇怪的是,这盏灯依然在燃烧,遗蜕面带微笑。

    沧桑老人见此,准备破禁取灯,玉泉子在旁边一见,抢先下手,运用禁制之术抢在沧桑老人之前,布下一道禁制,这下两人谁也不相让,但破禁又不是短时间能行,结果谁也取不成。

    “好了!”柳致知大喝一声。

    两人一听,面上有些讪讪的,知道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没把握战胜对方,不由都停下手,玉泉子冷冷看着柳致知,看他如何处理。

    “大雁还在天上飞着,却在这边争着怎么吃了,当务之急,先将这盏灯取出来,然后,再定归属。”柳致知不畏他们,大声地训斥到,玉泉子冷哼一声,一个金丹修士居然敢训斥他,他有点来火,不过,外有沧桑老人,内心也不屑与柳致知相争。

    柳致知心中明白,他接着说:“那个洞穴在哪里?”

    沧桑老人和玉泉子刚要带柳致知前去,忽然,玉泉子脸色一变,身影一闪,直接遁去,沧桑老人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随手一招,将柳致知一起带上,也遁法发动。

    柳致知只觉眼前一花,已出现在一处,见有二个人,正在攻打禁法,其中一个是女的,人长得娉娉婷婷,一貌如花。很显然,她的身手极高,柳致知看出她与沧桑老人恐怕是同一级别,而另一个男的,却是一个小孩,虽是小孩,但身手也极高,不弱于金丹,见玉泉子诸人来到,女的停下手。

    “原来是沧桑和玉泉,我说这个洞穴上的禁制很熟悉,原来是玉泉道友的手法。”女的说道。

    “明玉道友,这处是我们事先发现的。”玉泉子向明玉仙姑一礼,说到。

    “你先发现的,我承认,可是,东西还没有取走,我们各凭本事,谁取到就是谁的。”明玉笑眯眯的说,旁边那个小男孩也在一旁帮腔,他一开口,柳致知知道自己错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小男孩,不知什么妖化身为男孩。

    “对啊,这东西是无主之物,既然大家来了,就各凭自己的本事!”男孩说到。

    “慧顿子说的不错,我们各凭本事来争。”明玉说到。

    柳致知苦笑,上了他说的话,本来此物是两个人争,现在变成三方来争,在这里他的修行最弱,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

    玉泉子怒了:“好,我看你们的什么能力来争,沧桑道友,我们先将明玉给打发了,再决定这东西的归属。”

    “好,就这么说定!”沧桑老人也开始冒火,他也后悔,早知道先将这盏灯取了出来。

    明玉一阵娇笑:“你们两个打一个,不是有些不公平?”话一说完,二个火团陡然凭空出现,这扑两人。

    玉泉子冷冷地说:“你现在退出,就不会出现两个打一个的情况!”一条电链横空而出,将两个火团一起拦了下来。

    沧桑子见此,手一伸,手臂如通臂猿一样暴伸,手臂之上,荡起一层青光,直向明玉击了过去。

    明玉却是一声娇笑,手如兰花绽放,手指之间,层层温润的玉影荡起,嘭的一声,两人之间起了一阵风,两人手都缩了回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