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9. 所学渐成归一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嘴里说着,从开口蒲团中便外淘东西,实际上是里面什么也没有,偏偏发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好像是真有东西,梦观山人盯住柳致知的手,柳致知往外一淘,似乎是一具东西,但只是幻像,他也知道不可能瞒过梦观山人。

    “尔敢!”梦观山人大喝一声,柳致知猛然松手,口一张,秋鸿剑出,鸿影翩然,梦观山人也是了得,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居然荡起青光,硬将秋鸿剑的鸿影止住,就要伸手将秋鸿剑摘去。

    柳致知在这一瞬间,祭起了那张帕子,虽然他未曾祭炼,但梦观山人得道前留下克制炼魔心灯之宝岂是平常,一出手,像天幕一样,山川流转,碧浪滔天,从空而落,更兼有一股吸力,笼罩下去,一时间,梦观山人全身被吸住。

    “碧水云光帕!”梦观山人大叫,再也顾不得秋鸿剑,身上青光如潮,想摆脱碧水云光帕,但碧水云光帕是那么容易摆脱的吗?

    转眼间,碧水已将他卷入其中,眼看他就要被碧水云光帕给裹住,猛然间,碧水猛然爆发,他居然自爆,巨大的冲击力形成冲击波冲开了一个缺口,一点亮星飞泻而出,只一闪,便消失在空中。

    柳致知收起秋鸿剑和碧水云光帕,也不再隐藏自己行踪,冲霄而起,刚才巨**力波动已暴露他的位置。

    在其他两个方向搜索的梦观山人一怔,飞身冲起,向这边赶来,刚一升空,发现柳致知冲空而起,空间波动起。直接瞬移而来,柳致知感受到空间波动,知道另两个梦观山人赶来了,如果让他们缠住,肯定凶多吉少。

    当下身形一顿,周身意志散出,空间起了一阵奇妙的变化,柳致知又一次使用出了他没有成熟的神通,那种改变波函数的状态的神通。这种神通无形无象,但却从根本上改变物质的状态,梦观山人即使是分身,只要现于这个世界上,就不能逃脱。

    除了柳致知所在空间。其他地方已然从底层发生改变,范围达到几十丈,这还是他进入金丹期之后,才能控制这么大的范围,身在空中,似乎没有任何变化,连法力波动都没有。柳致知却脸色煞白,这种神通简直就不是人所能施展的,一旦施展,大半精神为之一空。以个体意志干涉物质深层次的变化,简直不是人所干的。

    两个梦观山人几乎同时从不同方向撞入这个区域,心中警钟大作,却已经迟了。陷入其中,身体刚要从瞬移状态脱出。却仿佛进入一个噩梦之中,身体从底层出现异化,变成一种波的一样的感觉,精神上一阵恍惚,似乎两个自己混在一起,虽为分身,但相互独立,但此时,却发现两个生命间似乎有纠缠到一起,身体一瞬间如波一样散开,不是那种**的崩溃,就是散开,此间法则好像完全不同。

    而且,感觉到了柳致知的存在,却无法对他产生伤害,周围能量完全陌生,根本不受控制,在刹那间,纠缠在一起的生命跨越了时空,感知了本尊所在,按道理这是不可能的,本尊可以控制分身,分身却不可能感知本尊的想法,除非本尊允许。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梦观山人,应该说现在是一体的梦观山人发现本尊也陷入危机之中,青城派的九天十地凌霄剑阵已展开,满眼都是纵横的剑气,本尊正穷于应付,虽说头顶的炼魔心灯光华大作,但一时也不能脱出剑阵。

    柳致知脸色苍白,但露出的笑容,手一点,口中吐出两个字:“坍缩!”脸色更加苍白,纠缠在一起的梦观山人只觉精神一滞,转眼就失去了知觉,连形体都没有在于世。

    柳致知御器而走,他头疼欲裂,而且开始发昏,强忍着要睡一觉的感觉,御使天珠莲,拼命向前飞,好一会,飞出了五百许里,终于支撑不住,只得向脚下一座山峰飞去,山峰之腰的一个不大的山洞,直接飞入其中,手一挥,五方旗阵出,山洞一阵变幻,消失不见。

    柳致知感觉自己精神损耗太大,盘坐在地,强忍着睡意,这是他很久之前的感觉,他知道自己不能睡,这是一次磨炼,如果睡过去,虽不会有多大影响,但一次大好的机会就丢失掉了,所以他盘坐好之后,便进入湛深定中,万缘俱绝。

    柳致知走后不久,在他施展状态改变的地方,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正是梦观山人,这个影子,却是从碧水云光帕中逃出的一点精神,吸附空气中的游离能量,形成的虚影,他的实力可以说很弱,但他的眼光很高明,他望着眼前的景象,却也看不懂,他搞不清柳致知究竟使用了什么神通,竟然灭了另两个分身,那两个分身临终之前,送出一种信息,按道理他不应该感受到,本尊才能感受到,他却偏偏感受到了。

    他呆立了一会,回身向青城派赶去,他感受到本尊招唤,所以他匆匆而去。

    柳致知陷入黑暗之中,那一点精神似黑暗中一盏明灯,渐渐越来越亮,以前入静时所有内景都不见了,他知道这次消耗太大,精神有所不及,他好似婴儿一样,感受着这一切,却没有任何思想波动。

    光明越来越亮,渐渐充满全身,柳致知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只知道他就是光,光就是他,他不知他的是谁,也无须这个概念,甚至无有人类,无有物质这一类概念。

    渐渐光华越来越亮,却丝毫不觉刺眼,甚至都没有眼睛这个概念,逐渐他忘记了自己是在这里做什么,忘记了自己有身体,光华猛然扩散,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无知无觉的生命,是什么,他没有概念,他不知道的是,外景和内景相互交融,周围山峰情景和身内情景合在一起,他无知无识,只是一个婴儿,或者来说,他只是一束光,还是说不清,他感觉,如果用感觉这个词,他就是全部,所有外景内景,都呈现在面前,不对,是他与外景内景一体。

    他看到了本质,山峰在他的心中,已不呈现山峰,仅是一团虚拟的波,向四下扩散,他感觉到一团光,他就是光,居然还有一团光,是那样的圆融,他不知是哪来意识,冒出一个金丹这个词。

    随即他也融入光中,一种圆融,似乎天地之间,一切都已美满,他知道了金丹含义,不是真的金丹,没有金丹,这是一种圆融,他悚然而惊,刹那间,他与光分离,周围的景色也开始脱离,这不是真的脱离,只不过从本质之中脱离过来。

    外景和内景还是存在,却不再是那种呈现多层次的境界,而是真实的外景,周围似乎更加苍翠,柳致知开始明白他是谁,知道自己已从深层的定中醒来,他目前虽在定中,却不能感受那种直面物质和精神本源的状态。

    柳致知又在定中呆了一会,缓缓睁开了眼睛,他不知道这次入定有多少天了,只感觉过了一瞬间。

    他检查了一下身体,却惊奇地发现,三田之中,金光灿烂,连成一遍,并有扩大之势,他已彻底走上了一条新路,下面境界由他自己来决定,不是化婴,而是化光,金丹笼罩全身,或者说,形神在金丹作用下,紧密结合,最终化为光,不是普通的光,是先天灵光,元神也以光的面貌出现,现在体内紫府未开,等等,柳致知发现好像紫府隐约出现,却不清晰,自己难道已是化神修士?

    柳致知又检查了一遍,摇摇头,自己现在最多相当于金丹后期,不过身体有些古怪,上中下三个丹田连成一体,却没有发现金丹,柳致知知道金丹不过假象,是人意想出来,具现而成,象征着人体一种不假外求的圆满状态,并不是有一颗真的金丹,不过是人体多一个能量信息中心,能随时暴发出强大的能量而已。

    不过自己的身体有些古怪,当时自己在国术上抱丹成功,气血可以聚集,代表**上的圆满,自己金丹成就后,自己精气神圆满,但今天,却是形神俱妙,一句话,自己气血丹和金丹无形之中,化为一体,再没有分别,不仅如此,自己阴神好像也和体内的光化为一体,虽然自己依然可以出阴神,但已不是传统意义阴神,只是一个假像而已,虽与阴神无异,但本质上不同,更像自己一个分身,虽然阴神出,自己**没有感觉,好像空空如也,但阴神却不再畏惧伤害,哪怕阴神散了,自己却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

    林林总总,自己已逐渐将以前所学融为一炉,虽不知自己战斗力如何,柳致知有一种感觉,自己就是遇到化神修士,不会像以前,现在虽不是对手,但从容而退不是问题。

    他收起了五方旗阵,洞口的藤蔓已长长的,掩盖住了洞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