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5. 金瓶谁明苌弘碧(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听此话,立刻知道对方将他认为是政府的人,摇摇头说到:“你认错了人,我不是政府的人,不过见两方争斗,其中有人下毒,也无人清除,恐误伤普通人,才跟踪下来。你是什么人?”

    “不要巧言诳我,我今日想不到会丧身汉人之地,那就临死前拉一个垫背,你死吧!”说完之后,老头身上陡然犯起幽蓝的灵光,向柳致知扑了过来,柳致知叹了一口气,手一抬,面向老头的这段空间立刻如泥淖一样,柳致知并未用多大的力,而是以微弱的法力层层构成如丝缕一样的游丝,缓滞着老头,老头身上幽蓝的灵光体现出柳致知刚才猜测,中间蕴藏着一种毒力,侵蚀着柳致知的法力,然而,就是这样,依然速度越来越慢,身上灵光也越来越黯淡,终于,离柳致知还有三尺,再也不能前进。

    老头绝望地闭上眼睛,身体已干瘦下去,生命波动已是极其微弱,好像随时熄灭,更要命的是,柳致知感应到他体内好像有一种腐蚀力,正在由慢加快侵蚀着他的生命。

    见老头不再抵抗,柳致知说到:“我说过,我不是政府的人,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只是我今天到此处散心,遇到你们争斗,只是看热闹,你走吧!”

    柳致知不是不想问原因,而是知道老头已是油尽灯枯,他几次用药激发生命潜力,现在已经耗尽,更要命的是,老头以往修行肯定与毒药有关,现在根本压不住体内的积累下来的残毒,柳致知才能轻易阻止他的进攻,现在对他也不由生出一种怜悯,另外,还有一种心机在其中,明确告诉他,自己不是政府中人。对方如果相信,说不定会说出一些实情。

    “你真的不是政府的人?”老头睁开眼,又一次问到。

    “我骗你有什么用,如果是政府的人,你刚才交手时。一脱身。就在我藏身之处不到几丈处通过,你以为当时你能走得了?”柳致知淡淡地说:“我不过是好奇,跟上来看看。”

    老头猛然松驰下来,他这一松弛。身体终于开始崩溃,再也站不住了,人立刻摇摇晃晃,勉强坐了下来:“朋友,我叫其美朗杰。门巴族,严格说,半个门巴人,拜托朋友一件事,将我传承带回门巴,这次我来想取走神血,你们汉人叫苌弘碧,又叫啼鹃血,那是恶魔的血的精华。如何能抗住恶魔的诱惑,可以让一般人成为神的护法战士,世间不止一瓶,还有一瓶在墨脱的神山之中,那根本不是人所能取到。我不行了,朋友,能否答应?”

    “我可以答应你,但如何传承?”柳致知问到。

    “我以智慧虹光将传承度入你心灵之中。朋友,你一答应。如果不能实现,那我化为恶鬼也不会放过你。”其美朗杰最后声色转厉。

    柳致知笑了,说:“我柳致知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负约,我也是一个修行人,一言既出,当然不会负你,不然,如何修行?”

    其美朗杰干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却显得有些狰狞:“朋友,来生再报大恩!”说完之后,身体顿时软了下去,一道虹光射出,直冲柳致知的额头,柳致知精神迎出,他并不是被动接受,那样的话,如果对方做些手脚,就是开门揖盗了。

    刹那间,大量信息涌入脑海之中,柳致知明白了根由,其美朗杰是一个黑教修士,说是黑教修士也不完全对,而是门巴族的巫师又得到藏密黑教传承,也就是苯教传承,后来游历各方,形成一种囊括多家的巫术体系,以黑教为核心,以门巴族的毒术为用。

    在过去,门巴族有一个奇怪地传统,这也是一个弱势民族长期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巫术。门巴人认为,人的美貌、智慧和健康是可以转移的,通过巫术可以做到。如果你漂亮,那么我毒死你后,你的美貌就会转移到我身上;同样,智慧和健康也是如此。因此,一般来说,被门巴族毒杀的人,要么是美貌异常、气质高雅的女人,要么就是高大俊美、健康强壮的男子,要么就是智慧超常、博古通今的学者。

    门巴人的毒药,不但厉害,而且精细。先,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其次,最绝的是可以延时,不但可以延时,还可以精确控制被毒者的死亡时间,从半天到十年,可以把你咽气的时间精确到小时,绝无差错。门巴族的毒药配方,往往都是家族的不传之密,代代口传心授而来。

    究其原因,门巴人下毒的习俗或许更多是为了自保。门巴人两百多年前从西藏西部地区和不丹迁徙过来,历来受人歧视,被称为“贱骨头背夫”。他们为了保护自己,才渐渐形成了下毒的传统。现在,这种神秘的传统在普通人中早已消失殆尽,只有一些特殊的人,主要是巫师中还有传承。

    这种毒术极其可怕,幸好是少数人掌握,而且,也不是有事没事就使用,如果你去墨脱旅游,倒不用担心。

    其美朗杰所掌握就是以黑教为核心,而外用的就是这种毒术,他传给了柳致知,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他的身体已到崩溃边缘,如果不传承下去,对于门巴族来说,这种传承可能就会断绝到,所以才将这些东西毫无保留传给了柳致知,让柳致知再将此传承给门巴族的选中者,柳致知得到这些术法后,有些苦笑,自己所得到术法,正法大多是自己摸索,当然也有一些,邪术倒是一个接一个往自己身上撞,就像这种毒术之中,有一种是从木署中提纯出的挥发性毒药,人吸入后,一分钟时间就会死亡,略带点苦杏仁味,这种东西柳致知知道,他以前从科学杂志上看到过,美洲印地安人也有人会做,这就是氰化氢,一种绝对剧毒的玩意,另一种大家可能有印象,就是间谍小说中间谍牙齿中所藏胶囊中东西:氰化钾,可以说与氰化氢是同一类物质,古人居然能从植物中提取出这一类物质,不能不说,许多修行人探索得很深。

    再看其美朗杰,已然彻底死亡,体内毒素发作,身体肌肤都发青,身体并未化去,却如木质一样,柳致知现在知道他当时服用是一种特殊毒药,与兴奋剂在些类似,但更为强悍,那是数种生物碱混炼而成。

    柳致知将这些信息过了一遍,其中有一个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就是苌弘碧,说起来柳致知现在越来越神,在之前,他并不知道金瓶中东西的名称,随口取了一个名字苌弘碧,居然这东西就叫苌弘碧。

    这东西柳致知并不会服用,但如果炼丹,应该是好东西,配合其它灵药,消去苌弘碧的特殊暴戾之气,说不定能炼出一种特殊灵丹,按苌弘碧特性,甚至能让普通人拥有特殊能力,柳致知取出那个金瓶,在手上掂着,又望了一眼其美朗杰的尸体,陷入思考,其美朗杰尸体要好好处理,这东西是一具毒尸,摆个几十年上百年也不会腐烂,细菌之类,根本不能在尸体中存活,太毒了。

    是不是一把火烧掉,柳致知正在思考,头一抬,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不需要自己考虑了,特殊部门的人来了,还是让他们处理。

    来的人不少,不仅有何恽、能净,还有另外十来人,中间有柳致知的熟人,周大强,严冰都在,看来对这起事件他们还是非常重视。

    当他们看到柳致知站在此处,手上正在上下抛着那只金瓶,不由一个个都愣住了,再一看旁边那个坐在地上的人,他们是明眼人,都已看出,这人已经死了。

    “老师,是你杀了他?”严冰问到。

    “不是我杀的,但可以算是死在我手上。”柳致知淡淡地说。

    “柳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周大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由问到。

    “他叫其美朗杰,算是门巴族的巫师,擅长用毒,来此偷这个金瓶,身受重任后,用毒药激发潜能,接二连三的使用,遇到我时,向我攻击,被我拦下,毒发身亡。”柳致知并未完全说实话,他所说也不是谎话,他这一说,众人明白柳致知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老师,他为什么盗取这只金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严冰望向柳致知手中的瓶子问到。

    “这只瓶子放地博物馆中,没有注意到它是一件瑰宝,看似完全封闭,只要用精神力一探,瓶中东西就可以取出,瓶中东西叫苌弘碧。”柳致知并没有隐瞒,他虽然也想得到这东西,不过他们已看到,还是交给他们,不然自己将惹上**烦。

    “苌弘碧?是什么东西?”严冰不解地问到,不仅是他,现场诸人都不知道。

    “苌弘化碧,这个典故知道吗?如果精神一触苌弘碧,苌弘碧化为一种血液,有人说是神血,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其中蕴含博大能量,能将一个普通人改造成超人的战士,与你们一样,但其中有一种暴戾,克服不了,改造的人极易失控。”柳致知平淡地说到。

    众人一听,眼睛之中立刻放光,特别是周大强,这东西简直是为特殊部门量身订做,何恽眼中也闪现出一种精芒。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