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6. 藏南雪山独自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先生,请将这东西交给国家,这原本是国家的东西,不过被此人盗窃,我们可以通过见义勇为的形式向你发奖金,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周大强说到。

    特殊部门还是那个特殊部门,依法理上来说,柳致知手中东西本来是国家的,算是赃物,柳致知虽有些心动,但这东西能带来力量,却不能让自己得到智慧,柳致知修行本是由科学兴趣发展起来,一种对未知的探索,让他渐渐走出格物之路,力量不过是附带的产物。

    柳致知笑了,说:“既然这样说,奖金是多少?”

    “不低于百万。”周大强报了一个数,这个数他还是有把握申请到。

    “行,这就给你,希望你不要失言。”柳致知顺手将金瓶抛给了周大强,柳致知虽不在乎这点钱,但对方想得到东西,不付出一些代价,柳致知也不愿意,虽然代价与此瓶中东西相比,几乎可以忽略。

    周大强接着金瓶:“我代表国家谢谢柳先生。”

    “顺便再次提醒一下,苌弘碧如果意志不坚定人不能服用,很可能受它影响,成为对社会危害极大的人。”柳致知又一次提醒,然后指着旁边的其美朗杰的尸体说:“人已经死了,尸体蕴含巨毒,你们好好处理,不要留下后患。另外,他逃跑的一路上下了不少毒,我一路跟来,清理了一些,可能还有漏网,你们再仔细搜寻一下,免得伤及游人。”

    “这个当然,柳先生,你放心,这些事我们会处理好。”周大强承诺到。

    “时间不早了,该找个地方吃饭了,再会。”柳致知说着转身而去。

    回到了别墅,柳致知入了静定之中。将其美朗杰传过来的信息又认真整理了一遍,同样,他也是借鉴,大部分东西他不会修,他不会去采集药物炼制什么毒药。但对其中有些东西。他还是有些兴趣,比如利用药物配制出一些激发潜能有东西,那些大多是用一些生物碱,对人体还是有不少伤害。黑教的诛法倒让柳致知开了眼界,其中甚至有一些相对大面积杀伤的法术,如在适当情况下,数里之类降冰雹,还有自身化为猛虎。或将对方化为动物,这些都是幻术,事实上本质并没有变。

    只有一种法术,柳致知是认真研究了,并且熟练掌握,那就是智慧虹光法,这种法术应该是由他心通转化而来,将自身的许多信息加载到一种波动之中,形成虹光。直接印入对方心灵,是一种以心传心的法术,很有用,可以让对方在瞬间掌握大量的信息,的确是传承中极有用的一种法术。

    第二天。柳致知约了一下宋琦和赖继学见面,在饯春茶楼的专用房间,柳致知将这次的事情详细地向两人讲述,两人也听得目瞪口呆。

    “苌弘碧。我没有听说过,倒听说过另一种药物。称为蚩尤血,倒与你提到的苌弘碧类似,可惜没有样品。”宋琦叹到。

    “蚩尤血不是指池盐吗?”赖继学问到,他说的不错,宋时对解州盐泽卤水的俗称就是蚩尤血。

    “那是民间传说,真正蚩尤血是修行千年以上灵物的血液,是炼制大易鼎丹中不可少的灵药,这也是近代以来,几乎没人炼制这种丹药的原因,也是炼制其它神丹的原料,外丹没落更多是原料很难找到。”宋琦说到:“真想见识一下苌弘碧!”

    “宋兄,你不要感叹,我这边有一点样品,你看一下。”柳致知说着从袋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却是千年古树木心所炼,打开盒子,中间一颗比莲子小的如碧玉一样的珠子。

    宋琦接过了珠子,细细观察了一番,接着神识探入,立刻开始动了起来,化为一颗血珠,赖继学在一旁也感受到其中澎湃的能量和一种暴戾之息。

    宋琦有点沉吟,感受了良久,才收回神识,血珠依然化碧。

    “如果配合一些能中和暴戾之气的灵药,像水玉精、地骨龙皮等,应该能炼出上乘丹药,这一枚能炼制数枚丹药。”宋琦最后评论到。

    “宋兄既然懂,那就拿去,如果炼制成功,送我一二枚就行。”柳致知说着,将木盒推了过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过些日子,我去终南山一趟,上次得到柳老弟的肉芝,我回终南山一趟,请人炼制小易鼎丹,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了,正好将苌弘碧带过去,看能不能炼制一些丹药。”宋琦说到。

    三人又谈了一会,柳致知出来之后,并未回家,而是去了震旦大学,他是直接去了图书馆,找了一个以往的教过他们的教授,进了图馆中查了几个小时资料,主要是关于墨脱的介绍,他既然答应了其美朗杰,就会去一趟那里,墨脱在藏南,雅鲁藏布江下游所在地,从高山寒带直到山脚下热带雨林,由于处在喜马拉雅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地质活动频繁,地震、塌方、泥石流不断,加之气候潮湿多雨,使得这里成为全国惟一不通汽车的县。虽修过公路,但往往因自然原因而中断,一般游人如入墨脱,一般在五月到十月期间,而现在已是十一月,大雪已封山。

    但柳致知并不在乎,对他来说,此时去,说不定干扰更少,对普通人来说,那是危险重重,对柳致知这样一个能御器飞行的人来说,并无大碍,甚至因为人少,反而能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柳致知是从海拔3700多米的松林口顺公路赶往多雄拉雪山,他是空身一人,为了掩人耳目,背了一个旅行背包,里面不过是一些干粮,另外将尖苗刀法器也放在里面,没有坐车,而是步行。

    走了一会,却遇到一个好心的卡车司机,顺路带了他一程,听说他想翻过多雄拉雪山,还是好心提醒他,这个季节最好不要翻山,柳致知微笑谢过司机,说如果不行,看一下多雄拉雪山,也不算白来一趟。司机听柳致知如此说,也没有多话,将他带到了多雄拉雪山附近,没有公路通向墨脱,虽说有计划准备再修一条公路,那恐怕是数年之后的事,现在只能靠步行,其实柳致知完全可以御器而入,但柳致知却不想那么做,墨脱是人间难得的净土,柳致知又没有什么急事,不如细细观赏品味。

    多雄拉雪山海拔4200多米,每年只有几个月可以攀登,道路是由背夫和马长年踏出来的石头小路,对普通人来说,翻越雪山的危险性很大,午后一点之前必须到达垭口,垭口之处会起大雾,甚至风雪交加,即便是老背夫也会迷失方向。听说曾今有飞机坠落于此。

    当然柳致知并没有这种限制,但他还是在一点钟以前到了垭口,现在虽然是十一月份,今天的天气却不错,但垭口全是雾气,看不见山下面的美景。柳致知走的并不快,有时还会驻足而观,也亏是柳致知,一般人已是极其难过。过了垭口,路更陡,随时都有可能滑下悬崖的惊悚,当经过经历瀑布,还要接受踏过水路受冻的危险,现在高山上不少地方已结冰,很滑。墨脱多雨,水量丰富,也造就瀑布非常多,大的轰然而下,如银河倒泻,小的不过两三缕细细的水线从高处落下,不少路段会经过瀑布,石子路上往往结了一层冰,非常滑,这也是一般人会选择5至10月份,那时天较暖,不会结冰,不像现在柳致知所走,不少路上都结冰了。一阵风吹来,雾气散开,下面是一个类似雨崩的草地,草地如织,溪流勾画,干净,就像是一块未曾被踏过的净地。这是大自然给予人类的恩赐,使人仿佛上了天堂。

    柳致知停了下来,静静观赏着眼前的一切,这一切太美了,让人的心灵也变得晶莹剔透,这也是修行人更愿意流连山林的原因,仿佛自己与自然相融,人也变得纯净。

    渐渐地下坡路在眼前一程又一程,好像没有尽头,如果是普通人,到此恐怕心中会泛起一丝绝望,在四周孤寂的山中,路上绝大多数是山中碎石,上面有枯枝落叶,好在到现在为止,此处很冷,并未遇到什么毒虫之类,实际上就是遇到,柳致知也不在乎,一定程度上讲,他也算一种玩蛊的行家,对毒虫并不陌生,而普通人到这个环境中,只有山间隐约伸向远方的山道,四下不见一个人影,就是时不时在山下或一些地方出现的平地,也是不见一丝人烟,在心理上可能就会受不住,的确不适于一个人独自来此。

    柳致知继续向前走,对他来说,反而对此有一种亲切感,一个真正的修行者,也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

    远处好像有一个人迎面起来,也是一个人,柳致知目力很好,虽隔得远,却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喇嘛,能在这个季节独自一人而来,可见不是一个普通人。

    两人越走越近,一刻钟之后,两人相遇,两人不约而同合什为礼,都避让道旁,让对方先过,一见对方行为,两人都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