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 大漠约战沙如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柳致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等待,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是山下面的大荒漠的意思,在一片沙漠,被称为“死亡之海”,极言其可怕,不过,对于柳致知这类修行者来说,死亡之海并不名符其实,同样,对克拉克来说,也是名不符实。

    柳致知御器来到这里,而克拉克却是一步一步向东方走去,身上庞大的气息宛如实质,上干云霄,在柳致知的眼中,就如明灯一样,所以柳致知也不前行,就在沙漠当中,静静等候他的到来,

    克拉克步行数万公里,就是要蓄积这股冲天的气势,进入华夏,他感到上帝的恩泽,身边的一切,都地扭曲变形,整个人都在光影中朦朦笼笼,他视而不见,只是感到上帝的恩赐,他带着上帝的荣光而来,在这个异教的国度,大放异彩。他仿佛上帝的使者,带着上帝的威严,来惩罚那些敢于挑战上帝的异端。

    柳致知静静等候,看着那冲天的气势,一步步向他逼近,他并不着急,两人之间,还有几十里,柳致知只是静静等候,他的气势几乎等于零,他不需要这些,像一个普通人,在等候他,还有几个小时,克拉克才会赶到,他并未显示奇迹,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一步一步的赶来,柳致知没有一丝不耐烦,身在沙漠之中,似乎他与沙漠是一体。

    克拉克出现在地平线上,他早就感觉到有人在前面等他,他心中升起一种明悟,这个人是杀害他的侄子,不,是他的儿子的人。上帝会帮助他战胜这个魔鬼,他喃喃的念诵着上帝的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他的步伐并没有因为仇人在前而加快,依然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柳致知静静看着他靠近,眼睛之中,泛起一丝严肃认真之意,但人并没有动,克拉克依然向他走来。但他边的无形气息开始搅动,身边黄沙开始漫延,沙漠之上,沙土逐渐暴起,像起了沙尘暴。

    说来也奇怪。柳致知面前五丈之内,风平浪静,不管风沙如何,在柳致知身边,平静得波澜不惊。在离柳致知还有十丈,克拉克终于停下了他的脚步,身周气旋却没有停息。反而更加猛烈,在他未出现在柳致知的视线中,身边并无气旋,虽然他的气势上干云霄。

    但他一发现柳致知在他的视线之内。表面上虽平静如常,但气旋终于生成,现在他的周边昏黄一遍,身影裹在其中。他虽然停了下来,但风沙并未停。看上去气势逼人。

    “你杀了阿瑟?”克拉克终于开口问到,当然是用英语。

    “不错,是我杀的。”柳致知淡淡地说,也用英语回答:“他自己找死,决斗之中,尚存诡计,死不足惜。”

    “好贼子,你既然杀了阿瑟,那就下地狱去!”克拉克陡然暴躁着咆哮到,他身外气势一刹那,向柳致知压了过来。

    而柳致知并没有动气,如果动气能干掉对方,柳致知当然会动气,可惜不能,柳致知身外五丈范围依然风平浪净,好像克拉克气势并没有什么作用。

    克拉克气势虽重,但也知道柳致知既能杀了阿瑟,必不惧这种威压,他不过是用此来测试一下柳致知的高低,但结果并没有试出,只觉得柳致知不动如山,渊深似海。

    到此,他不得不重视柳致知,本来他还有点轻视,虽然柳致知杀了阿瑟,他总欺柳致知年轻,现在他慎重起来,并没有害怕,他自从嫂子死后,便一心侍奉上帝,其心中只有上帝,而阿瑟死时,他流泪了,因为阿瑟在他之前回归上帝的天堂,他感到对不起那个女子,报仇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柳致知在他的心目中是一个异教徒,他坚信这是他的上帝的考验,是让他将上帝的荣光传到遥远的东方的一个契机。

    他的头上,出现一个荆棘冠,像是完全由圣光结成,但柳致知却一眼看出其本质,一股乳白的光华笼罩全身,接着,荆棘冠从他头上升起,直接向柳致知镇压过来。

    柳致知见克拉克头上升起荆棘冠,知道这是基督教苦修士所戴,并不是什么法宝,不过以荆棘编成,材质很普通,但却是由他虔诚信仰所成,更是长期浸透着修士的鲜血,这种东西,凝结苦修士的无比坚定心念,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完全超越其材质之上。

    荆棘冠压了下来,柳致知掀起一道黄光,向上托住荆棘冠,荆棘冠压不下来,柳致知根本没有收了这件东西的意思,自己就是得到荆棘冠,也无法使用,只能当作烧火柴,可是一旦赋予其中信仰,它已不下于法宝。

    柳致知的黄光是大地的威能,一接触荆棘冠,居然黄光燃烧起来,虽不似火上交油,但乳白的圣光居然能侵蚀黄光,使黄光转化为乳白色圣光,这种情况柳致知还是第一次见到。

    乳白色圣光这种特性引起柳致知的兴趣,可惜这不是研究的时候,自己调用的灵光居然能被圣光燃烧,柳致知记忆中有一种业火能燃烧对方灵光,但业火是后天之物,对先天气机根本不会燃烧,这种圣光居然能燃烧先天之气,不过不像燃烧,而是灼烧,而且,土性护罩,按理来说,根本不会燃烧,柳致知记忆起有一种说法,神力不过是业力,心中一动。

    目光之中,显露出骇人的光芒,他已功运双目,向荆棘冠望去,神力如波,一**向黄色灵光冲去,黄色灵光也如波,一触之下,好像强制改变黄光的频率,虽很慢,但很有效。中间时儿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虚影,人生百态,在其中展现。

    柳致知明白了,果然是业力,神力就是业力,莫以为业力都是坏的,业力是很大范围,做坏事有业力,做好事有业力,凡人生在世,只要有所行动,便伴随业力产生,业力推动人类的转轮,是生命流转的动力,佛家说:神通不敌业力,就是此意。

    而柳致知的调用的大地灵力,本来并没有业力,但却受圣光的污染,慢慢地染上业力,在表现上就像黄光在燃烧,在转化。

    荆棘冠往下压,圣光的源头在荆棘冠,柳致知笑了,他想起一法,当雷霆击破之,雷电,天地间至阳之气,业力再利害,迅雷之下,也要退避,柳致知伸手一抓,云龙探爪,这是一种武技,由云龙变转化出来,爪一出,身体似云龙般窜空而起,周身云雾缭绕,出爪之时,五股罡气迸出,电光霍霍,直向荆棘冠抓去。

    电光一闪,圣光顿时受到压制,荆棘冠被柳致知一把抓到幻出龙爪之中,手微用力,雷火之中,荆棘冠材质很普通,顿时化为灰烬,圣光无所依存,顿时散作星星点点。

    克拉克脸一变,虽说荆棘冠不是他性命交修,冠被毁,他地**上并没有受到打击,但精神上却是如雷轰顶,荆棘冠居然毁在异教徒之手,他怎么也不相信,信心受到打击。

    “异教徒,居然胆敢毁我荆棘冠,基督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磨难!”克拉克由咆哮转为祈祷,随着他的祈祷,他那庞大的气势化为通天的圣光柱。举着十字架,圣光开始凝结,他手中的十字架也越来越明亮,耀目的光华使克拉克成为一个光影,不可逼视。

    柳致知却不等他蓄积满,脚下一踏,大地波动,借物传功,克拉克陡然感觉一股尖锐的力量从大地上传来,急忙将十字架往地上一指,耀目的圣光像一道利剑冲入地下,地下波动已到,两者相激,一道灰尘冲起。

    克拉克后退两步,心中一怒,将手中十字架高举,一道乳白的光芒形成光剑,向柳致知当头斩下,不过圣光明显不如刚才明亮。

    柳致知根本不接,身形一闪,退出了半里多路,圣光走空,柳致知伸手一点,意志出,多米诺之手出现,并无具体的形象,但庞大的能量却如狂涛一样,直向克拉克扑去。

    克拉克避无可避,一咬牙,口中颂到:“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虔诚的地步!”随着颂扬声起,克拉克身上圣光更加强烈。

    然而,巨大的能量狂潮却不管圣光是否强烈,轰的一声巨响,沙漠之中,如同起了一场沙尘暴,漫天都是灰尘,好一会才得以平息,而克拉克却被柳致知这一击,整个人半截栽到土里,但身上圣光依然明亮。

    大漠沙如雪,柳致知在这一刻,脑海之中居然想的是无关的东西,见克拉克重新爬了出来,淡淡的说:“何苦呢,你在阿尔卑斯山中苦修,我与阿瑟决斗,他身死,可以说各按天命,你是他的师傅也好,教父也好,也不得不按规矩来。”

    柳致知说这话,是西方决斗中无论生死,均不得找对方复仇,除非发起另一起决斗,这段话是隔了半里,但声音好像就在耳边。

    “你杀了我的儿子!”克拉克吼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