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7. 一怒追凶,演说世间外丹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李安泰夜入戴家,他自认为很小心,但他刚一进屋,就听到一个声音在问到:“阁下鬼鬼崇崇,半夜时分,进入我家,究竟为何而来?”

    李安泰一听之下,不好,被发现了,如果则是被发现,常人立刻往外逃,但李安泰不同,他不仅没有慌张,也没有往外逃,而是张口喷出一口火,将戴秉诚烧了过去,这是他服用伏火灵砂丹后,根据秘录形成的法术,火一出口,只奔那墙角的玉雕而去,玉雕正放在墙角的一张高脚圆凳之上,他想干脆强抢。

    戴秉诚冷哼了一声,罡气迸发,一拳崩出,火光一遇拳风,顿时熄灭,拳头已到李安泰的面前,李安泰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不怕术法,拳已触身,大叫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而出,这还是戴秉诚要抓活的,不然,就会送命于此。

    李安泰倒飞而出,口中鲜血化作红雾,在这种情况下,李安泰还能施展法术,借一口鲜血想遁走,一道耀目的剑光闪起,将血雾一扫而空,李安泰哼了一声,听到裂帛之声,旋淡如出剑了,但只斩落李安泰一只袖子,李安泰早已不见身影,还是给他遁走了。

    本来此事就到此为止,虽然戴秉诚看清了他的面貌,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只要不来找戴秉诚,就没有以后的事。

    但李安泰自出道以来,没有吃过什么,就是上次盗取罗璜的玉器,柳致知几番追踪,都没能抓住他,在这里吃了一个大亏,年轻人气盛。虽逃走,越想越怄,这次差点把命丢掉,而且身负重伤,这口气咽不下去,他不知道,要不是戴秉诚手下留情,他已经没命了。

    回去将伤养好,便开始用魇魔术来暗算戴秉诚。他先打听到了那处房子主人是谁,听说是一个国术高手,在一家理发店中,得到戴秉诚的头发,开始暗算戴秉诚。

    他没有想到的是。戴秉诚抱丹已成,外邪极难侵入,而且,一入抱丹,已成灵觉,虽不清楚,但有人暗算。还是有感觉。

    虽不知道根源在哪里,戴秉诚觉得总不对劲,似乎有人暗中注视,而且怀着恶意。但却发现不了,戴秉诚开始以为是错觉,但整天如此,他惊觉起来。与旋淡如一说,旋淡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了一会,陡然说出一句:“是不是有人以术法暗算?”

    戴秉诚一听,脸立刻黑了下来,但他也没有把握,旋淡如虽修剑术,但对这些旁门左道也不知晓,好在戴秉诚心坚如铁,沉吟了一会,打电话给宋琦,他知道宋琦这方面是行家,宋琦一听,让他详细将自身感受一讲,心中大体有数,当即在手机上发送了一张图片,是一张符样,详细说明了画符仪规,让旋淡如依样画出,旋淡如修习剑术,气机当然能够画符。

    旋淡如画出此符,试验了几次,终于成功,这道符是追踪符,引燃之后,一串青烟如蛇,他们跟着青烟,果然找到李安泰的法坛,李安泰见他们来到,知道事情败露,从后门走了,连小人都没有带走,戴秉诚看着小人,上面走着他的名讳,什么都明白了,问房东此人是谁,李安泰居然没有用化名,一听说是李安泰,戴秉诚夫妻什么都明白了,当日柳致知追查李安泰,想不到他躲到这里,还想害人。

    但李安泰已逃走,戴秉诚打了一个电话给宋琦,说明了经过,并说他要去申城一趟,他不是一个给人欺负到头上也不还手的人,他去申城,是想详细了解一下这些术法,他虽不会修炼,但也要了解一下,以便对付对付李安泰。顺便打一个电话给柳致知,简单说了一下经过。

    柳致知没有想到,李安泰居然惹到戴秉诚头上,戴秉诚和旋淡如两人,一个抱丹以成,一人剑术可观,这回李安泰碰到了石头上。

    柳致知在道庐诸事已完,准备返回申城,阿梨却想在此住一段时间,柳致知知道阿梨的心思,她想在此是假,不过是想陪陪她娘,便笑着说:“你愿意多住一段时间,就多住一段时间,多去陪陪娘,她虽有黎重山他们陪着,也想多看看她的女儿。”

    阿梨白了他一眼:“就你知道,我这就下山,不住这个道庐,去娘那边多住些日子,你要来找我,就直接去我娘那里找我。”

    柳致知先陪阿梨下山,见过的岳母,然后就直奔申城,到了申城,他们已在宋琦的茶楼等候,戴秉诚与旋淡如正与宋琦等人谈着,见柳致知到来,忙让座。

    柳致知打量一下众人,见赖继学夫妇带着他们的女儿赖往虞在场,赖往虞已经三岁,眼睛骨溜四下张望,柳致知看着她,不觉一笑,蹲下身,把她抱了起来,赖往虞名义上是柳致知的大弟子,不过并没有传授,今天一见,心中一动,决定传授她基本的剑术。

    不过,并不着急在一时,抱着赖往虞,现场还宋琦夫妇和戴秉诚夫妇,柳致知看了一下,说:“我们相聚,还差肖寒夫妇和梅疏影,不然就全了。”

    “还差弟妹没有来。”宋琦说到。

    “她现在在苗疆,在她娘家,不可能赶来,倒是我有一种预感,梅疏影会来。”柳致知玩笑说,赖往虞在他怀子扭动着,柳致知一笑,放下了她,自有服务员带她去玩。

    “你在苗疆那边怎么样?”赖继学问到,经过一段时间,赖继学狠狠地晒了阳光,最起码不再像奶油小生了。

    “我在苗疆那边,你们猜遇到了谁?”柳致知故意卖关子。

    “是谁?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赖继学说到。

    “想不到经过一次移炉换鼎,赖兄变得这么无趣。”柳致知悻悻地说到,话一转:“我遇到了梦观山人。”

    这标准语不惊人死不休,一下子几人立刻被吸引,只有戴秉诚夫妇没有感觉,赖继学是亲身经历,知道梦观山人的厉害,不由地说到:“你遇到梦观山人,你没有受伤吗?”

    “交友不慎啊,没有好话,你看我像受伤的样子,我没事,梦观山人却吃了一个大亏。”柳致知先装模作样地感叹到,然后说出一个惊人事实,众人目瞪口呆。

    “究竟是怎么回事?”宋琦问到。

    柳致知一五一十将怎么在道庐设伏,龙谓伊怎么在关键时刻赶来,怎么打了个梦观山人措手不及,梦观山人丢失炼魔心灯,又挨了水蓝星一击,落荒而逃。

    “哈哈,梦观山人也会有今天,我要多谢龙道友,为我出了这口气。”赖继学哈哈大笑,说到。

    “早知道交友不慎,还真是如此,我的功劳也挺大的。”柳致知在一旁低声嘀咕到。

    大家都笑了起来,柳致知又问戴秉诚:“李安泰你有没有追查到他躲在什么地方?”

    戴秉诚说:“没有,但这回我不会放过他,刚才宋琦已经跟我详细说明了一些常见旁门左道,基本上伤不了我。”

    “李安泰的术法有一部分是由外丹所引发,他进过大别山的忘世叟的一个洞府,取走过一些丹药,利用丹药修习一些法术,不过,他只得到一小部分,我却得到真传,我这边还有一些丹药,戴兄,要不要修习?”柳致知说到。

    戴秉诚摇摇头:“我国术都修行不过来,就不贪多了。”

    “那么嫂子呢?”柳致知见戴秉诚心志如一,就问旋淡如。

    旋淡如笑到:“刚才宋琦给了几张符纸,又讲解怎么用,你又给丹药,我与戴秉诚不同,我修习剑术,已然做到飞剑层次,这次受人暗算,虽无大碍,我很想了解一下术法,丹药炼术,有无害处?”

    “外丹之术,利用外丹之性,刺激**,形成术法,我没有炼过,不过我道庐之中两个精灵倒服用过,枫卯差点将森林点燃。之于有无害处,坦率的说,没有发现,但我不清楚。”柳致知说到。

    “既如此,艺多不压身。”旋淡如接过了丹药,柳致知一样样解释,他身边不过三种,一种喷火,一种布雾,还有一种分影,柳致知解释地半天,旋淡如一一记下。

    柳致知正在解说,门口有人来了,正是梅疏影与张启威,柳致知倒没有出意外,而其他几人却惊诧莫名,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宋琦一拍脑袋:“我明白,柳老弟这种境界是言出法随。”

    柳致知一笑,说:“也不是言出法随,而是不神而神,刚才一刹那间,我好像有了一种感触,便说了出来,正好,梅小姐来了。”

    梅疏影和张启威莫名其妙,不解望着众人,宋琦将刚才柳致知的预感说了一遍,他们才恍然大悟,看向柳致知眼睛之中,充满了好奇,柳致知眼睛一扫,猛然顿住,接着对张启威贺喜:“贺喜张兄,得成龙虎大丹。”

    众人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一个个为张启威贺喜,柳致知感慨到:“张兄成就金丹,果然天时到来,三元气运,又是一个大时代。”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