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11. 三方同床梦各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两边森林又茂盛起来,船又拐进森林,这次河小了不少,机船行驶在其间,不断有树树枝可以碰到船,船开得更慢,余忠他们大多数走上甲板,雨下的并不大,要稀稀疏疏的雨中,看着两边的风景。

    柳致知却在不远处的树木的枝叶间飘荡,他发现这条河形成没有多久,很显然,原来河道淤塞,河水被迫改道,这也是亚马逊地区一般没有长期有效的地图,一到雨季,洪水泛滥,浩浩荡荡,整个森林一片汪洋,根本看不出河道,宽阔的地方,连绵二三百公里,森林泡在泛滥的河水之中。

    雨季过后,河水收缩,不少河道开始改道,几乎每年如此,现代科技发达,进行雨林探险的人,基本上采用卫星定位,只有大的河道改变较慢,小河道几乎一年一个样。

    柳致知跟着船,两天很快过去了,雨林之中,河道也小到机船无法通行,目的地也到了,欧洲圣济会和南美洲的一众人等已在等着他们,他们一上岸,一阵寒喧,柳致知却在远远看着他们,仔细探查着周围的环境,他发现周围最起码还有一人,柳致知微微一笑,有意思,看来不寂寞了。

    柳致知将自身律动调整为亚马逊雨林中最常见生命的律动,只要不在他身前,亲眼看见柳致知,根本不会发现这个人。

    在另一边,一名郇山隐修会的老者,静静坐在一根树枝的高处,疑惑睁开眼,向四下打探,并没有发现什么,遂闭上双眼。又沉入内心的光明之中,在他内心,光与暗静静流淌,周边的一切隐约在心,他所处自然隐蔽,下面三方人马都未能发现。

    而在他不远处,柳致知似有意无意看着他,柳致知知道,这个人处于一种状态。一旦用心看他,他就会产生感应,所以他有意无意的瞄他一眼,柳致知对欧洲修行界虽知一个概况,但还是不熟悉。只知道他是一个高手。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欧洲圣济会也伏有后手,不知道南美有没有后手,三方合作,同床异梦,柳致知不了解楚凤歌那个层次是如何达成协议,而且协议是什么内容。但不妨碍他合理推断,在世界纷坛复杂的变化中,各方都是有合作也有敌对,这次合作看起来是三方都有好处。欧洲人会不会与共济会合作,柳致知在心中盘算,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件事上。他们不会与共济会合作,自二战后。美国共济会一家独大,作为它的竞争者,在共济会身边下一根钉子,正合他们心意。

    这次行动他们不与共济会合作,不代表其它方面不会,大概楚凤歌看准了这一点,才会与他们合作,但也知道这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所以暗中让柳致知跟着。

    明白了这一点,柳致知身影淡去,他知道他该怎么做了,一句话,这次血兰之花是栽定了,柳致知根本不必出手,但其后呢,柳致知脸上露出了微笑。

    余忠和众人打过招呼,圣济会一行十二人,有二个女的,平时两支队伍甚至敌对,今天却又在一起,共同对付另一帮人,余忠和他们相互介绍,圣济会这次带头人是兰顿?伯兰特,余忠和他认识,在之前,两人可以说是敌人,现在走在一起,兰顿伸出了手,说:“幸会!”

    余忠也伸出了手,两人手一握,并没有相互试探,只是一握,两人又与其他成员握手,之后,他们便开始讨论怎么对付血兰之花,一张地图铺在地上,这是最新的卫星地图,几个人在讨论怎么接近,怎么攻击,讨论了大半天,总算定了下来,三方的人还是各归各队,从三个方向同时进攻,他们也不想将自己的人置于其他人手下,只有在自己身边,他们才放心。

    讨论结束后,他们便出发,小雨依然没有停,虽不大,但不停的下,柳致知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场雨一时停不了,现在不是雨林的雨季,按理来说,就是有雨,也不应该长久,但柳致知就是有这种感觉。

    下方的人出发了,一行三十几人,有三位女性,其余均为男性,三名女性,长的并不漂亮,两名欧洲人,还算可以,一名南美方的,那叫个丑,简直就是童话中巫婆,声音尖细,像尖锐的玻璃一样,脸上却有一道伤痕,不知道是什么伤。柳致知却对她暗自警惕,她并不是天生的丑,而是后天长期形成,身上带有一种气息,柳致知都不清楚这种气息的根源,其他人都避而远之,她也好像不愿和众人呆在一起。

    一众人在雨林中跋涉,后面跟着两个影子,谁也不曾留意。眼前是一片水杉林,众人进入其中,不时看看卫星定位设备,余忠和兰顿走在队伍的两端,水杉林行进不久,林已尽,眼前一棵棵树木硕大无比,再细看,却是一棵主干,旁边长满的气根,而且气根并不是规则向地生长,横七竖八,有些气根之间,有白骨存在,是一些动物的尸骨,凌乱地散落着,气根缠绕到树上,便树看起来直径惊人,又高又大,甚至超过北美的红杉。

    树冠庞大无比,有点像华夏的榕树,但树叶却不像。一大片成林,情景很有些震憾,兰顿拿出了gps定位仪,看了一下,说到:“从林中穿过,距离最近。”

    众人鱼贯而入,小心避开那些那些伸出来的气根,一条气根垂了下来,走在队伍之前的兰顿不耐烦地用手一拨,这一拨,立刻发现不对劲,身形猛然后退,后面一个人本来与他相隔三四米,一下子两人贴在一起:“注意,这不是气根。”

    他这一喊,队伍一下子停住了,那条气根动了起来,这一下众人才发现,林中下垂的有真正的气根,也有假的,却是森蚺的尾巴,特别是华夏队员,来的路上,他们与森蚺斗了一场,这下子麻烦了,他们进入一个森蚺林中,树下缠绕着一条条粗大的森蚺,众人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

    但这条森蚺显然吃饱了,有人动它的尾巴,它头低垂下来,看了一眼兰顿,很好奇看着兰顿,兰顿就要出手,但身体一僵,脸变了,整个丛林似乎活了起来,树上一条条森蚺蠕动着,不知有多少条。

    陡然之间,森蚺像接到命令一样,纷纷后撤,众人一下子全愣住了,柳致知眼光一转,前面的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只是散发出一种波动,森蚺接到后,便纷纷后撤,林中众人隐约感到一种波动,但却分不清是人还是什么动物,只有南美的那个女子,感受到波动后,微蓝的眼睛中闪现出一道厉芒,然后,就低下了头。

    众人出了森蚺林,在林中前行,中间有毒蜘蛛跃起伤人,有毒蛙等溅射出毒液,也有各种动物毒虫的偷袭,均被众人一一接下,最多付了点轻伤,就这样走了一天,众人安下账篷,唯独不太好的,雨变得大了一点,还没有停止。

    夜晚降临,柳致知和郇山隐修会的修士各自在一棵树上休息,郇山隐修会的修士到目前为止并未发现柳致知,他白天尾随着众人,也心中不除疑地向后查探,但都没有发现柳致知跟在他的身后。

    这一夜,并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天亮之后,队伍依旧出发,今天到晚间,就会到血兰之花所在地,一路之上,除了意外遇到了一处蚁穴之外,并没有遇到昨天那种麻烦,他们走后,柳致知停留了一下,主要是看看蚁巢的情况。

    蚁巢并不是完全建筑在地下,而是如城堡一样,半截修建在地面上,有一人多高,柳致知停了下来,好好研究了一会,作为社会性的生物,柳致知格物之道可以说观察万物,柳致知与其他科学家不同,并未干扰蚂蚁的生物,他是以一种特殊的方法来看这一切,他先功运双目,透视蚁巢,然后又控制一只蚂蚁,从蚂蚁的角度来观察它,并且感受着各种信息素作用在蚂蚁身上。

    柳致知是利用降头术中虫降,柳致知发现,他控制的蚂蚁可以感受蚂蚁所能感受的一切,他才发现,原来控制蚂蚁有这些用途,可以说,降头师都具有这样能力,如果这些降头师不用法术害人,而用来搞研究,那该有多好,他发现一条新的路。

    当然,柳致知仅在此停留了一个小时,然后他就飞速的赶了上去,毕竟他是来保护人的,不能因为科研而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他很快就赶上大部队,余忠他们走的并不快,因为靠近了血兰之花的据点,他们也很小心,在下午三点多钟,他们到了目的地。

    血兰之花建立在一个山谷中,三面环山,只有一面可以进入其中,中有小溪,他们在几里之处,停下脚步,用望远镜观察山谷之中,山谷之中,正面是一个瀑布,下面是深谷,深谷之中,巨大的森蚺在其下,而血兰花却地悬崖峭壁上。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