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12. 血兰之花,悄然凋谢何人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看罢地形,几人退了下来,又低声商量起来,最后定在对方吃晚饭时,发动进攻。当下,众人隐蔽好,吃些干粮,静静等待,雨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亚马逊湿度很大,加之下雨,血兰之花并未留意有人向他们动手。

    柳致知却已离开,他到了瀑布的上方,人如轻烟,隐在树丛之中,山谷中烟雨空朦,一派宁静,丝毫看不出即将到来的灾难。

    柳致知登上高峰,看着身下那深深的深谷,里面蠕动着一条条森蚺,这些森蚺很大,比那条成妖的森蚺还大上一圈,但它们却没有一条开了灵智,在深谷的四周,有栅栏,看来,血兰之花把森蚺当着宠物来养。柳致知眼光落在深谷的四壁上,上面长着血兰,有些正在开花,血红的兰花在风雨中摇曳。

    天暮苍冥,雨天光线较暗,隐隐天已昏黑,血兰之花里面的人员已开始三三二二的走向食堂,柳致知数了一下,大概在二十多人,其中有科学家,也有修者,还有一些是武装人员,负责安全工作。

    整个山谷,实验室在中央,两边是住宅,不过是移动房屋,在外围有岗楼,呈三角形,可以说防卫挺森严。

    但是,血兰之花在此已有几年,并无人打搅,倒有些动物侵入,成了他们的口粮,防卫上难免松懈,岗楼之上,互相打着招呼,相继下楼,只留下中间一座上一个人,其他人等均下了岗楼,去吃饭了。

    突袭发动了,三支队伍向三只箭头,不声不响陡然出现,余忠一出现。合金飞刀便闪着森冷的光芒,向流星一样,一闪到了那个留下的人的眼前,他还未明白什么,便一头栽了下来。

    三支队伍转眼便到了铁丝网面前,铁丝网根本拦不住他们,一个个身形纵起,转眼就进入其中。

    “敌袭!”众人虽快,但还是被发现。铁丝网内部的树木早已被清理一空,并无地方可以藏身,他们一入其内,便被食堂中出来一个人发现,立刻大叫示警。

    拉斐尔手中法杖一指。一道浅绿光华射了出去,他身上也泛起一层灵光,手一翻,空气顿时凝成实质,如柱一样击了过来,同时身体一扭,让开了射线。

    拉斐尔法杖画了个圆弧。一面圆光生成,接住了那根空气柱,澎的一声,拉斐尔后退两步。刚要反击,南美队伍中那名女巫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禁祻!”,手一指,一圈黑色光环罩住对手。对手感到身体一僵,知道不妙。身上灵光大盛,想破除此女的术法,女巫一声刺耳的尖啸,一道灰白的光华已射到身上,美杜莎之石化,他呯的一声倒在地上。

    一时间,血兰之花大乱,不知从那里来的一伙人大开杀戒,而血兰之花的修者和异能士只能各自为战,余忠撞上一阵电光,对面是一个电性异能者,全身电能,劈劈叭叭如同一个闪电包裹的球。

    余忠手一指,五把合金刀呼啸而出,对方手一扬,一条电鞭劈叭作响,从电光圈中狂卷而出,余忠后退一步,合金刀被对方电力影响,偏移了方向,但余忠不慌不忙,喝了声:“御物!”身边一切顿时都飘起来,一窝蜂向对方而去。

    石子、木头等不问什么,都向对方击去。对方身边也闪电大作,劈叭声中,木头成为焦炭,石子成为齑粉。余忠不等对方反击,身边气旋起,一柱旋风呼啸着向对方刮去,卷着雨水,像一条混浊的龙卷,电光和风雨响成一遍。

    唐小山却放出常天龙,一条雾蛇在他身边上下游走,周围的人都避让着他,阮洪节依然用着枪,不过子弹却换成了铅汞子弹,见队长余忠与一名异能者对峙。一时谁也拿不下谁,抬手就是一枪,一道七彩焕然而出,遇到电光,顿时一切都湮灭,那名异能者电光猛然被子弹湮灭,急忙后退,身前仅剩下薄薄的一层稀疏的电光。

    余忠一见,合金飞刀又出,光华一闪,电光猛然一滞,刀已插在他的咽喉之上,他的咽喉之中发出格格的声响,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就在此时,一名华夏的异能者面对血兰之花一名异能者,发出致命一击,对方开膛剖腹,华夏的异能者以为大局已定,谁知那名异能者诡异一笑,伤口肉芽一样蠕动,居然又愈合,手掌之中,长出利刃,飞快的从华夏异能者咽喉掠过,华夏异能者捂着咽喉,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唐小山一见,身边游走的大蛇立刻扑了出去,打开大口,一口咬在他的身上,这名异能者一声痛呼,回首一刀,刀刃从常天龙身上划过,但常天龙却是虚影,它在虚实之间转换,刀刃走空,常天龙也松开了口,他挨了一口,并没有当回事,皮肤伤口处肉芽又起。

    陡然脸色一变,他中毒了,皮肤开始变成青紫色,肉芽居然也减慢了愈合的速度,他身体向后纵去,刚好碰上一颗子弹,铅汞子弹,无声波动又起,一刹那,将他的身形吞没,他在一刹那,化为乌有,想复活都不可能。

    整个场面基本上一边倒,由于事发突然,血兰之花没有形成有组织的抵抗,基本上各自为战,在混乱中,一名科学家趁着混乱跑进了实验室,三方人士都没有注意他,一个普通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他逃进了实验室,将锁打开,三条巨大的森蚺被放了过来,如果留意一下,就会发现,这三条森蚺头上有古怪,被植入控制芯片。他抓起遥控器,一按上面的按钮,三条森蚺顿时如吃了兴奋剂一样,从实验室中冲了出去。

    柳致知在做什么,他却在采摘血兰花,他隐住身形,轻轻悬浮地半空,摘了十来朵血兰花,听到有人来了,他才悄然隐在一边,定睛一看,却是那个郇山隐修士,他也来到深谷边,采摘血兰花。

    实验室内中蹿出三条巨蟒,直向当面的圣济会成员而去,圣济会成员见到三条森蚺,并不害怕,作为一名修者,这东西只要不成为妖,根本不用害怕。

    一名修士见蹿来的巨蟒,十字架一扬,乳白的光华如同光雾一样,迎上其中一条,大蟒立刻迟顿起来,他心中一喜,哪知那名科学家见森蚺好像迟疑,用手一按遥控器,森蚺猛然一动,当开大嘴,一咬向他,旁边两条森蚺出一齐张开嘴,像他咬来。

    一时间,他手忙脚乱,急忙间,十字架一横,光雾蓬勃而出,挡开了左右的大蟒,中间这只森蚺已一口咬发了过来,他身体一偏,咬在肩上,他疼得一声大叫,身上灵光迸发,他以为这一来,森蚺该松口了,森蚺也的确的松口的迹象,但那名科学家不答应,手中遥控器一按,森蚺立刻性情大变,咬住他不放口,而且将他举了起来,蛇头甩动,蛇口中一个人,旁边两条森蚺,也狂性大发,蹿了上来,张嘴就咬,可怜的修士,发出一声惨叫,被三条大蛇咬住了,而且在争抢。

    兰顿见到此,身畔嗡嗡声大作,手中出现一把重剑,一摆之下,一道光华迎头而上,噗的一身,一条巨蟒身上飙起血花,这条巨蟒嘴一松,头向兰顿,血红的眼睛盯着兰顿。

    修士一声惨叫惊动了正在采摘血兰花的郇山隐修会的修士,他刚摘了五朵,身体陡然飘起,向场中赶去。

    到了场中,已经迟了,蛇口中的修士已经死了,他手一抓,那名躲在背后的科学家陡然飞起,他二话没有说,一手夺过遥控器,另只手一抖,这名科学家飞跌出去,落在森蚺中间。

    兰顿一剑,带起一串光影,只听见“噗”的一声,重剑扎入那条森蚺的七寸之间,他身影一闪即退,大蟒倒地,还未死,在地上翻滚挣命。

    那名科学家跌落在大蟒之间,还未回过神来,一条森蚺已张开大口,咬了下来,就在此时,一条圣光柱从空而落,将科学家和两条森蚺笼罩在其中,眼看着他们就这样消失,标准尸骨无存。

    做完了这一切,他看了现场中众人一眼,随即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兰顿一下子认了出来:“圣?威廉?肖,他来到这里!”能够称得上圣字的,在教会中,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出现,令圣济会士气大振,虽然只是鸿影一现,但已经足够了。

    柳致知看着圣?威廉?肖只是在众人面前一现,立刻士气大作,知道大局已定,也不凑热闹,只是隐身在一旁,很快战斗就结束了,各队都聚到一起,华夏死一人,圣济会死一人,重伤一人,南美方面死二人,伤一人,以绝对小的代价,拿下这处基地,而血兰之花则全军尽墨,连科研人员三方也未放过。

    三方这才罢手,开始分赃,实验室中对血兰花的研究已进行了几年,也得到了不少提取液,对森蚺在血兰花刺激下细胞分裂,以及血兰花的特殊作用,研究也取得不少成果,三方对这些成果毫不犹豫,将实验室一扫而空,归于哪家的,再也不肯吐出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