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 比法力,何为神真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看着远方扑面而来的雷暴云,余忠刹那间明白了,柳致知为什么会现身,不用说,自己一路走来,这个人应该就在身边,但雷暴来到,他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余忠不由得陷入深深的怀疑之中。

    柳致知向木排上人点点头,抬头看着雷暴云,像奔马一样,圣济会的木排之上,已笼罩上一层乳白的圣光,肖出手了,圣光将二只木排笼罩在其内。不是他不照顾别人,南美洲的木排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靠近华夏这边。

    柳致知没有动,计算着雷暴的速度,一道闪电从空而落,在这一瞬间,河水陡然倒卷而上,水幕天华,一个水罩将四只木排罩了起来,闪着蓝光,如雨的雷电打在水幕上,水幕上的蓝光波动着,水幕看起来很薄,但却坚固无比。

    四只木排上的人,仰头看着这一切,对自然之威感到惊心,更对这层水幕的坚固感到不可思议,柳致知淡淡站在那里,身材并不高大,但在此刻,却无形中显得高大。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雷暴云终于远离了,柳致知这才将水幕天华撤去,众人舒了一口气,刚才虽在水幕保护下,但那数不清的闪电落在水幕上,众人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总担心哪一刻水幕破裂,幸好,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

    柳致知看向那两只木排,圣光也撤去了,刚才在圣光的笼罩下,雷电也无法入内,此时雷电一过,肖也撤去的圣光,目光也看向这边。

    两人目光一交锋,空气中光影微微一错乱。随即两人便将目光移开,在雷暴来之前,两人一次短暂的交手,便停下手,因为雷暴就要来了,现在,雷暴过去,两人反而不敢轻举妄动,此时交锋。代表华夏方与欧洲方面的合作就此为止,两人在表面上还是顾得上大局,暗地里就难说了。

    不直接交手,不代表就不比试,肖见到木排之上。有一位重伤员,笑了,随手一挥,一道乳白光华照在身上,伤势霍然而愈,本来发烧的身体,似乎甘霖渗入。立刻起身,向肖致谢,肖摆摆手,眼光的余角看向柳致知。

    柳致知知道他的意思。身边幽蓝光华起,四只木排之上,小伤大伤,也霍然而愈。就是没有伤的,精神为之一振。两个人也比了一个平手,算起来,柳致知略胜一筹,他治疗的范围大,但木排之上,没有人比圣济会受的伤更重,所以基本上算是平手。

    不等肖再出手,柳致知身边灵光又亮,笼罩在四只木排之上,猛然收缩,四只木排和柳致知凭空消失,三十公里外河道之上,陡然一亮,紧接着出现了四只木排,柳致知利用空间挪移之术,将四只木排连同上面的人,一瞬间挪移出去,这是一种遁术的运用。

    在他的神念之中,感应着肖,看他如何动作,肖也感应着柳致知,见四只木排凭空消失,将感应扩大,终于在三十公里外发现他们的踪迹,他脸色一变,知道自己不如对方,但也不能示弱,天空之中,出现一柱圣光,笼罩在木排之上,圣光也随之收缩,两只木排也消失在河面之上。

    再出现之时,已是十公里之处,接着圣光又降,木排再次消失,如此几番,出现在柳致知面前,柳致知心中明白了肖的实力,含笑看了他一眼,肖却脸色冰冷,他们利用空间挪移,走的是直线距离,而在余忠他们入雨林时,顺河道走,那路途可就绕远了,这三十公里,相当于他们二天的距离,当然,他们两天之中,走过的路程远超过这个数,怎奈大多数在兜圈子。

    柳致知见肖脸色冰冷,也不说话,他这回不用挪移之术,亚马逊雨林正发洪水,雨还在下着,他们已置身一个主航道上,远处有船来到,柳致知脚下灵光一闪,波浪陡然悄悄涌动,很小,四只木排陡然受到一股力,顿时回来,如同加了发动机,向下流奔腾而去。

    肖一看柳致知的动作,无奈之下,两只木排尾部陡然泛起激流,也猛然加速,向前面四只木排追去。

    六只木排上的众人目瞪口呆,看着两人斗法,像做梦一样,他们本来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今日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从雷暴开始,两人体现出来的能力,就根本不像人类,随后两人居然挪移空间,而且还带着自己一干人等,自己诸人只在恍惚之间,便眼前换了天地。

    两人并没有注意众人的表情,屹立在木排上,身上衣服在雨中,却干爽无比,浑身没有一丝水渍,显得分外显眼,却又显得人与自然合为一体,两人运用法力,柳致知以水行法术驱动四只木排,如奔马一样向前行驶,而肖却运用神术,化圣力于水中,推动着两只木排,比起一般快艇,速度只有更快。

    两人一站就是半天,六只木排下去下去数百里,渐渐地船多了起来,来往的船只在烟雨中看见这六只木排如闪电般经过,感到很惊奇,又因为雨大,未能看清,便一见之下,抛在脑后。

    到了第一座城市,已经洪水泛滥,但水并没有进入城市,柳致知到此,已完成了任务,木排靠岸后,众人找了家旅馆,开始洗澡换衣服,柳致知和肖并没有去洗澡,两人在旅社旁边的一个酒吧中,柳致知要了一杯酒,而肖却只要了一杯水。

    柳致知向肖举杯示意:“我叫柳致知,阁下好身手,敢问大名?”当然是英语交流。

    “威廉?肖,郇山隐修会修士。”肖回答到,他把圣的名省略到,那是基督教会给他的荣耀,没有必要挂在嘴边。

    柳致知呡了一口酒,说到:“郇山隐修会,很著名一个组织,阁下在其中地位会很高吧?”

    肖淡淡看了柳致知一眼,说:“我在会中很一般,不值得一提,倒是阁下,水平很高,对我们来说,你是异教,不知道是属于什么教派?”

    “我没有教派,属于世间人,如果硬要划分,大概可以归入道教。”柳致知说到:“难道一定要加入教派?”

    肖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你来自红色华夏,我想起来了,华夏的人大多数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人,就像迷途的羔羊。”

    柳致知笑了,说:“华夏并不是没有信仰,信仰很杂,有些人信基督,有些人信道,有些人信佛,还有些人信祖先,说什么信仰也没有的很少,再说,人一生在世,智者自适其心,信仰不过是找一个安慰。”

    “真是可怕,你这段话完全是魔鬼的言论,不过,现代社会,宗教不代表一切,就是在西方,也非人人的信仰。”肖说到。

    “魔鬼的言论?基督教的排外心理很重,不符合主的教义的便是魔鬼,神初的本义在于指引,并不等同宗教的定义,世间宗教,由最初的本义,已转化为一种符合部分人利益的存在,这也是人类社会中欲念所染,也是宗教发展的规律。”柳致知并没有生气,只是平心静气的说。

    这段话让肖很诧异的看了柳致知一眼,说:“你对神理解得很深,也对,一个大能者,不对神的本义有足够的理解,很难达到你这个程度,就是魔鬼,也对神的本义有深刻的理解,并不像世人所说。”

    柳致知有些哭笑不得:“不信你们的神,就是魔鬼,我想起佛教中的自在天魔,只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难道基督教也一样。”

    “不一样,魔鬼本是天使,只不过他堕落了,当末日的号角吹响的时候,他们将会沉入地狱之中,受到火的煎熬。”肖的眼神中明显有一种狂热,但一瞬间的,狂热的眼神就变得冷静而且睿智。

    柳致知苦笑一声,宗教的影响就是再聪明的人,也免除不了,说:“各个宗教都宣扬自己的神无所不能,各自有自己的地狱,弄得人根本搞不清,像你这样,从小受教会影响,而且只有一个正统,而华夏却不同,但人们还是将地狱合并,佛道合流,甚至基督教都包容进来,唐代之时,基督教就传入华夏,称为景教,上帝也摇身一变,成为阿罗诃天尊,你说这是世间宗教所为,还是神的本意?”

    柳致知并不信神,神就是存在,也在大道之下,基督教实际上也从哲学高度走到了这个程度,上帝本是由道而生,甚至就是道的化身,而基督就是道成肉身,从理上就进行了统一,当然,这是人类的定义。

    而柳致知根本不相信一个和道一样人格化的神的存在,即使有神,也不过是高于人类生命形式,他们根本不可能全知全能,这样一个神,不信仰也罢,就是基督教的上帝,也是一样,他们最多是先行者,他们也许会留下指引,但要柳致知将全部身心交给他,这根本不可能。

    普通信众却根本不理解这一点,他们是有求而入,但神灵会响应么?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