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18. 可叹身后遗蜕,终成他人作嫁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申城柳致知等人谈论梦观山人时,梦观山人和李安泰却在爬大别山的忘世叟洞府所在山峰。

    自从得知忘世叟的洞府存在,听李安泰细细一说,也服用了李安泰的丹药,伤势得到的控制,可惜的是,这些丹药五花八门,却没有一粒是专门疗伤的,不过梦观山人对忘世叟的洞府感了兴趣,他一听就明白了,李安泰进入的并不是真的洞府,仅仅是忘世叟的一处别府,他在李安泰带领下,来到大别山的那座山峰。

    李安泰领着他来到洞府,梦观山人淡淡的看了一眼,不屑地说:“徒儿,这不是什么洞府,不过将你作为苦力而已。”说完,手凌空一牵引,洞壁之中,一瓶丹药而出,是五黄丹,看了一眼,抛给了李安泰。

    李安泰眼睛睁得大大的,梦观山人可没有放什么矿物,洞壁之中,似乎凭空多出一份丹药,根本看不出从哪里摄出,好像诸多禁制和机关不存在,这个便宜师傅究竟有多少本事,正在李安泰发愣的时候,梦观山人开口了:“徒儿,不要在里面了,里面丹药没什么用,不过是诱使别人替他做苦力的手段,这个手段挺不错,应该真正的洞府就在此山中。”

    梦观山人走了出去,他的神念散开,不一会,梦观山人动了:“原来在这里,好家伙,就连我的神念都差点把它给忽略,看来,原来主人还是有些本事。走吧!”

    李安泰跟上梦观山人,见他转过了一个弯,又向上走了一段,停在一片山壁面前,指上发现一线绿光,射到山壁之上。山壁如水波一样,出现一个洞门,梦观山人一步跨入其内,李安泰也跟着入内。

    一入其内,梦观山人脸阴沉下来:“我们来晚了,有人来过,恐怕没什么好东西。”

    李安泰则不然,他眼睛看向剩下来的丹药,眼光之中。充满了炽热,限于梦观山人在一旁,他没有动,梦观山人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感兴趣。你就去拿。”

    李安泰听到这话,立刻走上前,抓向一瓶丹药,手还未到丹药前,药瓶陡然闪现灵光,将他的手挡住,梦观山人则是脸色带着一丝嘲笑。他早就看出上面有禁制,两人又不是忘世叟所认可的人,当然有禁制出现。

    李安泰一缩手,他什么都明白了。梦观山人就是要他碰壁,他却傻乎乎真的去拿,他眼珠一转,回头求梦观山人:“师傅。你这不是耍徒儿,师傅。你来破除这个禁制。”

    梦观山人看了他一眼,敲打敲打就行了,没必要逼他,淡淡地一挥手,灵光噗的一声熄灭,李安泰大喜,心中对梦观山人更是警惕,自己拜的这个师傅,不是一个好货色,但他功行低微,不敢露出一丝异样。

    梦观山人走入正堂,目光一凝,看见那具忘世叟遗蜕,哈哈大笑:“想不到这里有这样一件宝贝,先前的人不识,太好了。”语气之间极为欢愉,细心读着他的留言。

    李安泰却不懂,上下四面打探:“师傅,宝贝在哪里,除了一具尸体,没有什么东西?”

    “笨蛋,这是遗蜕,什么尸体,这就是宝贝,居然怀疑自己所修,可惜,身边道书和仙丹让人取走了。”梦观山人心情极好,看了李安泰一眼,这个笨蛋徒弟,居然不识货。

    李安泰吃惊地看着忘世叟的遗蜕,上下打量着,怎么看也是一具尸体,但他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好学问:“师傅,这有什么用?”

    “这是修行人脱体飞升留下的遗蜕,我查看了一下,甚至组织都出现了晶格化,看样子是服用了某种丹药所致,有了这具炉鼎,我的化身成矣。”说完之后,由梦观山人身上走出一人,往忘世叟的遗蜕上一合,顿时忘世叟活了过来,一阵活动,站起身来:“见过本尊。”

    梦观山人点点头,说:“感觉怎么样?”

    分身说到:“不错,这具身体有独到之处,可以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他的功行不错,不过并不是内修,而是外丹所至,光这具身体,就让我保持化神的实力。”

    李安泰呆呆看着这一切,心中在呐喊,我一定要如此,就是吃再大的苦,一定得把梦观山人的本事学到手,到时候看我来追杀戴秉诚,梦观山人瞥见李安泰呆立在当场,冷冷地说:“你就这么大出息,好了,回去我传你大圣秘魔赤文洞真录。”

    李安泰一下子醒了过来,立刻跪下:“多谢师傅栽培,徒儿一定不付师傅所望。”

    “好了,起来,我们走吧!”梦观山人说到。

    “师傅,你们还有其他东西呢?”李安泰问到。

    “能有什么东西,旁边丹室之中,一具丹炉而已,为师又不炼丹,要他干什么。”梦观山人冷冷说到,李安泰见梦观山人脸色不太好,也不敢说话。

    梦观山人是脸色不太好,因为他又发现了赤岩子和流云子,这两个人自恃着是剑修,战斗力比较精纯,加上梦观山人又身负重伤,发挥不了三四层,才让他们追得如同丧家之犬。此时又见他们来到大别山,虽然他们没有发现自己,但自己却主动暴露了,自己以神念扫描,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此,虽不知道准确位置。

    “来的正好,让你们尝一下我的厉害,正好使用这具化身。”梦观山人低声叽咕到,忘世叟的**分身,加上他自己,正好对付他们,想到此,一步迈出,出现在山峰之上,忘世叟分身也一闪,带着李安泰,也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回梦观山人不逃了,他一直以来,逼了一口气,标准是虎落平阳遭犬欺,身负重伤,一直被两人追杀,现在该出一口气,他站在峰头,等着两人。

    一道金光和一道白光如长虹一样投到,梦观山人和分身身影一闪,出现在空中,二话不讲,两人截住了流云子和赤岩子,分身对上的流云子,而梦观山人对上赤岩子,至于李安泰,由被抛在下方,谁了没有过问,李安泰紧张不已,实际上他多心了,他的实力根本不入流云子和赤岩子的眼,两人谁也没有理会他。

    分身并没有法宝,但梦观山人身上倒有几件法器,不过是他在洞天之中劫杀了青城几个小辈所得的法器,他现在手上拿着的便是这样一件法器,与流云子的先天一气剑相比,相得很多,但分身并不畏惧。

    流云子没有见过分身,也未曾想到他是梦观山人的分身,毕竟有实体,加上忘世叟独有外丹留下的气息,流云子只是奇怪,什么时候人间有了这样的高手,好像一身修为直逼化神巅峰。

    “来者何人?”流云子不忙攻击,而是先问了一句。

    分身眼珠一转:“老夫忘世叟,你是何人?”梦观山人明明认识流云子,却又故意地问了一句,摆明了使流云子认为是二人。

    流云子真的上当了,说到:“贫道蜀山流云子,道友可知梦观山人是何人,为什么帮助梦观山人。”

    分身忘世叟哈哈大笑:“知道,我打的就是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正派人物!”边笑着,边下手,手中法器长剑一摆,往前一指,空气之中猛然地动山摇,一个大霹雳在剑尖上闪烁,一下子就劈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用的是法器,不可能与流云子的先天一气剑相抗,他以剑为基,一上来就使用法术,对他来说,念动法生,一个大霹雳直向流云子劈去。

    流云子一催先天一气剑,金光如潮,卷了上去,在如潮水一样的剑潮之中,中有一剑,只一闪,便失去了踪影,在忘世叟的背后,空间微微一动,一道金光猛然出现,忘世叟好像知道它的出现,掌中剑一摆,往后一指,又一个霹雳,打在金光之上。

    在分身忘世叟动手同时,梦观山人也出手了,脚下黑莲裹定,一出手,便是阴火成束,半空之中,绿影森森,阴火成墙,中有各种奇形怪状异兽,乍看之下,似从火中诞生一样,个个灵性非凡。

    一道白光亮起,似涛涛银河,自空而坠,中间一道精芒,宛若水晶,赤岩子身剑合一,他的天河剑,也是上佳剑器,隔断了绿火。

    梦观山人一声冷笑:“赤岩子,老夫身上有伤,你就认不老夫好欺负,今日就叫尔等瞧瞧老夫的厉害,老夫就是有伤有身,杀尔等也是小意思。”

    说完,绿火之中,怪兽如潮,将赤岩子层层包围,赤岩子夷然不惧,笑骂到:“梦观老魔,你以为你是还虚修士,别人就怕你,我呸!”

    赤岩子身畔剑虹一缩,更加精纯,直向梦观山人冲来,绿火之中,各种异兽层出不穷,但剑虹一到,都一分为二。

    眼看就到了梦观山人身边,可是就是一丈距离,如同天堑一样,赤岩子心中暗惊,这是呎尺天涯之术,两人之间,看起来没有多远,但是中间却是天涯一样,刚想怎么破除梦观山人呎尺天涯之术,梦观山人手指一弹,一道黑得发亮的光华出现,像一根针,扑面而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