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19. 途遇孟尝门,肖寒审问因小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梦观山人弹出一线乌光,这线乌光本是黑莲的光华,被梦观山人所凝,向一根针一样,赤岩子身外的剑光被它破开,不好,赤岩子一剑斩了上去,乌光暴开,寒锐入骨,赤岩子一个寒颤,顿感浑身血液如凝,一股冰冷又锐利的力道直入经络之中,知道不好,自己大意了,一声长啸,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身外剑光大盛,一分为二,一道直射梦观山人,另外一道,裹住赤岩子,赤岩子也取出一物,往外一撒,顿时,剑光之上,笼罩上一层宛若水银的光泽,猛然爆发,将绿火向外逼出,转眼荡开好大一片空白,剑光一转,破空而去。

    他这一走,流云子立刻变色,虽然他还没有落败,但梦观山人如果一上来,落败是迟早的事,当下也不犹豫,金光一盛,逼开了忘世叟,一道金光一闪,如惊天之虹,他也走了,走的那么决裂,梦观山人刚想上前,他已走了。

    梦观山人哈哈大笑,多日的闷气出了,许久,才停了下来,降下身来,李安泰一见,急忙上前:“师傅威武,这两个跳梁小丑,师傅以前对他们客气,他们却当作福气,给点朱砂当大红,今日师傅大展神威,跳梁小丑不堪一击。”

    李安泰大拍马屁,梦观山人果然很受用,又哈哈笑了起来:“你很会说话,不过,你的功行太差,又不能御空飞行,你得好好炼功,不要丢了师傅的脸。”

    说完之后,从身上的储物袋中摸出一柄二尺多长的宝剑,说:“这口剑是一件法器,你先用着,等有时间。我再炼一件法器给你,如果你领悟到御大块之法,就可以飞行了,这把剑也是不错的飞行法器。”

    李安泰大喜,又是一通马屁拍了过去,梦观山人对分身忘世叟说:“麻烦道友带着他。”

    忘世叟点点头:“你有伤,我来带他。”说完,将李安泰一把拎起,破空而起。李安泰大呼:“师傅,洞中还有些宝贝,还没有带走。”

    梦观山人冷冷地说:“剩下的不过是垃圾,没什么好东西!”

    ……

    戴秉诚在柳致知处呆了七天,身上伤已完全恢复。柳致知放心不下大别山洞府,等他伤好了之后,便准备起程去大别山,众人一起要去,柳致知想了想,也就同意了,由于大家一起去。各人水平不一,柳致知也不好御器飞行,便先坐火车,后又乘车赶去。

    众人在途中。遇到一起意外的事,他们一行六人,出了六安火车部,因为心中急切要赶到大别山。刚准备问一下有没有车通往大别山,他们去的不是风景区。反而是相对偏僻的地方,戴秉诚就在这时,一声低吼:“你干什么?”

    众人一看,不由笑了,原来是一个小偷,正在行窃,不过并不是偷六个人中的一人,而是偷一个游客,手已经伸入那人口袋。给戴秉诚一喝,小姑娘一惊,手一缩,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众人,自然偷不成了,何况六人当中,肖寒也在其内,他可是贼祖宗,不过这个小偷有些特殊,是一个小女孩,身上衣衫还算好,就是有点脏。

    那个游客一捂口袋,退后了几步,翻看一下钱包等物,见没有少什么东西,横了小姑娘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看得出他是一个胆小之人。

    游客给戴秉诚说了声谢谢,便匆匆走了,柳致知心中一叹,不是别的,而是感慨世人越来越谨慎了。

    众人没有和小偷计较,不过柳致知眼光一阵疑惑,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波动,肖寒倒是眼光一闪,不过看了小女孩一眼,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什么,柳致知眼光何曾厉害,看到肖寒的表情,但也未主动说什么,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事,肖寒不主动说出来,他也没有必要揭示出来。

    众人转了一圈,找到一辆面包车,刚要登车,事情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脸沉着,对司机说:“老板,你的车我用了。”

    柳致知见有人故意找事,对中年人说:“朋友,这辆车子我们已经谈好,你如果用车,旁边多的是。”

    “你是谁,我就包这辆车!”中年人态度蛮横,根本不讲理,车主脸上露出明显的害怕,柳致知等人眉头一皱,这是针对他们来的,戴秉诚开口了:“朋友,事有先来后到,我们没有得罪你吗?”

    “没有,我这是高兴。”中年男子没事找事,看得出是当地的刺头,但柳致知却敏锐发现他仿佛有恃无恐,柳致知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们来此,只与一个人,就是那个小姑娘有了点冲突,但戴秉诚并没有做什么,严格来说,只是制止她的行窃,难道是这件事,如果是这件事,他不得不管。

    小偷并不是什么大罪,而且也很难制止,虽然百姓痛恨,但不可能消失,但这个中年人来此挑衅,那就证明他太猖狂了,能如此猖狂,其中原因就值得深思了,一般人到此,脾气暴燥一点就大打出手了,如果胆小一点的,就自认倒霉的。

    很不幸,他耍横耍错了对象,戴秉诚冷冷地说:“很好,你高兴是罢,那就哭吧!”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肩头,那人想挡,却眼睁睁看住戴秉诚伸手抓住自己的肩头,根本没有一丝来得及反应,而且,戴秉诚一扣上肩头,顿时感到全身一麻,浑身的力气一瞬间全没了,戴秉诚轻轻手一动,将他抛了出去。

    他没想到戴秉诚根本不与他讲理,实际上,他表现出来嘴脸,也不值得戴秉诚与他讲理,他像一条死狗一样给戴秉诚抛了出去,一声痛呼,想跳起来,刚一使劲,哎哟一声,又软了下去。

    旁边一下子围在十来人,手中操着家伙,有钢管,有西瓜刀,恶狠狠的往众人而来,在不远处,在保安向这边望了一眼,随即调头望向另一边,柳致知等人却冷眼看着他们,戴秉诚动了,只是一拳,不管用刀还是用棍的,只是一拳,一个个软了下去,眨眼功夫,倒了一地。

    肖寒叹了一口气,走到那个中年人的身边,此时的中年人一脸惊恐,在地上向后挪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肖寒却没有停下脚步,脚下还踩着倒在地上众人的手脚,甚至还故意重重一踩,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发出声声惨叫,肖寒却似没有听见,在倒在地上的中年人看来,他好像地狱恶魔一样,最令他胆寒的,这个恶魔脸上带着微笑。

    戴秉诚和其他人都站在那里,并不出声制止,肖寒来到他的面前,好像有意无意间,正好踩住他的左手,还扭了一扭,他一声惨叫。

    “叫什么,你不是很横么?”肖寒淡淡地说,越是平淡,他心中恐惧越盛。

    “大爷,你铙了我吧,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屁给放了。”他求饶到,早知道他就不来惹他们了,该死,那帮车站的警察,平时孝敬他们那么多,到现在为止,一个人也不见。

    “饶你不是不可能,但我有什么好处?”肖寒蹲了下来,手往他脸上轻轻扇了二个耳光,他眼中闪现一股恨恨的光芒,不过立刻消失。

    “我给你的钱。”他立刻说到。

    “噢,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那位兄弟出手向来比较重,你们身上被他下了暗劲,不出几日,就会吐血,放心,死不掉,吐啊吐的就会习惯,没什么大碍。”肖寒阴恻恻地说到。

    他大恐,如果在之前,他根本不会相信,可是他身上没有一丝力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不由他不相信,戴秉诚是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不过并没有下阴手,仅是在目前制住他们。

    “我听信人言,不是,是孟尝门的小贼说的话,我不是有意针对你们。”他差点要哭出来,在这个时候再也顾不许多。

    “孟尝门?那个小偷是孟尝门的,果然不出我所料。”肖寒说到,肖寒之所以出来,并不是逞英雄,而是他看出来那个小姑娘好像与孟尝门有关系,盗门传承到今天,真正硕果仅存的就是侠盗门和孟尝门,李安泰就出自孟尝门。

    “那个小姑娘出面找你?”肖寒又问到。

    “不是他,是她的师兄。”那个中年人说到。

    “是荆云,还是莫国建?”肖寒问到。

    中年人像见鬼一样,望着肖寒,柳致知在一旁听着,想不到在这里遇到孟尝门的人,虽然他对李安泰没有好感,但他也知道,不能以有色眼光看待孟尝门,最起码在事情弄清楚之前,柳致知不会对孟尝门另眼相看。

    感情有时不能代表理智,柳致知修行到今日,就是在盛怒之中,也不会失去理智,因为他知道,感情有时会蒙蔽一个的智慧,他修行不是为了使自己成为一个无情人,但也不可能让感情影响到他的心灵,如果那样,就不是修行了。

    “是荆云。”中年人说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