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28. 血祭入圣井,羽蛇露狰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柳致知在仓库之中,看着金光闪闪的黄金和大量的黑曜石,不禁望着它们长叹,不是柳致知不喜欢黄金,可惜太多了,柳致知储物空间相比之下,就太小了,他甚至控制着自己,不拿一块黄金,因为有着太多金字塔,里面不知道多少好东西。

    柳致知吸了一口气,神色变得清明,一转身,走出这金字塔下的仓库,黄金在他心中被轻轻抹去,他要看一下,这神域之中,有些什么。

    柳致知在人群中穿行,虽然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幻象,但也为昔日的繁华而赞叹,柳致知又到了其它数座金字塔,并没有多大的收获,天已经渐渐黑了,柳致知来到一处繁华之所,这里面的人正在举行球赛,这是一种类似足球的运动,柳致知知道这是玛雅一种运动,叫圣球,并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取乐于神,胜利者将用来作为神的祭品。

    比赛在一块狭长的长方形球场上举行,球场象征着地球,圆球或许象征着月亮和太阳。球员打球时身上穿着许多层衬垫,以保护他们免受坚硬的橡皮球的击打。他们必须用肘部、膝部、臀部和前臂击球,使球穿过石环得分。

    观众在狂呼,胜者高兴地雀跃,而败者就垂头丧气,祭司主持着奉祭仪式,来到了圣殿之中,净身献祭,一颗颗头颅被砍下,而他们的脸上却显露出笑容,鲜血沿着地面的沟渠,流进了特制的容器,柳致知发现他们的灵魂向天空羽蛇的金字塔而去,心中不禁为这种残忍的仪式而动容,偏偏一个个献祭者反而踊跃参加,好像是他们莫大的荣耀。

    柳致知心中并无成见。这仅仅是一种仪式,却牺牲了胜利者,一批批玛雅人的强健者随之而去,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值得可惜的事。

    这一切,柳致知只能看,因为仅仅是幻影,柳致知只能看下去,祭祀并没有结束。祭司们端起鲜血,一个盛妆美丽的少女出现,她也是祭品,随着众人,前往圣井。一座装饰着黄金和黑曜石的古井,祭司开始举行盛大的仪式,鲜血和少女都投入井中,大量黄金珠宝也随之投入井中。

    柳致知走到圣井前,圣井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再吞噬过人命,在光影笼罩下,柳致知随手一指。指端上剑气一亮,一条大蛇被斩成两段,所有人也消失,只有断成两截的蛇在地面翻滚。

    这是一条四米多长的蛇。圣井已被盖上,柳致知盯着圣井,他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文明。血腥野蛮与文化上先进混杂在一起,甚至在技术上也达到极高成就。柳致知不知如何品价这个文明。

    蛇已经停止了挣扎,柳致知望着眼前的圣井,心中有一种异常危险的感觉,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开还是不开,柳致知有些踌躇。

    再三权衡,他站在原地未动,手缓缓抬起,御物术动,井上的黑曜石井盖缓缓升起,一股白雾迷漫而出,柳致知手一挥,将白雾驱开,刚做完这一切,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大吸力猛然将柳致知吸入圣井之中。

    地面上,黑曜石井盖跌落在一旁,圣井之中,白雾陡然倒吸,大蛇依然断成两截,蛇血蜿蜒,在地面弯弯曲曲,最终流入圣井。

    周围一切静悄悄,刚才的光影一瞬间都沉寂下去,枯草衰树,在夜色下无比沉寂,好像这是一个死去的世界。

    柳致知被吸入圣井,一路往下坠,柳致知身在下坠,并未惊慌,身体下坠越来越慢,最后停在空中,应该说,是停在井中。

    吸力虽有,但已不是不能抗衡,但柳致知并没有向上去,因为他发现越往下,空间越大,现在他还在井中,但井已扩大到数丈,好像井越往下越大,向下看,却没有发现到底。

    柳致知停在井中,抬头望去,已经下来很深,上面只有一点暗影,柳致知向下面望去,却发现越往下,越是光亮,好像下面另有一遍天地。

    柳致知动了,他缓缓下降,身边空间越来越大,终于开阔无边,一朵朵白云在身边,下面是一座座飘浮的金字塔,他继续下降,金字塔越来越大,他认准了他正下方的金字塔,他继续往下落,金字塔也越来越大,他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似乎离金字塔还很远,金字塔已经铺满了他的眼睛,是一百里,还是更大,柳致知不禁为它的庞大而震惊。

    他飘落了半天,终于在金字塔上着陆,金字塔的模样依然是玛雅金字塔,而柳致知发现好像着陆在一片广阔的平原上,柳致知向前望去,远处隐隐约约有另处的金字塔,柳致知回过头,一座巨大无比的羽蛇神庙矗立在身后,其高竟有里许,石柱如山,柳致知已经麻木,他一步迈出,缩地术自然发动,一步里许,几步之间,才赶到羽蛇神庙,到达庙前,庙中传来巨大如雷的声响,柳致知向里面看过,目光越过高达丈许的门槛,以现一条奇大无比的羽蛇盘曲在其中,呵气成云,吐息如雷,正在熟睡。

    柳致知迟疑了一下,刚要纵身而起,羽蛇睁开眼睛,它的长相接近中华神龙,不过背生羽翼,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在柳致知耳边响了起来:“外来者,你进入我的神域,打搅了我的睡眠!”

    声音直入心灵,柳致知明明听见它的语言不是汉语,却又听得明明白白,柳致知说:“尊贵的库库尔坎,你的神域在世间出现,我作为一个修者,怀着好奇进来一观,不想遇到尊敬的阁下。”

    话一出口,他明白了,在羽蛇的神力范围内,自然通晓语言,这是它的神威所至,语言不论何种,皆能明白它的意思,这就是神灵的威能吗?柳致知说话并不高,但声音却浩浩荡荡,如同半空中响起了一个炸雷,不禁语言改变了,而且声音也放大了。

    “外来者,你打搅了我的睡眠,唤醒了我,正好我的肚子饿了,你虽小,总比没有的好,而且能来到这里,元气一定很充沛。不知多少年,我没有吃过血食了。”说完之后,身体从羽蛇神庙中探了过来,张开了如山的大口。

    望着它那数百丈长的身躯,柳致知叫到:“等等,在我死之前,我有几个问题?”

    羽蛇停了下来,说:“什么问题?我让你死个明白?”

    “玛雅人到哪里去了?”柳致知问到,他不知道羽蛇的神通,但羽蛇还在世间,没有离开人世,说明它并没有完成最后一步,柳致知不会束手就擒,他要找出羽蛇的破绽,刚才那种通晓语言是厉害,但它并不能知晓人的内心,最起码他没有显露出这方面的能力,与传说中一些宗教神灵无所不知差得远。

    “你是说那些土著,他们有些被我吃了,有些自己死了,我牧养他们,传给他们知识,就是希望他们能长期献祭,谁知他们却想窥见我的秘密,我使他们混战,降干旱于大地,他们放弃了神庙,与其他部落混合,不知所踪。”羽蛇说出了玛雅人消失的秘密。

    听到这话,柳致知飞速分析,很显然,羽蛇已陷入沉睡中多年,它的能力应该下降了,没有足够的信仰,又没有血祭,柳致知心中盘算着,嘴上又问出一个问题:“我听说你本来是风神,怎么到后期你身据多职,玉米粮,雨神,生死神,多种神职在一身?”

    羽蛇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人类带来了玉米。羽蛇神还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这些是柳致知从种书籍中了解到的。

    “我就告诉你,让你甘心成为我的血食。”羽蛇雷鸣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名奎策尔夸托是早期的名,后来叫库库尔坎,天神伊特萨姆纳、雨神恰克、云神尤姆?卡克斯、战神伊斯塔布、死神阿?普切、祭神柯卡塔、北极星神萨曼?埃克、女神伊斯切尔,我是风神,众神征战,我获取了众神的神力,于是我成为众神之神,理所当然是众神之王。”

    它这段话,柳致知却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它杀死的众神,或者强迫他们献出自己神格或者神力,这样一想,后来玛雅的衰弱是当然的事,开始它可能是玛雅守护神,但玛雅人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它却未能跟上形势,一心不忘血祭,能撑到今天,也算它的能耐。

    “原来是这样,那么神域这次出现,是什么原因?”柳致知又问到。

    “我在沉睡中,安第斯山脉忽然起了变化,我不知怎么原因,就醒了过来,发现安第斯山脉地气流失,将神域显露出来。”羽蛇说到。

    柳致知明白了,这一切该由楚凤歌来负责,不是他抽取安第斯山脉的地脉之气,说不定它不会苏醒。

    不过,它已苏醒,而且,柳致知不幸就在它的面前,柳致知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