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298. 世人所传难以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长吸了一口气,提了一下精神,不顾身体消耗,也不再顾忌被人发现,手中诀印起,咒音出,人立刻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雪峰的雪线已上,人也出现在一个冰洞之内,洞壁之上,全是壁画。..

    壁画之上,就是柳致知刚才在幻境中所见,柳致知在刚才这种浩瀚的精神冲击之下,并没有硬抗,而是不自觉顺其自然,想以自己精神为引,化掉精神的冲击,结果却窥见那精神中实质,那精神与其说是有意识的精神,不如说仅仅是一种精神记忆,是自远古以来,生活在此处生灵在此刻下壁画,顶礼膜拜,此处山又有独特之处,才将至诚膜拜的精神保存下来,后来,此处变迁,已渐渐被人遗忘,偏偏后来徒涉而来的民族也对大山顶礼膜拜,加上苯教巫师不自觉地封神,许多神是人所封,你可以认为图腾就是一种神的最初模式,终于让西藏这块神秘土地神怪横行,藏密兴起后,并未对这些神赶尽杀绝,莲花生大士反而以佛法降服西藏诸山神灵,使之成为藏传佛教的护法神,受藏民世代崇拜供奉,所以西藏诸山至今都深具灵性。

    柳致知以自身精神为引,却察觉到了这股精神的源头,才在身体消耗极大情况下,依然发动遁术,出现在此处,但已几乎虚脱。

    柳致知苦笑了一声,取出五方旗,转眼间,五方旗阵布好,人被阵法所掩盖,好像从未在此处出现一样,盘坐在地,沉入静定之中,开始恢复。

    而洛莉四人却是用精神死死想抵抗,幸好那股精神大潮如潮水一样,瞬间袭过,时间很多。四人才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但大潮一过,四人再也坚持不住,全都瘫倒在地,无一丝力气。只想睡觉。唯有索尔,作为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想到抵抗,而是顶礼膜拜。反而未受任何影响,但心中敬畏更浓。

    四人一瘫倒,知道不能睡,就在此时,旁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陡然出现法力波动。用他们的感受来说,就是一种魔法波动,他们根本没有来得及扭头看,那波动一闪就已平息,显然刚才那个地方藏了一个人,四人居然没有发现,现在已经走了,四人又冒出了一身冷汗,只有索尔没有一丝感觉。

    四人从包中取出一个小瓶。一口将药水喝下,才闭上眼睛,沉入祈祷冥想之中,开始恢复各自的精神。

    几个小时后,四人睁开眼睛。虽没有全部恢复,也恢复了五六层,布斯望望其他人,开口说:“我主在上。这是什么存在,太可怕了!”

    “完全是魔鬼。我们这次来对吗?”希隆毫不掩饰自己的恐惧。

    “这不是魔鬼,这是此处的神灵,你们冒犯了神灵,还不快向神灵谢罪,一旦神灵发怒,你们的灵魂就不得解脱。”索尔立刻诚惶诚恐反驳到:“刚才神灵因你们的不敬,而惩罚了你们,却放过了我这个虔诚的人。”

    四个听索尔一说,想起刚才四个人的惨状,偏偏一个普通人索尔一点事也没有,几个心中都不由犯嘀咕,谁也不敢再说出什么不敬的话,想想这里毕竟是东方,上帝他老人家是不是管不到东方的事,这几个人也没有把握。

    “天已不早了,还是下山休息一晚,明天再打算。”洛莉提出一个建议,其他忙点头,今天这件事对他们冲击极大,他们根本没有弄懂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当柳致知睁开了眼睛,洞外有金光射入,已是太阳升起,看来过去了一夜,柳致知检查了一下身体,已全部恢复,精神上却比之前有了进步,看周围更加有一种清晰感,与周围一切更受到其各自特性。

    这倒是一种提升的方法,却是可遇不可求,甚至还伴随着巨大的危险,这是一种捷径,也是一种冒险,却不符合道家的宗旨,《道德经》上说善为道者无死地,因为其不入死地,而自己这种提升方法,却是在死地中提升,在无奈之中用之不妨,如果主动去寻,更大可能是主动寻死路,从几率上说,不可能每次都如此幸运,在未得大道前,还是不陷死地为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儒家也是如此说。

    柳致知再一次向洞壁上望去,这是远古先民留下的壁画,是对自然的一种崇拜,有大批的动物,许多动物在现代已经灭绝,还有许多人对大山膜拜之像,柳致知看着这些壁画,神识又一次细细扫过,却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昨天的情景仅仅是一场幻像,柳致知却知道昨天绝不是幻像,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再次会出现,柳致知神识探知一会,只感到壁画仅仅是壁画,心中叹了一口气,不再探查,也许有缘会再现。

    又细细将洞中打量了一番,洞中有人的骨骸,也有动物的骨骸,这些骨骸上都有利器砍过的痕迹,知道这些很可能是奉献给神奇的牺牲,柳致知感应了下这些骨骸,并没有什么特殊,便不再留意,出了山洞,洞口并不大,周围已被冰雪所盖,仅能容一人进出,柳致知昨日来时,并非走的正常路线,而是以遁法直接突破了空间限制移入其中,当时心灵中锁定那种精神的源头。

    出了洞,太阳照在身上,风很大,柳致知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目光投向山下,此山生态垂直分布,可领略到从高山寒带到热带雨林那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观,真是“一山显四季,十里不同天”。

    天空特别的蓝,在申城那样城市之中,根本不可能见到如此纯净的天空,空气很冷,对柳致知却不能起作用,他现在已是寒暑不侵。

    柳致知一步迈步,已在数十米之外,他现在直接运起了缩地术,不像昨日那种观赏自然风光的悠闲姿态,而是准备直接下山,不到一个小时,柳致知已在山脚之下,他才放慢了脚步,终于看到了人烟,路边见到矿泉水的瓶子,柳致知见此,不知是感到又见到人烟的感觉,还是对人的无奈,心中百感交集,只要有人的地方,不自觉地就会出现煞风景之事。

    柳致知不久就看到一家客栈,这家客栈虽说简陋,但床铺显得非常干净。客栈的老板是门巴族一对小夫妻开的,价钱并不贵,不足百元,而且包了晚餐和次日的早餐。柳致知干脆在此住下,他准备歇一下,他并不累,却不知当地具体情况,很想找一个人了解一下,而且了解一个地方,最好多住些日子。柳致知在来之前,也上网查过,那些游客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推荐住门巴族开的客栈,可能是担心门巴族妇女下毒吧。但人家既然在此经营,也不会那么的没有良心吧。再说,如论下毒知识,恐怕一般门巴族中下毒者远不如现在的柳致知。再与老板聊天中,才知道,他们自己也怕族人下毒,关于门巴族下毒也只是一些传说而已。

    这种情况并没有出乎柳致知的意料之外,这种知识,严格来说,已是巫术的一部分,根本不可能是广传的,只能在一些人中,这要是巫师中秘密流传,不然,早就被人破解了。

    柳致知又和老板聊了一下墨脱旅游的情况,现在所处的地方实际上称为拉格,离墨脱县城还有数十里,柳致知详细了解了通往墨脱县城的路线,他准备是步行而去,对一般人来说,要花上数日,甚至还得准备帐篷之类,防止在路上出现一些问题,好就地宿营,而柳致知却不存在这个问题,柳致知决定明天早晨出发,在此休息一天,他准备走遍大部分墨脱,好寻找有缘人,将其美朗杰传承传下去。

    出乎柳致知意料的是,下午四点多钟,客栈中来了五个客人,却是昨天柳致知暗中窥探的五人,他们显得很狼狈,不知他们昨晚在什么地方,今天又干了什么,但脸色显然不好。

    这五人并不会说汉语,好在那个向导会说门巴语,才能和老板夫妇顺利交流,要了房间,这五人之间说的是英语,以为其他人听不懂,偏偏柳致知听得一清二楚,柳致知脸上并没有露出声色,而是注意他们说话,以了解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我们还是回去吧,今天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找什么圣血,就是有圣血,怎么会流落到东方,如果在耶路撒冷那些地方找,还有点可信,这里根本就是主的福音未到之处,怎么有什么圣血?”希隆显然吃了不少苦头,身上有些地方衣衫都破了。

    柳致知听到他的话,心中一动,想起了苌弘碧,难道他们找的是那种东西,其美朗杰传给柳致知的信息之中,也有苌弘碧的内容,不过并不在多雄拉雪山,而是与仁钦崩寺有关,仁钦崩寺是墨脱最大寺庙,据说其中的一种特殊的机关血池,而苌弘碧并不在寺内,而是由当初寺内血池设计者无意得知一个地方,血池就是受那个地方启发,就是当初设计者也没有办法进入。

    柳致知对这五人好奇心更重,竖起耳朵继续听五人对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