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37. 婚宴之后论修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柳致知这阶段就在家中捣鼓傀儡术,还真的给他改进格一、格二,另外,他也做了一个飞鸟,是一只隼,用的羽毛可是当日阿梨所剩下的羽蛇的羽毛,大脑之中,安放芯片,有五脏,飞隼的生物特性由五脏来控制,大脑中芯片负责信息收集处理,然后再反馈到全身各外,有两个能量中心,一个是以前晶体,一个是刻有符箓的内脏。

    做好之后,放飞在天空,申城人根本没的留意,有一只隼在天空翱翔,柳致知观察一会,发现它运行得很好,就放任它在天空翱翔,一整天都在空中翱翔,到了晚上,才落回别墅,柳致知检查一会,发现它的能量再飞几天都没事,于是,一只隼只要是晴天,都会出现在别墅上空,对此,何嫂也习以为常,少爷喜欢做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一遍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就在柳致知在申城捣鼓傀儡期间,世界上发生了很多事情,柳致知通过电视也知道了一些,东瀛开始集体右转,态度日趋强硬,华夏此次没有像以前,而是针锋相对,两国之间火药味越来越浓;而华夏周边国家,特别是菲律宾也开始兴风作浪,还有安南,天竺等国,同时,他们的背后,时时浮现出美国的影子;欧洲也发生一些变化,但情况比较复杂,中东的波斯与美国一直闹得不可开交。

    这些都是国际大事,但在背后,人们所不知的是,共济会与圣济会背后摩擦不断,但双方都没有摆到台面上,在美洲还有欧洲。不少组织卷入其中,不过上层人物都没有动,只是低层在相互试探。

    在东瀛,富士山火山居然爆发,八歧脱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动静,不过国内右倾分子比较嚣张。

    在俄国,总统很强硬。与美国关系也降到冰点,俄罗斯的守夜人和守日人也悄然出行动。

    在南亚小国,当地的修行者倒相对平静,实际上,他们也不成大气。毕竟在历史上,他们就没有强过,而且受伊斯兰教的影响,本地的修行传统已所无几。

    在非洲,由于非洲一些国家政局相对稳定,虽经过殖民统治,但摆脱殖民地已经几十年。不知不觉中,以传统的巫术为代表的修者也开始呈现一定力量。

    在欧洲,除基督教为主,但在北欧。信仰奥丁为首北欧诸神也在悄悄上升,在希腊一带,同样,信仰奥林帕斯诸神的人也逐渐增多。

    这一切。目前不关柳致知的事,柳致知倒看到一个新闻。土耳其发生了大地震,过后不久,华夏也发生一次6点几级的地震,柳致知惊讶发现,地脉在进一步恢复,不过地气更杂,柳致知苦笑不已,恐怕近期的气候会有所异常,地气混乱,会影响天气,再说,现在的地球就是没有这些事,气候也不正常。

    柳致知的妹妹婚期将近,柳致知答应她的鸡血石印章也以刻好,却是一对,一枚上刻着“自强不息”,一枚上刻“厚德载物”。

    作为哥嫂,在柳致颜结婚日子,当然忙一些,不过是些俗事,客人很多,但大多数和柳致知没有多大关系,倒是有不少领导到场,他们不是冲着柳致颜而来,而是冲着柳家的关系而来,倒给蓝悯竹长脸了,自从柳致知与阿梨结婚后,虽然柳致知并不在意黎重山的背景,但有些人却很注重。

    柳致德也赶了回来,柳致知趁这个机会,向他打听尼欧的事,也就是那个费城喜欢华夏武术的小伙子,柳致知曾化名鸿雪泥,指导过他的咏春拳,柳致德到了美国,不久便和他联系上了,柳致德习练八极拳,又服用过易筋锻骨散,一身横练功夫,可谓刀枪不入,两个人可谓遇到知音,相互之间切磋,倒成了好朋友。

    打听尼欧的事,柳致知知道了尼欧现在已经是明劲高手,这也在意料之中,他对华夏功夫比较痴迷,进入明劲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罗宛琪还有梅疏影也来了,同样宋琦与赖继学也来了,甚至戴秉诚夫妇也来了,他们不是专程为柳致颜的婚礼而来,而是恰逢其会,戴秉诚听说柳致知想炼制一种丹药,差药材,不知他怎么打听到南亚有一种灵药,是一次戴家子弟去南亚交流时,无意间听说,恰好柳致知需要,他又吃不准,便来到申城,恰好赶上了柳致颜的婚礼,便送了礼,柳致颜又是旋淡如的学生。

    柳致颜十分高兴,钟铭也一样,柳致知将鸡血石印章交给了柳致颜,柳致颜近一阶段,书法也大有长进,见到印章十分高兴,柳致知笑到:“好好运用这章,你的书法很有长进,过一阶段,我带你去见钱老,让你见见书法界的老前辈。”

    “谢谢哥,我的书法还差得远。”柳致颜谦到。

    柳致知一笑:“你的书法能称得上书法了,而不是写字,进步很大,但自身阅历不足,我作为哥,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前辈风范,好好努力,说不定能成为书法大家。今天你结婚,那边朋友,好好招待。”

    柳致颜转身去给大学同学打招呼,柳致知和宋琦几人坐了下来聊天。

    晚宴结束后,柳致知将戴秉诚夫妇带入家中,梅疏影却被罗宛琪拉走。

    “你跟我说说灵药的事?”柳致知说到。

    “我是听家中堂弟所说,在柬埔寨的丛林中,有一种树,其中有个别发生变异,产生一种树胶,其质如龙血,其香似兰,称为龙血兰香胶,你要的药是不是有一种与它一样,就是龙兰血膏?”戴秉诚说到。

    “听你描述,应该就是,这种龙兰血膏是一种热带树木龙血树上采集,不过,不是一般龙血树所能用,是一种变异的品种,而且,该树上必须有一种蚁巢,存在一种蚂蚁,才能产出龙兰血膏,看来,有必要亲自去一趟。”柳致知说到。

    戴秉诚笑着说:“正好,我闲着没事,也想见识一下,干脆陪你去一趟。”

    “就这么说定了。”柳致知也笑了:“旋老师也一块去么?”

    旋淡如笑了,说:“我就不掺和了,正好,我陪阿梨妹子,阿梨刚才跟我说了,去苗疆一趟,我去那里。”

    柳致知一笑:“也好,你去和阿梨到她的家乡看看,这半年来,阿梨一直在申城,也想家了。”

    阿梨眼睛白了他一眼,说:“旋姐姐,我们到一旁去,今晚你们就两人睡,我和旋姐有话要说。”

    柳致知一乐,笑到:“戴兄,正好彻夜长谈,你在国术方面的什么心得,对了,你有没有找到合意的大枪?”

    “哪有这么容易,好枪难求,现在练习的枪是白腊杆所制,也算不错,但不能称之为宝枪,传说岳飞的沥泉神矛在河南出现,我去了一趟,并未得到准确消息。”戴秉诚说到。

    “沥泉神矛,是一杆神枪,大名鼎鼎,不要着急,慢慢寻访。”柳致知安慰到:“肖寒现在做什么事?”

    “他呀,现在在闭关,自从上一次事后,对他促动很大,争取将金关玉锁二十四诀炼成,才会出头。”戴秉诚说到:“你这次托朋友找灵药,他都扔给了南慕烟了,现在她收集了三种灵药。”

    “这次炼丹,因为得到了羽蛇的血肉,妙用无穷,才和宋兄好好推敲,准备用它炼制一种灵丹,称为羽神归化丹,这种丹药,有好处也有害处,好处在于能潜移默化掌握一些法则,对于进入金丹期或其上有极大好处,坏处就是局限于风雨等法则,对领悟其它法则形成新的屏障,但总的来说,好处远大于弊处,大多数修者都卡在金丹这一关,它算上打开一条通道,可惜不是自己所领悟,总是一个缺憾。”柳致知说到。

    “什么是法则,难道是事物的规则?”戴秉诚问到,柳致知想了其来,戴秉诚一心在国术方面,法则一说,已涉及到修行较深层次。

    “可以这么说,法则下定义,并不能解释它的全部,我们世界经过抽象,浮现在其中的规则,还算不是大道,道生一,一生三,三生万物,法则最多涉及到万物这一层。”柳致知想了想,解释到。

    “原来如此,不过此种说法,我是第一次听说。”戴秉诚说到。

    “其实,也就是一个名词,在远古,根本没有这一说,照常有人修行到较深的层次,不要想那么多,法则的提出,不过是方便传承,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用处,实际上道的概念,亦是如此,修行是实证,而不是夸夸其谈的哲学,说到底,心中真正明白,哪怕说不出,说出来的,都是假的,不过是给予别人一个方便法门,更多的时候,反而形成所知障。”柳致知说到。

    “真没有想到,但你说出法则,或者说法则概念的提出,有什么意义呢?”戴秉诚又问到。

    “一句话,为了传承,让后人知道,曾经有人达到过什么层次,虽不能窥全貌,但也让人知道,有过这样的境界。”柳致知笑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