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38. 寻羚得灵药,相邀聚佛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柳致知和戴秉诚在柬埔寨的热带雨林中,他们到这里已经三天,不是通过正常的入境,直接从上空飞入,过老挝而到达这里,基本上没有经过什么城镇之地,可以说是一个隐形人,因为他们未曾在一个地方食宿,普通柬埔寨人都未留意他们。

    他们在的这个地方,离著名的吴哥窟不远,不过他们不是来旅游,对吴哥窟在远处看了一眼便放下,在森林中寻找了三天多,龙血树虽发现了数株,却没有发现那种变异的龙血树,好在两人并不着急。

    时间已近中午,戴秉诚抓来一只大羚,倒是奇怪,只长了一只角,并不是冲前,而是倾斜向后,看样子像羚羊,已然被戴秉诚用石子击碎头盖骨。

    “很奇怪,看来是一个新品种,以前从未听说过,不知叫什么,说不定是珍稀动物。”柳致知看着稀奇,但它已死,倒没有必要为它惋惜。

    “那边有一群,我没有留意,把它给杀了,才发现它是一只独角,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戴秉诚感慨到。

    两个人升火剥皮,柳致知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嗅了嗅鼻子,这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扭送向四下望了一望,不对,是在跟前,目光落在这只大羚身上。

    “戴兄,有没有闻到一股兰花的香味?”柳致知问到。

    戴秉诚用力嗅了嗅:“不错,好像是有兰花香味,在什么地方?”他站起身,走了几步,淡淡的香味好像消失:“咦!怎么变淡的?”

    随即醒悟过来,目光也落在大羚身上。两个人在大羚身上细细查看,终于在独角上发现暗红色胶状物。已经干涸,柳致知用手捻了一下,放在鼻子处一嗅,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扑鼻,这正是龙兰血膏,自己转悠了三天,居然在大羚的角上发现它的踪迹。

    戴秉诚见柳致知捻起角上的暗红色血竭一样东西,放在鼻子下闻,他立刻明白了。他蹲下身,也捻起一点闻了一下,立刻说到:“难道是龙兰血膏?”

    “有可能,大概是大羚喜欢在树上蹭,这东西蹭到它的独角上。你在什么地方遇到这群大羚的?”柳致知好像陡然想了起来,语气迫切的问到。

    “在西边!”戴秉诚也激动起来,立刻站了起来,就要出发,柳致知制止住他。

    “知道了方向就好办,不着急在一时,先将大羚烤好。吃过饭再向西边找,再说,那群动物受了惊吓,得给时间给它们恢复正常。”柳致知笑着说。

    戴秉诚一听。停下身体,还是先帮柳致知烤大羚。吃过饭后,两人歇了火,浇上水。这才出发。

    一群独角大羚在森林里紧惕的四下张望,见没有什么危险。才放心低头啃着鲜嫩的橛类植物,在吃的过程中,时不时抬起头,向四下张望,周围安静如故。

    柳致知和戴秉诚躲在树后,他们正在监视这群动物,而不是干扰它们,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独角大羚个个吃饱了,开始三三二二往林子深处走去。

    柳致知和戴秉诚远远的跟着它们,这群大羚没有丝毫提防,终于到了一个地方,柳致知看到独特的景象,一株株独特的树出现在眼前,树径达到一米,树冠如巨伞,树叶呈针状,树体并不平滑,上面肉眼可见有许多蚂蚁,柳致知看到独角大羚来到树前,头上独角在树上蹭,一只只手指大小的蚂蚁爬到大羚身上,大羚似乎很享受。

    柳致知明白了,这些蚂蚁是在清洁大羚的身体,一条条寄生在大羚身上的虫子被蚂蚁拖了出来。

    柳致知看着这片龙血林,很明显,这里都是变异的龙血树,柳致知没有直接上前,而是等大羚们享受过了蚂蚁浴之后,一个个离开这里,才出现在龙血树下,用刀割开了树皮,血色树脂流出。

    装满了身上玉瓶之后,才让戴秉诚戒备,自己开始用心念洗炼这些树脂,一夜过去了,树脂的香气更浓,整个呈现出一种暗红色,柳致知起身,对戴秉诚说:“工作完成,我们是不是看看还有其它的灵药?”

    “是该找找,来一次并不简单,我想这里灵药不止一种,有些虽然这次用不到,也许以后会用到。”戴秉诚说到。

    两人刚准备离开,柳致知陡然站住,有人来了,看来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之所,戴秉诚先是一愣,接着也发现了异常,站在原地,向一个方向看去。

    来的却是一个佛教的和尚,见两个人在此,也是一愣,双手合什,问候了一句,柳致知和戴秉诚却听不懂,柳致知也合什回敬,口中说到:“大师,我们是华夏人,听不懂大师的语言,还请见谅。”

    他这一开口,那个僧人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紧跟着,用不太流利的的汉语,带有南方的口音说到:“两位施主,贫僧有礼了,贫僧上座部特里布婆那,这遍龙血树是我们寨子范围内一处药材地,两位叫什么?”

    柳致知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他们寨子的,先不说,不过是柬埔寨境内,这没有错,说:“我叫柳致知,因配制丹药需要,故来此采集龙兰血膏,不知这是有主之地。”

    “没事,你们也不是要将树砍倒,弄点血竭,纯属小事,这位先生叫什么?”特里布婆那问到。

    “戴秉诚,见过大师,我们不知道这是你们寨子的,不告而取,有点不好意思。”戴秉诚也合什为礼,特里布婆那微笑还礼。

    “两位可是华夏的巫师,好像叫什么道士?”特里布婆那问到,他身上也隐隐有波动,证明他是有修为在身,上座部佛法,也就是小乘佛法,在神通法术方面,除禅定外,在此基础上加修:一神变、二天耳界智、三他心智、四宿住随念智、五有情死生智,这还是世间法。

    其神变分为三类,一类决意神变,包括分身、飞行等十余种;二类变化神变,略如孙悟空七十二变;三类意所成神变,炼意成身,身内有身,类似道家阴神一路。

    其它神通,就是六神通,其中天眼、神足已包含在神变以内,而漏尽通则为出世法。其法主要修十遍行功中的某一遍,即地遍处、水遍处、火遍处、风遍处、青遍处、黄遍处、赤遍处、白遍处、光明遍和限定虚空遍,其修法如地遍处,取土作坛,称为遍,大小如手掌,置于眼前,观想其遍,不够清晰,睁眼再看,直至清晰,然后意念之中,地遍扩展,直至无穷大。

    地遍成功,视水或空中如地,可以行走水面或飞行空中,如同在地面上一样。

    特里布婆那显然修行有一定境界,柳致知却不清楚他修行的是哪一遍,还是哪几遍,见他问到,微笑着回答:“我们是华夏的修行者,不过不是道士。大师难道过一段时间,来巡视一番?”

    “那倒不是,近来有一个降头师在附近出没,前几日,我与他结仇,他临走之时,说要报复,我怕他对这批龙血树不利,过来瞧瞧,遇到了你们。”特里布婆那说到。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是定期来看看的。”戴秉诚笑到。

    “我怕他去邀请人,他一个人,我并不怕他,但如果人多,我就不是对手。”特里布婆那迟疑了一会,说:“我想邀请两位去我哪儿住些日子,两位忙采药,我那里也有些灵药,两位如果帮我这个忙,我愿意提供灵药。”

    柳致知听到特里布婆那这个建议,看了看戴秉诚,戴秉诚点点头,柳致知想了想,说:“既然大师相邀,我们就去大师那里盘桓几日,我们也想见识一下,降头术是怎么一回事?”

    柳致知没有说,他其实对降头术也很精通,在几年前缅甸边境那次行动中,柳致知例外获利了降头术的传承,虽然他并不以降头术为主,但一般降头他也会下,不过他很少用罢了。

    特里布婆那很高兴,今天出来看一下龙血树,不想结识了两位华夏来的修行人,想起来他准备到其他地方去求救,心中也是忐忑,不一定能搬到救兵,现在好了。

    柳致知两人跟着特里布婆那来到一处村赛,村赛有三十多户,村子东头,有一株大树,树旁有一座小庙,旁边开垦着两块地方,里面种了些药材,都是一些平常的药材,庙不大,里面有些小和尚,见特里布婆那进来,一起向他合什施礼,口中叫着什么,柳致知听不懂,但也知道应该是师傅之类的。

    特里布婆那对两人说:“这是村子里的孩子,我们这里有这样的规矩,小孩到了七八岁,都要出家,在寺庙中度过几年,一方面学习文化,另一方面也了解佛理,大多数人到了十四五岁,又还俗,佛教毕竟是柬埔寨的国教。”

    柳致知点点头,说:“这个方法不错,宗教的作用有教化群众的意义,是个好方法。”

    “哪里,我们出家人,依村民养活,不能光吃饭,不付出什么,就形成的这个方法。”特里布婆那说到。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