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44. 身化驴友,却遭刀兵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轰”的一声,沙尘冲天而起,大阵破,滚滚的沙尘向四周冲出,一团蓝色被抛了出来,柳致知一阵剧烈咳嗽,张口吐出一口血,虽然在水蓝星保护下,柳致知依然受了不轻的伤,水蓝星一阵悲鸣,蓝光一闪,缩回了柳致知的体内。

    虽是梦观山人的分身,但爆炸依然笼罩了方圆一里之内,可惜了一座大阵,还没有真正发挥其作用,便已不见分毫,柳致知望着面前那个百米大坑,大多数材料都没有用了,只有少许材料还保持完整,柳致知一伸手,将它们摄入手中,随手放入袋中,胸口火辣辣的疼,柳致知苦笑,受的伤不轻,刚才用御物术,又牵动了伤口。

    看了周围一下,走到一处,就势坐下,从袋中取出五方旗,将身体隐去,进入静定状态,开始疗伤。

    这边梦观山人的分身一自爆,一缕念头抽出,直向滇省的一处山洞中而去。

    大地震动,好似发生了一场地震,在青海的地震中心,测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发生了地震,不过震级很小,并未引起人注意。

    在新疆戈壁中,一个年轻人在梦观山人自爆的瞬间,目光似乎透过遥远的空间,望向那里,然而尘土飞扬,并未看清,他摇摇头,依旧坐在石头上,似乎在等人。

    梦观山人收回的分身的那缕念头,但却皱起眉头,忘世叟在一旁看到他这付样子,不仅问到:“怎么了?”

    “柳致知跑了,但他那种法术是什么,两次使用,我只感觉是一种深入物质本质的法术,似乎与传统法术不同。那一刻,很奇特,似乎有无限可能,却被一种意志所强迫,归于一种,这是怎么一回事?”梦观山人喃喃说到。

    “居然有这种法术,先扩散出去,让世界充满无穷可能,又收敛。归于一种,难道是从《易经》中发展出来,知道宇宙有无穷的可能?”忘世叟也皱起眉头。

    “不知道,我从未见过这种法术,第一次有些模糊。我没有留意,这一次分身带回了准确的信息,这是一种可以越级挑战的法术,真是奇怪,我居然不了解其实质。”梦观山人说到,他们谈的是柳致知那种神秘的改变物质状态的法术。

    柳致知从静定中清醒过来,他看了看自己状态。居然有了丝进步,果然在战斗中有利于修为修为进步,不过柳致知不会寻找战斗,战斗使人追求力量。一旦陷入力量之中,就走上的邪路。佛主说过:力量不能使人永恒,只有智慧才能。

    柳致知站起身,收了那五方旗。他刚想离开这里,远方有驼铃响起。一支驼队到来,柳致知看着驼队,心中一潮,不觉一怔,静静沉入内心,原来如此,不怪自己心血来潮,他站在原地,等待驼队的到来。

    远方的驼队缓缓的走来,大概半个多小时,才到了柳致知的身边,驼队之中,一位维吾尔打份的年长者走了过来,手抚胸:“年轻人,你怎么一个人在沙漠中?”

    柳致知也手抚胸:“不敢劳长者问候,我是一个驴友,独自到沙漠中旅行,迷了路,正好看见贵驼队经过,才在这里等候,能否和你们一齐走出沙漠?”

    “这~好吧,你跟着我们驼队一起走,大概还有三天路程,就能出沙漠,以后要注意,不要一个人进入沙漠之中。”长者说道:“我叫艾尔肯卡日,贵客的姓名?”

    “我叫柳致知,这支驼队不小,不过现代见不到如此规模的驼队。”柳致知微笑着说。

    “是啊,现代社会,驼队很少了,都从公路或者铁路走,很少有人愿意跟着骆驼走。”艾尔肯卡日说到。

    柳致知打量着这驼队的人,一个个比较精悍,身上隐隐有一种杀气,而且是经过训练的,柳致知只一眼瞄过,骆驼身上驼着麻袋,其中居然有女的,不过一人,皮肤黑红,但人很漂亮。

    柳致知在打量驼队,驼队中的人也在打量他,许多人眼中透着杀机,也有一部分人流露出一种不屑,柳致知装着看不见,和艾尔肯卡日有一句没一句聊着。

    走了大半天,驼队停下来休息,柳致知走到一处高的沙丘上,向远方眺望,而驼队的人在休息,有一人走到艾尔肯卡日身边,低声地说:“为什么要收留这个汉人,不如把他干掉。”

    艾尔肯卡日低声地说:“他一个人身上又没有什么东西,我怀疑他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看看附近有没有其他人,我总是怀疑附近或者有人跟踪我们,这批军火不容有失,如果真的是一个旅行者,今天晚上就把他给做掉。”

    “我明白了,你是想用他引出附近有可能出现的人,如果要有人跟着我们,今天晚上他一定会有所行动。”这个人低声说到,他们不曾想到,柳致知虽然离他们远,却听行清清楚楚,不过话的意思不完全明白,因为他们用的维吾尔语,不过有些却听懂了,柳致知半天来,在和艾尔肯卡日交谈,也注意其他人交谈,不知不觉中,已学会一些语言,作为一个修士,其分析能力强大,记忆力也惊人,柳致知牢牢记住这些话的音节,还有半天,足够了,这是一伙东突分子,柳致知早已推算出来,他不是跟踪这帮人,这帮人要见一个东瀛人才是柳致知的目标。

    但在其推算中,那个人居然蒙着一层厚厚的疑云,只推算出他是一个东瀛人,连东瀛人都是不清晰,这引起了柳致知的兴趣,可以肯定,对方是一个修行人,修行人居然和这帮人勾结,柳致知不能不关注。

    驼队又出发了,柳致知依然东一句西一句,甚至对维吾尔语言表示了兴趣,不到晚上,柳致知已明白那些话的意义。

    夜幕降临,众人吃过馕,喝过了茶,艾尔肯卡日安排了一个帐篷给柳致知,柳致知微笑着表示感谢,眼光扫了一下众人,众人脸上露出一缕嘲笑,柳致知肚中明白,打了个呵气,向众人说:“好困,我先去休息了。”

    便钻进帐篷,他去休息,半夜时分,几个人悄悄潜入柳致知的帐篷,看见柳致知睡的正香,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一个人捂住了柳致知的嘴,另一个人噗的一声,匕首捅进了柳致知身体,来回捅了几刀,柳致知好像都没醒,他们身上沾满的鲜血。

    “好了,干掉了,还以为是一个间谍,看来的确是个旅游者,算了,汉人死掉不算多,来世不做个汉人。”几个人低声说到。

    “尸首怎么处理?”一个人问到。

    “怎么处理,还要怎么处理,抛在这边,我身上沾满了鲜血,算了,脱了下来,和他抛在一起。”这个人说着,脱去了外套。

    几个人走了出去,艾尔肯卡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干掉了么?”

    “干掉了,看来是个旅游者。”一个声音再回答。

    “是个旅游者,那么不会留他一条命,走出沙漠,他会和我们分手,不是什么事也没有?”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热依汗,这不是仁慈的时候,真主在上,为了建立汗国,推翻可恶的汉人统治,杀个汉人算什么,热依汗,你不杀他,他会杀你。”艾尔肯卡日说到。

    第二天一早,没有人来理会这个帐篷,驼队的人又开始出发,等他们走远了,帐篷中走出一个人,正是柳致知,他身上连衣服都未皱,帐篷中还躺着一个人,现在开始露出原型,是沙土做的一具人偶,帐篷中鲜血开始消失,一切好像一场梦一样。

    柳致知远远跟了上去,在大漠中,一望无际,不过柳致知却如一个幽灵,只有他看见前面的人,而驼队却不知道有人正跟在后面。

    又一天暮色降临,前面的驼队又升起了篝火,柳致知在他们之后二里多的地方,看着前方点点篝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不是吓吓他们。

    想到这,他用手在地上一指,一个沙土人形成,望着远处点点篝火,向东南方向取了一口气,猛然一吹,一阵怪风形成,飞砂走石,这阵风,突兀兀吹到,周边居然没有一丝风,风中隐隐有悲哭之声,似乎有人喊到:“还我命来!”

    骆驼陡然惊起,狂暴要摆脱缰绳,艾尔肯卡日立刻大喊着指挥,好不容易风才平了,帐篷已东倒西歪,篝火复明,一个人影在大家面前,眼尖的人一见,不由叫了起来:“这不是昨天的汉人!”

    枪声响了起来,那个人影忽东忽西,子弹明明打中他,却不见他倒下,篝火变得绿油油的,一个个折腾了半夜,艾尔肯卡日和大多数人一样,口诵《古兰经》,但好像真主并不保佑他们,鬼影依然在飘,一直到东方微亮,鬼影才消失。

    天亮以后,一个个无精打采,顶着黑眼圈出发了,整个队伍士气低弱,渐渐地走出了沙漠,到了戈壁滩,依稀有些草木,都是些耐旱的植物,队伍中的人虽是狂热者,但昨天晚上折腾的一夜,警惕性难免降低,不知不觉,一支特警在他们没有觉察情况下,悄悄跟上了他们。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