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46.一剑天成化身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在核爆之后,巨大翻腾的蘑菇云中,八歧烟云扭曲着,好不容易才成形,经此一击,他损失了五六成自己的元气,还是见机快,躲到了一个临时生成的小位面空间,那个小位面空间随后也崩溃,幸运的是,八歧还是逃了出来,但这次损失太重了,差点化身核心不存,他定了定神,眼睛随之望着几里外的柳致知,目光之中,充满了杀意。

    在那个低谷中,巨大爆炸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特警们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尸体,活着的人在特警枪口下,默然无声,热依汗依然呆滞看着这一切,地面上艾尔肯卡日头上中了一枪,睁着眼睛,无神的望着天空,血水伴随着白色浆糊状物流淌出来,在爆炸声传来之际,热依汗眼中闪出一丝疑惑光华,随后她又恢复了呆滞的样子。

    八歧正用满怀杀意的目光望着柳致知,忽然感觉到什么,抬头一看,一个人正在盯着他,柳致知也看到了他,是楚凤歌,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柳致知并不知道。

    楚凤歌见八歧看着他,冷冷地说:“八歧,你不该来华夏,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八歧看着楚凤歌,在他的眼中,楚凤歌很平常,却和神州大地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这一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来的,他居然不知道,是刚刚,还是来了很久,他倾向来了很久,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姓名,但八歧却有着其作为神的尊严。

    “我来这里,你们能耐我何?”八歧狂妄的说到。

    楚凤歌淡淡看着他,说到:“不需怎么样,只不过杀了你!”说完之后。金龙剑如同一条真的金龙一样,从空而降,说打就打。

    八歧冷哼了一声,身畔烟云又化,刚要将自己化入云中,却发现自己动不了,金龙剑简简单单往下一落,八歧这才明白过来,飞剑已经过身。只感觉飞剑中有无数的细丝,身体的每一个微小结构都被细丝穿过,而且细丝纷纷爆炸,眼前一黑,顿时烟云腾起。就一剑,从根本上瓦解一切细微的结构,当然化身核心也不例外。

    楚凤歌一剑解决了八歧这个分身,身在东瀛的八歧心中一痛,脸色不由一变,他也知道化身被灭,虽然化身则不过本身力量十分之二三。但对法术的理解却不下于本身,他被灭,让他对西边那个国度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之心。

    柳致知看着楚凤歌一剑灭了八歧,虽说八歧在他的核爆下受到了重创。但这一剑却是惊妙,并没有用什么力,可以说,柳致知能轻松发出。但柳致知却做不到楚凤歌这样,他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对力量控制,他远远比不上楚凤歌,他只能做到剑光分化,楚凤歌却已做到炼剑如丝,甚至更进一步,剑丝重新化为一道,明为一道,实质上亿万缕集成,每一缕都能随机而变,这才是剑术的根本。

    柳致知一步迈出,人出现在楚凤歌的身边:“道友,你是什么时候来了?”

    “我早就来了,八歧以为偷入国境,没有人知道,实际上他一入境,我就知道,不过没有惊动他,毕竟他是神,今天见到道友与他大战,最后那招跟原子弹一样,是受原子弹启发,还是就有这种法术?我听见八歧喊什么太阳神火,真的是太阳神火吗?”楚凤歌问到。

    “可以算是太阳神火,实际上算是聚变,我以空气中原子为燃料,用精神力引动,空气中发生了聚变,其原理与太阳一样。”柳致知简单说了那一招原理。

    “你居然从现代科技中悟出,好一招,从没人像你一样,真是天纵奇才。”楚凤歌赞到。

    “也没有办法,我没有师傅,误打误撞进入修行,只好自己想办法了。”柳致知笑到。

    “也许你说的有理,现代科技与修行之间分歧很大,谁也没有想到要将之合流,你算开创,世界的真相有谁知道。”楚凤歌叹到。

    “这件事你怎么看?”柳致知话一转,将话头引到八歧身上。

    “这件事说起来原因很深,简单来说,东瀛一直以来,对华夏觊觎之心不死,从明代开始,倭寇入侵,到现代二战期间,历来都是由东瀛发动,而华夏被动承受,胆子起来越大,虽然二战之后,给了它们一点教训,无奈华夏历来以德伏人,它们一个个就不把你放在眼中。”楚凤歌说到。

    “这话不错,可是华夏历来以王道行天下,不过,自从你抽取地脉之后,又抽取它洲地脉混而为一,华夏之华夷大防已不存在,看来之后,华夏应该不像以前那样。”柳致知说的比较涵糊,但楚凤歌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

    “你是一个明白人,我没有料到,你从这个角度出发,实际上,华夏的新一届领导的思想已发生根本改变,我问你,华夏目前社会如何?”楚凤歌问到。

    “华夏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好过,也前所未有差过,现在可谓烈火烹油,外表看起来是繁花似锦,里面却很难说。”有些事柳致知并不好说,只是隐晦地点出。

    “我知道你的意思,开国太祖消阶级,抑鬼神,以为能创造一个人间天国,然而,他失败了,新的贫富不均正在形成,同样,新的阶级正在形成,这是一个阶段,谁也不能违背,虽说领导层在明面上强调,但他们心中明白,作为统治阶层,最后都要成为统治阶级,你认为的太子党也好,新的贵族阶层也好,他们不是开国的时候,而是一个烈火烹油的盛世,其中矛盾重重,社会也好,经济也好,都一样,就拿房价来说,已经严重失衡,但为什么要维持,各种调控手段要么不行,要么不可能执行,为什么?”楚凤歌说到。

    柳致知眼前一亮,他明白了,心中也是震惊无比,或者说胆寒无比:“等它们溃烂,社会上改革也好,改良也好,都不能制止他们,或者说,一个政府,无论是一党执政还是多党执政,都对此无可奈何,只不过有些政府干预,这个政府虽表面上干预,实际上,等于不干预,一个新的阶级形成,特别是短时间内,多少人会家破人亡,现代社会只要有口饭吃,不会造成大的动乱,但经济危机会重新洗牌,到时候大浪淘沙,但转稼危机最好的方法是战争!”

    说到这里,柳致知不愿再说下去,他明白了,为国家领导的心机而震惊,他们不是没有看到,而是早就看清楚了,特别是近年来,军工生产的进步,经楚凤歌一提醒,他彻底明白了。

    “不错,社会矛盾激化,最好的方法是向外,目前在对东瀛,对菲律宾,开始由过去的忍让变得咄咄逼人,就是这个原因,战争一时打不起来,只要国内不发生经济危机,一旦发生,战车就开动,混华夷为一体,好啊,华夏历代政府,仁厚宽容,但这一次,恐怕是掠夺性的,几百年来,国人心中一直对东瀛怀有仇恨之心,不释放出来,亚洲不会有真正的和平。”楚凤歌淡淡地说到。

    柳致知默默叹了一口气,久久不语,远方沙漠之中,吹来了热风,柳致知却感到一股寒意,大势所趋,不仅是华夏,实际上东瀛也在准备,没有人逼他们,他们也走上这条路。

    柳致知最后还是开口了,不过他所说却不是关于国家大事,而是关于他的洞天的开凿的事:“不谈这些国家大事,我有件小事想与道友商量。”

    “什么事?”楚凤歌很是好奇。

    “是关于洞天的开凿的,我在苗疆有一处道庐,我准备把他开辟成洞天。”柳致知说到。

    楚凤歌来了兴趣,他对洞天以前没有注意过,修行人开凿洞天,在其间修行,避开外面纷繁的世事,楚凤歌却不需要,他的修行与国家命运联系地一起,加上他又成就龙灵,将来有可能,成为华夏一族的守护神,他并不需要什么洞天避世。

    不过柳致知说他准备开凿洞天,还是引起他兴趣,无他,因为他听说开凿洞天往往要经过数代人的努力。他说:“开凿洞天,我明白了,你是想要那座山,没问题,那是一座荒山,附近又没有什么人烟。”

    “我和你说,是因为我开凿洞天后,那块地方要消失,周围群峰会聚拢,要在过去,那不会有什么事,现在嘛,不可能瞒过天上的卫星,我不想弄出什么事,才跟你一说。”柳致知说到。

    “有这样的事,也是,一座山消失,的确不是一件小事,而且想瞒都瞒不了。”楚凤歌这才明白过来,这是一件麻烦事,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说就这么把一座山给隐藏了,导弹之类的攻击到它吗?”

    “导弹,激光都不会攻击到他,这是一种空间技巧,可以说,不在正常的空间之内,导弹怎么会攻击到它。”柳致知不以为然的说,陡然,他脸色也变了,明白了楚凤歌问这话的意思。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