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龙蛇起陆 48. 悟剑气,半夜三更贼入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柳致颜在钱老家得到了钱老赞许,同意她加入书法协会,柳致颜很是兴奋,在钱老家吃过饭,回去的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柳致知开着车,看她的幸福的样子,心中也感到温馨。

    将柳致颜送回了家,柳致知回到别墅,他准备这阶段好好参悟一下剑法,自从见到了楚凤歌的那一剑,他便念念不忘,不断回忆,一遍遍在脑海中重现那一剑,渐渐有了自己的见解,他站在院子中,一张口,秋鸿剑现,与以往不同,鸿影飞出,一连串剑影模糊,如果细看,由无数光丝构成,光丝之间,汇成鸿影。

    一片树叶飘落,鸿影翩翩,一闪而过,树叶好像没有受到影响,依然飘落下去,飘落了两寸,树叶陡然炸开,细胞结构都被剑气给破坏,柳致知摇摇头,他发现树叶炸开并不均匀,有些细胞有两三缕剑气穿过,有些并没有剑气穿过,控制还不到位。

    柳致知摇摇头,不是一时就可以悟到的,只要有了方向,以后总能做到,想到了这一点,柳致知又开心的笑了,他敏锐的感觉到,他的感情变化都由他内心深处产生,但如如不动的元神,只是平淡看着这一切,一切都似乎不影响他。

    收回了剑,柳致知回到了房间,到他这个程度,苦修已不起作用,他所需要的只是有了领悟后那临门一脚,柳致知看了一会儿书,念头之中,又自然转到其他方面,对此,他放任念头的移动,因为他知道。这影响不了他的内心,世界的真实,越来越明,我们眼所看到,耳朵所听到,一切感官所能见到,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实质上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这不过是你的感官对世界的理解。物质何曾有颜色,你所看到的颜色则不过是电磁波的一个波段,更深的说,世界对其中生命,更是由于生命自身对外界的定义。一切实在,一切喜怒哀乐,都是这个生命体对外界一种反应,一种自欺欺人的反应,为了获得他的存在感,也就是我的概念,而修行者无物无我无人相。无一切相,一步步返还,最终以见世界的真相。

    先贤说过,吾心便是宇宙。心外无物,等等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这种情况的描述。为利益大众故,以文字记载。以譬喻来说明,其实哪有那么多事,慧能指月的手指,所指的是月亮,而世人却往往将注意力放在其手指之上。

    《庄子》中不记载了“黄帝失玄珠”的故事:黄帝到赤水以北的地方游玩,登上了昆仑山巅,当他下山南回时,途中丢失了一颗他珍爱的玄珠。

    黄帝派了一名叫知的聪明的人去寻找,知无功而返。又派了一名眼睛明亮叫离朱的人去找,离朱空手而归。再派一名能言善辩的叫契诟的人去找,契诟还是没找到。

    能人都用过了,都没完成任务。黄帝不死心,便有一搭无一搭地派了一个漫不经心恍恍惚惚大大咧咧的名叫象罔的人去找。时间不长,象罔回来了:“玄珠找到了!”

    此事令黄帝纳罕,他不禁感慨万端长叹道:“真是很奇怪啦!像象罔这样的人,竟然可以一去就能把玄珠找回么?”

    庄子以喻言的形式,玄珠以喻真正的智慧,而知、离朱和契诟等便喻聪明、眼睛明亮、能言善辨,但都不能得到玄珠,而只有象罔,喻无物无我,便一找就灵,得见世界的真相。

    柳致知任凭他的念头东奔西突,他只要一颗真心如如不动,不再为外相所欺,所以得一,而契合于道。

    不知过了多久,柳致知回过神来,何嫂正在喊他吃饭,他应了一声,心中依然平静,他能够不经意间做到心中如明镜一般,应时接物,随方而化,而自己认为很自然。

    夜晚在修炼中,柳致知现在刚刚醒来,不是从睡梦中醒来,而是从修炼的静定状态中醒来,因为他感觉到有人进入这所别墅,夜晚偷偷摸摸进入别人家中,不用说是什么人,柳致知并没有动,因为他感觉到机器人格一出去了。

    “别动,你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你现在所有的行为,都作为陈堂口供。”机器人格一说到,柳致知感到好笑,机器人格一,经过柳致知改造,已有人性化表现,不在它这一套跟谁学的,也许是电视上。

    那个小偷吓了一跳,猛然翻身,手中放出一股烟雾,他没有看见什么人,因为格一在他身后,他手中烟幕一起,手动之间,直向身后卷去,看得出是一种迷烟,要是一般人,当时就迷昏在地。

    他不知道身后根本不是人,仅仅是个机器人,这种迷烟根本没有用,他准备将人迷昏后,立刻逃走,事情已暴露,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偷,逃走是第一要义。

    然而,一张大网兜头罩下,将他全身缠住,他挣扎着回头望去,一个足球大小的形似昆虫的机器人悬浮在半空之中,双翼展开,红光环绕,它又发出了声音:“犯罪嫌疑人想抵抗,如果不停止工作反抗,将升级惩罚措施。”随着语音,一根细小的管子伸了出来。

    “你是什么东西?”小偷开口了,声音却是一个女声,原来是个女贼。

    “我不是东西,我叫格一,你私自闯入别人家中,图谋不轨,被我抓住。”格一继续说到,房间中灯亮了起来,有两处亮灯,一处是何嫂的房间,一处是柳致知的房间。

    “将这个人押进来。”柳致知的声音响了起来,同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少爷,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何嫂,房间中进贼了。”柳致知淡淡说到:“何嫂,你继续睡。”

    柳致知走到了客厅,将客厅的灯打开了,格一将小偷押了进来者,身上依然缠住绳网,一进门,柳致知看了她一眼,立刻愣了一下,因为他认识。

    她是孟尝门的楚怜儿,楚怜儿也是一愣,这个人很面熟,在什么地方见过,柳致知吩咐格一:“你做的不错,先下去吧!”

    “是,主人!”格一飞了出去,柳致知随手轻轻一挥,她身上绳网一下子解来,飞落到一旁。

    “楚姑娘,你们孟尝门居然偷到我的头上来,胆子倒不小。”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你是谁,我怎么觉得你眼熟?你知道我们孟尝门?”楚怜儿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柳致知,她今天经过这里,发现这处院子好像有一种气场锁定,估计里面有好东西,由于白天在小区外匆匆而过,不好多停留,晚上才偷偷进入。

    不想一到里面,还没有动手,便被一只昆虫一样机器人抓住,早知道这里面戒备森严,她就不来了。

    不过,以她的眼光,这间房子里全是宝,那博古架上的玉雕,那墙上的字画,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柳致知见她眼睛往玉雕和字画上瞧,柳致知看着她眼光往那些东西上瞧,心中好笑,淡淡地说:“我是谁?在六安车站,我们见过一面。”

    “六安车站,我想起来了,是你们,你是一群人中一个,既然知道我是孟尝门的,就知道我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这些东西。”楚怜儿心中放下一口心,既然对方知道我是孟尝门的,对方应该会按江湖规矩来办,她有点担心柳致知把她交给警察,虽然她并不害怕,但在江湖上可算丢脸。

    “我该怎么处理你?”柳致知依然淡淡的说到。

    楚怜儿还未回答,门中有人进来,柳致知知道是何嫂,站起身来,他对何嫂很尊敬,对何嫂说:“何嫂,你怎么起来了?”

    “我不放心,好像有小偷进入家中,我来看一下。”何嫂本分说到。

    “没有事,不要说小偷,就是再强大的人进入,院中的机器人也能应付,这里的事,何嫂你就不要过问了。”柳致知说到。

    “是,少爷,不过,这么俊的姑娘,怎么不学好,偏偏做什么小偷,少爷,是不是要保安过来?”何嫂应到,并给出一个建议。

    “不用了,我有办法,何嫂不必担心,房子中的东西也未少什么,幸亏她没有偷,不然的话,诅咒会跟着她。何嫂,你先回去睡吧。”柳致知笑到。

    何嫂出去了,楚怜儿听到诅咒这个词,脸色有些变了,柳致知也看到这一点,淡淡中带着微笑:“你门中的李安泰在哪里?”

    “你是说李师兄,这段时间我没有他的消息,对了,你找他有事吗?”楚怜儿警惕问到。

    “也没有什么事,不过他曾经偷过我师傅的玉器,我想找他有笔帐要算。”柳致知随口说到,但眼睛却没有放过楚怜儿面部和身体的任何反应,但他明显失望了,因为她的反应说明她并不了解李安泰,看来,李安泰还没有时间与他们联系,柳致知不知道,李安泰虽然拜在梦观山人门下,但他还是瞒着梦观山人,他是孟尝门的事实,因为他发现梦观山人好像仇敌很多,他不想带给孟尝门灾难。

    “你师傅?”她有点好奇,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门道,但他师傅应该更强,怎么会给李安泰成功行窃?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